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五章作茧自缚】

【第八百六十五章作茧自缚】

古往今来,但凡能够在政治上取得杰出成就之人,除去卓越之能力,更要有以假乱真之演技。

往往很多时候,千言万语,不如一滴眼泪……

所以长孙无忌此刻语声悲愤、情感炽烈,情到浓时流下几滴悲悯之眼泪,将心中对于众生之怜悯包裹其中,倒也没有人感觉到意外。

尤为重要的是,他此番情感真挚之哭诉,到底有几分打压水师之心,又有几分出自肺腑之意,令人难以捉摸,不可揣度。

因为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对远处建安城的冲天大火感到心悸,这等毁天灭地之威,无数生灵被火焰吞噬辗转哀嚎,的确使得人心最柔软之处受到触动,升起不忍之意。

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都是血火之中翻滚过来的宿将,可以不眨眼的面对敌军活着袍泽被屠戮殆尽,然而这等凄惨至极的死法,却是有伤天和。

将军们口中控诉着“腐儒”,大骂那些儒者整日里妇人之仁,倡导的是“非我族人,其心必异”,然而再骨子里,却往往或多或少都要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沾染,很难超脱于儒家所构建的道德体系之外。

华夏民族伸手儒家文化之熏陶,固然缺乏了进取、扩张之精神,却也当真做到了悲天悯人,从未丧失本性、利欲熏心,更不会以掳掠为荣,将偷盗之物堂而皇之的视为己有,恬不知耻。

儒家文化之核心的“仁”,早已经浸润到华夏民族的骨髓之中,随着血液世代传承。

故而,长孙无忌这一番作态,令人难辨真假,或者真假掺半……

李二陛下沉吟良久,远处建安城冲天的火光倒映在他的眼眸之中,方才开口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本不假。然而朕身为大唐皇帝,亿兆臣民奉朕为至尊,朕之责任便是给于臣民安定繁荣之生活。高句丽雄踞辽东,兵强马壮,早已成为大唐之心腹大患,若是不能予以剪除,迟早入寇中原、饮马黄河。到那个时候,高句丽人会否跟大唐的子民讲究什么‘仁德’,‘宽恕’?不会。他们茹毛饮血、不知礼仪,眼中唯有掠夺与杀戮,当他们的马蹄踏遍华夏山河,必将伴随着如山的尸骸与奔流的鲜血!华夏儿郎将会遭受屠戮,如同牲畜一般被奴役!”

他目光炯炯,环视左右,朗声道:“如今朕御驾亲征,召集百万虎贲,挥师东进,所为非止这旷世难有之功勋,更为了以战止战,消灭祸患!战阵之上,兵戈相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稍有不慎就会重蹈前隋之覆辙。此等情形之下,自然各个奋勇争先、戮力杀敌,心里岂能有半分仁恕之念?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酷!火弹之威固然有伤天和,然而为了华夏千秋,即便上天降罪于下,那就让朕这个天子一力担之!”

言语铿锵,气慨雄浑!

众将心中激荡,热血奔流,齐齐躬身,大声道:“愿为陛下开疆拓土,视死如归!”

李二陛下这一段慷慨激昂的话语,顿时将诸人心中被长孙无忌所引起的迟疑、不忍统统击碎!

什么杀戮太盛,什么有伤天和,都是狗下百万大军东征,已然是一场有胜无败之国战,若是一旦战败,后果极有可能如同前隋一般将国内所有矛盾都爆发出来,届时江山板荡、烽烟处处,大好的盛世局面顷刻间冰消瓦解。

攸关国运,哪里还有余暇担忧什么有伤天和?

唯有尽可能的斩杀敌人,重创高句丽之根基,才能确保东征之胜利。

而这,亦是朝中、军中各方势力所追求的一致目标——若东征不胜,何来功勋分享?

长孙无忌浑身颤抖,额上冷汗涔涔,抬头看着李二陛下,见到对方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眼中精光闪闪,警告之意味毫不掩饰。

“老臣出言无状,伏请陛下降罪!”

凭借对李二陛下的了解,长孙无忌明白自己已经彻底激怒了皇帝,不得不伏地请罪。

太极殿上的李二陛下或许心存几分仁慈宽恕,心心念念想着与大臣们善始善终,成全一段佳话。然而军营之中的李二陛下,却依旧是那位杀伐决断、冷酷无情的亲王、天策上将!

抉择面前,玄武门下杀兄弑弟尚且毫不犹豫,何况是一个扰乱军心的臣子?

一般在这个时候,所为的“请罪”只是表达自己认错的态度,只需有人在旁边求个情,皇帝自然顺水推舟,不予计较。

然而,众人沉默以对,没有人出面给长孙无忌求情……

李二陛下端坐马背之上,眼神闪烁,缄默不语。

河水滔滔,微风轻抚。

长孙无忌却浑身大汗,一颗心骤然紧绷。

他自然知晓李二陛下对他不满已久,该不会趁着今日之机会,以一个“惑乱军心”之罪名,干脆将他给斩了吧?

自己好像有些作茧自缚了……

他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心里将诸遂良骂了个半死。此间唯一能够为他出言求情,给李二陛下一个台阶下的人就唯有诸遂良,然而现场一片沉寂,一直跟在李二陛下身后的诸遂良却半点生息也无,完全消失了一般。

殊不知诸遂良此刻正远眺着建安城的大火,感受着战场之上那种潮水一般自四面八方而来的强大压力。缺乏朝堂经验的他严格说起来只是一个文化人,哪里知道此刻他应当站出去求几句情,替长孙无忌圆一下场,也给李二陛下一个台阶下?

然而他不懂,有人却懂。

程务挺正自茫然,忽然感受到站在身边的父亲碰了他一下,没敢回头,只是眼尾余光瞥了父亲一眼,然后有用脚尖碰了他。

父亲这是想要自己站出去给长孙无忌求情?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程家祖居洛州,程名振投靠大唐之后更是一直在山东地界为官,与山东世家盘根错节、利益纠葛,从来都不是长孙无忌的人马……

既然不是求情,那就只能是落井下石了。

程务挺向前站了一步,恭声道:“陛下明鉴,所谓‘军心如石’,不可动摇,动辄有倾覆之祸!古往今来,战争之胜败从来就不是以人数之多寡而论,军心是否坚固,士气是否高昂,才是取胜之要诀。赵国公之言论明显惑乱军心,百万大军出征在外,兵卒难免思乡心切、水土不服,若是再听信赵国公之言,难保军心涣散、士气崩溃。故而,为了稳定军心、维护士气,末将请陛下斩杀赵国公,以正军法!”

娘咧!

长孙无忌差点从地上蹦起来指着程务挺的鼻子骂娘!

小贼不愧是房俊那个混账的鹰犬爪牙,这等落井下石的手段倒是学到了精髓!

最要命是李二陛下此刻面色阴沉、态度暧昧,万一当真动了杀心,那可就大大不妙。只不过他刚刚“请罪”,这会儿难道还能站起来反驳程务挺的话语?那也太过厚颜无耻了,而且明确显示刚才的“请罪”并非出自本心,而是权谋之术,用来跟皇帝耍心眼儿……

幸好这个时候,诸遂良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赶忙站上前一步,躬身道:“陛下,赵国公悲天悯人,仁德无双,岂能称的上过错?然则陛下御驾亲征,自然乾纲独断,惩罚犹可,却万万不可过重,赵国公亦曾统御千军万马,功在社稷,过于苛责,难免军心动荡,陛下三思。”

不得不说,诸遂良这个人还是有几分水平的。虽然缺乏朝堂上的争斗之术,但是天赋高啊,程务挺以惑乱军心为由请斩长孙无忌,他就以稳定军心为据,请求宽恕长孙无忌。

切入点非常好,“军心士气”正是李二陛下最在乎的,只要军心稳定、士气高昂,其余皆可忍耐……(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