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六十五章劝谏皇帝】

【第九百六十五章劝谏皇帝】

世家门阀对于利益的渴望与贪婪,严重制约了皇权的一统。然而各方掣肘、相互勾结,即便雄才大略如李二陛下,亦不得不予以妥协。

看似数十万大军横行辽东,但是李二陛下知道,一旦自己的决定不利于那些门阀世家的利益,军队之中顷刻间就会产生抵触之情绪,导致军心不稳、士气大跌。

门阀之祸,可见一斑,愈发使得李二陛下打压门阀之心更加坚定。

但那总归是以后的事情,至少在眼下,他只能妥协……

深吸一口气,强自压抑着心中的愤怒情绪,微微颔首,对李绩说道:“懋功思虑稳妥,就依你之见吧。”

李绩自然知晓李二陛下的心思,遂轻声道:“欲将取之,必先予之,此世间之至理也。此次东征,自然是诸家门阀攫取功勋之时,却也是陛下宣示宽宏心怀之机会。再是贪得无厌,却也没有谁是傻子,谁都明白自此之后,陛下仁至义尽,若是再想阻碍陛下一统皇权,就得掂量一番那后果是否他们所能够承受。待到东征结束,功勋一家一家的分下去,大部分门阀都会心满意足,少许欲壑难填者想要搅风搅雨,却也没人跟他们作死,陛下大可轻松腾出手来,逐一收拢权力。”

总之一句话,您还得忍忍。

世家门阀都认为这是往后百年之内最好的获取功勋的机会,正指着这一仗获取功勋加官进爵,以之传承子孙呢,您若是断了大家获取功勋的机会,岂能部心生怨愤?

届时各怀心思,军心不稳,则大大不妙。

谁都知道此战过后,陛下必然会对世家门阀予以打压,大家也都有了心理准备,无论自愿或是被迫总会退一步。到时候再拉拢一批、打击一批,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完全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火冒三丈,拿那些个门阀开刀。

毕竟,东征之胜利,才是重中之重……

李二陛下对李绩还是非常信任的,除却这厮时不时的“装死”之外,样样都能做得不错,无论军事亦或内政都抓得起来,也算是当世名臣了。

他本就不打算在军中大动干戈,只是有些意气难平,此刻听了李绩的劝慰,心中那一丝火气也渐渐消散。

九五之尊,自然不能被情绪左右,当以大局为重。

眼下何为大局?

自然是东征,不仅要确保东征之胜利,以使他个人之威望攀至巅峰,更要尽快覆亡高句丽,以图班师回朝,确保关中之安稳。

无论是高句丽攻而不可,亦或是吐谷浑入寇关中,这都是他绝对无法接受之现实……

当即颔首道:“朕知晓轻重,懋功要尽快整顿军队,快速南下。关中形势危急,房俊固然率军出镇河西,但是兵少将寡、形势不利,万一全军覆没,则关中危矣。”

李绩颔首道:“陛下放心,微臣已经下令各部整顿,最迟后日一早,便可南下攻略鸭绿水沿岸城池,抢夺渡口,渡河南下。只不过……”

他欲言又止。

李二陛下笑道:“你我虽然分属君臣,实乃袍泽之情,此等私下场合,有什么话语尽可直言,毋须忌讳。”

李绩一咬牙,起身离座,然后单膝跪地,低着头,沉声道:“请恕微臣斗胆,向陛下进谏!陛下,丹汞之毒,如今已然愈发明显,不少道家名宿已经先后证实此事,久食伤身,积弊难返!陛下乃天下之主,身系万民,还请珍爱身体,勿要继续服食那等药物,以江山社稷为重!”

古往今来,修炼长生都是帝王最为推崇向往之道,毕竟已经掌握了人世间的至尊权利,谁又不想千年万年的延续下去呢?

故而,劝谏皇帝放弃修仙之道,实在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若是遇到一个昏君,甚至会以为臣子是故意让他修不成仙,无法千秋万载,一怒之下杀人亦不为过……

只不过近些年已经逐渐有人之处丹汞之中存有剧毒,短期之内服食尚且不显,但是长久服食,会使毒素深及脏腑,药石难救。

但也只是推测而已,并无实证拿得出来。

所以信与不信,全在于个人……

李二陛下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继而面色阴沉,将茶杯缓缓放下,一双尚存血丝的眼眸狠狠的盯着李绩。

李绩单膝跪地,不敢抬头。

李二陛下固然不似桀纣那样的暴虐之君,但是杀伐决断、性格刚毅,绝对不容许自己的臣子挑衅自己的权威。

服食丹汞是自取死路?

无论真假,那简直就是在骂皇帝“昏聩无能,善恶不辨”!

好半晌,李二陛下方才慢悠悠问道:“谁跟你说,朕服食丹汞之物?”

李绩偷偷咽了一口唾沫,道:“回陛下,无人跟微臣说及此事,只是微臣胡乱猜测而已。”

“哼!”

李二陛下冷哼一声,不满道:“揣测君心,你可知是何罪?”

李绩道:“微臣知罪。”

事实上,《贞观律》中根本就没有“揣测君心”这一条罪名,何来知罪一说?不过古往今来,作为人间至尊,皇帝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本身更是牵扯了不可计数之利益,谁揣摩帝王的心思,谁就有不臣之心。

最起码也是意欲逢迎帝王、利用帝王……这是帝王最为讨厌的。

试想,作为人间至尊,结果自己的心思被臣子们猜个通透,一言一行都落在臣子的眼中,甚至由此展开各种各样的算计,使得帝王如同傻子一般被臣子利用,这是何等之屈辱?

再是胸襟似海的帝王,也受不得这个。

就在李绩心中惴惴,自认为固然不会被李二陛下砍头,却也难逃责罚之时,却听到李二陛下沉声道:“此事勿要在此提及,无论朕之面前亦或身后……你的职责便是协助朕指挥调度大军攻伐高句丽。行了,平身,退出去吧。”

“喏。”

李绩毫不犹豫,起身后退三步,继而转身走出中军帐。

若是换了魏徵在此,那必然是要李二陛下给出一个承诺的,无论以前是否服食,往后必须禁止。

李绩自然不是那样刚烈秉直的个性。

在他看来,既然自己已经进谏,就意味着服食丹汞之事已经非是秘密,最起码朝廷重臣之见已经相互知晓。既然如此,聪明果决如李二陛下,自然应当明白一旦这件事沸沸扬扬无休无止,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但凡李二陛下有几分坚韧之意志,都一定会杜绝丹汞,不再服食。

如此方为人臣进谏之手段,何必非得要似魏徵那般闹得急头白脸、不依不饶?

若是换一个昏聩之君,一刀将魏徵杀了,自身的错误也未必改;似李二陛下这般睿智之君,只需点到即可,自然明白如何取舍。

大家都是聪明人,说话办事自然要委婉一切,没必要弄得撕破脸皮,搞得大家都不舒服……

平穰城。

长孙冲一身甲胄,骑在马背上,遥望着滚滚浿水奔腾不休,河面上舟楫相连,岸边的平穰城繁华富庶,行人商贾络绎不绝。

固然比不得中原雄城之巍峨险峻,却也当得起辽东第一城的赞誉。

渊男生亦是一身戎装,陪在长孙涣身侧,手里马鞭指着平穰城东北方向的那一片山麓,笑道:“安鹤宫就在大城山南麓,长孙公子得父亲之信任,委以屯守安鹤宫,护卫平穰城之职,实在是可喜可贺。”

长孙冲嘴角抽了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娘咧!

老子只是想要潜伏在平穰城,以便获得渊盖苏文之信任,以此窃取军机向大唐通风报讯,谁料想事到如今,居然稀里糊涂的“认贼作父”?

简直吃了苍蝇一般令人恶心……

挥了挥马缰,道:“走吧,卑职第一天赴任,还是勿要迟到为好!”

言罢,一夹马腹,胯下战马便向前奔跑起来。

渊男生也紧随其后,带着一众大莫离支府中的亲兵部曲,直奔山腰处的安鹤宫而去。(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