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五十二章离情别意】

【第九百五十二章离情别意】

房俊知道对于李治的警告未必能够起到什么作用,毕竟如今的李治看似聪慧,实则完全被关陇贵族所操控,只要他心中还存有争储之念头,就无法舍弃关陇贵族的挟制。

但他还是要予以警告,希望李治能够人情形势,不要为了一己之私,使得整个帝国陷入动荡之中。

眼下与历史上同时期不同,历史上这个时候太子李承乾的根基已经全然亏崩,只剩下一个空虚的名分,是否废黜只在李二陛下一念之间,即便最终将其圈禁,朝野上下也没有太大波澜。

然而现在李二陛下远征在外,对于朝廷的掌控将至登基以来的最低点,太子又有坚实的根基,即便李二陛下意欲废黜也势必引发一场触及帝国权力根基的动荡,何况只是李治想要争储?

若李治不顾后果,在关陇贵族的蛊惑之下铤而走险、一意孤行,后果不堪设想。

外敌易拒,内乱难平。

尤其是辽东战局不利,导致大军很可能延迟回京,一旦长安乃至整个关中因为争储而发生动荡,一时片刻难以平息,其影响足矣动摇帝国根基。

届时各方势力粉墨登场、群魔乱舞,贞观以来朝野上下呕心沥血创下的大好局面将会毁于一旦。等到中枢衰弱,对于天下的掌控失势,必然地方崛起,或许军阀割据的一幕将会提前上演。

……

李治面色微沉,沉吟少顷,轻叹一声,并未多言。

他自然明白房俊的意思,也看得懂眼下的形势,但是放弃这等千载难逢的争储良机,只为了顾全大局、稳定社稷……其中取舍之艰难,非是身临其境,只怕难以感同身受。

江山社稷,自然是重中之重,任何一个大唐子民都应当为之效死,更何况是他这等皇家子弟?

然而若是错过这一次机会,待到太子稳定局面立下大功,自己也不知还能否再有此等良机……

房俊见他神色犹豫,并未多言。

有些事情既然警告过了,如何取舍就只在于当事人,旁人说得再多亦是无法改变其心意。

反倒徒惹人厌……

接下来几日,房俊忙得团团转。

兵部之公务尽数托付给崔敦礼,不仅仅是因为崔敦礼办事稳妥、心思细腻,更因为除去他之外,无人敢于直面顶撞晋王李治。国家战事频仍,兵部乃是重中之重,一旦被李治攫取权力、一手掌控,对于东宫一系的麻烦很大。

郭福善是个老好人,团结上下、为人处事都是极为稳妥的,但是缺乏锐气,难以坚持原则……

右屯卫的军械补给、募兵补充也要他过问,事关重大,务必亲力亲为。

待到出征前一天,关中降下一场小雨。

傍晚,房俊返回府邸之后沐浴更衣,简单的用过晚膳之后,坐在房中饮茶,看着高阳公主与武媚娘指使着仆人侍女为他打点行装,忙里忙外的身影倍添温馨。

男儿汉大丈夫,在外打拼出生入死,除却心头那一份赤胆忠心的抱负之外,亦是想要搏一个封妻荫子。

此之谓男人最大之成就。

忙碌一阵,行囊准备妥当,武媚娘将两罐茶叶放进藤箱之中,抬手撩了一下鬓角散落的发丝,手背轻轻擦拭了一下腮边的汗渍,轻轻吁出口气。

虽然非是头一回出征,但是此行与以往不同,府中上下难免都压抑着气氛,一句不吉利的话儿也不敢说。

房中妻妾更是心中惶恐、忧虑难当。

武媚娘四下看了看,说道:“对了,上次太子殿下赏赐了一套茶具,正好给郎君带上。”

说着,走出去让人去库房将那套茶具找出来。

高阳公主也累得不轻,公主殿下金枝玉叶,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每一件行装却都要与武媚娘亲手收拾,衣物更是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藤箱里,不用侍女们插手。

以此来表达记挂爱慕之心意。

房俊看着高阳公主光洁额头的汗渍,心中一片温馨,放下茶杯,微笑道:“过来。”

“嗯?”

高阳公主正将一个大慈恩寺高僧那里求来的平安符放进藤箱的底层,闻言微愣,不解其意。

咱好歹也是个公主啊,君臣有别,纵然你是郎君,可也不能这般轻挑随意吧?

娇俏的鼻子哼了一声,乖乖来到房俊面前,冷着脸问道:“你要以为你即将出征就可以恣意妄为,你我虽为夫妻,可朝廷法度还是在的,这等轻挑之言语若是被御史言官听了去,定要弹劾你藐视皇族、不遵法度……哎呀!”

话音未落,已经被房俊伸出手臂揽住腰肢,抱在了自己腿上。

“干嘛呀!”

这等姿势让高阳公主有些羞囧,轻轻打了郎君肩头一下,红着脸儿回头瞅瞅,见到左近无人,这才扭捏着将脸蛋儿埋在郎君胸口,一双手臂则攀上郎君的脖颈。

房俊揽着纤细的腰肢,轻轻在高阳公主腮边吻了一下。

兴许是生产之后调养得宜,疑惑着天生丽质,高阳公主的身材非但未曾臃肿,反倒是比以往丰腴了一些,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地方肥,轻盈娇小的身躯拥在怀中甚是舒服。

夫妻两个拥在一处,耳畔听着彼此的呼吸,沉默无言。

一股脉脉的温情在心里流动。

房俊大手爱怜的轻抚着高阳公主的脊背,心中不免感慨。曾几何时,他听闻李二陛下将高阳公主赐婚下嫁给自己,吓得三魂离体七魄飞散。那等追求自由恋爱罔顾道德伦理的公主殿下,自己娶回来是得有多糟心?

一度非常抵触,甚至不惜自污名声,希望李二陛下能够“良心发现”,认识到他房俊就是个“棒槌”,进而取消这门婚事。

但是随后的一次次接触,令他慢慢对高阳公主改观,也终于认识到一件事。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

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坏境变了,事物的性质也就变了。

原本的房遗爱木讷愚笨,恐有一个宰辅子弟、功勋之后的名声,却无才无德、无能无用,更不懂的如何去讨女人的欢心。

高阳公主这样娇蛮伶俐的性子,如何能够看得上这样的男子,如何甘心将自己的一生都寄托空闺?

诚然,偷和尚这种事是一定要强烈谴责、千唾万骂的,但问题在于既然她是当着房遗爱的面前去“偷”,那还能算是偷吗?

有些错误是不可原谅的,但是若能够知晓犯错之动机,那么很大可能会避免错误的发生。

事物如此,人亦如此。

同样的一个人,生长环境的不同,对于性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很多时候若是将生长环境变化一下,一个人所展示出来的性格、风格,是绝对迥然不同的。

最起码在高阳公主来说,她未必当真就对辩机爱得死去活来,只不过对于房遗爱的失望,使得她“破罐子破摔”,甘愿走出无视道德伦理的那一步。

至于说房遗爱迫于高阳公主淫威,不得不心甘情愿的看着她偷和尚……简直毫无道理。

众所周知,李二陛下对于公主的教育是非常严格的,绝无可能出现公主恃宠生骄、凌虐功勋之家那等事,更何况似房玄龄这样有大功于李二陛下、于大唐的人家?

这从高阳公主的丑事刚刚爆出,李二陛下便将辩机腰斩于市就可看出其态度,绝对不能容许这等事情的发生,因为房玄龄是贞观功臣的代表,房玄龄的颜面,就是李二陛下的颜面。

如今高阳公主跟了自己,一个名满天下、才华横溢且功勋赫赫的少年俊彦,满足了她所憧憬的爱情,自然甘心情愿相夫教子。

……

夫妻两个搂在一处,虽然相顾无言,却心意相通。

高阳公主抬起手,轻轻抚摸着郎君的脸颊,泪水忍不住的流淌出来,却还拼命忍着,她不愿在郎君出征之前以泪洗面,那样不吉利。(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