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零二章扑朔迷离】

【第八百零二章扑朔迷离】

帝王之气,富贵堂皇,光明正大。若是阴谋算计,那边误入歧途、沦为小道,终至反噬,遗祸无穷。

眼下李二陛下堂堂正正,一番感人肺腑之言道出,长孙无忌已然绝无选择之余地。他知道李二陛下是什么样的人,自然看得出李二陛下这番话都是情真意切,之所以不让他留在长安,不仅仅是为了防止他领着关陇贵族们兴云布雨,更是为了避免将来君臣之间再无回寰之余地。

无论李二陛下对关陇贵族的打压削弱有多么坚定,长孙无忌都能够确信,李二陛下心中始终存着“君臣相得,共为佳话”之心思,绝对不愿意等着长孙无忌走上那条君臣分裂的绝路,不得不兵戎相见、生死相决。

对于李二陛下来说,走到今天御极天下,过程当中最为重要的便是三个人。

杜如晦机智敏锐、果决无双,可惜早死,李二陛下对其极尽哀荣;房玄龄足智多谋、沉稳厚重,十数年来兢兢业业、大公无私,亦是荣宠备至、致仕归乡;而他长孙无忌被称为“贞观第一功臣”,功勋冠绝朝堂,李二陛下也想要君臣之间善始善终。

就连“毒舌”的魏徵都能忍耐,何况是他长孙无忌?

然而若是他沿着眼下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则很有可能走上一条不归路,君臣之间,生死相见……

这一点,长孙无忌自己心里清楚,李二陛下显然也很清楚。

所以李二陛下才非要逼着长孙无忌与他一同征伐辽东,以此来杜绝君臣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甚。

甚至连昨夜房俊遭遇军卒刺杀之事,都只字未提……

当然,提或不提,无关紧要。

这件事是谁做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这个当口,谁也不想使其大白于天下,再无回寰之余地。

李二陛下明白,长孙无忌也明白。

……

“陛下,老臣领旨!”

长孙无忌叩谢皇恩,痛快的领下旨意,与李二陛下共赴辽东,征伐高句丽。

既然无法拒绝,何不干脆顺从?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傻子……

李二陛下甚是欣慰,让长孙无忌起来,颔首道:“那辅机便回府准备一下,家中诸事对子弟做个交待,方能轻装上阵,与朕并肩杀敌!”

“喏!”

长孙无忌领命,后退三步,转身走出御书房。

御书房外,天色昏沉,威风轻抚,居然又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

他站在门前石阶上,面色阴沉的看着石阶下面容平静、肃然而立的房俊。两人目光对视,良久,长孙无忌迎着房俊清澈明亮的目光,缓缓道:“昨夜之事,非老夫所为。”

房俊微愣,然后蹙眉。

长孙无忌松了口气,问道:“你信老夫之言?”

房俊坦然道:“说实话,某不喜欢赵国公,您太过阴险,且诸多谋算毫无底线可言,眼中只有家族,全无帝国。不过某虽然素来看不惯您的人品,却敬重您的地位。地位到了您这种地步,没必要说谎,那只能显得您越来越老迈,越来越无能,用不了几时,便是冢中枯骨而已。”

长孙无忌眼皮子一阵猛跳,后槽牙紧紧的咬着,腮帮子的肉棱蠕动。

娘咧!

房玄龄一生清正、温润君子,从不与人恶言,怎地生出这么一个嘴皮子如刀似枪的混账东西?

原本自己的话语能让房俊相信,他还有些自得,毕竟这最起码说明自己的人品还是有保障的,即便是敌人亦能够予以钦佩。

可听听这混账的话语都是些什么东西?

简直将老夫贬低得毫无是处啊……

所幸长孙无忌城府极深,虽然心中怒极,却也能控制自己的脾气,并未当场发作,只是冷冷的看着房俊,哼了一声,抬脚走下石阶。

房俊负手而立,悠悠道:“赵国公之所以在某面前低了一头,是害怕等您随陛下出征之后,某心中怨愤,故而对诸位令郎下狠手吧?”

长孙无忌止步,转头看着房俊,目光之中毫不掩饰的阴戾,一字字道:“你尽可以去做,只要老夫的二郎少了一根毫毛,老夫就此立下毒誓,必有回报。”

“呵呵。”

房俊轻笑一声,丝毫不在意长孙无忌毛发都快倒竖起来狠厉模样,上前一步,迎着长孙无忌的目光,淡淡道:“只是赵国公似乎忘了一件事,既然有人试图调集军卒刺杀与某,以此嫁祸于你,那万一以相同方法对付诸位令郎,然后嫁祸于某呢?”

长孙无忌目光一凝,房俊已然转过头,在石阶之下整理一番衣冠,抬脚进了御书房。

站在门外良久,长孙无忌才豁然转身,向外走去。

细雨飘飞,沾湿了衣裳,有些冷。

彻骨生寒……

……

房俊走进御书房,见到李二陛下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正慢慢的呷着茶水,上前施礼道:“微臣见过陛下。”

“嗯。”

李二陛下放下茶杯,指了指身前的椅子。

“多谢陛下。”

房俊谢过,上前坐在椅子上,只是没敢坐实,略微侧过身向着李二陛下这一侧。

也就是这个年代,等到了明清两朝,皇帝面前哪有臣子坐的位置?要么站着要么跪着,臣子在君王面前犹如奴才一般,毫无尊严可言……

李二陛下指了指茶几上的茶壶,示意房俊自己倒水喝,然后说道:“朕后天就将奔赴辽东,御驾亲征,太子留在长安监国。在此期间,你最大的任务便是协助京兆府掌控关中治安,一兵一卒之调动都要经由兵部审核准许,否则视其为谋逆叛国,严惩不贷!”

“喏!”

房俊腰杆笔直的坐着,也没敢去倒水喝,闻言赶紧应下,同时心里难免疑惑。

陛下不可能不知昨夜之事,眼下将整个关中的治安都交由自己手中,难道就不怕自己假公济私、公报私仇?

李二陛下似乎明白他心里想什么,瞥了他一眼,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想了想,缓缓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此次征伐辽东,乃是举国之战,不容有失,任何事情都要暂且放在一边。你是朕的女婿,更是帝国重臣,朕对你报以厚望,此刻哪怕受了天大的委屈也要忍着,待到朕东征归来,定位你讨还一个公道。”

身为帝王,掌控全国,李二陛下是个明白人。

他知道房俊立下了多少功勋,也知道房俊受了多少委屈,单单关陇贵族的数次刺杀,就险些让房俊一命呜呼。然而房俊却能够一直忍着没有大动干戈,就是为了顾全大局,不影响东征的顺利进行。

如此忠臣,李二陛下岂能不加以维护?

所以对于房俊种种不当人子之做派,也都睁一眼闭一眼,不去与他计较。否则哪怕只是昨天这厮跑去长乐公主的道观引蛇出洞这么一件事,就能让李二陛下暴怒如狂,狠狠打他五十大板才行。

房俊忙道:“陛下放心,微臣知晓轻重缓急,必不会意气用事。”

李二陛下颔首,叮嘱道:“你能记得这话就好,好生辅佐太子监国,切不可出了乱子,影响了东征。固然这一次你不能亲上辽东战场,但是得胜之后,朕论功行赏,也少不了你那一份。”

朝廷里各方势力对立,相互牵制,导致房俊以及皇家水师这一次不能战争一线博取功勋,有些不太公平。然而为了东征的顺利进行,李二陛下对此采取了妥协,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一直隐忍下去。

征伐辽东冲锋陷阵是功劳,协助太子监国维护关中之安靖,不同样也是功劳?

李二陛下满意房俊的态度,想了想,说道:“昨夜之事,未必就是赵国公所为,太过直白浅显了一些,不似赵国公的风格。你要当心,勿要中了旁人栽赃之计,被人当刀子使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