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五章自知之明】

【第七百七十五章自知之明】

房俊与太子妃苏氏这才放下心来。

李承乾见到两人神情,便笑道:“孤知道你们是关心孤的安危,所以心中很是宽慰。如今东宫六率已经开始整编,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开始操练,卫公向孤保证过,只需一年,东宫六率便会成为大唐军队序列之中首屈一指的存在,届时别说是区区见不得人的暗杀手段,就算是发动军队攻打东宫,也完全有自保之能力。”

自从东宫六率的指挥权重归东宫,李承乾可谓意气风发、雄心万丈。

一则东宫有了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在斗争之中再不会处处受到钳制,腰杆子不是一般的硬实;再则从六率重归于东宫也可看出,如今父皇固然依旧支持雉奴争储,但是对于他这个太子的观感却已经不再是以往那般抵触和失望。

对于李承乾来说,这是一场重大的胜利,其所意味着的更深层次的变化,令他欣喜若狂。

某种意义上来说,东宫六率所代表的便是储君的稳固地位。

房俊放下心,虽然李承乾依旧并未对关陇贵族有足够的重视,但有着太子妃在一旁时时敦促刻刻提醒,安全方面应当不至于出现重大疏漏。

关陇贵族固然底蕴深厚,可毕竟自隋朝末年以来实力便遭受严重损失,入唐以来有所发展,等到李二陛下上任之后又施行打压,实力再次缩水。

只要措施得当、予以重视,关陇贵族未必就能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太子妃苏氏神情温婉,语气却有些埋怨,轻声道:“殿下莫要不以为意,您如今身系帝国之安稳,不仅仅是您一个人的事,更关乎着您身边的家人、朋友,以及所有坚定不移支持您的大臣。所以您怎可以如此轻率,辜负所有支持您的人的信任呢?”

李承乾面容凝肃,颔首道:“是孤大意。”

他这个人性子软弱,没有那么锋芒毕露、霸气四溢,但随时随地都能听取旁人的意见,从不刚愎自用,也不会觉得自己永远正确,会根据别人的提醒及时做出调整。

说不上虚怀若谷,更多是一种不自信,但无论怎么样,这也算一个优点。

历史上那些个胸怀壮志、意志坚定的帝王固然能够因此做出一番成就,可每每到了晚年都会急转直下,脑子蒙蔽做出一切悔之不及的错误决定,不仅使得自己一生英名受损,更会导致国家动荡、朝局不稳。

眼下大唐正走上一条快速发展的道路,有李二陛下指定的国策在先,根本不需要李承乾去做出什么改革,墨守成规就会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而且贞观一朝虽然说不上“众正盈朝”,但也是名臣辈出,李承乾将来继承大统,只要能够坚持李二陛下的道路不便,对门阀世家继续施以打压控制他们的势力,大唐就会取得突破性的发展。

一举超越秦汉,指日可待。

而若是李承乾刚愎自用,想着突破李二陛下的桎梏闯出一番新天地,对国策肆意涂改,则很有可能使得贞观前期的积累毁于一旦,整个帝国陷入动荡之中,盛世遥遥无期。

隋炀帝看似雄才大略、文成武德,创下无数名垂青史的政绩,可他若只是一个守成之君,守着隋文帝开创的局面、富庶的国力,有何至于将大隋江山断送,导致天下烽烟四起,亿万黎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且不说无数国力在内战之中损耗,单单隋朝大业五年全国有八百九十万户,结果到了唐朝武德年间,只剩下两百余万户。

这其中固然有因为战乱而无法统计的失去户籍的人口,但人口锐减一半却是肯定的。

如此,隋炀帝之功过到底如何论述?

若说他功大于过,恐怕那些丧生于战乱之中的黎民百姓第一个不答应……

房府内宅。

当武媚娘从码头回来,将自己听来的关于“御书房大战”的消息说给姐妹们听,高阳公主、萧淑儿、金胜曼已经目瞪口呆。

连长孙无忌都敢打?

这厮怕是要上天……

金胜曼是新罗公主,来到大唐时日尚短,还不能领会长孙无忌是何等威势,高阳公主出身皇族,萧淑儿乃名门闺秀,从小到大耳濡目染,早就对“贞观第一功臣”的形象深植心底,哪怕自家郎君一次次的折损长孙无忌的颜面,却也从未削减对于这位曾经大唐第一权臣的敬畏。

而现在,居然被自家郎君在皇帝面前给打了……

高阳公主一手捂脸,嗔怒道:“这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连赵国公都敢打,活腻歪了不成!就算父皇再是偏袒于他,可那到底是赵国公啊!只怕这一会的责罚是逃不掉了,非得削爵罢职不可。”

眼下关陇贵族们虽然大不如前,可到底也是朝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他们的领袖被人在皇帝面前殴打,岂能善罢甘休?

只要他们群起抗议,父皇就不得不处置房俊。

否则关陇贵族们闹将起来,必然导致朝局动荡,在这个东征的关键时刻,父皇必定要隐忍……

武媚娘倒是不这么认为。

跪坐在地席之上,伸手从茶几上的盘子里拈了一块点心放在唇边咬了一小口,说道:“倒也未必,陛下素来英明神武,应当明白若是对关陇贵族一味的谦让,必然助长他们的威风,等到陛下御驾亲征离开长安,这些人说不定就会搅风搅雨。如果借此机会敲打关陇贵族一番,令其感受到的皇帝的压力,说不定反而老实一些,不敢恣意妄为。”

高阳公主想了想,觉得武媚娘的话也有一些道理,况且她素来信服武媚娘,即便是房俊、房玄龄父子有些时候都会主动就朝局的一些问题询问武媚娘的看法,并予以重视,见识自然比自己更为深邃。

不过还是埋怨道:“就算这样又如何?父皇能够压得住一时,却也压不住一世,赵国公最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此前就已经数次暗中刺杀,这回想必更是非得将郎君置于死地!他那么冲动做什么呢?简直就是个棒槌!”

这回武媚娘也蹙起秀美,觉得高阳公主的担忧不无道理。

便轻叹一声,道:“郎君非是鲁莽之辈,既然打了赵国公,那必然有不得不打的理由。事已至此,往后出入无比更加小心才行,否则被关陇贵族们窥得机会,后果不堪设想。不过话说回来,陛下又岂能不防备着呢?想必也会做出应对,维护郎君。”

高阳公主愁眉深锁,叹气道:“就算父皇有心维护郎君,可总不能成天监视着赵国公吧?”

武媚娘道:“那也未必,若是将赵国公带去辽东,不就迎刃而解了?只要赵国公不在长安,其余那些个关陇贵族们,哪个敢暗中行刺郎君?就算他们敢,也未必有那个能力。”

……

两人低声讨论着局势,一旁萧淑儿与金胜曼却只是担心房俊。

金胜曼见萧淑儿秀美紧锁一脸担忧,便坐到她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轻声道:“毋须担忧,郎君乃是当世人杰,焉能处置不了这等事情?你身子重,不能担忧上火,别为这些事情着急,若是出了差池,那可了不得。”

萧淑儿点了点头,神情却未有多少舒缓,想了想,忽然抬头看着高阳公主与武媚娘,说道:“我不打算去江南了。”

几人尽皆愕然。

过年的时候,家中就已经做下了安排,待到开春,房遗直直接前往倭国,房遗则先去华亭镇,之后亦会前往倭国利根川出海口一带,建设房家的海外基地,而萧淑儿届时会一同南下。

房俊并未说明理由,但妻妾们都能够感受到他的紧迫感,觉得将要有大事发生。

这会儿萧淑儿却忽然不想去江南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