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零四章剖白心迹】

【第七百零四章剖白心迹】

朝堂倾轧,自古以来便最是凶险不过,为了各自的一家之利益明争暗斗生死相搏,更何况是有关于储位这等天下之利益?

天下勋爵,莫过于从龙之功。

水师固然不能再厨卫争斗当中冲到第一线为太子殿下冲锋陷阵,可是这样一支无敌之师镇守海疆威慑外洋番邦,对于东宫的气势却是极为重要之提升,更意味着江南、山东不部分世家门阀即便是为了自身利益也不得不站在太子身后,否则一旦遭遇水师打压,必定损失惨重。

苏定方明白房俊的用意,只要水师依旧牢牢的把持在手中,哪怕只是孤悬海外,却也可以作为太子最坚定强大的奥援,镇着一群江南士族不敢造次。

酒宴并不奢华,简简单单的几样家常菜色,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却整治得色香味俱全,很是用心。

几人入席,苏定方连连称道:“三郎太客气了。”

房遗则笑道:“正如苏都督所言,都是一家人,所以小弟也弄得那么花里花哨,再者二兄时常教导吾等兄弟,夜间餐饮简单一些就好,否则饱食之后不易消化,反倒有害身体。素闻苏都督之威名,今日有幸做个东道,小弟敬苏都督一杯。”

言罢,举起酒杯。

苏定方也举起酒杯,诚挚道:“于公,令兄乃是吾之上司,在他面前,你这一声苏都督吾愧不敢当,于私,吾与令兄志同道合无所嫌隙,所以吾托大,三郎不妨唤吾一声哥哥,那才实在。”

房遗则大喜,瞅了一眼房俊,见其微笑着颔首,这才双手举杯,恭恭敬敬道:“既然如此,那小弟恭敬不如从命,敬哥哥一杯!”

他已经知道二兄要让自己前去华亭镇,继而出海前往倭国开辟一片天地,以为后备之需,那么就势必要处理好与水师的关系。况且他也的确真心敬服苏定方,这一声“哥哥”叫得心悦诚服。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一饮而尽。

房俊也陪了一杯,示意苏定方吃菜,自己夹了一口芹菜放进口中,咀嚼几下,直接说道:“这小子在京中依仗家世横行妄为,过不了几年,怕又是一个难堪大任的纨绔子弟。所以年后,某欲让其前往华亭镇照料家中产业,待到稍作熟悉,便前往倭国,在利根川平原一带开垦种田、于入海口处设置码头港口,一则锻炼其心志能力,再则也能作为其安身立命之产业,兄长还要多多照拂才是,也要替某予以监督,若是敢胡作非为,烦请代为管教,某感激不尽。”

苏定方不知他更深的打算,吃惊道:“三郎新婚燕尔,何以便离家万里?利根川平原附近的确是个好地方,可末将只需派遣一旅兵卒将那地方占着就好,待到过个两年再去开艮种田设置港口也不迟。”

房俊亲自给他斟酒,叹息一声说道:“若是朝局平稳,自然不急。可如今朝中潜流涌动,变数实在是太大,岂能不预留退身之路呢?”

苏定方顿时面色大变。

先前房俊的猜测已经让他震惊不已,没料到长安之局势依然糜烂至此,孰料眼下的震撼更甚,连房家这样的当世豪族,都要安排退路以防万一了么?

喝了一盅酒,苏定方心念电转,开口道:“吾儿庆节,少小聪慧,却不谙仕途,若是大帅不嫌弃,末将也想附于骥尾,让小儿随同三郎前往倭国,沾一沾大帅的光,也在利根川附近寻一处山明水秀之地开辟产业,不知可否?”

房俊欣然道:“这有何难?利根川附近平原辽阔,大可建筑城堡以为驻守,沿海更是港口众多海运便利,只需用上些年月好生开发一番,届时无论附近之虾夷人、倭人,亦或是大唐之百姓商贾必定蜂拥而至,繁荣昌盛指日可待。能够在其间有一处立身之所,不失为家族传承之产业。正好让这些孩子体会一般开创家业之艰辛,更能够在风浪之中予以淬炼,纵然不奢望他们能够光耀门楣,可好歹也能受得住这份家业,吾等足以欣慰。”

对于苏定方的提议,房俊万分满意。

这哪里是想要沾光前往倭国创一份产业?分明就是将自己的儿子送到房俊的眼皮子底下,以人为质,宣誓效忠!

勿论将来超巨如何变动,吾苏定方一家与你房俊共同进退,生死与共!

而房俊的话语也表明了态度,有我房俊一口吃的,就绝不会让你苏家子孙挨饿受冻……

两人剖白心迹,自然越发和谐,言谈也略有放开,对朝中局势相互表达了看法,也商讨着对于种种情形应当如何应对,甚至一旦朝中有人觊觎水师之实力、地位,意欲安插人手,应当怎样防范。

酒没喝多少,话却说了不少,直至将近三更,方才撤去酒席。

房俊欲留苏定方在府上暂住,苏定方却坚持告辞,因为先前已经去了李靖府上,李靖早叮嘱他要去卫国公府住下,不敢失约。

房俊自然不会有什么想法,正因为苏定方能够在李靖落寞之时依旧不离不弃,宁愿仕途断绝也绝不改换门庭卖主求荣,所以他才如此欣赏苏定方,否则单单依靠军事才能,如何能够让房俊彻底信任?

将苏定方送到大门口,看着他在亲兵护卫之下策骑离去,房俊才与房遗则返回院中。

房遗则喝了酒,有些兴奋,手舞足蹈的说道:“二兄,今日苏大哥前来府上带了年礼,您是没见到啊,足足十几车的年礼,珊瑚玛瑙翡翠黄金不可计数,堆在库房里,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房俊不仅有些好笑。

这孩子此前一直顽劣不堪,到处惹是生非,教子极严的母亲卢氏对其管教素来严厉,非但平素规定了何等场合不准去,不准与哪些人凑在一处玩耍,甚至连银钱业管得极严,虽然身为堂堂梁国公府的嫡子,花销却连别人家同龄人的一半都没有。

房家库房里金山银山,这厮也只能看着流口水,却不敢伸手……

眼下既然已经成家立室,自然不能再如以往那般管着。

边走边说道:“明日为兄禀明母亲,给你求一求情,往后这花销也往上提一提,总不能出去吃顿饭也要等着别人会账吧?咱们房家可丢不起那个人。”

房遗则先是大喜,旋即又苦笑道:“二兄又不是不知母亲,纵然放开了口子,可还是得时时盯着,稍有逾距,少不得一顿教训。”

他知道二兄如今是想要扶持他,往后免不得要与一些上了台面的大人物打交道,再不似以往那般纨绔胡闹,这银钱的花销自然高了不止一筹。依着母亲的严厉性子,哪里会任由他花销胡来?

自己房里倒也不是没钱,只不过那都是自己妻子卢氏的嫁妆,身为范阳卢氏的嫡女,又是嫁到房家这样的人家,陪嫁的嫁妆自然丰厚无比,可房遗则再是厚脸皮,又岂能舍得下面皮去花销老婆的嫁妆?

传扬出去,他房三郎怕是就得沦为整个长安世家子弟当中的笑柄……

两人走到后院门口的月亮门前,房俊站住脚步,想了想说道:“那为兄也不去跟母亲多了,多此一举,还惹得她老人家不高兴。左右你在京中也没几天,明日去你嫂子那里支取一些银钱,用来在京中这年前年后的交际应酬,回头为兄自会嘱咐你嫂子一声。待到去了江南,华亭镇账面上的钱帛随你取用便是,只要别胡来,随便你花销。”

老三也成家了,人际交往自然不能再如以往那般随意,该花钱的时候就绝对不能省着。

只要别胡来,染上那些个坏毛病,花多少钱都没关系。

一个人若是连花钱都不会,又能有甚的出息?

再者说了,房家的钱根本就花不完……

房遗则差点欢喜得蹦起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