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八章何去何从】

【第七百七十八章何去何从】

待到令狐修己将今日流传的御书房内“大战”之情形向令狐德棻讲了,令狐德棻捋着胡子半天没回过神。

好半晌,令狐德棻才揉了揉脸,说道:“忽然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你去让人准备几个小菜送来,再烫一壶好酒。”

“喏。”

令狐修己不知道父亲为何这个时候吃东西,却也不敢多问,赶紧转身出去。

世家大族的厨房自然是二十小时有人待命,没一会儿的功夫,几个侍女拎着食盒来到书房,将几样小菜一一摆在书案上,又取出一壶好酒。

令狐德棻摆摆手,道:“都下去吧,让大朗陪我就行了。”

待到侍女们退下,令狐修己掩好房门,回来坐在书案对面,给老父亲斟上一杯酒,便见到老父亲眯着眼睛,一口将一盅酒抽干,品味片刻,长长的吁出口气。

“痛快啊!”

一张枯瘦褶皱的老脸上,尽是欢欣舒畅之意,好似横亘胸中多年的块垒一朝疏浚,整个人都意气飞扬起来。

令狐修己满是诧异,心想不过是家中寻常的好酒而已,至于这般舒爽?

心里想着,便也给自己斟了一杯,呷了一口,觉得也就这样啊……

令狐德棻畅饮一杯,觉得所有郁闷似乎都得到消解。人生在世难免遇到颇多不如意事,遭遇之悲惨亦各有不幸,谁也无法逃脱。然而若是想要使得自己遭遇之不幸得到缓解,最好的办法便是看到别人比自己更加不幸……

说不上幸灾乐祸,也有些小人心思,但人非圣贤,谁又能当真光明伟大如天地般坦荡?

自己当初被武媚娘折辱,一世英名扫地,沦为天下笑柄,后来固然一朝顿悟,深居简出著书立说,可心中又岂能当真毫无介怀呢?

说白了,有一半是境界提升不太在乎颜面,另一半则是自欺欺人罢了。

如今长孙无忌居然被房俊那个棒槌给打了,这等遭遇比之自己当年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心中岂能不感到舒爽畅快?

见到儿子居然在自己面前自斟自饮,顿时呵斥道:“不长眼睛的东西,还不赶紧给为父斟酒?”

令狐修己连忙放下酒杯,给父亲斟酒,又递上筷子。

父子两个你一杯我一杯,放怀吃喝。

许是喝了几杯酒,又许是见到有人比自己更惨心情舒畅,令狐德棻指点儿子道:“你不去掺和吏部之事,做的不错。如今兵部和吏部已经成为太子与晋王竞争角逐的战场,但凡卷入进去的,要么从此立下从龙之功,往后平步青云直入中枢,要么沦为牺牲品仕途从此一蹶不振。吾令狐家扎根关中多年,先祖历任瓜州司马、敦煌郡守、郢州刺史,封长城县子,历经三朝直至当下,根脉底蕴自然非同小可,用不着如山东世家、江南士族那般为了自家之前程博上一切、押上赌注,不成功便成仁。”

令狐修己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却疑问道:“可若是吾家始终游离于争储之外,将来新君即位、寸功未立,岂不是要投闲置散、不得重用?”

中立派的好处是不会动辄覆灭于争储的漩涡之中,可坏处就是谁也不会拿你当自己人,等到将来新君即位,论共欣赏之时,哪里会有你的赏赐?

令狐德棻却不这么看。

吃了口菜,呷了口酒,指点道:“陛下如今之国策,是打压世家门阀,扶持寒门子弟,而世家门阀之中,又以关陇为最,毕竟关陇根深蒂固、势力庞大,若是不予打压,将来说不得有朝一日就会凌驾于皇权之上,陛下岂会容得?然而正是因为关陇根深蒂固,自然非是一朝一夕间便能彻底打压,待到东征之后,陛下的策略必然会予以调整,打压关陇的同时,必会予以分化。”

令狐修己道:“打一派,拉一派?”

“正是如此!”令狐德棻欣慰道:“天下权力之构架,首重平衡,如今世家门阀一分为三,互相抵触,互相钳制,却也互相依托。纵然将关陇连根拔除又能如何?此消彼长,没了关陇,山东、江南便会趁势进入朝堂,所作所为与关陇之当初绝无二致,陛下不会不明白这一点。所以关陇的存在是极有必要的,毕竟这曾是陛下起家之根基,打压关陇的同时,又拉拢关陇内部的温和派,这才是最为正确的方式。”

令狐修己不解:“那陛下如何会认为咱们令狐家是温和派呢?”

“呵呵。”

令狐德棻笑了一下,呷了一口酒,缓缓说道:“关陇一脉,多以军功立身,礼数周、隋两朝,无不手掌兵权,桀骜不驯。然自吾之祖父起,令狐家便与那些当世名儒一般钻研经史子集,家中更是藏书无数,至吾父之时,已然是天下首屈一指的诗礼之家。关陇始终不曾放手军权,而吾家却及早步入文学诗礼,与其余各家格格不入,否则咱们家又何至于越来越被关陇各家所排斥?文武殊途也。文臣名满天下、享誉春秋,然而空虚之名实则无用,唯武将手中之兵权才能令陛下忌惮。陛下既然分化关陇内部,又岂能放着咱们令狐家这等文学之名满天下,手中却并无半分实权的人家呢?”

分化乃是手段,目的是为了控制,没有谁家能够比令狐家这种名满天下、声誉优隆,却与关陇格格不入的人家更适合成为“马骨”。

只要令狐家能够彻底倒向陛下,成为支持陛下削弱门阀政策的拥趸,必然影响整个天下。

如此见效快、副作用几乎没有的方式,陛下又怎会不去做呢?

令狐德棻又道:“所以你大可以稳着点,一定要记住,我们既不站太子,也不站晋王,我们只站陛下,唯陛下之命是从。”

令狐修己肃容道:“儿子记住了。”

固然在太子与晋王之间难以取舍,支持谁、反对谁,一旦错误就会导致不可测的反噬,那还不如干脆直接站在皇帝身后。

这天下终究是李二陛下的天下,无论将来太子还是晋王登基,总不能怪罪咱家当年支持皇帝吧?

君临天下、唯命是从,便是最大的政治正确。

此举固然比不得从龙之功,但胜在安稳,能够脱身于争储的漩涡之外,否则令狐家这等毫无实权的家族,动辄便有倾覆之祸……

外头有人在敲门,隔着门说道:“家主、大郎,赵国公亲自过府,求见家主。”

书房里,父子两个面面相觑。

令狐修己奇道:“赵国公刚刚丢了颜面,不去想办法找回场子,怎地跑到咱家来?”

令狐德棻捂着额头,无奈道:“这老阴人是不肯让咱们家逍遥自在啊,非得跟他绑在一起不可。罢了罢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你这就去前门迎接,为父见他一见,看他到底想要如何。”

令狐修己赶紧起身,道:“那儿子这就将赵国公迎去正堂,父亲不妨去梳洗一番,换一套衣裳。”

很长一段时间,令狐德棻都在书房里吃睡,也不见外客,邋里邋遢好似一个乡间老农一般,这般情形去见长孙无忌,未免有些不敬。

令狐德棻却摇头道:“就将他带到这里来,为父也毋须梳洗。”

令狐修己不敢多说,赶紧出了门,快步走向前门,将长孙无忌给迎进了大门,待到这书房来。

长孙无忌一身锦袍,步伐不紧不慢,气度俨然,令狐修己在一侧偷瞄了几眼,见其头上戴着一顶宽大的幞头,遮住了前额,并未能见到传言中受伤的额头……

等到了书房门口,长孙无忌明显一愣,看看令狐修己,蹙眉道:“令尊就在此间?”

令狐修己恭声道:“家父自年前便在书房之中编撰《周书》,已然数月未曾出屋,还请赵国公见谅。”

“好说,好说。”

长孙无忌面色拢上一层阴霾,语气寡淡。(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