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三章演一场戏上】

【第七百八十三章演一场戏上】

房俊欣然道:“有何不可?正想请殿下予以指正。”

李治笑道:“卫公主持之军训,怕是帝国所有的将军都想要前来观摩学习,且不说本王不通武事,即便读过几本兵书,又岂敢班门弄斧?”

卫国公李靖卸职隐居多年,不问兵事、著书立说,如今年轻一辈的军中将校只听闻其传说,却从未见过其排兵布阵之能,故而听闻李靖一边主持书院之军训,一边协助太子整编东宫六率,纷纷提起兴趣,想要见识一番“军神”之能力,毕竟全国之将军虽然都有机会进入书院培训学习,但人数众多,每堂课上李靖不可能逐一指点。

所以若是能够趁着书院军训的机会学习几招,怕是终生受用不尽。

东宫六率之整编自然是看不到的,也就唯有书院之军训可以一饱眼福……

房俊起身道:“那这就走吧,这个时候到了书院观摩一番,正好赶上午膳时间,也请殿下品味一下书院的伙食。”

李治也起身,向往道:“如今书院之食堂早已享誉关中,都说天南海北之夜色吃食都可在书院食堂寻到,不少学子甚至就连放假了也不愿回家,而是自愿留在书院帮助教谕做一些工作,就为了能够多吃几顿。”

房俊伸了一下手,请李治走在前边,自己跟着出了值房,摇头道:“以讹传讹而已,假期留下书院的多是寒门学子,一则家乡遥远需要一笔不菲的盘缠,少回去一趟就能省一些钱。再则他们深知自己起点低,比不得世家子弟有着各种各样接触衙门运作的机会,所以便主动留下。书院中的教谕要么本身担负着要职,要么与各个衙门的官员交情深厚,便会安排学子们去到各处衙门,帮着处置公文案牍也好,打打杂也罢,既能开拓眼界,也能及早熟悉衙门办事之流程,更能接触衙门里各种各样的规矩,对于他们往后进入仕途之后有很大的帮助。”

两人走到门外,温煦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甚是舒服。

等候马车的时候,李治又问:“虽然省下了回家的盘缠,可据本王所知,假期的时候,朝廷是不负责书院食堂伙食的费用的,这些伙食费怕是也数目不菲吧?”

房俊看了看一旁驶过来的马车,回道:“假期所有逗留书院学子的伙食,一直是由微臣来承担的。书院有钱,不过这种为了学子个人之利益而多出来开销,书院不会支付。”

凡事都得有规矩,学子能够在假期的时候主动参与到各个衙门的运作当中,开拓眼界积累经验,这是好事。但若是因此使得书院增添一笔开支,未免对那些未曾留下的学子不公。

书院的每一分钱,都要秉持一个“公开公正”的原则,花费在每一个学子身上。

这时马车驶了过来,两人一前一后上了马车,各自的禁卫前呼后拥将马车看护得严严实实,缓缓出了皇城,沿着朱雀大街向城南行去。

出了明德门,沿着官道径自向南,走了一段之后便折而向西,朝着昆明池的方向前行。

这一段路还算不错,虽然春天气温回暖刚刚化冻,但是由于之前东西两市翻修的时候曾将商贾汇聚于此,承载着长安超过半数的货殖贸易,所以加固了道路,走起来还算可以。

等到过了废弃的集市,以及铸造局所在的那一个区域之后,道路便有些南行。

关中冬季寒冷,天寒地冻,雨雪被寒冷锁冻在土质的道路上,开春气温回暖,冰冻开化,但是到了晚上气温骤降,白天花开的道路又被冻上,翌日又再化开……经过人马车辙碾压,路面便变得泥泞崎岖。

马车晃晃悠悠,李治被晃得有些头晕,抱怨道:“这道路也太过难行了吧?你是书院的司业,为何不向父皇进谏,拨一笔钱予以维修呢?还是水泥路好啊,不惧雨雪。”

房俊道:“这条路就在昆明池畔,不断的渗水,地下水分充沛,路基很是难以夯实,铺设水泥路面若没有坚实的路基,也顶不了几天。等到过些时日路面完全化冻,微臣会命人将整个路基都铲掉,铺上石子粗砂夯实,然后再在上面浇灌水泥。只不过工程太大,靡费甚多,政事堂如今钱粮紧缺,诸位宰辅不肯拨款。”

“想致富,先修路”的道路谁都懂,然而在任何一个年代,修路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实情。

路基夯实,路面铺设,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尤其是昆明池一带地势低洼,地下水分充沛,就只能从别处移来土方修筑路基,而这庞大的工程量需要动用民夫,牵涉到的麻烦方方面面。

总不能如同修筑长城一般征召民夫吧?

修完之后也不能置之不理,还要承担后续维修,否则没个几年就废掉了。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个年代的车辆稀少,不虞超载的车辆压坏路基,搞得一年两小修,两年一大修……

李治便笑起来:“宰辅们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又赶上东征,多少钱粮都不够用,自然要时时哭穷。”

说起来,大唐的宰辅也很奇葩。历任宰辅都是世家门阀、勋臣贵戚出身,各个家资丰厚富甲一方,结果担任宰辅之后,一个比一个抠门儿,无论皇帝亦或是朝廷想要干点什么事情,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有两个字的回复:没钱……

当然,也正是这些从大唐初年艰难岁月当中走过来的人,知道国库空虚的时候是何等的艰难,所以一直将这股艰苦朴素的精神保持下去,一个铜钱掰成两瓣儿花,才积攒下了偌大的家底,轻易的便能够发动一场国战。

等到未来的那位“唐明皇”登基,固然在治国以及用人上还算有几分本事,但是却大手大脚恣意享乐,对外的战争连年败北,导致国库太宗、高宗、武后三朝积累下来的家底迅速消耗一空。

朝廷没钱,就只能借助地方的力量维系国家之稳定,加速了地方门阀势力的壮大,埋下了“安史之乱”的隐患。

历朝历代,国家的衰弱甚至灭亡,都是从国库空虚朝廷没钱开始的,而国库之虚实,又是由君王与大臣能否开源节流所决定的。

钱粮,乃是国之根基。

当然宋朝除外,那是个奇葩……

两人在晃晃悠悠的马车里聊着天,又前行了不久,便听到车外传来一阵呼喝声,似乎由数百人齐声呐喊一般,气势很足。

房俊敲了敲车厢,大声问外头的车夫:“什么情况?”

车夫答道:“是卫公操练书院的学子呢。”

“停车。”

“喏。”

马车缓缓在路边停下,护卫的兵卒围拢上前,警惕的观察四周,尤其是房俊的亲兵部曲,一时片刻都不敢懈怠。

朝中想要置房俊于死地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势力庞大,往往可以出乎预料的布下杀局,在不可能的地方猝下杀手,去年芙蓉园里的那一箭,至今想想还令大家胆寒……

房俊与李治下了马车,抬眼看去,之间路边不远处的昆明池畔,一大队身着军装的军卒正在池畔的沙滩上奔跑。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脚下的沙滩踩一脚下去便陷至脚踝,跑起来分外费力,而身上的大包袱又看似沉重,一个个累得七扭八歪,喊着号子也渐渐变得稀松不齐,时不时有人累倒在沙滩上,死狗一般仰躺着掉队。

李治看了一会儿,问道:“这就是负重越野吧?据说当初越国公在神机营就是采用此等训练方式,将神机营操练得个个身强力壮战力强横,即便面对突厥狼骑之冲锋亦是怡然不惧。”

房俊有些意外,瞅了李治一眼。(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