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七章剑拔弩张】

【第八百二十七章剑拔弩张】

虽然差事办砸了,可此地不宜久留,两人带着随行的官吏快步向营门处走去,沿途不少兵卒从营房之中奔出,凶涌浪涛一般汇合往营门方向。裴行俭带着大伙儿尽量贴着道路一边,以免根这些兵卒发生冲突。

此刻整个左屯卫军营都犹如炸营了一般,兵卒们士气高昂怒气满值,最是情绪冲动的时候,万一看他们几个不顺眼一拥而上,那可就倒了血霉……

紧赶慢赶,到了营门处,便见到数百人都聚拢在这里,火把照耀下乌泱乌泱的人群,群情激奋唾沫飞溅,正与营门外队列整齐杀气腾腾的右屯卫兵卒对峙,局面剑拔弩张,稍有不慎就是一场群殴。

左右屯卫两个兵营的兵卒都穿着相同的军装,这个时候陡然混入一伙身穿绯绿两色官服的官吏,登时如秃子头顶的鸡蛋那么显眼……

“站住!”

“他们和右屯卫是一伙儿的,拿下!”

“烧了咱们的营房,哪里跑!”

便有无数左屯卫的兵卒吵嚷叫嚣着冲上去,欲将裴行俭一行人当场拿下。毕竟谁都知道这些人前来稽查根本就是冲着自家大帅来的,先前虽然心有不忿却还能忍耐,眼下数间账房被一把火烧光,早已将左屯卫兵卒的愤怒撩拨起来,再加上右屯卫悍然堵住自家营房门口,如何能忍?

眼瞅着数十兵卒目露凶光如狼似虎的扑上来,裴行俭和辛茂将都有些傻眼。

两人都是胆识过人的年青俊彦,可面对近乎于亢奋的兵卒,却也束手无策,一动不敢动,唯恐轻微的动作便惹起这些热血上脑的兵卒误会,进而引发一场残暴的群殴……

裴行俭只能站在那里,伸开双手将己方人员护在身后,也制止他们妄动,这才瞪着站在亲兵簇拥之中的柴哲威,大声道:“谯国公到底意欲如何?吾等乃朝廷官员,奉命前来稽查审核,账房失火差一点将吾等烧死也就罢了,现在还纵容部属拦截吾等,你眼里还有王法、还有陛下么?”

提起王法、陛下,暴躁的左屯卫兵卒顿时一滞,火热的头脑略微冷静。

那边柴哲威虽然恨不得将这些房俊的鹰犬爪牙一棒子打死,却也知道裴行俭所言不假,火烧账房这件事就已经无法洗脱,若是再让这些官员有个好歹,只怕自己就将成为众矢之的,明日一早,三法司就将会同宗正寺将他夺爵罢职、打入天牢……

只得忍着心中恨意,狠狠一摆手,喝道:“放他们离开!”

“诺!”

兵卒们这才散开,让出一条道路直通军营门口。

裴行俭吁了口气,回头与辛茂将对视一眼,两人一个在前一个殿后,与官吏们在左屯卫兵卒虎视眈眈之下,出了营门。

营门外,高侃迎了上来,见到众人无恙,也松了口气,抱拳施礼道:“见到左屯卫军营起火,本将心忧如焚,故而带人前来接应大家。幸好诸位无恙,否则本将今日就踏破他左屯卫大营!”

在他身后,上千右屯卫兵卒高举火把、阵列整齐,各个顶盔贯甲杀气腾腾,根本不将左屯卫的人马放在眼中,大有一声令下便冲进去,杀他一个昏天黑地、血流成河。

裴行俭苦笑道:“谁能想到好好的账房会忽然失火?差点将吾等困在房中烧死。多谢高将军援救之恩,不过还情速速将兵卒带回本营,绝不可将事情闹大,否则不可收拾。”

陛下御驾亲征,作为关中唯二两支齐编满员的军卫,却在玄武门外大规模械斗……这简直就是要让整个关中都翻天的节奏,事后追究,即便是房俊也难辞其咎。

高侃自然懂得,颔首道:“本没有冲击左屯卫军营的意思,只是害怕柴哲威铤而走险,扣押你等伤了你等性命,故而才集结于此,予以警告。”

裴行俭和辛茂将齐齐拱手,齐声感激道:“今日之事,没齿不忘。”

这可是冒着左右屯卫发生冲突的危险,前来给左屯卫施压,将前程都赌上了,这份人情太大了……

高侃哈哈一笑,旋即肃容道:“裴郎中、辛郎中暂且退回大营,商议如何回禀之事,某在此会一会谯国公,杀一杀左屯卫的威风!”

裴行俭知道自己的任务是赶紧回去东宫向太子殿下回禀,不过还是叮嘱了一句:“万万不可当真发生冲突,否则难以收场。”

高侃颔首道:“某晓得轻重。”

裴行俭这才和辛茂将一拱手,带着一众官吏匆匆离开,回到右屯卫的军营要了马匹,连夜绕道左右屯卫大营所在北苑一墙之隔的兴安门,叫开城门之后沿着东宫的宫墙一路向南,进了延喜门,到了东宫正门……

高侃这边见到裴行俭等人已经走远,这才上前几步,大马金刀的站在左屯卫营门口,冲着营门里的柴哲威大声道:“天干物燥,玄武门外这等重兵屯集之地,左屯卫却不慎走水,实在是疏于管教,各个该杀!末将率领右屯卫兵卒前来助阵,谯国公若是管教不好麾下兵卒,不妨让末将来帮你清理门户!哈哈,军营重地,居然失火烧毁诸多营房,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左屯卫兵卒在营门之内纷纷怒目而视,若非柴哲威勒令不得迈出营门一步,怕是这会儿早就冲上去殴打在一起。

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这般当着面的羞辱,谁能忍得住?

柴哲威一口牙都快咬碎了,气得脖颈筋绷起老高,双目赤红,死死握着刀柄怒叱道:“放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帅面前聒噪?速速去将房二喊来与我说话!”

一个泥腿子一样的破落户,自以为攀上房俊这根大腿立下几桩功勋,就能飞上枝头成为勋贵人上人了?

简直放肆!

高侃也不恼,瞅着左屯卫军营当中已经渐渐减弱下去的火光,嘿嘿一笑,揶揄道:“听闻今日朝廷派了官吏前来稽查左屯卫的账册,不知现在稽查完了没有?嘿嘿,这把火烧得可真好哇!”

不理柴哲威铁青的脸色,环顾左右道:“都学着点,往后朝廷也稽查咱们右屯卫,就像这样放一把火,什么账册都烧个干干净净,到时候死无对证,律法又能奈我何?”

旁边自有捧哏:“这不大好吧?此等手段与坊市之间那些个泼皮无赖有何区别?那些家伙时常赌输了不认帐,半夜摸进债主家中一把火烧光了事。”

“啧啧!没见识了吧?现在这世道啊人心不古,可不仅仅泼皮无赖不要脸,便是许多平素看上去道貌岸然一本正经的勋贵,这种生孩子没儿的把戏也不少干!”

这边你一言我一语,极尽奚落嘲讽之能事,气得左屯卫那边哇哇大叫,若非有军法官死死拦在门口,这会儿怕是已经冲了出来拳脚相向。

柴哲威一张脸阵青阵红,难堪无比,心里的火气快要冲破天灵盖,却也只能死死压住。

人家右屯卫只是站在营门外动嘴皮子,自己这边若是忍耐不住冲出去,那就理亏了。

军中斗殴实属常见,但是谁先动手谁的惩罚最重,更何况是眼下这等要紧时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天大的委屈也得忍着,大不了都拿个小本本记上,将来有了机会加倍奉还便是。

忍着怒气,冲着身边的兵卒喝叱道:“都在这里作甚?看猴戏吗?赶紧都给老子滚回去救火!”

军令如山,左屯卫的兵卒即便再是愤怒,也不敢违抗命令,只得冲着营门外“呸”的吐一口口水,以此展示己方只不过是顾全大局、绝非胆怯,这才三三两两的散了,返回军营当中救火。

高侃见到不能激怒柴哲威,留在此处也没什么热闹可看,便率领麾下兵卒缓缓撤退军营。

柴哲威坐在马上看着右屯卫的兵卒进退有距,心头一阵阵发虚。

眼下虽然右屯卫退走,军营里安静下来,但是他知道这一场狂风暴雨才刚刚兴起,随着怕裴行俭等人回到东宫,必将引起太子震怒,或许今夜的长安城将会整夜无眠……(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