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九十五章黄雀在后】

【第六百九十五章黄雀在后】

待到内侍离开,董明月这才从后堂脚步轻盈的走出来,重新跪坐到李元景身边,看着神情兴奋的李元景叮嘱道:“这一段时间,王爷务必要保持低调,绝对不能让赵国公察觉到您的任何异动,否则以其多疑谨慎之性格,说不定就会心有顾忌,悬崖勒马。”

李元景哈哈大笑,探手一把揽住美人儿纤细柔软的腰肢,便搂入怀中,意气风发道:“本王自然晓得!那长孙老贼整日里骄傲自大,自以为绸缪心计天下无双,所行之事隐秘非常,哪里料得到居然都被本王看在眼里?只要他敢发动兵变,意图剪除东宫之羽翼,那便是他自掘坟墓之时!等到他们两败俱伤,本王自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所有的谋划都是为本王做了嫁衣裳,哈哈!到那个时候,本王有宗室之支持,更将长安控制在手,即便是陛下班师回朝,本王率军阻断潼关,任他有百万大军亦难以寸进!只要拖延日久,河东、山东、江南必将生变,即便英明神武如陛下,亦要一败涂地!到那个时候,本王稳坐江山,当初答允美人儿的条件便是兑现之时……”

越说越是兴奋,一张冒着酒气的大嘴便往美人儿纤细白皙的脖颈啃去。

董明月轻轻挣扎着,娇喘细细浅嗔薄怒,头颅微微扬起,一双美眸当中厌恶之色愈发浓厚,手臂抱着李元景的脑袋,喘息着说道:“到那个时候,怕是陛下想要攻打潼关也只是一个心愿罢了,王爷切莫忘记,如今隐藏在九成宫里负责给陛下炼丹的那个番僧……”

野猪一般拱着鲜花儿的李元景陡然一震,整个身子都僵住,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你,你是说……”

董明月一脸骄傲,轻声道:“一直未曾告诉王爷,那番僧其实本就是奴家之义父从天竺寻来,安插进皇宫之内。”

李元景整个人都被一股巨大的震撼充斥着,然后便是无穷无尽的狂喜。

唐承隋制,高祖皇帝由晋阳起兵,然后攻入长安占了天下,但是由于与前隋皇室的关系一向不错,称帝之后并未大肆屠戮杨氏族人,事实上历经多年混战,杨氏皇族也早已十不存一……即便是当年的大兴宫中的内侍宫女各式奴仆,也大多延续下来,各司其职,并未有太大变化。

所以董明月的那位义父能够宫里宫外两相联合将一个番僧运作到李二陛下的面前,并且令其深信不疑,这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李二陛下可是天天都在服食那个番僧炼制的丹药啊,只要在其中做一点手脚……

李元景浑身都战栗起来。

难不成老子乃是天命所归,连上天都在助我?

东宫。

从政事堂下值之后,刚刚走出宫门,房俊便见到东宫的内侍正等在门口,说是太子殿下召见。房俊冒雪步行来到东宫,被内侍请入左春坊,才知道李靖、程咬金皆在,就连先走一步的李绩也被李承乾请到这里。

商谈的自然是东宫六率的整编之事。

可以说,在座的这几位已经代表了大唐名将当中的最高的那一个档次,任意一个都称得上是功勋赫赫威震天下,且都愿意站在东宫一方,巩固储君之地位。

程咬金名义上是个随风倒,不掺和争储只是,可当李承乾正大光明的命人拿着名刺登门拜访,这厮立刻屁颠儿屁颠儿的就来了,难不成身为臣子还能公然违抗太子的召见?

只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名义,他自然懂得选择。

想要做一个政坛的常青树,可不是仅仅抛开阵营不朋不党就行的,若是真正不朋不党,别人想动你的时候谁会站出来力挺?

至于李靖,虽然李二陛下对其忌惮之心朝野皆知,可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实际掌握兵权,似这种出谋划策的活动李二陛下还是非常宽容的。

房俊上前见礼,都是前辈,实在是摆不起自己所谓的国公架子,谦卑恭顺老老实实,乖巧得一塌糊涂。

程咬金一把将其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大大咧咧道:“你这厮莫要装乖做巧,不过就是一个棒槌,学那等规规矩矩作甚?招人耻笑!”

房俊无语,却也不敢跟这个混世魔王抬杠,只得老老实实的坐下。

李绩看了房俊一眼,笑道:“莫不是刚刚在政事堂里谏言遭受集体封驳,觉得大失颜面故而性情大变?呵呵,若果真如此,可莫要陛下知晓才好,否则怕是从今而后你的所有谏言都会遭受封驳,毕竟整日里动不动就耍棒槌,谁看了不头疼?无论是陛下亦或是吾等,可都愿意看到一个老老实实的乖房二。”

李靖在一旁捋着花白的胡须,耷拉着眼皮,淡然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朝堂与市井其实别无二致,该争的时候就得争,该闹的时候就得闹,男儿汉就得要凶神恶煞人憎鬼厌,你若当真乖巧了,便会有无数人扑上来争着踩你一脚。”

李绩啧啧嘴,闷声不语。

这话题就有些扯偏了,自己本意是提点一下房俊,让他往后不要太过张扬,今日政事堂上就是个教训,哪怕平素互为盟友,也见不惯他圣眷优隆、恣意妄为的模样,这样下去实在是得罪人。

结果被李靖这么一掰扯,却引到他自己身上去了。

堂堂“军神”之所以落到如今之局面,固然主要是因为李二陛下之忌惮,可更多却是李靖为人清高、面对李二陛下之打压不争不抢不辩,闷头领受的缘故。

若是当初能够争一争、闹一闹,无比在乎颜面的李二陛下大抵并不会将李靖的军权彻底剥夺,也就不至于这般十余年投闲置散……

气氛忽然就有点尴尬。

程咬金这厮就是个插科打诨的高手,大眼珠子一转,铁钳子一般的大手便狠狠拍了房俊的肩膀几下,直拍得房俊呲牙咧嘴,这才大笑着说道:“卫公之言,这小子怕是早已深得其中真味,就比如那善德女王一般,入唐以来凭借其姿色气质身份,不知多少好色之徒仰慕推崇,可就是这小子胆子大、下手快,如今满长安城的权贵勋戚尽皆羡慕嫉妒,恨不能以身代之!哈哈!好小子,不愧是吾大唐儿郎,有气魄,有前途!”

一件偷香窃玉的风流韵事,居然被他说得好似为国争光一般……

房俊便有些囧。

虽然这种事不可能瞒得过所有人,可如今被程咬金堂而皇之的拿到台面上说事儿,也还是有几分尴尬。

李承乾哭笑不得,就连李靖也哑然失笑。

李绩挑了挑眉,赞道:“大唐江山后继有人,吾辈之勇武风流亦有传承,可喜可贺。”

程咬金便对房俊说道:“你别看这厮相貌端正,实则最是心胸狭隘。当年老子娶了五姓女,把这厮羡慕的哈喇子流出三尺长,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在老子面前夹着尾巴走。最终破家舍业,砸锅卖铁凑够了聘礼,到底被他娶了王家女,好家伙,立马尾巴高高翘起,走路的时候都是下巴看人!这种人也配与吾等风流才子相提并论?真真是厚颜无耻!”

“噗!”

笑点甚低的李承乾忍不住笑出声,旋即觉得不妥,以袖掩面,却依旧合不拢嘴。

谁能想到堂堂新一代“军神”,纵横无敌、英俊潇洒的英国公,当年居然还有这样一段趣事?

李绩黑着脸,怒道:“你这贼厮休要血口喷人!当年吾只不过是托人说亲,王家根本就未曾提及聘礼多少,何来砸锅卖铁一说?这般颠倒黑白,必不与你罢休!”

程咬金一翻白眼:“不罢休又能怎地?莫不是以为老子提不动刀了?”

李绩冷笑:“提的动刀又如何?当年你不是吾之对手,如今人老齿脱,还会怕你不成!”

这话越说越拱火,李承乾连忙说道:“二位皆是当世豪杰,孤素来钦慕不已。今日请诸位前来,乃是商议东宫六率之整编,不知何以教我?”(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