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一十章照价赔偿】

【第七百一十章照价赔偿】

吏部官员站了一院子,看着门口处骑在马上神情嬉笑的房俊,一个个面面相觑,心里都泛起大难临头的感觉。

这棒槌近两年随着官职越来越高,性情有所稳重,再不似以往那般恣意妄为,可骨子里的桀骜不驯却不会就这么消失掉,平常的时候身居高位懒得与旁人一般见识,可是一旦觉得自己受了气,那股子棒槌脾气立时发作。

至于何以这般气势汹汹的打上门来……大家心知肚明。

有关于裴行俭的任命,江夏郡王可是与两位侍郎、几位郎中不止一次拍了桌子,却尽皆被集体封驳回去。

谁都知道裴行俭是房俊的人,如今人家觉得自身的威严受了冒犯,忍不住了,打上门来自然说得通。

所以大家都悄悄的站着,没有人上前。

既然已经猜到了根由,自然没道理冲上前去当炮灰承受房俊的怒火,冤有头债有主,谁封驳了裴行俭的任命,这个时候当然是要谁站出去……

大家的目光便似有若无的撇着站在值房雨廊下的几人。

房俊的目光也看了过去,细雪飘飞,雨廊下三四人负手而立,正翘首向着大门口望过来。

许是感受到自己几人已经成为众人目光之焦点,当先一人轻咳一声,对其余两人摆了摆手,撩起衣摆,步下台阶,向着门口走来。

房俊手里的马鞭轻飘飘的甩着,面露笑容。

一众亲兵部曲都下了马,肃立在残破的大门之外,目光炯炯的盯着院内的动向,尤其是这个向着房俊走过去的人,只要此人敢做出一丝半点危险之动作危及到房俊,他们便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予以扑杀。

才不管他到底是不是朝廷命官,是不是世家子弟!

随着此人一步步走向房俊,整个吏部大院之内的气氛陡然凝重起来,似乎就连从天而降的雪花都有些凝滞……

所幸,此人来到房俊面前五步之外站定,整理一下身上的官袍、头顶的官帽,这才一揖及地,朗声道:“下官吏部左侍郎令狐修己,拜见越国公。”

房俊颔首,坐在马上道:“免礼。”

华原令狐氏,令狐德棻的长子,令狐家下一代当中唯一算是拿得出手的子弟,居然也不知不觉间走上了吏部左侍郎的高位,距离六部尚书仅仅一步之遥……

房俊瞅着面前这位面目英朗的青年,微笑道:“令尊一向可好?某与令尊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多日未见,某这心里倒是有些挂念,哈哈。”

令狐修己嘴角抽搐一下,这话令他有些难堪。

当初自家父亲与房俊明争暗斗,结果不仅被逼得在太极殿上撞晕才躲过一劫,更是被房俊的小妾武娘子给闹了个满脸桃花,如今那武娘子在长安城声名赫赫,有一大半的声望就是由此而来……

此事传遍天下,使得令狐家满门蒙羞。

虽然后来父亲忽然之间看开了,对此不再在意,可是身为令狐家的嫡长子,令狐修己却长期为此困扰,耿耿于怀。

当然,再是耿耿于怀也只能藏在心里,如今自己与房俊的地位天差地别,可不敢当面将这个梁子讨要回来……

深吸口气,平复眼下心境,令狐修己恭声道:“家父自是安好,拜越国公所赐,如今在府中著书立说,修身养性,不见外客不赴应酬,精神越来越是健旺。”

虽然不敢当面硬怼,可言语之中的愤懑却不可遏止的流露出来。

他令狐修己并非是小肚鸡肠心胸狭隘之辈,可正所谓打人不打脸,自家老子被人家一个妾室挠得一脸桃花开,实在是羞人之极,这口气如何能够平顺的咽下去?

房俊不以为然,从马背上翻身跳下,手里马鞭甩动着,走到令狐修己面前。

众人想心中一紧,就连令狐修己也吓了一跳,以为房俊这厮要下手,连忙后退两步,却见到房俊将马鞭向后一甩,便有一个亲兵伸手接着,然后房俊拍拍手,看着令狐修己道:“令狐世兄这般急匆匆的走出来,可是有何见教?”

令狐修己松了口气,正色道:“非是下官多事,只不过吏部衙门乃是帝国中枢,代表着陛下之意志、朝廷之颜面,越国公纵马踏破吏部大门,此举实在是欠妥。”

他又不是傻子,只从房俊的作为、神情,便知道这厮今日根本就是来找麻烦的,没见到裴行俭还跟在他亲兵队列当中么?

他也不想跟房俊冲突,这棒槌行事恣意、狂妄无比,万一恼怒起来将自己狠狠揍一顿,自己哭都没地方。

可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谁都知道裴行俭的任命是自己给拼了命的压下来,这会儿若是怂了,不敢上前,往后这吏部衙门里头还有谁会跟着自己?

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关陇贵族的体面,他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然而房俊并未发怒,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淡然说道:“今日有雪,某策马疾驰,减速不及,所以冲撞了吏部大门,不过是意外而已。吏部的确是朝廷中枢,威重之地,可说到底又非是承天门,收势不及撞坏了门,某已经坦言赔偿,你还要怎地?”

令狐修己没料到房俊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借口,下意识说道:“皇城之内禁止策骑疾驰,越国公此举有违规制……”

话说一半,已经被房俊打断:“那是监察御史的事情,与你何干?”

令狐修己张张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一张脸涨得通红。

房俊上前两步,负手站在令狐修己面前,嘴角挑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吏部侍郎而已,有些事情不归你管,有些事情你管不了,聪明人自当老老实实的躲在一边,非要往里掺和,也应当称称自己的分量。某只是想要问你一句,你在吏部衙门里头以尚书自诩,你爹知道么?”

令狐修己面色难看至极点,羞愤不已。

他爹自从被武媚娘挠伤了脸,躲在府中不肯见人,一段时日之后忽然好似顿悟一般,将所有羞愤都丢开,开开心心的著书立说,再也不肯掺和那些个朝堂争斗,更是与关陇贵族划清了一定的界限。

只不过他自己年富力强,不肯如父亲那般隐居府中不问世事,当长孙无忌找上门来招揽,示意将会保举他出任吏部左侍郎,并且全力扶保晋王争储之时,深思一番之后答允下来,作为晋王一系在吏部的急先锋。

房俊话里有话,他如何听不明白?

只是一向自诩关陇在吏部的代言人,带领一帮关陇的班底与吏部尚书李道宗对抗亦能平分秋色,却在房俊面前哑口无言,实在是太丢人。

可是又不敢直言怼回去,谁知道这厮今日前来,是否做好了大闹一场的准备?

只得红着脸说道:“下官虽然官爵不显,却是在吏部任职,越国公功勋盖世,怕是管不到下官。”

房俊两眼直直的盯着他,一字字道:“你可以试试。”

这厮气势实在是太盛,令狐修己本就心有忌惮,这会儿更是被完全压制,嘴巴动了动,却是不敢说出半句狠话。

万一自己狠话出口,人家当真就敢试试,那可怎们办?

好在房俊今日似乎并未打算揪着他一顿狠锤,见他怂了,便若无其事的转过头,环视院中一众吏部官员,笑了笑,道:“江夏郡王可在衙门里头?某今日前来有事相询,不知哪位兄台可否带路。”

吏部素来由关陇贵族盘踞,当年李二陛下登基之后,封德彝、高士廉、长孙无忌都曾先后担任吏部尚书,将吏部打造得犹如铁板一块,外人根本插不进手。即便后来李绩、李道宗担任吏部尚书,也不能动摇关陇贵族之根基,在衙门里举步维艰。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可能整个衙门没有一个关陇之外的官员。

当下便有人站出来,恭敬道:“郡王正在值房,下官给越国公带路,请。”

房俊颔首,道:“多谢!”

迈开步子,跟着这位官员直接穿过院子上了台阶,在雨廊下左转,由正堂一侧的过道向后院走去,留下一种令狐修己以及一众吏部官员站在雪花飘飘的院子当中,看着残破不堪的大门,虎视眈眈的房俊亲兵,不仅面面相觑,头疼至极。

谁能想到只是压着裴行俭的任命告身,连李道宗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却最终把这个棒槌给引来?

今日怕是不能善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