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六十七章饱以老拳】

【第七百六十七章饱以老拳】

李二陛下一边挣扎着似欲挣脱两人,一边破口大骂:“娘咧!这混账目无君上,肆意诋毁于朕,尔等速速退开,让朕一剑斩了这逆贼,然后亲自去房玄龄府上谢罪便是!此獠狂悖,实在该杀!”

萧瑀觉得李二陛下挣扎的力气小了许多,心中有数,赶紧将宝剑抢了过来,却还要维护李二陛下的面子,便赞同道:“这小子的确罪大恶极,但罪不至死。即便他死不足惜,可房玄龄为陛下兢兢业业效力数十年,陛下素来爱护大臣,又岂能眼看着房玄龄老来丧子,悲痛欲绝?便饶了这小子一遭吧。”

李二陛下大骂:“说什么也不行,今日不宰了这厮,朕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外头的内侍们听着御书房内吵吵嚷嚷,陛下的喊声骂声快要掀翻房梁,一个两个吓得噤若寒蝉,心里对房俊则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简直就是个神人啊!

普天之下,谁能隔三差五的将陛下气得肝火旺盛雷霆震怒,然后又每一次都能活下来,且越活越滋润?

便是当年号称“死谏不退”的魏徵也达不到这种境界啊!

屋子里,长孙无忌明显感觉到李二陛下的怒火已经消散,眼下不过是装模作样,便阴仄仄说道:“陛下乃一国之君,自有乾纲独断之权力,身为臣子只可劝谏,焉能罔顾陛下之声誉,以桀纣幽厉等暴君之事迹相诋毁?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当将其削爵罢职、充军流放,以正视听、以儆效尤!否则若是不予惩戒,往后别人有样学样,陛下何以自处?”

这人的确阴险,居然拿房俊刚才那番话来刺激李二陛下:今日若是不惩罚房俊,往后再惩罚别人的时候,如何服众?

房俊一听,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娘咧!

这老阴人实在是太过阴险,看来今日自己这一遭惩罚是跑不掉了,既然如此,你也别想好过!

他猛然起身,一脸正气,怒视长孙无忌道:“老贼!纵容家中子弟犯上谋逆,已然是死罪,如今居然又拿出这样一份高句丽故意设计的布防图来蛊惑陛下,意欲使得东征大军大败亏输,令陛下的千秋大业折戟沉沙,实在是国之奸佞,人人得而诛之!”

一番话先将自己拔高到“为国除奸”的崇高地位,然后怒气勃发,朝着长孙无忌就冲了过去!

长孙无忌登时魂飞魄散。

他如何想得到房俊这厮居然敢当着皇帝的面殴打自己?当即吓得一个趔趄滚在地上,大叫道:“竖子,敢尔!”

房俊岂会怕它?心里对这老贼的怒气早已集聚多时,想要收拾他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横竖今日一番劝谏要遭受责罚,不如干脆将这老贼收拾一顿,挨一顿打也值了!

当即如狼似虎一般冲了上去。

长孙无忌年老体衰,当年再是英武剽悍,也抵不过岁月之侵蚀,在地上连着滚了两滚,却也避不开房俊猛冲过来的房俊,被一下子压在身下,正欲喊叫,便被一拳狠狠的锤在胸腹处,只觉得一口气都要给打散了,肠胃肝胆一阵紧缩,惨叫一声,便一口吐了出来。

房俊一招得手,却不罢休,拎着长孙无忌的衣领将他拽住,又是狠狠一拳打在他肚子上。

他虽然是在宣泄怒气,但下手却也知道轻重,没有往长孙无忌脸上招呼,也不动他的致命之处,只是两拳打在不会致命也不会重伤的胸腹处。

饶是如此,他勇冠三军的神力又岂是年老体衰的长孙无忌可以挨得住的?

只是两拳下去,长孙无忌便如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呕吐,鼻涕眼泪一齐流下,披头散发的形象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李绩和萧瑀都懵了。

娘咧!

你还真打啊?

那可是长孙无忌啊!不仅是李二陛下曾经的亲密战友、首席谋士,更是文德皇后的兄长,哪怕他一而再的为了关陇贵族的利益而与陛下作对,陛下也不曾这般轻贱羞辱!

对于大唐,对于李二陛下来说,长孙无忌是那种“即便是死,亦要维护其尊严”的重要人物。

如今却被房俊揍孙子一般摁在地上狂揍……

李二陛下这回是彻底怒了,长孙无忌那可是他曾经的肱骨啊,如今被房俊这般痛殴,挨打可不仅仅是长孙无忌的肚子,还有他李二的脸!

“放开老子!娘咧!剑呢?快把剑老子,老子要宰了这个混账!”

李二陛下气弩如狂,对李绩和萧瑀拳打脚踢,却始终挣脱不了两人,直气得两眼血红,大叫道:“来人!来人!将这个混账给朕宰了!”

外头的内侍和禁卫闻言,这才敢冲进御书房,一见到房俊正将长孙无忌骑在身下,一个个的顿时眼皮直跳。

娘咧!

这可真是猛人呐……

听得李二陛下暴跳如雷的大吼,赶紧冲上去,宰了肯定是不能宰了的,这可是皇帝的女婿、当朝国公,眼下陛下暴怒如狂,若是他们当真将房俊就地斩杀,等到陛下的怒气消散,必定后悔,他们这些禁卫就得给房俊陪葬。

大家冲上去将房俊七手八脚的拉起来,还不住的劝说:“越国公息怒,快快住手!”

“二郎你疯了不成?陛下大怒,赶紧请罪啊!”

“赶紧住手吧,哎呦,再打下去可就打死了……”

等到大家将房俊拉起来,再去看长孙无忌,以往威严无比的赵国公此刻披头散发、衣衫不整,一张白脸张得通红,脸上涕泗横流,狼狈到了极点。

长孙无忌心中恨极,直想扑上去将房俊这个恶贼咬死,饮其血、啖其肉,将骨头都一口一口嚼碎了吞下去!

他纵横一生,几曾受过这等屈辱?!

心中悲愤欲绝,嘶吼一声,从地上爬起就待要扑到房俊身上去。周围的内侍、禁卫哪里能让他扑上去?

大家一边拉扯着怒发冲冠的长孙无忌,一边劝阻道:“赵国公,不可徒逞匹夫之勇!”

“是啊,还请顾全体面。”

“您这么大岁数,打不过越国公啊,还是消停点儿吧……”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气得长孙无忌差点呕血三升。

不过这话虽然难听,却也是事实,这般不要命的扑上去,那不是白给房俊送上一个沙包,任凭拳打脚踹么?

长孙无忌到底是经过风浪的,知道房俊这个棒槌根本不懂尊老爱幼,自己冲上去怕是要好遭受一番好打,便抹了一把脸,用力将身边的内侍、禁卫都给推开,上前两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悲呼一声:“陛下!请赐老臣一死吧!”

“砰”的一声,一个头磕在地上,待到他抬起头,额头上依然鲜血迸流,然后“砰”的又是一声,再一个头磕下去,地上的青砖都给鲜血染红。

李二陛下也被长孙无忌这等似乎要磕死在他面前的狠劲儿给镇住了,停止去抢夺宝剑,对内侍、禁卫们喝道:“还愣着干什么?速速将赵国公搀扶起来!”

内侍、禁卫们如梦初醒,赶紧上前将长孙无忌给拽了起来。

额头磕破了皮,鲜血留下来染红了半边脸,平素威严肃穆的长孙无忌此刻形容可怖,放声悲哭道:“陛下!老臣教子无方,无颜见人,请赐老臣一死,去往文德皇后面前请罪吧!”

呵!

房俊大怒,这老阴人居然还玩这一套,将死了多年的文德皇后拉出来垫背,简直恬不知耻!

几个禁卫拉着他的胳膊,被他用力一振,顿时挣脱,一个箭步就蹿到长孙无忌面前,举起拳头就砸下去。

他这一下敏捷无双,兔起鹘落,长孙无忌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已经到了面前,斗大的拳头夹带着风声就落了下来,吓得他“啊”的一声大叫,躲避是来不及了,只得一缩脖子,眼睛一闭。(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