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二章下马威】

【第九百七十二章下马威】

李承乾悚然而惊,继而颔首,沉声道:“崔侍郎之言甚是,河西之战必胜!”

士气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可令百万精锐狼奔豸突、一败涂地,亦可令乌合之众背水一战、以少胜多。

眼下关中局势动荡,皆因河西而来,若是连太子都不相信此战可以获胜,那么朝野上下岂非愈加悲观?一旦军心士气尽丧,且不说河西之战最终之结果如何,怕是关中首先爆发内乱。

万一兴起“逃亡潮”,百姓商贾尽皆逃出关中避难,首先要背负责任的就是他这个监国太子。

只要军心士气稳定,即便河西之战失败,届时调集一切力量未尝不可一战;可若是军心动荡、士气崩溃,一旦河西之战失败,京畿之地一片哀鸿,帝国根基必将动摇。

且不说最终吐谷浑是否覆亡,他这个太子怕是只余下被废黜一途……

崔敦礼恭声道:“殿下,越国公在河西抵御吐谷浑,然而关中亦要倍加小心。此刻关中空虚,可战之军队极其有限,且其中多有居心叵测者,当真有事,未必便能够竭尽全力护佑社稷。”

李承乾忙问道:“该当如何?”

关中兵力空虚,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很难调集足够的军队予以应对,他实不知哪里还能抽调兵马,稳定朝局。

崔敦礼摇头道:“长安附近之兵马,或许进取不足,但守成却绰绰有余。右屯卫驻守玄武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确保皇城门户不失。东宫六率虽然仓促整备,但是卫公当世奇才,岂能不堪一战?而且殿下莫要忘记,城外贞观书院之中,千余名学子日夜操练、枕戈待旦,到了关键时刻,必是一支奇兵。”

李承乾愈发惊奇了:“右屯卫只剩下半支,虽然如今刚刚征募了数千青壮,可是总数加一起尚不足两万,如何能够坚守玄武门?东宫六率……固然有卫公精心操练,战力如何,尚在未知之数。至于书院子弟,不过是一群毛头小子,要么是世家子弟、风流纨绔,要么是寒门学子、身虚力弱,如何称得上奇兵?”

算来算去,除去半支右屯卫尚有一战之力,余者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若是将京畿稳定寄托于此,怕是要悔之不迭……

崔敦礼却笃定道:“微臣岂敢有半句妄言?越国公未雨绸缪,早已安排调配此事,就是防着有朝一日京畿动荡。右屯卫固然只剩下半支,也足够碾轧左屯卫。东宫六率中勋贵子弟被剔除大半,新近招募的皆是寒门青壮,战力飙升的同时,不虞被世家门阀所拉拢腐蚀。而书院子弟数月以来连续高强度操练,各个身强体壮的同时,更教授火器应用之法。这些学子聪慧敏捷,掌握火器比之军中那些惯用刀枪剑戟的兵卒更加熟练。”

火器最大的优势,便是可以让士兵更快的形成战力,且很少受到身体素质的影响。

书院学子虽然只有千余,但是临战之时装备火枪、震天雷,上下齐心、众志成城,战力绝对不下于任何一支军卫的同等兵卒。

李承乾愣了一下,不禁感叹道:“越国公老诚谋国,未雨绸缪,实在是孤之肱骨矣!”

对于房俊的政治眼光,他素来钦佩。然而如今方才发现,房俊从不打没把握之仗,眼下想起他建议自己将东宫六率掌握手中,然后进行整顿训练,又瞒天过海的将书院子弟拉出去“军训”,却是在一步一步的巩固东宫的力量。

那个时候,谁能想到今日局势之恶化?

一旦有事,房俊的这些准备每一样都是保命的东西……

崔敦礼亦道:“越国公惊才绝艳,实乃不世出之能臣,微臣敬佩无地。”

旁人都只看见房俊所取得的成就,但是他们这些跟随在房俊身边的人,愈发对房俊的高瞻远瞩心折不已,尤其是火器之研发、建造、应用,更是开天辟地!

李承乾颔首道:“京畿防务,孤还需崔侍郎多多帮衬,无论何时,可直接前来兴庆宫觐见。值此危机之际,吾等自当君臣一心,护佑社稷,待到大获全胜,孤决不亏待!”

崔敦礼连忙起身,躬身沉声道:“微臣愿效死力!”

右屯卫行至凉州,大军浩浩荡荡,沿途百姓箪食壶浆,夹道相迎。

吐谷浑意欲反叛之消息,如今早已传得沸沸扬扬,河西诸郡人心惶惶。百姓也都听闻了关中兵力空虚之事,年老之人更想到当初吐谷浑纵横河西之时的残暴,岂能不心惊胆战?

然而这年代交通不便,“故土难离”一词中的辛酸难以描述,所以明知吐谷浑兴兵犯境之时,恐要遭受荼毒,却也只能向上苍祈祷,希望大唐可以击退敌酋,护境安民。

等到知晓出镇河西的乃是当朝名将房俊,河西军民不禁额手相庆。

虽然在长安官场房俊的名声不大好,尤其是世家门阀对他深恶痛绝,但是在天下百姓的心目中,房俊却是年轻一辈少有的“战神”,且爱民如子、品格高尚。一个曾覆亡薛延陀、远征西域的名将,焉能被小小的吐谷浑击溃?

闻知房俊大军前来,百姓自发相迎,欢声笑语……

凉州城外,房俊顶盔贯甲骑在马上,笑容满面的向着道路两侧的百姓挥手示意,裴行俭则带着兵卒向百姓们道谢,安抚他们的情绪,但是所有“犒劳”却一概不收。

一个胡须花白、衰老瘦弱的老者拉着裴行俭的手,硬是要将手里的一篮子鸡子塞到他手里。

裴行俭笑容满面,婉拒道:“老丈,咱们右屯卫乃是朝廷的军队,粮秣辎重自有朝廷拨付,并不曾有丝毫短缺。这些东西还请您收好,补补身子,您多活一日,便是咱大唐的祥瑞啊!”

老者却坚持不肯收回,裂开掉光了牙齿的嘴,呵呵笑道:“老朽今年七十岁了,早死晚死,有什么打紧?当年亦曾追随隋炀帝远征辽东,幸得残躯苟活至今,早就赚够了。后生,拿上这些鸡子,给袍泽们补一补,多杀几个蛮胡!”

裴行俭无法,只得说道:“好教老丈知晓,咱们右屯卫有严令,禁止索取百姓一针一线!今日在下若是收了您的鸡子,明日大帅就能将在下明正典刑!还请您莫要为难在下……”

与此同时,他带领的兵卒也不断的婉拒想要将家中出产拿来“劳军”的百姓,无论何物,一概不收。

此等高洁之行为,使得百姓们热泪盈眶,连声称赞。

所谓“贼过如梳,兵过如篦”,古往今来,兵匪的德性其实差不了太多,很多时候为了征集军资,军队强制征用民间物资如同家常便饭,何曾见过这等将东西送上门却坚持不受的军队?

……

百姓们一路相迎、歌功颂德,房俊自然也很开心。军队征战,从来都不只是兵卒自己拼死杀敌就可以的,军民一心非常重要。

但是等他到了凉州城外,看到前来迎接的凉州守将,脸色却渐渐阴沉下来。

城门之外,凉州守将尉迟宝环率领麾下兵卒上前相迎:“末将凉州守将尉迟宝环,见过越国公!”

他身后两人也上前,施礼道:“末将甘州守将段琥,末将肃州守将侯莫陈雰,见过越国公!”

余者尽皆上前见礼。

房俊骑在马上,面容阴沉的俯视众人,手里马鞭轻轻甩动,沉声道:“段琥,侯莫陈雰,汝二人身为甘、肃二州之守将,值此危机之时不固守城池,反而跑到凉州来阿谀逢迎,该当何罪?”

段琥、侯莫陈雰两人登时吓了一跳,前者忙道:“越国公休要误会,吾等只是前来与尉迟将军商议联合镇守之策,并非单为了迎接越国公您……”

房俊却不等他说完,手里马鞭挥了一下,下令道:“汝二人擅离职守、阿谀钻营,违背军令。来人,将此二人卸去衣甲,杖责二十,以儆效尤!”

段琥、侯莫陈雰两人面色极其难看。

“下马威”打到咱们兄弟身上来了?

娘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