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五十三章出镇河西】

【第九百五十三章出镇河西】

“怎么苦了?”

房俊感受到肩头湿热,将高阳公主的脸颊搬过来,四目相对,那一双平素清亮的眸子里,此刻已经满是水气。

“没有……”

高阳公主抽了一下鼻子,将头扭过一旁:“鼻子碰到了你的肩膀,有些酸而已。”

房俊轻笑一声,用指腹轻轻擦拭她脸蛋上的泪珠儿,柔声道:“又非是头一回出征,何必这般担忧感伤?吐谷浑再强,也强不过当年的突厥狼骑、纵横漠北的薛延陀吧?放心,郎君如今有‘军神’之美誉,响彻天下,区区吐谷浑定然马到功成,踏平青海指日可待,娘子且安心在家,等候为夫凯旋归来。”

“噗呲!”

高阳公主即便满心担忧,却也忍不住被他逗笑,美眸盯着房俊,嗤笑道:“何来‘军神’之说?你自己给自己封的呀?厚脸皮。”

房俊嘿的一声,揽住纤细腰肢的手臂紧了紧,轻声道:“总之呢,为夫乃是当今天下不世出的军事奇才,没听到卫国公都要时不时的夸赞为夫几句么?此战固然有些凶险,但是以右屯卫的战力,必胜无疑。况且为夫甚为主帅,定然稳居中军,排兵布阵即可,何需亲冒矢石、冲锋陷阵?所以娘子大可不必这般忧心,纵然吃了败仗,为夫亦可安然无恙的返回长安。”

临别之际,总要将家中安抚妥当,不要妻妾们整日里以泪洗面,免得自己身在千里之外,还要忧心家中。

高阳公主“嗯”了一声,不说话,只是在此伏在房俊怀中,双臂紧紧的搂着房俊的脖子,相拥紧密,耳鬓厮磨,心里道不尽的爱恋难舍、离情别绪。

其实,她有怎能不知此战之凶险呢?

郎君固然说得轻松,可媚娘老早就说了此战之紧要,想必以郎君的志向意志,纵然战败,可断然不会狼狈而逃,定要血战到底。

为了护卫关中之安稳,保住社稷,纵然战至一兵一卒,也不可能后退半步……

良久,高阳公主伏在房俊肩窝处,幽幽说道:“你若不回来,我就养育孩儿、侍奉公婆,而后青灯古佛,念你终生。”

房俊心里沉了一下。

唐朝没有那么多的理学礼法,因为隋末战乱导致人口锐减,朝廷素来鼓励生育。守寡非但不被朝廷认可,甚至还会强制性的令其改嫁,夫家若是阻拦,会招致官府的重罚。

李二陛下自己的女婿死了好几个,然后回过头来立马改嫁。

若是他战死河西,哪怕李二陛下再是宠爱他,也会给高阳公主择一佳婿,令其改嫁。

现在高阳公主却坚定的表示若他战死,便守寡一生,绝不再嫁……

房俊轻叹一声,道:“傻丫头,何必如此?”

高阳公主伏在他怀中泪涌如泉,闷声道:“我不管,反正我这一辈子,就只你这一个男人!你若是忍心让我下半生孤苦无依、独孤终老,那你就一去不回……呜呜。”

房俊苦笑一声,抚着她的脊背,摸着柔顺的发丝,柔声道:“娘子放心,为夫纵然千难万难,亦定要安然返回,照顾你一生一世。”

人之一生,总是有太多情感,太多牵挂。

向死而生固然容易,可是一死了之之后,那些他牵挂的人、牵挂他的人,又该怎么办?

这一刻,房俊前所未有的迷茫。

翌日清晨,天色黎明。

东宫宫门刚刚开启,太子李承乾便走出丽正殿,一身太子袍服、冠冕堂皇,跨上一匹雪白的战马,在红缨黑甲的“元从禁军”簇拥之下走出宫门,穿越天街,自朱雀门而出,顺着朱雀大街径直向南,直奔明德门。

沿途善和、兴道、通化、开化、崇业、靖善等坊门早早开启,无数勋贵官员、贩夫走卒站在坊门处,夹道欢呼。

大家都知道太子殿下即将赶往城南圜丘,进行祭天大典,为右屯卫出镇河西祈福,故而都早早爬起来,想要追随而去,给即将抵御吐谷浑反叛的右屯卫喝一声彩、折一枝柳,道一声珍重!

于是,当太子驾辇缓缓行在前头,无数百姓便自发的跟在后边,将整条宽五十丈的朱雀大街堵得水泄不通,行人摩肩擦踵,只能缓缓前行。

成千上万人猬集一处堵住长街,但除却几声孩童啼哭之外,却不闻吵杂人声。

大家都默默的跟在太子殿下身后,心情有些沉重。

到了明德门外,等待进城的商贾尽皆下马落轿,长长的商队肃立官道两侧,寂然无声。

天色尚未大亮,天边堆积着厚厚的云彩,使得天地之间一片凝肃,气氛低沉萧杀。

未几,抵达圜丘。

高大巍峨的圜丘乃是祭祀社稷之地,祭祀孕育天地万物的昊天上帝,希望神祗能够在九天之上赐福世人。然而就在几天之前,这里刚刚进行了一场祭祀,数十万大唐儿郎顶盔贯甲、杀奔辽东,展开一场血腥的杀戮。

而现在,昊天上帝又将冷酷的端坐在九天之上,冷漠的看着信奉他的子民再一次向他祭祀,希望能够护佑他们出镇河西,抵御来自胡族的杀戮……

房俊早已经率领裴行俭、程务挺以及千余右屯卫将士等候在此。这次祭祀出征的规模远比上一次李二陛下御驾亲征之时要小得多,仅只是一个仪式而已,所以房俊早已命大部兵卒提前出营,向西越过永安渠,抵达开远门外暂时驻扎,待到这边祭祀完成汇合一处,再开赴河西。

礼部官员负责祭祀之流程,因为不久之前便进行过一次,所以这一次熟门熟路,非常顺利。

李承乾在圜丘之顶宣读了一篇祭天文书,又当众宣读了一篇声情并茂、慷慨激烈的檄文,听得四周官员、兵卒、乃至于围观的商贾百姓群情激昂、士气暴涨!

之后,祭祀典礼完成。

房俊翻身上马,拱手向李承乾道:“请恕微臣甲胄在身,不能全礼。此去河西,得昊天上帝之护佑、陛下殿下之祝福,定当旗开得胜,不负所托!”

按照流程,这个时候李承乾说几句祝福的话语,便可以默默的注视房俊率军西去,而后返回城内。

可是李承乾却打乱了流程,疾行两步上前,一手扯住房俊的马缰,一手紧紧握住房俊的手,垂泪哽咽道:“此去河西,千难万险,二郎一路保重。军国大事固然不容有失,可二郎亦当加倍小心,无论此战胜败,切不可鲁莽行事,惜存此身以待大用!孤在长安等着你。”

他语声不高,远了听不真切,但是左近的朝廷官员却各个听得清楚,顿时露出惊骇之神情。

大军开拔在即,此战之重要天下皆知,可谓有胜无败!然而这个时候太子却说什么“惜存此身以待大用”……

且不说这等话语不大吉利,关键是太子明知不合礼数却还要这么说,显然认为此战之胜败根本不足以让房俊舍命杀敌,这就有些过分了。

由此可见,太子殿下对于房俊当真是视作肱骨、宠信得过了份啊……

房俊哭笑不得,这位太子殿下难道是被刘备附体?

可这等时候这般作态实在是不妥,赶紧翻身下马,心中感动,沉声道:“殿下乃是国之储君,言行举止自当适度,不可有悖礼仪。微臣此去河西,定当剿灭叛贼,为帝国稳定西疆,不如此,不回京!”

这话不是说给李承乾听的,而是他自己的志向。

河西诸郡必须保住,吐谷浑叛军必须剿灭,西域必须畅通无阻,这是他给自己此次西征定下的目标。

或许别人可以无视一场战争之胜败,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败了,下次再赢回来就好。但是房俊站在上帝视角,天下大事洞若观火,知道一旦河西失守,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这样一个文化昌明、经济繁荣、军事鼎盛的帝国,代表了往后千余年汉人之脊梁于骄傲,自己重活一世,焉能让它如同历史上那般大权旁落、军阀割据、盛极而衰?

这是他值得用性命去守护的东西。

无惧生死。(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