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二十三章简在帝心】

【第七百二十三章简在帝心】

心里的刺多了,难免动一动就扎得难受,万一疼得受不了想要干脆将这些刺一股脑的都给拔了……那可就大事不妙。

李二陛下今日之权力荣耀即可追溯至玄武门之夜,然而正是那一夜却是他永远也不愿提起的伤痛,没有谁是天生冷血,将手足兄弟在自己面前相继授首,那飞溅的鲜血哪怕过去多年,却依旧时常浮现在他的眼前。

所以无论如何,玄武门之事不可重演,杀兄弑弟、逼父退位这种事又一次就够了,长此以往一旦形成传统,那将是整个李唐皇室的悲哀,所以李二陛下绝对不能容许那等情况出现。

沉吟了好一会儿,李二陛下方才摇摇头,叹气道:“此事到此为止吧,那些关陇子弟也的确是过分了一些,承范担任吏部尚书,乃是朕与政事堂一同推举,结果依旧被那些家伙处处制约,简直无法无天,如今敲打他们一顿,或许也能让他们收敛一些。”

房俊默然。

这哪里是英明神武自诩功过秦皇汉武的李二陛下说出来的话?言语神情之中透露出的隐忍无奈,是房俊不可想象的。若是放在以往,管他什么东征胜败,管他什么江山安稳,谁敢在他李二面前阳奉阴违?

先斩了再说!

似乎也觉察到自己这股颓丧的神情有碍于帝王威仪,李二陛下转换话题,说道:“过年之后,你便回去兵部吧,依旧当你的兵部尚书,协助晋王处置兵部之事务。东征在即,此乃举国之战,绝对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失误,你定要协助晋王将大军之后勤辎重料理妥当,若有疏漏,唯你是问!”

房俊登时无语。

您让我回去官复原职也就罢了,可依旧将晋王放在兵部算怎么回事儿?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一个衙门也只能有一个主事之人,政出多处、令属不清,这不是只等着扯皮么?

这也算了,毕竟晋王大张旗鼓入主兵部,结果若是灰溜溜走开给他房俊腾地方,势必影响到自身威望,您是父亲,溺爱儿子,咱可以理解。

可凭什么出了疏漏就要唯我是问?

这不是欺负人么……

看着房俊瞪着眼睛一脸不服不忿的模样,李二陛下如何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顿时恼火道:“雉奴缺乏历练,一旦东征开始,兵部所承受之重压恐怕非是他一人能够担得起来,你既是臣子又是姐夫,帮衬一把岂不应当?至于若有疏漏唯你是问……哼哼,朕若是不这般警告于你,恐怕雉奴会被你坑得哭都哭不出来,两天不到头便得背负一身过错!”

他很清楚房俊的能力,身在外围尚能够将兵部上下掌控于股掌之间,若是回了兵部,雉奴哪里是他的对手?

自己若是不叮嘱几句,雉奴能被他给玩残了……

房俊不服,叫屈道:“陛下这说得哪里话?微臣清正刚直两袖清风,又非是长孙无忌那等阴人,焉能做出那等隐私龌蹉之事?陛下冤枉微臣了!”

李二陛下瞪着这厮,气得眼皮子直跳。

清正刚直?

你这厮满肚子坏水儿,雉奴弄不明白是如何被你坑得弄了一大批军械,吓得魂不附体,难道朕还不知道嘛?

两袖清风?

哦,这个大抵是真的,这厮家财万贯,素有点石成金之术,想必也看不上衙门里那点儿钱粮,冒着一个贪腐之罪名占为己用,想必是不屑为之的……

当即没好气道:“你愿回不回,这朝中能臣无数,朕随意指派一人,难道还不能辅佐雉奴?真以为兵部离了你就不转了?”

房俊忙道:“陛下误会微臣了,微臣是在想如何更好的辅助晋王殿下……自然是愿意回去兵部的。”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自己游离于兵部之外,固然依旧有着影响力,但到底隔了一层,时间长了谁也难保不会使得人心涣散。

任何人的忠诚,都不能去考验。

况且眼下朝中并无空缺,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也没有可去之处,岂能不回兵部呢?

李二陛下这才颔首,不过还是叮嘱了一句:“东征之后,朕自去考量雉奴之去处,但是在此之间,你不要弄什么幺蛾子,影响了东征大计,你自己收拾好铺盖卷儿去琼州赴任吧,莫怪朕不讲情面。”

房俊恭谨答道:“微臣自然知晓孰轻孰重,请陛下放心,定会全力操持兵部事务,绝不出现一丝一毫之疏漏,影响到东征之进行。”

“嗯,你办事,朕还是放心的。”

李二陛下说了一句,拈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水,旋即又瞪着房俊,蹙眉道:“宗室之中又有人提及长乐之婚事,结果长乐依旧予以拒绝。即便朕苦口婆心的劝说,这丫头始终油盐不进。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房俊冷汗都出来了,强自镇定道:“长乐殿下素来自有主张,心志坚决,确非轻易可以动摇,微臣亦是无能为力。”

他哪里敢多说?

李二陛下提及此事,就是在警告他定要与长乐公主保持距离,否则若是因为他的缘故导致长乐公主不愿意成亲……哼哼,琼州还是有些近了,或许风光秀丽冰天雪地的北海更适合一些……

李二陛下冷哼一声,面色阴沉,不见喜怒,让人摸不清想法。

房俊心里打怵,小心翼翼道:“微臣忽然想起,离家之时父亲叮嘱微臣前去宋国公府送年礼,陛下若是暂无他事,微臣先行告退可好?”

李二陛下眉毛竖起:“怎么,跟朕待在一起就让你那么厌烦,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得远远的?”

“……”

房俊大汗。

身为臣子岂能拒绝与皇帝亲近的机会呢?不知多少人做梦都想有一个这样机会,自己又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可问题是你老人家哪壶不开提哪壶,提着提着估计就拱上了火……

那还能有我的好儿?

当然承认是万万不敢承认的,承认自己想跑岂不是找死?只得赔笑说道:“陛下误会了,微臣素来对陛下之敬仰犹如滔滔河水,连绵不绝,只觉得千古帝王无人可与陛下比拟,纵是三皇五帝亦要稍逊功勋,秦皇汉武亦要略输德行……”

李二陛下差点吐了……

怒道:“滚滚滚,给老子赶紧滚!娘咧!房玄龄一生清正、温润君子,怎地生出你这么一个谄媚阿谀的货色?便是那赵高张让之流,比你亦要损色不少!”

房俊登时委屈道:“陛下执照万里、明察秋毫,若是说些别的,微臣只有欣然领受的份儿,断然不敢忤逆半分。可微臣堂堂大唐好儿郎,血气方刚阳气雄壮,焉能与那些个阉宦相提并论?况且微臣之言句句发自肺腑,唯有一字妄语,对陛下之敬仰亦是出于内心,情真意切忠肝义胆……”

李二陛下赶紧竖起手掌,怒道:“你滚不滚?再敢在朕面前聒噪,信不信朕……”

话未说完,房俊已经了连忙躬身:“微臣谨遵陛下旨意,这就告退。”

退了三步,转过身撒腿就跑。

李二陛下气得胡子直翘,想要破口大骂,却到底忌惮外头还有不少内侍宫女,总要保持皇帝威严,可不骂两句这心里的火气又消散不了。

憋了半天,忽然又笑了出来。

“王德!”

“奴婢在。”

一直在外头的王德闻声赶紧小跑进来,躬身道:“陛下有何吩咐?”

李二陛下捋着胡子沉吟片刻,说道:“去内帑之中挑选一些精美的物品,给高阳公主送过去,就说是朕送给她的年礼。”

“喏。”

王德领命,急忙走出去奉命行事。

李二陛下拈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水,发现茶水已经温凉,遂放下茶杯,转过头看着一侧的窗户。

窗外寒风凛凛,墙角树梢尚有未曾融化的冰雪。

严冬已至,春天不远。(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