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三章出言不慎】

【第七百三十三章出言不慎】

李二陛下见到房俊颔首应下,便不再去为此事费神。

房俊办事,他一贯放心……

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殿中群臣说道:“如今新年已过,东征在即,各部各衙门之中,各自的任务可曾安排妥当?若是有何难处,不妨在此间说出,大家一起想办法克服。若是此时不说,等事到临头却出了差错,莫怪朕不念旧情,严厉惩处以儆效尤!”

大臣们心里难免一震。

说实话,李二陛下算得上是一位胸怀宽广的帝王,其气量之恢弘,古今罕见。等闲犯了错的大臣,只要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李二陛下都会予以谅解,高高提起,轻轻放过,绝不会苛责于谁,以此来彰显帝王之威严。

即便是谋反叛逆的侯君集,因着往昔的军功以及与陛下的私情,也仅只是剥夺其爵位,一家老小都仅仅是流放了事。

可是谁都明白如今的东征在李二陛下心目当中的地位,那是绝对不容有失的,若是有谁犯了错,导致战事的延误或者溃败,那么神仙也救不了他!

不过也正是因为都清楚李二陛下对东征的无比看重,即便是衙门当中的确有一些小麻烦,又有谁敢在李二陛下面前道出呢?万一李二陛下觉得你这人不能胜任,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为免以后出了大的差错,干脆将你一撸到底换个人上位,那岂不是悲剧了……

所以只要不是严重到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谁都不愿意在这里提出来。

而事实上,大唐如今不仅兵强马壮府库充盈,更是吏治清明举国同心,三省六部九寺各司其职运转顺畅,还真就没有什么解决不掉的麻烦……

李二陛下何等人物?眼睛在大臣们的脸上扫视一圈,便看穿了他们的心思。

不过他也明白,身为皇帝不可能事必躬亲,更不宜过于苛刻,既然这些大臣们不说,那么想必即便有一些小问题,也尚在可控制范围之内,必然不会当真影响到东征大局。

这满朝文武或许说不上各个赤胆忠心,但却是各个知晓轻重缓急的……

毕竟只是新年的第一场政事堂会议,也只能提纲挈领的强调一下新年的重中之重,不可能面面俱到的详细商议诸般事务的细节,所以会议只是持续了大半个时辰,便宣告散会。

从承天门走出皇宫,房俊抬眼看了看天色,难得的晴朗。

身后,长孙无忌在几位关陇出身的官员簇拥之下走过来,双方正好走个碰头,面面相觑。

房俊就站着承天门门洞向外不足一丈之处的正中央,任谁想要走出门洞,要么房俊避让一旁,要么就得从他身边绕过去。

这厮双足立在地上纹丝不动,拱起手,面上是温煦的笑容:“原来是赵国公,先前人多,未能有机会被赵国公拜年,实在是失礼了。在这里祝愿赵国公老当益壮、老骥伏枥、老鹤乘轩……哎呀呀,恕罪恕罪,在下读书少,滥用成语,赵国公勿怪,勿怪。”

露出最温煦的笑容,说着最诛心的话语。

长孙无忌城府深沉,即便心中怒极,面上却丝毫不显,可他能忍得住,他身后众人却忍不住,纷纷出言呵斥。

“放肆!赵国公帝国元老,岂是你这等小辈可以恣意辱骂?”

“真真是狂悖无礼!”

“房玄龄有子如此,一生清正付诸东流矣!”

“顽劣之辈,死到临头尚不自知,看你能嚣张到几时?赵国公有擎天之功,他跟随陛下出生入死的时候,你还在你娘怀里吃奶呢……”

不知是谁猛地蹦出这么一句,吓得身边诸人面色大变。

这里是承天门前、太极宫外,即便房俊再是嚣张,也不至于大动肝火,所以大家为了示好长孙无忌而出言呵斥,并无不妥。

可是你这言语当中辱及人母,那可就是另外一种性质了,真以为这厮是个尊老敬长的好孩子?

就连长孙无忌都恨不得回身将这人踹一脚。

狗脑子么……

果不其然,先前还面带温煦大抵只是想要挑衅一番的房俊,瞬间沉下脸,盯着说话那人,一字字道:“有种的,你就再说一次,看看小爷敢不敢扒了你家的祖坟!”

那人面色先是发白,继而血红。

固然自己一时失言,可是被房俊这般直愣愣的叫阵,若是自己怂了,那以后如何见人?

可让他当着房俊的面再骂一遍……那还真没有那个胆子。

那人不知所措,看着房俊似乎要吃了自己的眼神,不得不向长孙无忌求助:“赵国公,您看……”

长孙无忌恨恨瞪了他一眼,断然道:“走!”

看也不看房俊,从他身旁绕过,大步向着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那人只得低着头,胆战心惊的随着同伴贴着承天门门洞的墙壁远远的避开房俊,等到出了门洞,瞬间较快脚步,紧紧随在长孙无忌身后,唯恐房俊从后头追上来将他摁在地上暴打一顿。

长孙无忌登上马车,回头冷冷的看着那人,喝道:“王志玄,过来!”

辱骂房俊那人吓得浑身一抖,赶紧小跑过来,陪着笑:“赵国公有何吩咐……”

长孙无忌冷冷道:“上车!”

那王志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敢违逆,小心翼翼的登上马车。

车夫放下车帘,做到车辕上,甩了甩手里的鞭子,驾车的骏马便缓缓前行。

车厢里。

王志玄刚刚坐下,冷不防长孙无忌抓起放在一张案几上的茶壶,狠狠的丢掷在他的脑袋上。

“啪!”

茶壶顿时碎裂,茶水飞溅而出,王志玄吓得“啊”的一声惨叫,却不敢去收拾茶壶碎片,跪在那里连连磕头:“舅爷息怒,舅爷息怒。”

脑袋已经被茶壶砸出一个口子,鲜血汩汩流了出来,染了半边脸,形容可怖,也不敢抬手去擦拭。

长孙无忌两只眼睛似乎快要冒出货来,咬着牙根,一字一字骂道:“王志玄,你是不是觉得老夫获得太久了,想要及早送老夫一程?”

王志玄涕泗横流,又是疼又是害怕:“舅爷何出此言?您对志玄素来关照,父母早丧之后更是将志玄养在府中,倚为心腹,志玄对舅爷之恩德永生铭记,来世衔草接环也不能报答,岂敢诅咒舅爷?”

“放屁!”

长孙无忌怒不可遏,须发皆张:“你辱骂房俊也就罢了,就算被他打死,那也只是你自寻死路,与旁人无干。可你为何要说那些个多余的话语?狗肚子装不下二两香油,是不是心底有什么秘密都藏不住,非得弄得人尽皆知,让我长孙一家尽皆被屠戮殆尽才肯罢休?简直愚蠢透顶!”

他又三个姊妹,二妹嫁给前隋左武卫大将军张辩之子张琮,三妹嫁给李二陛下,长姊则嫁给了前隋隋朝内史舍人王韶,生有一子一女。其子夫妇两个早年因病先后死去,剩下一个独子孤苦无依,自己便接到府中养育,便是这王志玄。

这孩子平素还算是聪慧,兼且血缘关系让自己很是信重,多将一些秘辛之事交代他去办理,也都能办得妥妥帖帖。

却不想今日居然犯下这等大错。

王志玄这才明白自己为何挨打……

可他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辩解道:“舅爷勿恼,非是侄孙莽撞,实在是那房俊着实欺人太甚,两位叔父先后因他而死,大叔父更是被他陷害不得不流亡天涯,有家不得归,侄孙见其嚣张,一时没有忍住,故而出言辱骂。”

长孙一家,早已经将房俊视为仇雠,与之势不两立。

所以今日他见到房俊那般嚣张,才会忍不住坐下蠢事……

“不过舅爷放心,侄孙也只是随口说了一句,那厮也未必就能想到别处去……”

“未必?”长孙无忌气得血脉倒流,恨不得一刀宰了这个混账!(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