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六十六章摸清底细】

【第九百六十六章摸清底细】

高句丽之前的都城在鸭绿水上游鸭绿原之上的国内城、丸都城,并且曾在周边筑建“平穰土城”,后来废弃,迁都于浿水之畔的平穰城。此城乃是“箕子朝鲜”“卫氏朝鲜”时期之故都,荒废已久,故而高句丽“增筑平穰城”,在其原址之上大兴土木,使之成为辽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城,更是三韩地区之经济、文化、军事中心。

故而,原本丸都城附近的平穰城被称作“上平穰”,而今之平穰城,则被世人称为“下平穰”。

“君居平穰城,亦谓‘长安城’也,其城东西六里,汉乐浪郡之故地,随山屈缭为郛,南涯浿水。”

高句丽崛起于辽东,崇慕中原文化,故而将其都城亦称为“长安城”,希望能够如往昔的巍巍大汉一般威服南北、制霸东西。

位于城北大城山南麓依山而建的“安鹤宫”曾是数代高句丽帝王的寝宫,如今早已被废弃,王宫搬迁入平穰城内,“安鹤宫”则成为驻军之所,依托地利,防备有敌人自北方而来,攻伐平穰城。

浿水自东而西滔滔而来,至平壤附近被大城山所阻挡,折而南下,滔滔河水将大城山的一部分淹没,形成河心处之绫罗岛。河水南下,又被山脉阻挡,向西直入大海。

西边又有普通江自北向南而来,与浿水弯曲的河道在此地围绕出一片平地,平穰城便建于其上。

出了平穰城东北方向的七星门,便是蜿蜒起伏的大城山,“安鹤宫”便建于山麓之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拱卫平穰城……

长孙冲一行人行至安鹤宫门前,早有校尉事先接到大莫离支府的命令,故而等候在此。

“末将高铁离,见过世子,见过长孙公子!”

校尉赶紧上前施礼。

渊男生虽然不大受到大莫离支的喜欢,但毕竟大义名分尚在,不可怠慢。白白净净的长孙冲更是已经于大莫离支的爱女定下婚约,现在已是大莫离支府的“皂衣先人”,算是大莫离支的副官,权柄赫赫。

尤其是长孙冲如今被大莫离支委以安鹤宫守备之职,算是他的顶头上司,哪怕心里再是不待见唐人,也不敢有丝毫不满……

渊男生微微颔首,道:“免礼!”

而后对长孙冲介绍道:“高校尉乃是高惠真将军之独子,年少俊彦,深得父亲宠信。”

长孙冲见这个高铁离相貌清秀,年岁不大,原来是正经儿的官二代,也颔首道:“素闻令尊之威名,一直缘锵一面,今日得识高校尉,心内甚喜。往后咱们同僚为官,自当相互扶持、砥砺奋进,不负大莫离支之信任。”

高铁离先前还唯恐这位大唐世家子弟成为大莫离支的女婿之后愈发骄奢傲慢、不好相处,此刻见其并未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反而平易近人,心底好感大生,忙道:“自该如此!”

然后,将两人迎入安鹤宫。

长孙冲第一次来到此地,在渊男生与高铁离陪伴之下,先是围着安鹤宫绕了一圈儿,熟悉一番地势。

说起来,如今渊男生几乎将长孙冲视作救命稻草,他认定高句丽不可能抵御大唐之进攻,覆亡只在迟早之间。一旦高句丽覆亡,渊氏一族就只能指望于长孙冲与其背后的关陇贵族攀上关系,方能保全,所以对于长孙冲他不仅没有半分大莫离支世子的架子,反而处处维护,极力交好……

安鹤宫毕竟曾经是高句丽王族的寝宫,固然废弃多年,但是其城内的规划依旧完整有序。

宫城平面略呈菱形,每边长约六百余米米,城墙用土石混筑。城内有大大小小的建筑五十余座,按地形起伏对称配置成五组——沿中轴线有南宫、中宫和北宫,东北有东宫,西北有西宫。

各宫殿外围有大型回廊环绕,各组建筑间以廊道相连接。

城内东部还修有两座独立的宫殿,北宫北面和南宫西面又有带假山的庭园,如今其中一座宫殿已经成为驻扎于此的军队长官居所,另一座则作为日常处置公务之衙署。

城中央有一条河流通过,城东西两侧有天然护城河。

一直沿着大城山向北,便是威名赫赫的“大城山山城”,屯驻重兵,乃是拱卫平穰城的一道铁闸。

从任务分配上来说,大城山山城“对外”,负责防御北方南下的敌人;安鹤宫“对内”,负责七星门、普通门之警戒,若是城内发生动乱,可在请示上官之后,纵兵入城维持秩序。

简单来说,安鹤宫之军队,便是渊盖苏文之“私兵”,职能任务甚至与玄武门外的左右屯卫类似,只不过左右屯卫乃是大唐皇帝的军队,负责拱卫玄武门,保护皇宫大内,而安鹤宫的军队,则是渊盖苏文控制平穰城的根底所在。

这样一支完全忠于渊盖苏文的军队驻扎在七星门外,倏忽之间便可杀入平穰城控制一切,谁还敢反抗渊盖苏文的统治?

即便是高句丽王族,也只能老老实实,否则顷刻间便可遭致屠杀。

……

作为军队衙署之宫殿年久失修,已经很是破败,没有太多的华美装饰,但是内里却收拾得甚为简洁。

渊男生与长孙冲一同进入殿内,坐了一会儿便即告辞。

待到渊男生走后,长孙冲招手让高铁离坐下,笑问道:“贤弟乃是功勋之后,必然家学渊源,这军中之事吾并不太熟悉,往后还需要贤弟多多帮衬才行。否则出了差错,大莫离支震怒,必然牵扯甚广,为兄也没法交待啊。”

我没法交待,就得拉着你垫背。

高铁离听出了长孙冲言语之中的未尽之意,不由得咬咬牙,有些恼火。

你这才第一天上任,而且不过是大莫离支府的“皂衣先人”而已,并未正是的朝廷军职,只有监督之责,却无命令之权,就开始这般扯起虎皮当大旗了?

不过想到长孙冲还有一重身份乃是渊盖苏文的未来女婿,恼怒之外也有些惊惧。自己虽然是高惠真之子,在高句丽也算是有头有脸背景深厚,但是到底比不得人家翁婿之情分,万一在渊盖苏文面前说上几句谗言,以渊盖苏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虐性情……

嘴角抽了一下,只得说道:“好说好说,末将素来仰慕公子之风采,如今在公子麾下做事,实在是三生有幸。往后但有吩咐,莫敢不从。”

“哈哈,如此甚好!”

长孙冲让人沏了一壶茶送来,亲手给高铁离斟茶,缓缓说道:“如今风云变幻,朝局旦夕有变,吾等甚为大莫离支的麾下,自当维护大莫离支之利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高铁离连忙起身,双手接过茶杯,重新落坐之后,颔首道:“公子所言甚是。”

虽然对于长孙冲一上来就摆出高姿态不大舒服,但是也明白长孙冲说的有道理。只不过以他的资格是很难见到渊盖苏文当面请示的,那就只能将渊盖苏文的女婿奉为上官,言听计从。

长孙冲点点头,甚为满意,喝了口茶水,随口道:“大城山山城之布防,贤弟可知晓详情?”

高铁离道:“大城山山城是由大莫离支的亲弟渊净土负责,与安鹤宫皆疏于平穰城布防之一部,有相互协同、彼此支援之责,却互不统属。公子想要了解大城山山城的布防情况,还需亲自去问渊将军才行。”

心里却有些腹诽。

且不说以他的官职身份无法干预大城山山城的布防,即便有那个权力,却也如何敢去过问渊净土?

渊净土乃是渊盖苏文的亲弟,固然并无渊盖苏文之权势,但是脾气却是一般无二,暴戾得很……

长孙冲面色如常。

他虽然窃取了平穰城的布防图,却也只是粗略的布防计划,对于各部的兵力、战略并未涉及,想要将平穰城内外的布防彻底摸清楚,还得需要下更多的功夫才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