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三十六章韩王别跑】

【第八百三十六章韩王别跑】

现在的韩王殿下可不是几年前略显青涩的时候,本身才华横溢,少小便被誉为神童,如今更是修身洁己、内外如一,声望越来越高,以往尚有一些不服他这个大宗正的皇族子弟,眼下却各个对他颇为推崇。

这样一个皇室子弟,又是代表皇室颜面的大宗正,一旦被房俊给揍一顿,惹起的风波足以使得整个皇族都动荡不安……

马周不得不表示担忧。

房俊失笑道:“宾王兄权且放心便是,某又非是当年的纨绔子弟,分得清轻重,就算那韩王殿下再是言语不逊,某也忍耐一时,让他三分。”

马周不好再多说什么,这是颔首道:“你自己心中有数便好,不可鲁莽。”

又说了几句,亲兵牵来马匹,房俊便翻身上马,冲着几人一抱拳,在亲兵簇拥之下向着靖善坊小跑着行去。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马周道:“这厮脾气不好,估计这回韩王殿下有难了。”

李道宗却摇头道:“二郎固然棒槌,却是个讲道理的,只要韩王能够分说清楚,想必也不会太过跋扈。毕竟以韩王之立场,这么做无可厚非。”

马周苦笑道:“但愿如此吧……昨夜全城戒严,出动的巡捕、衙役很是抓了一些趁乱盗窃的贼盗,这会儿大牢中已经人满为患,本官还得赶去处置,否则乱哄哄的不成样子,就先行告辞了。”

萧瑀也不多说,就好似浑然没有约好了吃鱼喝酒那码事,颔首道:“那些贼盗的身份怕是也不简单,要好生处置,一面徒惹是非。”

大军封城,衙役、巡捕、武侯满街乱窜,哪个贼盗敢这等形势之下出门偷盗?无非是那些个世家门阀的耳目仆役而已,想要出门打探情况或者互通消息,行踪不密被缉拿入狱。

这会儿想必家家户户都已经派了人前往京兆府捞人,马周的确忙得很……

李道宗也道:“神机营昨夜也出动参与巡街,结果这帮兔崽子疏于训练,松松垮垮不成样子,本官也得回去敦促敦促,往死里操练一回,不给他们扒下一层皮来,想来本官这个神机营的统领也做不久了。二位,先走一步了。”

萧瑀颔首,拱手相送。

刘洎:“……”

娘咧!

不是说好了吃鱼喝酒么?看到咱凑上来了却立马散伙,咱就这么不受待见?

萧瑀看着李道宗离开,这才转头看着刘洎,歉然道:“时局动荡,多事之秋,老夫也没什么喝酒的心思了,要不这样,老夫回府之后让下人拾掇两条鱼给刘侍中送去府上,聊表歉意?”

刘洎心说咱这个侍中的确窝囊,好歹也是当朝宰辅啊,你们一个两个的何曾放在眼里?

只得说道:“宋国公说哪里话?越国公与江夏郡王都心系政务,本官自也不好喝酒作乐,这便散去吧,该日有瑕,再去国公府上叨扰。”

论官职,他虽然是门下省最高长官,事实上大权在握的三位宰辅之一,可是毕竟资历短浅,在房俊、李道宗这写个功勋之臣面前尚且落在下风,更何况是资历满朝称冠的萧瑀?

尽管心里有些不痛快,却也不敢流于表面,客客气气的根萧瑀道别,憋了一肚子气坐着马车回府。

走到半路,撩开车帘对外头的随从吩咐道:“去集市买几尾鲤鱼,回府做一顿全鱼宴!”

随从心说哪里有只用鲤鱼一种做全鱼宴的?却也清楚自家家主严苛的性子,不敢多问,赶紧应下来,骑着马跑去集市买鱼。

李元嘉急匆匆回到府中,到了后宅换了一套衣衫,便折返出来,想要乘车离开。

韩王妃赶紧追出来,问道:“午膳已经备好,王爷有甚要事,难道不能用过午膳再去办理?大清早便赶去上朝,腹中空空,若是连午膳也不吃,长此以往怕是要熬坏了肠胃,落下病根呢。”

李元嘉搪塞道:“吾已经根同僚约好共进午膳,也能小酌几杯,这就赶着过去,免得迟到失礼。”

韩王妃不再多说,可是看着自家男人行色匆匆的模样,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怎地好似躲着什么一般……

回到花厅,派人去喊儿女,发现也都不在家中,便净过手准备一个人享用午膳,可是饭菜未等端上来,便见到刚刚走出去的韩王殿下慌里慌张的又回来了……

“哎,殿下不是根同僚约好了么?可是还有事?”

韩王妃站起身问道。

李元嘉三步并作两步走进花厅,到了近前拉住韩王妃的纤手,疾声道:“王妃救我!”

韩王妃吓了一跳,惊骇道:“殿下犯了何等大错?难道是太子殿下想要趁着陛下不在京中,故而夺了王爷的官职?”

李元嘉一愣,略显尴尬:“那倒不是,只是二郎已经杀到府上,怕是不肯与我罢休!”

韩王妃:“……哈?!”

她非但不提自家男人担忧,反而埋怨道:“你这人哩,平白招惹那个棒槌作甚?到底也是我娘家兄弟,你这个姐夫不说偏袒他一些,却总是让他吃亏,真真是活该!”

李元嘉:“……”

喂!

拜托,你都不用问就知道是我让你兄弟吃亏了?

简直是神默契啊……

不过这会儿非是争辩谁吃亏谁占便宜的时候,拉着妻子的手不松开,央求道:“本王对天发誓,这回绝对非是针对二郎,只不过朝堂之上哪里有什么姐夫小舅子,本王总不能为了顾及他的想法,故意玩忽职守吧?”

正说着,外头一个管事慌慌张张跑过来,大呼小叫道:“王爷,不好了,越国公登门求见!”

李元嘉忙道:“暂且拦他一拦!”

那管事苦着脸道:“老奴无能,拦不住啊……”

说话间,外头一个声音悠然道:“当真稀奇啊,这普天之下的小舅子登姐夫门,那都是热烈欢迎宾至如归,结果到了韩王殿下这儿,却是避而不见。依我之见,您这位大宗正号称性情质朴、表里如一,却是有些名不符实、沽名钓誉了……”

房俊连官袍都没换,就那么背着手,迈着方步从外头晃晃悠悠走了进来。

几个门子连带管事就跟在身后,止步站在门外,一脸为难的看着李元嘉:不是吾等不拦,实在是不敢拦,也拦不住啊……

韩王妃一见到自家兄弟,顿时眉眼弯弯,心中喜悦非常,急忙上前拉住房俊的手,微嗔道:“你这人哩,好不容易登一次门,却连句好话都不肯说。到底也是你的姐夫,怎能这般言语刻薄呢?让旁人听了,怕是要笑话。”

房俊任凭姐姐扯住自己的手,看着一旁一脸尴尬假笑的李元嘉,冷笑道:“那你得先问问这位韩王殿下,先前在朝会之上都做了什么好事。”

韩王妃顿时明白,这厮今日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心里固然有些不满丈夫,肯定是做了什么惹怒二郎之事,否则以二郎今时今日的官职地位,焉能如以往那般说发飙就发飙?

可不管怎么说,自家丈夫到底也是堂堂亲王,皇族的大宗正,总是被小舅子摁住了打,那也不太合适……

便摁着房俊的肩膀,将他摁着坐到椅子上,一迭声的令侍女赶紧上菜,自己则陪坐在房俊身边,笑眯眯道:“别的事暂且不说,赶紧坐下来吃饭,别管什么事儿,待会儿让王爷敬你几杯,给你赔罪。”

李元嘉在一旁瞪眼睛,这说得什么话?连事情都不问就让我道歉,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也只是心里不满,面上却陪着笑,坐到房俊对面,和颜悦色道:“王妃说得在理儿,都是本王的不是,一会儿肯定好好陪二郎喝几杯。”

心里郁闷的快要滴血。

这天底下哪一个小舅子不是在姐夫面前唯唯诺诺狗腿子一般,可自己怎地就摊上这么一个棒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0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