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四章饮鸩止渴】

【第六百七十四章饮鸩止渴】

李二陛下觉得自己壮志未酬,只需些许隐忍,待到踏平高句丽之后回过手来,挟“千古一帝”之皇图霸业,整肃朝纲安顿人心,任何忤逆皇命者尽皆予以剪除,重塑朗朗乾坤、昭昭天地,何人还敢不遵从自己的旨意?

到那个时候,朕想让谁当太子谁就是太子,再敢如眼下这般一个两个都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内,哼哼!

让尔等悔之莫及!

胸腹之中气息震荡,狠狠的咳嗽几声,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浮躁的气息顿时难以为继,浑身的力气都忽然提不起来,赶紧稳了稳心神,扶着椅子扶手的大手因为用力已经筋骨浮凸,哑着声音喊道:“丹药,速速拿朕的丹药来!”

王德略一踟躇,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犹豫道:“陛下……且稍微忍耐一下可好?那等虎狼之药,服食过多极易伤身……”

“放肆!”

李二陛下怒喝一声,短短数息时间,他便觉得胸口有若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一般,气息难以为继,憋闷得神志恍惚满头虚汗,脑袋好似要炸开一般,浑身力气更是倾泻一空,眼前更是一阵阵发黑,喘着气道:“速速给朕拿来!”

“喏!”

王德吓得脸色惨白,再不敢多言,赶紧小跑着去后殿,在墙壁旁一个书柜的抽屉里摸出一个锦盒,打开来小心翼翼的从中拈起一颗色泽鲜丽、圆润如鸽卵一般的丹药,捧着跑出来递到李二陛下手里,又倒了一杯温水。

就着温水服下丹药,李二陛下阖上双眼坐在椅子上,额头的冷汗依旧涔涔而下,面如金纸。

好半晌,气息方才慢慢平稳,剧烈的头痛渐渐缓解,难堪至极的脸色也缓缓回复过来。

“呼……”

长长吐出一口气,在王德关切焦急的目光当中睁开眼睛,涩声道:“这等头疼之症依然困扰朕多年,多少名医束手无策,即便是孙思邈那等当世药神,亦是无能为力,也只有这丹药能够稍微缓解朕之痛苦。你个老奴却每次总是推三阻四犹犹豫豫,想要眼瞅着朕头痛而死不成?”

“噗通!”

王德当即跪在地上,垂泪道:“老奴见陛下受罪,恨不能一身当之,若是这世间尚有良药能够医治陛下,老奴即便以心肝为引,亦欣然奉上……可是陛下您也知道,这等番僧所炼制的虎狼之药固然能够缓解一时之痛苦,却使得陛下的龙体受到侵蚀,精力、体力每况愈下,何异于饮鸩止渴?”

李二陛下蹙着眉,摆摆手,听不下去。

他自然信任王德,也知道这老奴是为了他着想,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头痛之症愈来愈重,如今已经到了每次发病连呼吸都难以为继的地步,若非这丹药维系着,简直不敢想象。

孙思邈倒是也给开出了方子,却只是缓慢调治长期休养,放在平常他自然能够暂时忍受这等病痛,可眼下东征在即,储位之争愈演愈烈,朝中局势变幻莫测,他哪里有时间去慢慢休养?

且先以丹药维系,待到一些走上正轨之后,再缓缓休养不迟……

他揉了揉太阳穴,胸口气息逐渐顺畅,瞪着王德说道:“这件事决不可泄露出去一丝一毫,无论是前朝的大臣,亦或是后宫的妃嫔,若是再有人知晓朕服食丹药之事,朕就扒了你的皮!”

“老奴不敢!”

“哼!行了,退出去吧,朕要将这些奏疏尽皆处理完毕,也好心无挂碍的过一个轻省的年节。”

“喏。”

王德走出去,顺带将门关好。

李二陛下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半晌,方才揉了揉脸,抓起毛笔,展开一份奏疏一目十行的看起来,一边看一边思索,时不时的提笔批阅。

窗外寒风呼啸,天色渐渐阴沉下去。

一场大雪又在酝酿之中……

年关将至,中枢各处衙门都在紧锣密鼓的处置公务,力求将堆积的公务尽皆料理清楚,大家也都能过一个安省的年节,若有事务拖沓下去,即便放假在家,也难免有所牵挂,不能尽兴享受年节之喜。

过了腊月十五,除去京兆府等少数赖以维持日常治安的衙门,其余都将封衙,待到正月十五之后才能重新开衙。

东西两市的商铺也都渐渐结束了年终盘点,清算了一年之盈亏,发了工钱赏钱,陆陆续续封上闸板、库房,掌柜、伙计都放了年假。

整个长安城充斥着一年当中最后的忙碌喧嚣,再过几日,将会沉浸在难得的安静之中。

一大早,房家一众家眷聚齐在正堂,由新妇给长辈敬茶。

不仅房玄龄夫妇要接受新妇的敬茶,诸如房遗直、杜氏、房俊、高阳公主皆在敬茶之列,只不过略微简单,毋须如房玄龄夫妇那般需要行叩拜大礼,只是简单的奉上一盏热茶即可。

三媳妇卢氏年方二八,穿着一身锦绣暗云纹绛红色的衣裙,身姿娇小,容颜殊丽,眉眼之间恬淡清秀,形容举止之间端庄稳重,处处都体现出大家闺秀的良好教养。

敬茶完毕,一家人散去,尽皆回到各自住处。

房俊与高阳公主回了后院没多久,便有侍女通报,说是三郎房遗则带着新妇前来拜会……

待到房遗则带着媳妇进门,一丝不苟的给武媚娘、萧淑儿、金胜曼三个妾室斟茶,房俊不禁暗暗颔首。

按理说,人家“小卢氏”乃是老三明媒正娶的正妻,地位比武媚娘等人高出一等,可是丝毫没有展示大家闺秀的傲气,反而亲自登门斟茶,表现出一种“家人和睦,妯娌亲善”的态度,的确不容易。

斟茶过后,高阳公主与武媚娘等人便拉着小卢氏说话儿,房俊作为大伯子,自是不好听闻女人间的话儿,便拉着房遗则去了后堂说话。

临走之时,给高阳公主递了个颜色。

高阳公主轻轻眨眼,表示收到……

男人去了后堂,女人们自然更加轻松。

看着明显放松下来的小卢氏,武媚娘命侍女拿来瓜果零食放在桌上,又沏了一壶茶水,笑着对小卢氏道:“你可是三郎明媒正娶的正室大妇,却过来给我们几个斟茶,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受之有愧啊。”

小卢氏温婉一笑,柔声说道:“武姐姐过谦了,在家中之时,母亲便曾叮嘱,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规矩固然重要,但彼此亲善和睦却更为重要,家和万事兴。我是新人进门,自当与嫂嫂、姐姐们亲善一些。”

这话说得不错,可却并未道尽。

范阳卢氏的确是天下一等一的门阀,可如今房家锦绣繁盛,却也不差多少。按照道理的确如武媚娘所言那般,她这个三房正室不必纡尊降贵去给二房的几个小妾斟茶,可问题在于且不说如今整个房家的顶梁柱乃是房俊,再多的尊重都不为过,单单只说二房这几个妾室,哪一个是普通人?

武媚娘名分只是一个妾室,可却也是出身国公之家,一等一的大家闺秀,只是家族衰落沦落至此,却得到房俊之宠信,掌管着房家富可敌国的产业,谁敢将其当做一个妾室视之?

萧淑儿更不用说了,兰陵萧氏的嫡女,身负前梁皇族的血脉,尊贵至极。

金胜曼更是新罗公主……

未出阁时,小卢氏的母亲便不厌其烦的叮嘱,到了房家一定要温婉贤惠,尤其是与二房上上下下交好,小卢氏自然不敢怠慢。

高阳公主将自己衣袖撸起,露出一截纤细雪白的皓腕,将一个翠绿如水的翡翠镯子取下,亲手给小卢氏戴上,笑道:“本宫也没有准备什么瞧得入眼的礼物,这支镯子乃是父皇所赐,今日便送与弟妹吧,可千万别嫌弃。”

小卢氏吓了一跳,忙道:“这太贵重了,妹妹万万收受不起……”

想要取下来还回去,却被高阳公主摁住手,轻叹道:“弟妹万勿这般客气,其实说起来,本宫倒是要给弟妹道一句不是,还请您宽宥才好……”

小卢氏眨眨秀眸,清纯秀美的小脸儿上满是懵然。(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