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三章巴陵公主】

【第八百二十三章巴陵公主】

柴哲威单膝跪地,低头涩声道:“微臣鲁莽,恳请殿下相救。”

虽然对方是当朝公主,可他也是堂堂国公、掌兵大将,这般奴仆一般低声下气苦苦相求,的确是丢尽颜面。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巴陵公主层因为柴令武胡作非为的关系被李二陛下斥责多次,弄得父女之间的关系很是紧张,除非逢年过节或者皇帝做寿,等闲连太极宫都不肯去。可与太子的关系却一直不错,自己也只能以这种方式逼得她去跟太子求情,否则自己麻烦就大了。

巴陵公主有些手足无措,面前之人好歹也是自己的大伯子,更是柴家的家主,算是尊长,这般跪在自己面前居然说出“恳请”的话语,着实令人不知如何是好。

“谯国公不必如此,你我乃是一家,何事不可商量?快快请起,否则被人见到,又是一桩麻烦。”

柴哲威却摇头道:“非是微臣无礼,实在是此事干系重大,殿下答允了,微臣才肯起来。”

巴陵公主也不是三岁小孩子,见到柴哲威被逼成这样,那能是小事么?连一个堂堂国公都不能解决的难题,却偏要求到她这个公主面前,显然事情及其重大,可不敢胡乱答允下来……

身子避让在一旁,急得跺脚道:“谯国公肯可如此?本宫不过女流之辈,哪里有能力管的了你们男儿家的事情,谯国公莫要为难本宫。”

柴哲威跪在那里,心里这个郁闷呐。

若非实在是无计可施,他有岂愿这般跪在一个女子面前?固然是大唐公主,可也是自己的弟妹啊……

只得说道:“对于旁人自然是千难万难,可对于殿下,也不过是反掌之间耳。”

巴陵公主见他不肯起来,心中无奈,这等情况若是被别人瞧了去,指不定怎么编排呢……

只好说道:“谯国公请起便是,且说说看到底什么事,若当真办不了,也别为难本宫。”

“诺!”

柴哲威这才起身,两人分别落座。

柴哲威也不兜圈子,将事情经过说了,然后叹气道:“房俊这厮是个棒槌,行事根本无所顾忌。他因为私怨设下此等手段,若是不将微臣整的身败名裂,如何会善罢甘休?旁的微臣倒也不怕,横竖不过是男人间的意气之争,争的过自然吐气扬眉,争不过也得认。可房俊行事有多么毒辣阴狠,殿下想必也有所耳闻,怕只怕他铁了心想要坏了微臣这国公的爵位,那可比杀了微臣更难接受!”

巴陵公主眨眨眼,奇道:“这个……不至于吧?不过是意气之争而已,让谯国公难堪没面子也就行了,何必要闹到虢夺爵位这般程度?那可就要不死不休了。”

爵位乃是先祖之鲜血性命拼搏而来,封妻荫子、传诸后世,是一个家族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朝中斗争,只要非是不共戴天之仇恨,谁会将对方往削爵的地步去逼?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更何况是一个手掌兵权的大将军,真到了那等地步闹得不死不休,谁也讨不了好。

柴哲威有些上火,这娘儿们怎地这般啰嗦,我都求到这个份儿上了,您就干脆去太子殿下那边求了情不就行了么?

偏要这般刨根问底……

可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只能耐着性子道:“其中之细情,多有不可言之处,还望殿下体谅。只不过微臣绝未危言耸听,那厮必定是打着要将微臣这爵位的虢夺之心思。还请殿下去太子殿下那里求个情,让太子殿下约束房俊,适可而止。”

巴陵公主很是为难。

之前柴哲威极力支持魏王争储,算是与太子唱对台,妥妥的政敌。因为柴哲威是柴家的家主,连带着她这个公主都被划入到魏王一派。

现在却要去求太子殿下,让他约束房俊不要逼迫太甚……

可爵位的确是天大的事情,万一自己不肯前去向太子求情,导致谯国公的爵位最终被降等甚至虢夺,那她就算是自绝于整个柴家……

万般无奈,只得勉强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厚颜去跟太子哥哥求个情。不过谯国公也应当知道,这等事情本就没有我们女儿家插手的道理,若是太子哥哥不允,本宫也无能为力。”

柴哲威赶紧说道:“世人皆知太子殿下仁慈,对待兄弟姊妹更是仁厚非常,只要殿下前去,断无不允之理。”

巴陵公主只好说道:“那谯国公暂且请回吧,本宫这就去东宫觐见太子哥哥,稍后给你回信儿。”

柴哲威起身施礼,感激道:“微臣知道如此很让殿下为难,可事关重大,微臣亦是别无他法,还请殿下宽宥。微臣这就回去军营,静候佳音。”

言罢,再次施礼,这才转身走出正堂,出了公主府,带着亲兵出了通化门,绕过城北的龙首原,回了玄武门之外的左屯卫军营等消息。

这大半天折腾得他心急如焚,等回到军营,天都快黑了……

这边巴陵公主也不敢怠慢,沐浴之后换了一套宫装,命内侍备好车驾,带了两个小侍女便出了公主府,直接前往东宫求见太子。

到了东宫,天色已近灰蒙蒙黑了下来,按说这时候已经不适合觐见太子,可巴陵公主哪里敢等到明天?

东宫门前的内侍见到巴陵公主到来,不敢怠慢,一边将其请入宫中,一边飞快入内通禀。

须臾返回,将巴陵公主带到了丽正殿。

刚一进大殿,便见到太子妃苏氏远远的迎了上来,拉住巴陵公主的手,笑容满面道:“妹妹可当真是稀客,殿下本已预备沐浴,听闻你过来,赶紧欢喜的去后殿更衣。来来来,这边坐。”

东宫娘娘有一些傲气,但是待人接物方面却绝对滴水不漏,虽然知道巴陵公主这个时辰进宫绝对是要事,却半句都不问,只一味的热情相待。

巴陵公主因为柴家始终未曾站在太子身后,所以很少到东宫来,面对太子妃的热情,便很是有些尴尬。

不过皇室的女子,那都是见惯了世面的,从小就培养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自然不会冷场,就反握了太子妃的手,一起坐到地席之上,亲亲热热的说着话儿,好似一对儿感情甚笃的好妯娌……

片刻之后,换了一身宝蓝色直裰的太子从后殿走出来,虽然依然跛着腿,但整个人却因为这些时日即要兼顾民部事务又要总揽朝政,累的瘦了一圈儿,精神却显得格外的好。

巴陵公主起身见礼,李承乾笑呵呵的摆手,道:“自家兄妹,何必拘泥这些俗礼?快坐吧。”

三人落座,宫女奉上香茗。

李承乾饮了口茶,看着巴陵公主略显局促的神情,便对太子妃说道:“前些时日水师那边送来不少南洋珍宝,孤本打算给妹妹送去一些,正好妹妹近日前来,劳烦爱妃去挑一些好的,待会儿给妹妹带回去。”

太子妃苏氏眼波流转,也感受到巴陵公主的尴尬,便轻轻颔首,笑着对巴陵公主道:“你在这里陪着殿下说话儿,嫂嫂去给你好生挑几样新奇的宝贝。”

巴陵公主忙道:“多谢娘娘。”

太子妃苏氏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笑吟吟的起身出去,将殿内让给兄妹两个。

巴陵公主轻轻吁了口气,轻松许多……

李承乾看着巴陵公主的神情,笑问道:“到底何事要这个时候上门,连一晚都等不及?妹妹但说无妨,只要能办的,为兄绝无二话。”

巴陵公主心中温暖,感受到太子的真挚情谊,知道并非是敷衍她。事实上,即便这些年来太子的储君之位一直风雨飘摇,似乎下一刻就会被废黜掉,但是在一众兄妹的观感当中,太子却一直是一个爱护兄弟姊妹、宽厚仗义的好兄长。(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