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一十章御驾亲征】

【第八百一十章御驾亲征】

长安。

关中的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连续多日天色晦暗,雨水绵绵。

祭天之时若是遇上雨雪,那是不详之征兆,但是大军出征却完全不必忌讳这些。而且春雨贵如油,初春之时遇上这等雨水,刚刚开化的土地被雨水浸润,小草都已经冒出草尖,春耕之时土地湿润气候适宜,正是一年好收成。

三月初六,黄道吉日,李二陛下统御十余万兵马自长安出发,誓师东征。

此行,李二陛下将长孙无忌、刘洎、褚遂良等人带在身边充当幕僚,大军浩浩荡荡,拔营跨过灞桥,向东挺进。

太子李承乾、晋王李治、、李元景、萧瑀、房俊、李道宗、马周、柴哲威等人以及诸位皇室亲王,率领文武群臣来到灞桥之畔,汇合万余长安百姓,恭送李二陛下东征。

半日之间,灞桥两头栽植的杨柳被折的光秃秃,无数枝条被百姓折下,送予自家出征的子弟手中。

折柳赠别的风俗始于汉而盛于唐,汉人送客至灞桥,往往折柳赠别。若是适逢春日,则会将柳枝简单的制成吹笛,“呜呜”鸣响,响彻灞水。

秦汉以降,关中每为征战之地,关中儿郎喋血江山,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都洒遍了他们的鲜血,埋遍了他们的白骨。每一次征战,无论胜败,都意味着无数的关中儿郎一去不回,家中亲人便在灞桥桥头,挥泪送别。

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如今大唐繁盛,唯有辽东一隅的高句丽未曾臣服,成为帝国隐患,皇帝陛下御驾亲征,必将荡平寰宇、一统海内,则四海升平、国泰民安。

这有可能是大唐立国之后的最后一战,却也代表着又将有无数的关中儿郎埋骨辽东,不得还乡。

为国征战,男儿之本分也。

骨血分离,亦是人性之怆然也。

百姓们即希望家中儿郎能够建功立业,追随皇帝陛下一统寰宇,又希望儿郎能够安然归乡,尽孝膝前……

……

李二陛下曾经无数次率军出关迎战强敌,也曾数次经历这等生离死别。灞桥两侧的哭号呜咽之声,伴随着流淌的灞水滔滔绵绵,一声声钻入二内,使得李二陛下前所未有的泛起一股悲怆苍凉之感。

男儿之志涤荡四海,建功立业封妻荫子,这本没错。

然而当家中男儿为了家国大业,为了一生前程,却埋骨在异域他乡,魂魄不得回归桑梓,又是何等的悲凉凄婉?

生平头一次,坐在御辇之上的李二陛下感受到人生无常、生死难测,为了覆灭敌国之大敌,为了完成自己毕生之功业,将会有多少关中儿郎在他的麾下浴血奋战,最终埋骨辽东?

当然,只是一瞬间的内疚与彷徨之后,李二陛下便立即坚定起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是敌国千年之安稳,帝皇毕生之霸业?太史公曾言“私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自己以及麾下之兵卒,固然是奔赴一场鲜血喷洒的战场,有无数的儿郎即将葬身战场,可正所谓家国天下,又有哪一天的安宁不是用无数的鲜血和生命换回来的?

只要死的有价值,死得其所,便是他李二陛下马革裹尸,又何尝不可?

……

看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越过灞桥,沿着骊山山脚下的官道缓缓向前,旌旗被雨水淋湿蔫哒哒的裹着旗杆,房俊回头对李承乾道:“陛下出征,命太子监国,此等任务非同小可,还请殿下立即颁布谕令吧。”

李承乾便对马周道:“即刻起,京兆府下辖所有城池,全部恢复宵禁制度,夜间由巡街武侯以及京兆府衙役、巡捕搜索街巷,若有违反宵禁者,严惩不贷!另外,京兆府、左右屯卫抽调精干兵卒,组成‘联合执法队’,每日里巡视关中诸县,严禁斗殴、拐骗等不法事,一经发现,立即索拿,扭送相关衙门,一律法办!”

“喏!”

一众大臣纷纷躬身领命。

非常之时,自然行非常之法。如今皇帝御驾亲征,关中兵力空虚,难保有些人会趁机搅风搅雨,关中务必在皇帝东征的这段时间内确保安定,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动荡,否则人心不稳,搞不好就要出大事情。

李承乾又单独对房俊、柴哲威二人道:“如今关中兵力空虚,唯有左右屯卫两支军队齐编满员,还望二位爱卿协助孤镇守长安,维系京畿之稳定,不负父皇交托以‘监国’之重任。”

房俊、柴哲威连忙躬身:“微臣定鞠躬尽瘁,辅佐殿下!”

李承乾这才抬起头,看着周围的大臣们,朗声道:“便请诸位爱卿即刻回返各自衙门,约束衙中官吏,将朝廷律令悉数告知。总之一句话,目前之京畿重地,稳定就是一切,谁若是试图搅乱治安,使得京畿震荡,进而影响到东征之大局,休怪孤翻脸无情!”

虽然性子有些软,处事也不够果决,颇有些婆婆妈妈、妇人之仁,但十余年的储位培养课程也不是白上的。固然身负重任有些紧张,掌心里都是汗水,可在大臣们面前却也有模有样,颇有几分帝王之气。

大臣们一起领命,见到太子殿下再无吩咐,赶紧纷纷告辞,返回各自衙中约束手下官吏。

接下来,长安势必不可能太太平平,诸方势力虽然不至于跳得太凶,但难免有人想要趁机搞事以便从中渔利,若是被卷进去,则要面对太子殿下的怒火。

太子固然软了一些,但是这等非常时刻,又岂能妇人之仁、网开一面?更别说太子对房俊言听计从,那房俊可不是个好糊弄的,怕是这会儿正瞪大了眼睛等着谁跳出来,以便狠狠的一刀斩下去,来一个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周边的大臣散了个七七八八,李承乾周围看了看,对柴哲威道:“谯国公不妨与孤同回东宫,咱们商议一下,看看关中之戒备有无遗漏之处。大军东征,关中防务空虚,万一有所疏漏,被贼人有机可乘,又玩弄起行刺暗杀的那一套,孤没法对父皇交待。”

柴哲威心里跳了一下,强抑着惊慌,忙道:“殿下言重了,陛下赐予殿下监国之责,谕令如圣旨,微臣谨然受命便是,有何资格与殿下商议讨论?微臣这就回去左屯卫整肃兵马,殿下但有所命,无有不遵。”

他实在是闹不明白李承乾刚才这句话的意思。

自己平素也算是稳当,不闹事不乱跳人畜无害,怎地背地里干出点坏事儿,好像一个两个的全都知道了?

他有自知之明,自家的根底都在关陇贵族那边,固然可以有一些自己的谋算,却绝对不可能背弃关陇转投东宫,那样利益损失实在是太大。毕竟如今关陇对于军队的掌控下降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地,自己麾下的左屯卫就算是关陇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军队,只要自己站稳关陇的阵营,地位稳如泰山。

相反,若是投靠到东宫,却只能屈居到李绩、程咬金、房俊等人之后,收益的对比实在是太过悬殊……

也正因为如此,他不得不跟东宫势力保持距离。

长孙无忌如今随同陛下前往辽东,但是在长安的耳目必然遍及各处,一旦得知自己进了东宫,难保不会心生猜疑。

尤有甚者,作为关陇在长安唯一的军方巨擘,掌握着一卫兵马的重要人物,谁知道太子殿下心里是否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布下一个陷阱,干脆将他解决掉,使得关陇在军方的影响力彻底崩溃?

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太子殿下固然为人宽厚,也优柔寡断了一些,但无论他身边的李绩或者房俊甚至李道宗、马周,那可都是杀伐决断心狠手辣的人物,万一这些人忌惮自己这个左屯卫大将军,由此生出杀心,趁着监国大权在手之际将自己栽赃一个罪名收押入监,然后随便寻个由头弄死……

只要想想,柴哲威便脊骨发寒,心惊胆颤。

如今长孙无忌出征,长安的关陇贵族们根本没有多少实力,自己可千万别被太子盯上,丢了小命才好……(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