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章互为死敌】

【第七百七十章互为死敌】

一幅舆图,将御书房闹得天翻地覆,直至一场闹剧终结,诸位大臣齐齐起身告辞。

李二陛下微微颔首,叮嘱道:“再过几日,朕便即誓师东征,紧要时刻,诸般事物绝对不容有失,诸位爱卿皆乃国之柱石,还望多多尽心。待到凯旋之时,朕为诸位请功!”

几位大臣急忙应下:“吾等身为臣子,自当辅佐陛下成就大业,粉身碎骨亦即分内之事,何敢邀功?”

李二陛下欣然微笑,然后面容一整:“诸位爱卿且回去忙吧,房俊留下。”

房俊心中一紧……

另外几人不敢多说,施礼之后齐齐推出。

到了殿外,萧瑀摸了摸额头,看着狼狈至极的长孙无忌,心底有些不忍,上前道:“辅机,不必跟越国公一般见识……”

孰料长孙无忌理都不理他,黑着脸,径自扬长而去。

萧瑀愕然,不过倒也未曾生气。

同僚为官数十年,岂能不知彼此的脾气?一贯阴柔隐忍、谋定后动的长孙无忌今日被房俊狠狠的将颜面踩在脚下,必然心中怒极,更重要是觉得无颜见人,情绪激烈一些,自在情理之中。

李绩慢悠悠从后边走上来,看着长孙无忌的背影,面色凝重道:“二郎今日鲁莽了,赵国公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此番被二郎如此折辱,便是做下任何出格之事,都不足为奇。”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尤其是长孙无忌这等阴柔性情之人,平素看上去似乎温厚宽和,实际上心胸狭隘,极其在乎颜面,今日受此折辱,谁知道他会采取何等方式报复?

萧瑀倒是不以为然,哂然道:“再出格还能出格至何等程度?若非他几次三番的试图谋害二郎的性命,二郎也不至于有今日之举。”

都已经要谋害房俊的性命了,再是出格也不过如此。

李绩默然,只是心思沉重道:“这次是不同的,赵国公的手段一旦突破下线,那可就不仅仅是谋害性命那么简单。”

萧瑀愣了一下,失声道:“你是说……不至于吧?”

“不至于?”

李绩冷哼一声,低声道:“满朝文武,吾唯独对赵国公避之唯恐不及,只因关陇行事,极易突破底线,这天下,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儿。”

萧瑀说不出话来。

关陇贵族崛起于北魏之时,以军功起家,骨子里依旧是草原胡族那种率性而为、只为逐利的秉性。自北魏而至大唐,他们兴一国、灭一国,扶一帝、废一帝,这种事做了多少?

只要于己有利,他们从来不在乎什么家国天下,即便是将亿万黎庶拖入战火,造成生灵涂炭,亦是在所不惜。

两人互视一眼,默契的将话题终至,向宫门走去。

……

偏殿内,房俊小心翼翼的瞅了李二陛下一眼,躬身道:“陛下不知有何吩咐?”

李二陛下呷了一口茶水,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冷哼道:“刚才那般威风,连赵国公都敢打,这会儿却胆小如鼠的站在门口,离着朕八丈远,怎地,还怕朕吃了你不成?”

房俊陪着笑:“微臣对陛下景仰敬重,敬畏有加,应该的,应该的。”

“放肆!”

李二陛下怒喝一声,戟指骂道:“娘咧!你个混账无法无天了是不是?当真朕的面前还敢打人,眼里还有朕这个皇帝么?信不信朕这就抽出宝剑,一剑斩了你这个混账!房玄龄一世君子,温文尔雅,扺掌朝堂十数年从未与人红过脸,怎地就生出你这么个桀骜难驯的东西!”

房俊唯唯诺诺,不敢争辩:“微臣知罪,陛下息怒。”

今日算是将李二陛下给气得狠了,此间只有两人相对,一旦李二陛下脾气再次发作,拿宝剑要砍他可怎么办?

可不敢指着外面那些个内侍敢冲上来拦阻……

李二陛下气得胡子直翘,手指头指了指房俊,闷声道:“朕对你素来宽宥,不忍苛责,可你总得分清楚场合,分清楚对象吧?这些年关陇贵族们一直抓着权力不放,使得朕身为恼怒。可即便是朕定下打压门阀之策略,却也不曾对关陇贵族赶尽杀绝,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东征大业?眼下正是东征的关键时刻,所有的一切都应当放下,首要之务便是稳定朝堂,连朕都能忍,你凭什么不能忍?若是当真因为你的缘故导致关陇贵族铤而走险,坏了东征大业,信不信朕真的砍了你的脑袋!”

房俊一脸羞愧,垂首道:“陛下教训得是,是微臣鲁莽了,请陛下责罚!”

从李二陛下这番话语当中,就可以听得出他心目当中谁远谁近,谁亲谁疏。一直以来,房俊的确立下过诸多汗马功劳,可人家长孙无忌那可是辅佐李二陛下逆而夺取登基为帝的从龙之功,房俊怎么比?可李二陛下不仅摒除朝廷异议将房俊一手提拔到国公的爵位,更是在房俊每一次犯错的时候,都只是象征性的予以惩戒,告诫为主,惩罚为辅。

可以说,李二陛下完全将房俊认可自己的女婿,视作家人。

相反,他虽然对长孙无忌颇多优容,却因为关陇贵族之故,从不将长孙无忌视作亲人。两人的关系再是亲密无间,也只是合则两利的同盟,合为一体的时候无分彼此,可一旦分道扬镳,便是翻脸无情。

即便长孙无忌是文德皇后的胞兄,也不能令李二陛下掏心掏肺的以诚相待。

毕竟两人所代表的利益有着本质上的冲突,当皇权被关陇贵族所胁迫、压制,多少情谊都得如天上烟云一般,风吹即散。

李二陛下语重心长:“值此非常时刻,更需懂得忍耐与退让,一时之隐忍,是为了心中之大业,大业即成,功盖千古,回过头来自可快意恩仇,无需再忍。”

显然,李二陛下对于关陇贵族的嚣张跋扈、咄咄逼人也隐忍很久了。

然而他一边坚定的抱着打压关陇的心志,另一边确又纵容晋王借助关陇的力量竞逐储位,如此矛盾的做法,令房俊一头雾水,理解不能。

左思右想,却也无法尽窥李二陛下的真实想法……

可无论明不明白、是否理解,这个时候都应当乖巧恭顺的颔首称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拜谢君恩。

李二陛下便很是满意,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让房俊坐下,看着他说道:“另外,水师作为东征之辅助,你要顶住苏定方等人,万勿贪图功劳便贸然参战,水师负责大军的后勤辎重,只要做到从水路威慑平壤城即可,一定要保持沉稳,不能出一丝半点的差错。”

房俊闷声应下。

屁的保持后勤畅通,还不就是怕水师锐气太盛,悍然参战抢了别人的功劳?

此次东征,被军国上下视为三十年内最后一场大战,往后再有同等规模的战争,估计就得是攻伐吐蕃之战了,完全没影的事儿。故此,谁都将这场战争看作这一代人最后攫取功勋的机会,世家门阀、各派势力摩拳擦掌,卯足了劲儿打算好好露一露脸,赚足了功勋加官晋爵、封妻荫子。

万一这个水师悍然加入,多了本属于大家的功劳,必将导致士气涣散、怨声载道,极有可能影响大军的士气和团结。

这份担忧房俊明白,也能理解,毕竟身为帝王需要全盘考量,平衡各方的利益乃是重中之重,更是东征胜利、朝廷稳固的前提。

然而,朝野上下的莫名信心令房俊越发焦躁不安,难道就没有人想到这一仗会输?

想了想,他还是忍不住劝谏道:“陛下明鉴,非是微臣在乎攻破敌国、开疆拓土的功勋,非要在东征之中掺和一下,实在是将水师的作用完全忽略不计,只给予一个运送辎重的任务,未免有些托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