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三章官场生态】

【第六百八十三章官场生态】

临近年关,世家门阀、皇亲贵戚的宅邸车马进出、门庭热闹,不断有亲朋故旧、朝中同僚同来的年礼送入府中,亦有送往别家的年礼从库房之中运出,人情往来本就是千百年来传下来的习俗,不得有半点怠慢。

赵国公府门前车马辚辚,宾客络绎不绝,一车一车的礼品送入府内,虽然朝野上下皆已经感受到长孙家早已不复往昔之风光权柄,但是却丝毫不见半分家势倾颓之色。

至少如今长孙无忌依旧贵为太傅、赵国公,该有的人情世故谁也不敢少了。

……

今日天色阴冷,北风阵阵,时不时的有雪花飘落。

书房门前,两位年轻官员垂首而立,在他们面前一位长孙家的奴仆却挺胸凸肚,脸上带着笑,眼神之中却殊无敬意,淡淡笑着说道:“好教二位知晓,吾家家主昨夜会客,甚为劳顿,此刻正在书房之中查阅礼单,并无时间接见二位。”

其中一位白净消瘦的官员拱手道:“赵国公身体劳顿,吾等感同身受,只不过吾等来此之前,受到晋王殿下嘱托,务必求见赵国公,却是不敢有负使命。”

长孙家的奴仆依旧脸上带着笑,言语却拒人于千里之外:“晋王殿下之命,自然是不敢违背的。可是也请二位体谅吾家家主之不易,毕竟年岁有所增长,体力不似往年健旺,若是每一个上门求见之人皆要接见一番,实在是强人所难。二位不妨留下名帖,老奴转交给家主,之后觐见晋王殿下之时,定会解释二位失职之因由,晋王殿下必不会责怪。”

这种人他见得多了。

不过是一些小门小户的子弟,依仗着机缘或是不入流的人脉,能够进入朝中出仕为官,又靠着钻营取巧接近朝中显赫人物,入不得眼自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不过是面皮一张,年礼也寒酸得紧,可一旦入了大人物的眼,略微伸一把手提携一下,便可平步青云。

至于抬出晋王殿下的面子……那更不可能让其入内求见了,若是每一个打着晋王旗号的人前来拜访,长孙家都要将其视若上宾,那么在旁人眼中长孙家岂不是成为依附于晋王的存在,对晋王的任何命令都不敢有所违背?

如今的形势,乃是晋王想要争储就务必借助于长孙家,而非长孙家没有晋王就得倒台。

哪怕事实如此,也必须表现出长孙家的风骨……

这奴仆乃是长孙家的主事,在长孙无忌手底下办事半辈子,虽然不乏狗眼看人低的劣根性,却也不至于如同表现出来的这般浅显刻薄,他深知长孙无忌一贯的行事风格,故意刁难这两位年轻官员,以此来展示长孙家在于晋王的合作之中处于主导地位。

两位年轻官员面色难看,可长孙无忌威名赫赫,却也不敢得罪,虽然被一介奴仆鄙视教训着实令人难堪,却也只能忍着。

齐齐递出手中名帖,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将吾等名帖交予赵国公,告知详情。”

这奴仆倒也不曾出言奚落,恭敬的接过名帖,笑着说道:“一定一定。”

两位年轻官员道:“那吾等暂且告辞,日后有机会再上门拜访。”

奴仆笑着鞠躬:“二位慢走。”

两位年轻官员转身在两个杂役的带领下出了赵国公府的大门,站在街上,回头看着高大的门庭和匾额上“赵国公府”四个鎏金大字,胸腹之中自有一股不平之气奔涌激荡。

亦是胸怀鸿鹄之志的年岁,满腔热血想要一展抱负,如今却遭受这等冷落,如何能不胸怀激愤?

二人转身登上马车,放下车帘,那白净消瘦的官员愤声道:“欺人太甚!吾等身负殿下之命前来,却被拒之门外,连面都见不着!赵国公不止是瞧不起吾等,又何曾将殿下放在眼中?今日之辱,吾李巢铭刻心中,永不或忘!”

另一人相对来说却冷静一些,蹙眉忧虑道:“看这奴仆的架势,便可知赵国公对于殿下是何等态度。如今殿下不得不借助赵国公的势力争储,可纵然异日大获全胜克继大统,也必定要面对赵国公之跋扈强势,想要君临天下手执日月,难上加难啊。”

李巢愤愤道:“那又如何?殿下目前也不过是虚与委蛇而已,只要争储成功,那便是天下之主,他长孙无忌主要不谋反,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吾等定要襄助殿下剪除其羽翼,总揽皇权!”

另一人愁眉紧锁,却是没有搭腔。

……

书房之中。

奴仆将两张名帖放在案头,将两位年轻官员的话语以及来意说了。

长孙无忌缓缓颔首,淡然道:“做的不错。”

正如奴仆所想那般,那如今必须在于晋王之间的合作当中占据主导地位,否则且不说往后没办法攫取更大的利益,单只是眼前若压不住晋王,任其自行其事,如何能够在于太子的夺嫡之中逆而获胜?

该亲近的时候亲近,该给予冷落的时候也不能疏忽。

顺手拿起那两张名帖,展开来看了看,只见一张写着陈郡扶乐人氏袁公瑜,通事舍人,另一张写着魏州昌乐人氏李巢,巡按御史……

“行了,下去吧。”

对于奴仆的做法很是满意。

不过是两个小门小户的子弟,官阶也不高,一个正七品下,一个正八品,正好既不用担心得罪了其身后的家族,又能借此向晋王展示态度,甚为妥帖。

便随手将两张名帖丢在一旁,拿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茶水。

门口脚步声响,三子长孙濬、四子长孙温一前一后走进来。

“见过父亲!”

两人齐齐躬身施礼。

“嗯。”

长孙无忌颔首,道:“坐下说话。”

“喏。”

两人一左一右坐在长孙无忌下首。

长孙无忌放下茶盏,问道:“你二人不是负责收受年礼么,何以跑到为父这边来?”

长孙温性格毛躁一些,愤然道:“父亲有所不知,关陇这些个老不死的,简直欺人太甚!”

长孙无忌脸色就有些发黑……

长孙温吓了一跳,自知说错话,他老子长孙无忌就是关陇的一份子啊,岂不是连老子都给骂了?

连忙说道:“这两日与三兄一起收受年礼,关陇这些个人家倒是一家不落的都送了年礼过来,儿子与三兄也都按照各自的分量给予回礼。可这些人家却只是派遣家中的子嗣前来,连一封家主的拜帖都见不到,岂不是没将吾长孙家放在眼内?”

长孙濬也说道:“的确如此,这些人家平素依仗着父亲耀武扬威,如今父亲与陛下疏远了一些,便开始各种方法的与吾家脱离干系,实在是令人不齿。”

长孙家一直以来都是关陇领袖,哪一家不是上赶着巴结?如今倒好,为了替关陇争取更大的利益,导致长孙无忌与李二陛下的关系有所疏远、各生猜忌,结果这些个关陇家族反倒是因此巴不得与长孙家保持距离……

就算有长孙涣那么一码子事儿,可长孙家何曾再有过半分对不住关陇贵族们的地方?如今长孙家为了关陇的利益奋力争取,其余人家却这般撇开关系,真真是令人齿冷。

长孙无忌却是不以为然。

他纵横朝堂大半辈子,见惯了云起云灭、生旺衰绝,最是懂得人情冷暖、损人利已的道理,岂能因为关陇贵族们的刻意疏远便火冒三丈?

只要能够扶持晋王争得储位,今日那些人如何疏远自己,他日就要如何上赶着前来巴结。

说到底,关陇一脉同气连枝,不是谁想要疏远就能够疏远得了的……

他不在意此事,而是看着长孙濬说道:“你回去准备一下,年后,代替为父去一趟西域。”

长孙濬一愣:“父亲有何吩咐?”

长孙无忌拈起茶盏,顿了顿,低声说道:“去往大马士革送一封书信……”(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