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五章冤家路窄】

【第八百七十五章冤家路窄】

柴哲威摇摇头,手里拈着酒杯,道:“吐谷浑若是叛乱,一旦吐蕃参与其中,两处合兵即刻翻越祁连山脉,直插入河西走廊,势必动摇帝国之根基,吾等纵然不满太子,此刻却绝对不可平添肘腋之患,给蛮胡可乘之机,否则,吾等将成为千古罪人。”

在他看来,争权夺利的底线就是不动摇大唐之根基,无论是他这样的勋贵,亦或是李元景这等宗室,都是依附于帝国而存在。只要帝国千秋万载,他们自然世代富贵、与国同休,岂有期盼着帝国倾覆之道理?

杀鸡取卵,何其蠢也!

李元景自斟自饮了一杯,叹口气,道:“本王何尝不明白你所言之道理?也曾打定主意等一等、熬一熬,若是上苍眷顾,将来能够给一个机会,自会拼去所有与命运挣一挣!若是没有机会,这辈子也就那样卑躬屈膝的活着……只可惜啊,纵然本王放得下,可你以为陛下能放得下?”

柴哲威默然。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他又岂能不懂呢?荆王李元景在皇室之中大肆拉拢,势力越来越庞大,导致本就因为“玄武门之变”屠戮了大量宗室而对李二陛下非常不满的皇亲们,愈发与李二陛下离心离德。

李元景的威望不断拔高,已成为李二陛下的心腹大患。

兼且李元景暗地里小动作不断,早已引起李二陛下的警觉,之所以迟迟未能动手,而是一再放任李元景,正是因为不愿意再一次对宗室亲族举起屠刀,杀得人头滚滚,流下满身骂名。

然而李二陛下活着的时候可以忍,可是将死之时呢?

恐怕定要将李元景先行铲除,以便给太子留下一个清清爽爽的皇室,顺利的掌控帝国……

有些事情,做了就不能更改,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李元景又饮了一杯,似乎酒气有些上涌,哄着眼睛道:“你以为本王觊觎那个位置么?非也!本王也是被逼无奈而已,如今皇室之中除去陛下,便以本王为尊,那些个宗室子弟都被武德九年那一场杀戮给杀得肝颤心惊,对陛下极为疏远,所以便围拢在本王周围。可陛下却只是看到本王的威望,浑然不曾察觉这岂是根本就是他一手造成的,若是他当年未曾对宗室那般冷酷杀戮,又岂会使得宗室上下离心离德?本王也是无奈啊!”

看着李元景七情上面、矫揉做作,柴哲威心里微微一哂。

这话骗鬼呢?

武德九年玄武门之变,陛下的确大肆屠杀宗室子弟,可那是因为即便陛下取得了玄武门的胜利,已经将至高无上的皇权攫取在手,那些个心向着太子建成、齐王元吉的宗室子弟们依旧不甘心接受现实,密谋发动兵谏。

那等情形之下,这些人不杀留着干嘛?

至于李元景所谓他只是被迫无奈,才接受宗室子弟向他靠拢……更是胡说八道,你若无谋求大位之心,那些人闲的难受会向你靠拢?

说白了,任何人站在任何一个立场,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个利益或许是权力,或许是财富,或许是理想,也或许是仇恨、友情,总归是要有一个述求的。

什么利益都不图,只图你荆王殿下威望高,就甘愿冒着天大的风险为你鞍前马后牵马坠镫?

简直就是扯犊子……

李元景发泄一番,似乎也觉得自己“演技”不精,抹了一把脸,诚挚道:“无论如何,将太子掀翻乃是你我共同的述求,只有太子倒台,你我的利益才会得到保证。这一点你没有意见吧?”

柴哲威道:“别的暂且不说,一旦吐谷浑反叛,微臣以及麾下左屯卫,将会誓死保卫长安。”

长安在,大唐就在;大唐在,他们这些勋贵才能与国同休、世代富贵。

至于去争取额外的利益,必须是在保证帝国稳定的前提之下,他才不会如同李元景那般愚蠢,冒着帝国板荡的危险亦要去搏一把。

这根本就是发了疯,他才不会干……

李元景颔首道:“这是自然!军人的职责便是保家卫国,强敌来犯,自当守卫家园、报效君王!”

柴哲威道:“王爷深明大义,微臣敬佩。时候不早,军务在身,微臣暂且告退了。”

李元景起身相送:“夜雨路滑,谯国公定要看准脚下。”

一语双关。

柴哲威微微一顿,旋即笑了笑,拱手告退。

待到柴哲威离开,李元景重新坐下,自己斟了一杯酒,饮了一口,抬头望着茅屋外淅淅沥沥的雨水,眯起眼睛。

这个柴哲威!

既想要攫取从龙之功,获得更大的利益,却又不愿冒险,只想着待价而沽、顺时而动。

当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若是依着李元景自己的脾气,那是绝对不愿意同柴哲威这等首鼠两端、干大事而惜身之辈合作。这种人平素看着慷慨激昂、踏实稳重,实则最不靠谱,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改弦更张,说不定一转眼的功夫就把盟友给卖了!

不过柴哲威却很受李二陛下器重,不惜将拱卫玄武门的两支军卫之一交给他统率,无论眼下关中空虚,亦或是将来陛下回京,左屯卫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力量,必须争取过来。

因为他清楚,房俊的右屯卫是万万不会追随他的……

将杯中酒一口抽干,酒杯重重顿在桌案上。

就算你柴哲威奸猾似鬼又如何?你身边有我的人,一切行动布置不仅在我的掌握之下,甚至还会受到我的影响,将来到底怎么干,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夜雨淅沥。

柴哲威来时没有穿戴雨具,这会儿雨势渐大,更走了没一会儿便浑身湿透。只得打马快行,赶紧回到军营驻地。

距离左屯卫驻地尚有一段距离,便见到前头一队骑兵慢悠悠走在路上,左右分散,将整条道路都给堵个严实。

柴哲威以及麾下兵卒都没有穿戴雨具,这会儿各个淋得落汤鸡一般,急于回营,心情便有些急躁,当先的一个兵卒在马背上厉声喝道:“什么人深夜游荡?靠近军营,意欲何为?”

“赶紧滚开,让开道路!”

话音未落,只见前边这一队骑兵非但未曾靠向路边让出道路,反而在马上勒住马缰,然后掉转马头,齐齐向着这便冲了过来。

这下连柴哲威都吓了一跳,知道对方并非寻常兵卒,身边的亲兵连忙大声喝道:“都站住!谯国公在此,速速下马!”

孰料对方根本充耳不闻,数十匹战马“呼啦”一下就将柴哲威一方围个严严实实。

稍后,便见到对方骑兵后面一人骑在马上慢悠悠的靠近,笑道:“真是胡说八道,谯国公乃是左屯卫大将军,半夜出门,身边岂能就只有这么几个歪瓜裂枣?来人呐,将这伙贼人给本帅拿下,抓回去好生审一审!”

“喏!”

身边亲兵部曲便气势汹汹的冲上去。

柴哲威一听,顿时气冲脑海,当真是冤家路宰啊!

这大半夜的,也能在路上遇到房俊这个棒槌……

他甚为当朝国公、左屯卫大将军,就算是夜晚出门,身边这十余个亲兵也不少了吧?谁能像房俊这样,遍地都是仇家,尤其是关陇贵族们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所以出个门身边四五十人,恨不能带一个旅队放在身边才安心……

见到右屯卫兵卒气势汹汹的扑上来,柴哲威赶紧在马背上喊道:“住手!房俊,休要欺人太甚!”

房俊在马背上长笑一声,大声道:“休要装腔作势!这群贼子胆敢冒充谯国公,趁夜靠近军营,必定所图甚大,说不定还想要颠覆左屯卫!速速给本帅拿下,押回去大刑审问!”

柴哲威目眦欲裂。

只见房俊身边亲兵顿时如狼似虎一般扑上来,可怜自己这边人数处于绝对劣势,连刀子都不敢亮出来,便被从马背上撕扯着拽下去,重重的跌落在地上的泥水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