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一章往日秘辛】

【第八百二十一章往日秘辛】

李泰摸不准房俊的真实想法,蹙着眉头请房俊饮茶。

两人闷声喝了几口茶水,李泰方才说道:“若本王以私人之交情恳请二郎放过柴哲威这一次,不知二郎会否答允?”

房俊放下茶杯,有些惊诧的看着李泰,挑眉问道:“殿下可知这意味着什么,又会惹起怎样的风波?”

想当初李泰争储的时候气焰熏天,柴家兄弟可是他的坚实班底!如今若是以私人之原因给柴哲威求情,这若是传到太子的耳朵里,会让太子怎么想?

即便太子再是宽厚仁慈,只怕也不能忍受曾经争储的嫡亲兄弟又跟往昔的心腹班底、如今的统兵大将勾连起来……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一旦被有心人加以利用,那可比柴哲威当真调兵刺杀他这个大臣严重得多。

房俊正琢磨着要不要将柴哲威私底下与李元景牵涉众多的事情说出来,便听到李泰叹息一声,说道:“克扣军资、贪墨军械,那是一等一的大罪,再加上私自纵兵刺杀朝廷大臣、皇亲国戚,又是发生在父皇御驾亲征这等关键时刻……一旦此时闹起来,柴哲威性命倒是无虞,但是这个谯国公的爵位怕是就要难保。本王非是在意他柴哲威是否会被降爵,只不过如此一来,如何对得住姑母?”

听着李泰言语之中的唏嘘感慨,房俊不由奇道:“谯国公的爵位是柴家的,与平阳昭公主何干?”

这话还真就没说错。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女人的地位是极其低下的,即便如平阳公主那般的巾帼英豪,也难免沦为男人的附庸。

出嫁之前她是高祖李渊的女儿,但是出嫁之后就只是柴绍的妻子,哪怕替高祖皇帝打下了关中立下赫赫功勋,并且死后以军队为其举殡在历史之上绝无仅有,甚至以“明德有功曰昭”为其谥号,却也仅止在墓志铭写上“柴门李氏”这个称呼而已,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这就是这个年代女子的地位,无论有关于她与柴绍之间的传闻是真是假,她的一声都依附于柴家,没有什么东西是她所拥有的。

李泰哼了一声,道:“他柴绍何德何能,不过是负心薄幸之辈,若非有姑母之功勋,高祖皇帝焉能晋封其开国公之爵位?”

“嚯!”

一说这个,房俊就来精神了,八卦之火熊熊燃起,兴奋道:“愿闻其详!”

历史之上,关于这位曾立下空前绝后之功勋的平阳公主与其丈夫柴绍的传闻五花八门,只不过诸多真相早已经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无人得窥真容,这会儿能够从亲历者口中听闻详细,房俊岂能不感兴趣?

李泰喝了口茶水,眼睛望着雕花描绘的房梁,却没有直言平阳公主与柴绍之间的秘辛,缓缓说道:“父皇兄妹手足众多,但是与姑母最为亲厚,姑母对于太子哥哥以及本王也最为宠爱。本王去往西域之前最后一次骑马,便是姑母亲手把本王扶上马背……外人只知姑母荣耀显赫,获得了这世间女子所从未获得的殊荣,却不知她自高祖皇帝起兵之后,便丢失了作为女人的所有快乐。男欢女爱、家庭天伦尽皆远去,姑母过得太苦了!多少人都曾劝姑母改嫁,也有人要让高祖皇帝降罪与柴绍,可姑母之气量,岂是那些凡夫俗子能够揣度?”

说到这里,李泰感概道:“柴绍的谯国公之爵位,是姑母向高祖皇帝求来的,否则以高祖皇帝对柴绍之厌恶,哪怕他立下盖世之功,也绝无可能得到这样一个位极人臣之爵位!所以这个谯国公的爵位固然落在柴家,但是事实上,这却是高祖皇帝赏赐给姑母的。”

他这番话不够详尽,未能描述其中之细节,但是房俊凭借以往从历史上得到的信息,再加上一番脑补,已经能够完整的勾勒出事情的真相。

李泰说高祖皇帝厌恶柴绍,为何会如此?想必正是因为当高祖在晋阳起兵之后,当时平阳公主与柴绍夫妇正在长安,平阳公主想要集结李家在长安之力量击溃守军,为高祖皇帝进军关中奠定基业充当先锋,结果柴绍却跑去了晋阳,留下平阳公主一个人……

固然史书多有解释,但是从后续平阳公主独自居住在高祖皇帝为她建造的公主府,却不回谯国公府居住就可看出,夫妻二人已经恩断义绝。

很有可能当时柴绍是仓惶逃离长安,以免晋阳起兵的消息传到长安从而遭遇杀身之祸。

结果他保得了性命,却葬送了夫妻情义……

不仅于此。

大唐立国之后,柴绍与太子李建成走得很近,玄武门之变的时候他不在长安,但是等到李二陛下逆而夺取登上皇位,柴绍却依旧纵兵在外,不肯回归朝廷……

从此之后,柴绍再也未曾受到重用。

剿灭梁师都、覆亡東突厥,柴绍都曾参战,却从未以主将的身份统御大军,覆亡東突厥的时候由李靖节制诸军也就罢了,毕竟当时的李靖的作战能力非是柴绍可比,可是剿灭的梁师都的时候,李二陛下却以薛万均为殿中监之官职为柴绍之副将,制定战略、率军迎战皆是薛万均一手操持……

可见柴绍当时只地位是有多么尴尬。

本是大唐立国之功勋,结果先是丢失了夫妻之义,后又站错队伍,不受大唐两代帝王之待见,着实令人无语。

……

说到这里,李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对房俊说道:“此事到此为止吧,就当卖给本王一个人情。当然仅止一次,下不为例,若是柴哲威不知好歹未能悬崖勒马,往后如何,本王再不插手。”

房俊犹豫半晌,未能直接答允。

按说李泰在他面前是有这个颜面的,但是一想到柴哲威与李元景私底下勾结,他就如坐针毡,总觉得这将是一件心腹大患。

沉吟着说道:“殿下应当明白,此次虽然是微臣设计柴哲威,但绝非出于私心……”

李泰摆摆手打断他的话,盯着他的眼睛道:“本王自忖在二郎面前也应当有几分颜面,二郎这般迟迟不肯应允,可是还有一些不可告人之事,与柴哲威有关?”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儿,房俊颔首,道:“微臣受到消息,柴哲威与荆王殿下曾在昨夜私下相会。”

李泰一愣,旋即面色凝重起来,不过片刻之后又摇头道:“只是私会,又能如何?太子想必也不知你要对柴哲威如何,所以才会配合你。可一旦知晓你要将这些事情抖出来,可能危及柴哲威的爵位,也必然不会答允的。姑母对待太子的宠爱,可绝对不比本王少上一分一毫。”

房俊顿时大为头痛。

李承乾的那个性子他是很了解的,所好听一点叫做宽厚仁慈,其实就是妇人之仁、优柔寡断,除非柴哲威当真有谋反之迹象,否则以他对平阳公主的感情,岂能眼瞅着柴哲威爵位不保?

宝剑有双峰,一位仁爱的君主固然能够使得朝野上下平稳和顺,可有些时候也难免束手束脚,不够杀伐决断。

想了想,房俊问道:“那若微臣只是想要讲左屯卫束缚起来,使其不能随心所欲的调兵遣将呢?”

李泰摊手道:“那自然随着你折腾,本王一概不问。”

房俊没好气道:“谁在乎你问不问?微臣是说太子能否答应?”

李泰怒道:“本王乃天潢贵胄、当朝亲王,你这态度跟谁俩呢?没大没小!”

骂了一句,又说道:“只要你不去危及柴哲威的爵位,就算打折他的腿,太子又岂能舍得责罚于你?你房二如今可是太子面前第一等的红人,储君心腹、太子肱骨!只不过想要将事情操纵在可控范围之内,就必须控制左屯卫账册之稽查,既要查出问题,又要让问题不要太大,你懂得如何查账么?”

房俊翻个白眼,没好气道:“查账这种事,没人比我更懂!”

李泰这才想起,人家可是天下有名的算学大家,编纂的《算学》如今早已成为贞观书院的必修课……(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