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五十二章冰天雪地】

【第七百五十二章冰天雪地】

西域的风很大,天上的云层随时飘动、变幻莫测,所以很难长时间的降雪或者降雨,往往前一刻的前方还是大雪封山,等到翻越一座大山,眼前便是广袤无垠的戈壁。

但是无论降雪与否,也无论脚下是冰冻的积雪亦或是荒凉的戈壁,毫无遮挡的寒风在天地间肆无忌惮的吹拂鼓荡,尤其是夜晚之时若不能寻到避风之地,人活着牲畜都很快被冻僵,很难活到天亮。

长孙濬一贯养尊处优,对于这等酷寒之天气极端不适应,若非知晓此行对于家族之重要,若有闪失父亲可能一刀将他给宰了,这会儿都想干脆半途而费,打道回府……

可再是酷寒之天气,也得坚持下去。

若能顺利完成父亲交代的任务,那么长孙家下一任家主的位置他非他莫属,可若是坏了父亲的大事,那可就万事皆休。

路上倒也遭遇了几波盗匪,只不过装备简陋面黄肌瘦的盗匪战斗力有限,三两下就被长孙濬的护卫杀退,使得秦长庚激动不已,自己这是找了一支战斗力的强悍的护卫队啊,除非遇到大规模的突厥人突袭,否则等闲的盗匪根本无法奈何他们。

旅途的安全就意味着此行必将大赚特赚,冬日里来往于丝路之上,固然风险较比夏日大了一倍不止,可收益也很是乐观,起码比寻常高出五倍。路上已经遇到好几波一同自长安出发的商队,好几支都被盗匪伏击之后劫掠一空,注定了赔得血本无归。

秦长庚心情大好,向长孙濬保证道:“只要此行能够安全抵达大马士革,待到交易之后,定将壮士的酬金翻一倍!”

长孙濬打个哈哈,皮笑肉不笑。

这丝路虽然流淌着财富,可同样凶险处处,遍地黄金等着你去捡,却也得能够捡的起来、扛回家中才算……

商队过了龟兹,天色渐渐晴朗起来。

一直向西进发,然后半途上折而向南,脱离了丝路的路线,长孙濬好奇问道:“为何不遵循旧路而行?”

秦长庚道:“这几日天气晴朗,所以吾等便改变路线,穿过热海前往碎叶城,顺路去碎叶川流入热海的山口祭奠一番当时为了阻断阿拉伯骑兵而奋战而死的英灵。吾等汉商之所以如今在西域地位崇高,正是因为当初安西军的斥候死战碎叶川山口为大军争得了战机,方才挫败了大食人图谋西域的阴谋。否则此刻整个西域已然尽入大食人之手,哪里还有吾等汉商通行之余地?怕是要被当做牲畜羔羊一般扒皮煎骨食肉了。”

长孙濬恍然,自然全无异议。

当初碎叶川山口一战,早已流传至大唐内地,轰动一时。

商队向南走了一段,然后继续西进,两天后便钻入一道山口,北侧有高山阻挡了寒风,与南边一道山脉夹着中间的一个浩瀚辽阔的大湖,商队只能在湖畔山脚下的小径上缓缓前行。

一日之后,便到了山口。

此处山峰耸峙,湖水自此倾泻而出,沿着山坡上的河道奔腾而下,严冬不冻,水声轰鸣震耳,气势磅礴。

山口一侧的空地上,有一处石块垒砌的高堆,堆前竖起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大唐安西军阵亡之地”,石碑前的石桌上堆满了已经冻透了的食物瓜果,盛放香烛的石槽里香灰已经被大风吹得干干净净。

显然,此处时常有人前来祭奠。

商队停下,秦长庚带着几个仆役上前,先将食物放在石桌之上,然后用手捧了不远处石缝中残留的积雪放在石槽中,再取出香烛插在石槽之中点燃,又拿出一坛酒水倾倒在石碑之前的土地上,最后面容肃穆的整理一番衣冠,一揖及地。

一番祭奠完毕,秦长庚拿出一方洁白的手帕,将那石碑仔仔细细的擦拭一遍,对长孙濬说道:“吾等往来西域之汉商,只要天气允许,大抵都会从这热海岸边走一遭,来这里祭奠一番。咱们汉家儿郎,为了守护西域葬身于此,固然有些悲凉,可也壮我汉家英气,死得其所。正是因为有他们死战不退的烈性,才没有胡人敢小瞧我们,他们每一个都是英雄。”

马上的长孙濬心潮起伏,神情纠结。

说着话的时候,秦长庚转到了石碑的背面,说道:“瞧瞧,这上头还有阵亡于此的兵卒的名字,头一个叫做高真行,是安西军的校尉,据说还是长安城的世家子弟呢。”

高真行啊……

长孙濬仰首,看了看被大风吹得晴朗的天空,耳畔是隆隆的水声,心中百味杂陈。

他怎能不记得高真行呢?长孙家与高家血脉相连,却也恩怨纠葛,谁能想得到在长安城中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到了这西域边陲,却也能够悍不畏死,以一身之血肉,铸就唐军烈烈之雄魂?

更何况,之后也正是长孙家的子弟试图瞒报阿拉伯骑兵入寇的消息,不肯发兵救援,坐视高真行力战而死……

每一个大唐男儿,都有一份壮烈不屈的胸怀,长孙濬也不例外。

他从马背上翻身下来,跟秦长庚要了几柱香,点燃之后插在石槽当中,郑重的跪地磕头。

起身之后又从马背上取下酒囊,拔掉塞子自己灌了一口,然后尽数倾洒在石碑之前,心情被这等壮烈的事迹所影响,一时间眼眶有些泛红。

秦长庚奇道:“贤弟何以这般激动?”

一般人前来祭奠,大抵也就是悼念一番,毕竟时过境迁,很难控制不住心情。

长孙濬默然,许久方道:“吾与高真行,乃是旧识。”

秦长庚恍然,赞叹道:“高校尉真乃吾汉人之英杰,若是吾能与其生前相识,往后必定时常挂在嘴边,让吾之儿孙亦能知晓先辈之壮烈。”

长孙濬默然不语。

再是壮烈千古,又能如何?

如今亦不过是一抷荒冢而已,所有的荣华富贵、壮志抱负都已空无一物,唯有活下去,才能笑到最后。

……

在碎叶城,商队休整了两天。

沿途冰天雪地,酷寒的气候、恶劣的环境,对于人和牲畜的伤害都极大,商队中不少骆驼倒地不起,秦长庚的活计和长孙濬的护卫也有数人染了风寒病重不治,被丢弃在荒凉的戈壁滩上。

碎叶城虽然也是冬天,但是日照充足,有河流过境,周围又有山岭阻挡寒风,气候明显温暖得多。

只不过此地乃是安西都护府所控制的最西线,唐军明显增多,往来的斥候探马络绎不绝,长孙濬怕被人认出,整日里待在客栈不敢露头。但是客栈之中往来商贾居住,消息倒也畅通。

与几个精通汉话的胡商饮了几次酒,也得到不少消息。

拜房俊之赐,于碎叶城之南击溃阿拉伯骑兵之后,几乎所有的大食军队都远远的缩回过境,不敢再逼近唐军控制的土地,而大食国内部更是发生了哈里发遇刺身亡、王位更迭这样的大事,乱成一团,更是无暇顾及西域诸国,突厥人也在冬天里偃旗息鼓,这就导致偌大的西域唯有唐军纵横驰骋,控制力前所未有的强大。

固然时不时的有些盗匪出没,截杀小规模的商队,但是大体上来说,汉人商贾在整条丝路上的地位都明显增强,最显著的表现,便是汉人商贾越来越多,压制得胡商越来越少。

因为但凡能够接到汉人商贾的求救,不管多远,唐军必定策马赶至,予以解救,而胡人商贾哪怕被盗匪洗劫一空,唐军也是置之不理……

后果便是胡商更多的只能当一个“坐地商”,等着汉人商贾将货物送到门口然后交易,如此一来,绝大部分的利润自然被汉人商贾赚取一空。

经由房俊率军在碎叶城西与阿拉伯骑兵一战,汉人已经主导了西域的贸易。(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