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三十七章下定决心】

【第九百三十七章下定决心】

李道宗亦是一代名将,自然通晓战阵、深谙兵法。战争不是沙盘推演,更不是谁兵多将广谁就获得胜利,历史之上以少胜多的战例数不胜数。然而这些战例无一例外的,都是主帅拥有必胜之信念。

若是连主帅都摇摆不定,时刻准备夺路而逃,麾下兵卒又岂肯死战,以寡击众?

向死而生、众志成城,方能以少胜多,诞生奇迹。

这番话说的有些重,李承乾陡然一惊,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这等时候只能鼓舞士气,岂能反而祸乱军心?

当即道:“是孤的不是,无论如何,孤都祝愿二郎旗开得胜。”

房俊很喜欢李承乾这种知错就改的脾性,毕竟似秦皇汉武那等雄才大略的绝代雄主太过稀少,其余的那些个帝王,又有谁能够生而知之,将日月轮转操控于股掌之间?

有知错就改之心,又有谦虚好学之志,只要不是太过愚蠢,都能做一个好皇帝。

事实上,但大唐的政治体制按照眼下的规则运行下去,政事堂、军机处、三省六部各司其职,皇帝不要动用皇权恣意破坏,那么大唐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延续辉煌。

而这,正是房俊所希望的。

皇权至上的国都里,一旦遭遇一个愚蠢刚愎且不可节制的君王,那必然是一场席卷天下的灾难。

很不幸,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是非常高的,毕竟“破坏容易建设难”,想要实现天下大同、百姓安居那样的繁荣局面,需要一代又一代的有识之士刻苦拼搏,不断去积累。

然而若想将煌煌盛世葬送掉,或许只是一场错误的战争,一个离谱的制度,甚至一场不可避免之天灾便足矣……

专制的社会制度,几乎毫无容错率。

“殿下放心,微臣出镇河西,若是吐谷浑兴兵犯境,当采取守势,固守何处城池不出,挫其锐气,再伺机反击。右屯卫火器之应用冠绝全军,最是不惧吐谷浑那种猛冲猛打的战术,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对于自己麾下的右屯卫,房俊信心十足。

当然,无论究竟能否战胜吐谷浑,在这等危及江山社稷的战争之中,也容不得他退缩半分。

宁愿血染疆场,亦不愿这些年的努力尽付东流。

李承乾慨然道:“既然如此,孤亦不会说那些个泄气的话语,此战咱们上下一心,驱逐胡虏,确保关中无虞。待到得胜之后,孤亲自书写战报,向父皇给二郎请功!”

萧瑀在一旁并未言语,温言瞅了房俊一眼。

眼下房俊便已经算是军方的巨擘之一,能够与之匹敌者,唯有李靖、李绩、李孝恭这样的当世名将,即便是程咬金、李大亮、尉迟恭这些个战阵厮杀多年功勋赫赫的人物都略逊一筹。

此战若是败了,自然一切休提。

可若是胜了,其声望必将直逼李靖,甚至其“军神”之名,都有可能从此易主。

毕竟吐谷浑变生肘腋,乃是心腹之患,若能将其击溃,其功绩说一句“擎天保驾”亦不为过。这等护佑京畿的功勋,可是比开疆拓土来得更为震撼,更容易受到世人之推崇。

尤其是那些整日里宣扬着“礼仪之邦,仁爱世人”反对对外作战的大儒们,更会将房俊推上巅峰,树立典型,作为其理论之榜样。

可以说,这一战看似凶险,可只要房俊能够蹚过去,就有成为军方第一人之可能。再加上其在治国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卓越能力,将来出将入相、执掌朝堂,成为一代权臣也并非不可能……

所以他看向房俊的眼神之中,满是艳羡也钦佩。

有谁能够想到,不过是弱冠之年的一个青年,居然会展露出这样的天赋,拥有这样光明的未来?

以房俊的年龄,或许可以执掌中枢三十年。

那将会是怎样一个光明璀璨的年代啊,一个人的意志力得到毫无保留的彰显,影响着这个庞大的帝国,走向他所设定的方向。

千古以降,从未有之。

当然,以萧瑀对于房俊之了解,此人胸怀大志,却缺乏野心,他能够为了延续自己的理念舍生忘死,却绝对不会为了掌握更多的权力而成为架空皇帝的权臣。

志向与野心,这个弱冠青年分得清清楚楚,这使得他每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很多看似胡闹的举措,细细思之,都是将自己的志向与野心示于人前,让皇帝看得明明白白。

所以,李二陛下对其极为宠爱,即便屡犯大错,却也不忍苛责。

所以,李承乾将其视为肱骨,信赖有加,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与忌惮。

既手段强横,又光明磊落。

妥妥的一代名臣呐……

午后的终南山,山林幽静,鸟鸣啾啾,泉水潺潺,一派世外桃源的优美景致。

阳光被高大的树冠遮挡,些许阳光从枝叶之间披洒下来,散碎的落在铺着青砖的院子里,清凉的微风穿堂过户,带起丹室内青铜兽炉里燃着的檀香袅袅盘旋,写意舒展。

一壶山泉水在红泥小炉上“咕嘟咕嘟”的冒着白气,丹室正中的茶几旁,房俊与长乐公主对坐饮茶。

男子英姿勃勃、浓眉星目,女子洗尽铅华、秀美无匹,映着窗外翠绿的竹林、参天的古树,仿若一副优美的画卷。

开水注入茶壶,碧绿的茶叶载浮载沉,氤氲出淡雅的幽香。

长乐公主伸出纤手提起茶壶,将茶水斟入茶杯之中,放下茶壶用手指拈起茶杯,洁白如玉的手,玲珑剔透的茶杯,碧绿的茶汤,凑到殷红润泽的唇边,相映成趣,美轮美奂。

轻轻呷了一口茶水,将茶杯放下,长乐公主微微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这才轻声问道:“此番出征,切不可充英雄之气,身为主帅当以全局为重,保全自己,才能驱逐胡虏、护卫京畿,断不可如之前那般身先士卒,亲冒矢石。”

嘴里说着话儿,心里却颇有些茫然。

女人总是心肠软一些,容易患得患失。若自己的男人只知享乐畏首畏尾,会觉得不思进取不值得托付终身;可若是男人志气冲霄,每每将生死置之度外,又会觉得缺乏责任,为了一己之功名,不顾父母妻儿之将来。

自己因为房俊的英气、才华垂青于他,这会儿却有些希望他不要那么出类拔萃,更不要将京畿之安危扛在自己的肩膀上,甚至将自己的性命抛开,义无反顾的前往河西抵御吐谷浑的铁骑。

当然,房俊将所有的荣华富贵统统抛开,敢于率军前往河西于吐谷浑血战一场护佑社稷,这更是令她芳心沉迷、如痴如醉。

房俊也喝了口茶水,近距离欣赏着面前这张完美至毫无瑕疵的面容,温言道:“多谢殿下担忧,只不过微臣不想欺骗殿下,说不出那些安慰人的话语。战阵之上,形势瞬息万变,更何况此次出征乃是以寡击众,战局更不受控制,谁也无法估算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必要之时,即便身为主帅,亦当身先士卒,勇往无前!岂能将兵卒驱策在前,自己却缩于后方,不肯涉险?狭路相逢勇者胜,若是以吾之鲜血躯体,能够阻挡胡虏于祁连之南,吾自当义无反顾。”

这话说得慷慨激昂,也的确是房俊心中所想,却听得长乐公主心惊肉跳,面色发白,气得横了房俊一眼,娇嗔道:“你这人哩!就不知说说好话哄人家嘛?张口闭口死呀活的,这等话切勿乱说,不吉利。”

房俊眯着眼睛,美人儿浅嗔薄怒的样儿,看得他心里痒痒。

长乐公主现在与房俊颇为心意相通,一见到房俊双目放光,心里登时一惊,瞪大美眸,紧张道:“青天白日的,你可别胡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