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三十七章内部裂痕】

【第七百三十七章内部裂痕】

离开东宫的时候,已经天色近晚,天色阴沉得厉害,乌云灰蒙蒙的笼罩天空。

不知为何,今年夏日的时候雨水特别多,到了冬日,又是隔三差五的大雪下个不停,很少有连续几日的响晴。

幸亏自从房俊在工部主事之时便大力修建关中各地的河渠水利,在京兆府的时候又组建了“灾害应急衙门”,将关中各处衙门与驻军联系在一起,在平时不遗余力的加强各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面对极端天气情况的时候更能够及时予以应对,使得灾害发生之后所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

不仅关中的百姓对房俊歌功颂德、感激涕零,房俊自己也难免有些得意。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华夏士人自古以来便镌刻在骨子里的信念,真正鱼肉百姓的官员还是极少数,大多数的官员在填饱自己口袋的同时,也都琢磨着干一点实事儿,好歹给当地的百姓留下一个好的口碑。

豹死留皮,人死留名,又有谁宁愿死后遭受千夫所指、遗臭万年呢?

……

回到家中,在门里下了马车,便询问迎上来的家仆:“苏都督可在府中?”

家仆答道:“苏都督上午出去拜访亲朋故旧,这会儿刚刚回来,正在客房之中歇息。”

房俊一边向书房走去,一边说道:“去通知苏都督一声,让他来书房,就说我又要事相商。”

“喏。”

家仆赶紧快步走开,前去苏定方居住的地方通禀。

房俊一个人回了书房,在侍女服侍下脱去官袍,简单的洗漱一番换上了一件常服,命人沏了一壶茶,拿来几样点心,就着茶水吃了几块。

晌午的时候在晋阳公主那里并未吃饱,后来去了两仪殿更是没吃什么,在东宫待了一下午,这会儿有些饿了。

未几,苏定方敲门进来。

房俊指了指身旁的椅子,说道:“苏兄请坐。”

又执壶给苏定方斟了一杯茶水。

苏定方连忙欠身谢过,双手将茶水接过,凑在唇边呷了一口,然后放在旁边的茶几上,问道:“二郎唤我前来,可是有事吩咐?”

房俊将嘴里的点心咽下,用手帕擦擦手,喝了口茶水,这才坐直上身,看着苏定方问道:“如今飞鸟京那边形势如何?”

苏定方微微一愣,看了看房俊的脸色,蹙眉道:“吾返回长安之时,并未接收到飞鸟京的消息,不过由水师护航的‘东大唐商号’商船络绎不绝的抵达难波津,再由难波津将货殖运往飞鸟京,并未有意外之事发生。”

他以为是倭国那边出了状况,导致通商贸易引发了问题。不过苏我氏在水师的秘密支持下屠尽了天皇一脉,如今在倭国可谓人人喊打,必须巴结着水师才能够有底气在群狼环伺之下守住飞鸟京,又岂敢在两国贸易上出幺蛾子?

房俊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今日大朝会,苏我日向代表苏我氏觐见陛下,提起想要大唐确认其地位,并且给予其足够的帮助,使其能够击败诸多封国统一倭国,世代为大唐之藩属……”

“娘咧!这苏我日向吃了豹子胆不成?”

苏定方登时大怒。

他虽然常年驻守佐渡岛,监督岛上的银矿开采以及运输,但毕竟是水师都督,正握着倭国上上下下所有的情报消息,所以房俊这么一说,他便立刻意识到这是苏我氏已经不安于现状,想要更进一步攫取整个倭国的政权。

这严重背离了水师的利益。

正因为倭国如今局势紧张、各方割据,所以水师才能从中转圜,使得各方势力都不得不依靠水师来保证自己的存在。可一旦倭国被苏我氏统一,完全可以关闭起来自娱自乐,大不了签署一些丧权辱国之协议,让利于大唐以获得安稳的发展。

如此一来,水师还如何左右逢源、驱虎吞狼?

无论站在大唐的立场亦或是水师的立场,一个统一的、稳定的倭国是绝对不容许出现的。

苏我氏自然清楚水师的述求是什么,所以胆敢事先没有沟通的情况下直接跑到长安来,并且在李二陛下的面前恳请助其统一倭国,这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房俊叹了口气,又问道:“刘仁愿……最近在飞鸟京动向如何?”

苏定方登时愣住,瞪大眼睛道:“二郎……不会吧?”

苏我氏如今是名义上的倭国天皇,但是势力有限,政令不出大和国的范围之内,而且要时刻面对周围诸多封国打着为天皇复仇产出奸佞旗号试图入侵的各路封国,形势岌岌可危,早已将水师视为救命稻草,各种跪舔都来不及,岂敢明知损害水师之利益却依旧行事?

万一水师觉得苏我氏已经不再可以信任,干脆换一个封国以取代苏我氏,那苏我氏可就是末日临头了。

这等局势之下,除非有人在背后给予了苏我氏允诺,否则其绝对不敢跑到长安来大放厥词。

而水师驻守大和国的最高长官,便是吴王前往新罗担任新罗王之后,奉命调往飞鸟京的水师副将刘仁愿……

房俊也很是头疼,叹气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又能知道谁的野心到底有多大呢?有些人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认为可以搏一把,从此青云直上大权在握,自然也不无可能。”

苏定方默然。

正如房俊所言,钱、权、色,世人又有谁能当真抵挡得住诱惑?如今的刘仁愿仅只是水师副将,掌管的也只有一旅兵卒,坐镇飞鸟京事事皆要请示不得自己做主,对于一个有野心的人来说,实在是煎熬。

还有一点,刘仁愿素来不服刘仁轨。

两人名字只差一字,性格却天差地别。刘仁轨沉稳厚重,爽朗大气,所以房俊命其镇守岘港,名义上虽然只是镇守岘港一地,实则由于大唐与安南的商贾贸易越发繁盛,大批唐人商贾、百姓移居安南,导致安南人口暴涨,所以刘仁轨实际控制的范围几乎覆盖了整个以宋平县为核心的红河繁华区域,加上手中实力最强的一支水师舰队,俨然割地称王。

事实上,如今的安南一带,便有商贾百姓私底下称呼刘仁轨为“安南王”……

而刘仁愿之前驻守新罗,虽然新罗不比安南繁荣,地少民寡,可是到底也是镇守一方,地位上并不损色刘仁轨多少。

可是新罗女王举国内附,使得新罗成为大唐之藩属,李二陛下更是派遣吴王前往新罗,成为新一任的新罗王,那么刘仁愿就不可能继续助手新罗,不得不被调派至飞鸟京。

前后地位、实力之落差实在是太大,如果刘仁愿心有不甘,暗地里怂恿苏我氏恳请李二陛下答允其统一倭国,一旦事成,之后他刘仁愿便是实至名归的“倭国总督”,独镇一方,大权在握。

理由实在是非常充分……

苏定方面色阴沉,沉声道:“若无二郎,何来皇家水师?若无皇家水师,何来他刘仁愿的今日?简直忘恩负义,首鼠两端!明日一早,末将便启程返回倭国,先去飞鸟京查看形势,若此事当真是刘仁愿所为,末将便将其绑缚回京,来二郎面前谢罪!”

他是真的大动肝火了。

没有经历过贞观初年那一段的投闲置散、满腔抱负不得伸展,就体会不到今时今日提督水师所带来的赫赫权柄,以及可以大展手脚追逐抱负的快意。

机缘巧合之下自己方能够进入水师,并且得到房俊的青睐委以重任,苏定方早已经将水师视作房俊的禁脔,他必将以死相护,谁若是胆敢损害水师的利益甚至背叛水师,谁就是他苏定方的敌人!

房俊也很是唏嘘。

曾几何时,对于自己能够网罗苏定方、薛仁贵、刘仁轨、刘仁愿、程务挺这些个青史垂名的一代名将,很是骄傲得意,并且予以充分的倚重与信任,梦想着和这些人一同满怀壮志的开创一番赫赫功勋,光耀万世。

却没想到,人心无底、欲壑难填,终究还是无法满足所有人对于权力的追求……

一旦查知此事的确是刘仁愿在背后捣鬼,无论最终如何处置,水师内部的裂痕都不可避免的出现,再想要予以弥补,自然是难上加难。

有一些人,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

你给予的再多,在他看来都远远不够,远不及他眼前所能见到的利益那般诱人……(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