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三十章仁义之君上】

【第八百三十章仁义之君上】

李承乾闻言,有些踟蹰,犹豫道:“这个……暂无必要吧?毕竟失火原因尚未查明,若是贸然便对一位统兵大将虢夺军权,只怕有所不公。万一后续查明的确是意外失火,怕是不好收场。”

他还念着先前巴陵公主入宫请求之言,所以不欲这般严苛。

柴哲威乃是国公爵位,更是十六卫大将军之一,地位极高。一旦虢夺其统兵之权,就意味着朝廷对于他的信任下降至极低,且认为他在整件事中负有最主要的责任,事后必须经由三法司以及宗正寺的严厉审查。

一般来说,虢夺统兵大将的军权,就意味着要从严、从重予以处置,只要柴哲威在审查过程当中被发现有略微重要之失职,就极有可能遭受到降爵、罢职之惩罚。

他认为柴哲威的确需要予以惩戒,但若是危及到爵位,又心中不忍……

萧瑀蹙眉,语气有些生硬,道:“殿下宽厚,自是臣等之福。然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朝廷法度岂能懈怠?无论左屯卫失火是有意为之还是偶然发生,既然已经使得京畿震动、局势紧张,那就必须要进行彻查、予以严惩。这等时候最是需要稳定人心,一丝一毫之疏忽都可能导致局势的恶化,一旦波及到东征战事,则吾等罪莫大焉!左屯卫失火,京畿震荡,柴哲威责无旁贷!”

马周附和道:“不仅于此,还应当调集刑部、卫尉寺、大理寺三部官员联合进驻左屯卫,彻查失火之真相,给朝廷、民众一个交待。不然一旦谣言四起,受人鼓动,后果不肯设想。”

这话虽然也是在反驳李承乾,但实则却是在为李承乾考虑。

没有人相信左屯卫这把火当真是“意外失火”,天下哪有这等凑巧之事?为了逃避朝廷稽查,故意纵火毁灭账册证据,这种事情一旦传扬出去,会对朝廷的威信给于无与伦比的打击。

李二陛下刚刚御驾亲征离开京师,就发生了这等目无法纪之恶劣行径,没人会说柴哲威胆大包天、应当予以严惩,只会嘲讽太子殿下软弱,缺乏威信。

而威信又是如何树立?

畏威胜过怀德。

以恩德怀柔臣下,需要水滴石穿、持之以恒,让臣下感受到君上的人品。杀鸡儆猴却是快速建立威信的最好办法,逮住一只鸡杀掉,让天下人都看到你杀伐决断的魄力,谁敢不敬、谁敢不服?

尤其是眼下这等时候,杀一而儆百,最是好用不过。

某种程度上来说,柴哲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是李承乾树立起威信的最佳时机……

李承乾颔首说道:“诸位爱卿之言有理……”

眼睛却瞥着房俊,想要房俊能够站出来支持他一下,惩戒柴哲威是肯定要的,但是他不想将这件事弄到危及其爵位的地步。

房俊却耷拉着眼皮,对李承乾求助的目光视而不见。

世上从无完美,老实人上位就是有着这样的弊端,心不够狠,手不够辣,遇事容易纠结犹豫难下决断。

不过相对来说,眼下的大唐需要这样一位仁厚的君主,带领帝国这艘巨舰在已经开拓出来的航线上顺风顺水的前进,一切皆会水到渠成。而不是再来一位李二陛下那般雄才大略、英明神武的绝世雄主,可着劲儿的去折腾。

眼见房俊不打算帮衬自己,李承乾也无奈了,只好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便令柴哲威暂且交付军权,连夜入城,待到明日政事堂里,讨论左屯卫失火之事。”

“殿下英明!”

“如此甚好,柴哲威目无纲纪,正该以朝廷之名义予以惩处,惩前毖后,警醒朝臣切莫重蹈覆辙。”

一众东宫近臣纷纷附和。

李承乾见到大局已定,只得无奈认可,对一旁不言不语的李君羡道:“就劳烦李将军亲自跑一趟,将柴哲威押解入城,但是要令其稳定住左屯卫的局势,万万不可生变。待到入城之后,也不必压入大牢,暂且令其回府邸居住便是,明日一早,前往政事堂自辩。”

众人对这等处置表示认可。

毕竟是国公之爵,又是一军统帅、皇亲国戚,必要的颜面还是要有的。若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投入大牢,不仅重重削弱了柴哲威的威望,更会使得朝廷看上去刻薄寡恩。

无论如何,左屯卫这一把火使得长安内外风声鹤唳、剑跋扈张,今晚的戒严是不能取消的,所有人等的行动都要受到约束,确保万一。待明日政事堂会议之后,再行讨论是否解除戒严,恢复如常。

对于各项可能又商议了一会儿,大臣们便纷纷告辞。

李承乾将房俊留下,却没有继续待在丽正殿内,而是从后殿走出去,走了不近的距离,来到一处临水的阁楼。

天上不知何时又飘起了细密的雨丝,空气湿冷,令人精神一阵。

阁楼内没有什么雕梁画栋、豪华陈设,只是简朴的一座所在,红木地板擦拭的干净铮亮,楠木的梁柱没有什么繁复华美的花纹,天然的木头纹理却透露着原始自然的舒适。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阁楼,自有身姿纤秀的小宫女端着热水上前,服侍两人洗脸净手。

待两人跪坐在窗前的地席之上,便有宫女点燃一缕檀香,将几碟子精致的菜肴和一瓮白粥放在茶几上,然后悄然退出。

李承乾道:“晚膳用得少了,有些饿,一起吃一口垫垫肚子。”

拿起筷子,又对房俊道:“有些闷,推开窗子吧。”

“诺。”

房俊起身将窗子推开,微风裹挟着几滴雨水吹在脸上,沁凉醒神,阁楼外的一处潭水被屋檐下挂着的灯笼照着,水面因为细密的雨丝滴落,泛起一层一层的涟漪。

回到茶几前坐好,自己动手盛了一碗白粥,夹了一根翠绿的腌黄瓜,喝一口粥,吃一口小黄瓜,便觉得很是开胃。

李承乾则用筷子夹起一根醋芹放入口中,笑道:“以往总喜欢那些大鱼大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但是这两年见着那些山珍海味却愈发没胃口了,反倒是钟爱这些清淡一些的小菜,连身上的肥肉都减了一些,平日里精力也充沛许多。早晨再早起一些活动活动筋骨,一整天都精神百倍。”

房俊喝了口粥,颔首道:“平素的确应当注意养生,殿下看那些个道士高僧,几乎不沾荤腥,跑到深山老林里去修身养性,各个都活得长。不要因为一时的口腹之欲,使得身体承受太多的负担,有足够的精力,才能做更多事。”

随意聊着天,每一会儿的功夫,几碟子小菜和一瓮白粥便被两人瓜分干净。

宫女将碗碟撤去,又沏了一壶香茗奉上。

房俊摆手将宫女斥退,自己亲手洗了茶杯,给茶杯中斟上茶水,浅浅呷了一口,问道:“殿下可是有何事交待?”

李承乾将茶盏捧在手里,没有喝,蹙着眉道:“明日政事堂会议,二郎认为会否危及柴哲威的爵位?”

房俊无语,您还担心这个呢?

宅心仁厚是好事,可柔忧寡断就不可取了……

想了想,说道:“当初微臣奉旨组建京兆府,担任京兆尹,曾将一幅字挂在值房之中,陛下闻听之后,特意夸赞了微臣。”

李承乾道:“公生明,廉生威?”

房俊颔首道:“正是。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廉则吏不敢慢,公则民不敢欺。一府之府尹,与一国之储君,其实并无太多不同,所秉持者,威信二字而已。与殿下共勉。”

李承乾摇头苦笑,饮了一口茶水,感慨道:“孤又非是蠢货,道理又怎会不懂呢?孤也知道要如何去立威,让朝野上下尽皆感叹太子是一个杀伐决断、赏罚分明的人。但是……孤不想那样。”(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