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四章谋定后动】

【第九百七十四章谋定后动】

段琥怒道:“这话如何说起?河西诸郡本是吾等镇守之地,他房二能死战不退,吾又岂能丢弃城池、丧师辱国?左右不过死战而已,必不让他房二笑话了去!”

他固然不服房俊,自认若是时运降临,亦能创下一番盖世功业,但是此刻大敌当前、恶战来临,当然不会意气用事。

保家卫国,本就是军人之天职,勋贵子弟更当以身作则,不辱门风。

侯莫陈雰一直默然不语,这会儿捋着颌下胡须,忧心忡忡道:“大斗拔谷乃是祁连山之山口,横穿祁连山,吐谷浑数万骑兵来袭,旁的那些个曲折蜿蜒之山口通行不便,必然择选此路。越国公想要在大斗拔谷阻击吐谷浑之铁骑,岂非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古往今来,骑兵对战步兵,都是满满的战术碾轧,这是双方的机动力、战斗力所决定的。再是精锐的步卒,面对排山倒海冲锋而来的骑兵,也未有暂避其锋一途。

当面硬撼,实乃自取灭亡。

段琥也不解:“柴哲威那小子一听要出镇河西,吓得赶紧大病一场,固然坠了家门威风,却也免了对战强敌、一败涂地之辱。房二这个棒槌以为主动请缨便可获得威望,该不会也以为吐谷浑铁骑乃是乌合之众,根本不放在眼中吧?”

他不大相信房俊就这么一点水平,可是也无法理解以步卒正面硬撼吐谷浑铁骑的做法。

侯莫陈雰又沉默不语,他性格谨慎,轻易不表态,只是不小心牵动臀后的伤势,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龇牙咧嘴。

段琥也疼,气道:“房二这个棒槌,拿咱们兄弟做筏子立威,简直可恶!若是这一仗打败了,老子倒要看看他如何收场!”

尉迟宝环冷笑道:“人家房二这一身功勋,那可都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出征西域、兵出白道,甚至海外扬威,哪一次不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若是被你猜中其用兵之法,怕是老早就歇菜了!总之一句话,休怪咱没提醒你们,如今房二是主帅,吾等不过是副将,一切战略皆由他来制定,胜败责任亦是他来背负,吾等所能做的便是听命行事,血战到底而已!”

他有些不屑。

真以为人家房二只是一个幸进的佞臣,整日里只会溜舔陛下?咱们年岁差不多大,侯莫陈雰更是大了将近十岁,各个家世显赫,如今却只能在河西之地吹风吃沙子,房二却已经贵为国公,执掌兵部,成为朝中实权大佬。

这些差距就看不见?

怪不得房二一上来就弄了个下马威,就是要杀一杀你们这些个愣头青的锐气啊。

打得还是轻了……

侯莫陈雰微微一滞,尉迟宝环这话说得难听,但有一句话却是事实——人家房二现在是镇守河西的主帅。

军中不比官场,官场之上成败对错或许还要念几分人情世故,但凡能够留几分情面,甚少斩尽杀绝。但军中不同,军法为先,不容亵渎,且以房俊一见面就展现出来的强势,分明就是以此立威,告诫军中上下勿要心存侥幸,谁触犯军法,他就严惩不怠。

若是有人不停军令,畏战怯敌,房二才不会管你是何家世、有何背景,一刀杀了谁敢不服?

那可是跟长孙无忌针锋相对毫无畏惧的猛人啊……

尤其是自己出身关陇,与房俊素来敌对,这若是被房俊捉住把柄……侯莫陈雰激灵灵打个冷颤,颔首道:“尉迟贤弟所言不错,吾等甚为军人,心中故有好恶,却时时当以军法为先,以家国为重,切不可抗拒军法。”

三人互视一眼,默契的点点头。

房俊没功夫理会三位镇守将军的心思,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当众展示了自己的态度和强硬,聪明人就应当明白如何去做。大敌当前,所有的私人恩怨、派系纷争都要放在一边,大家精诚合作、并肩杀敌,有功一起享,有过一起罚,如此而已。

谁若是私底下搞什么小心思,那也怨不得他心狠手辣,此等危急时刻,还讲究什么人情?

从严治军才是正道。

右屯卫两万兵马昼夜兼程,终于在八月十五下午抵达大斗拔谷之外,当夜安营扎寨,将军中斥候尽数放出,方圆数十里之内的消息无所遗漏,房俊用过晚膳,洗漱一番睡下。

翌日清晨,房俊早早醒来。

洗漱之后将裴行俭、程务挺尽皆叫到中军帐一起用早膳,之后让亲兵将饭桌收走,沏了一壶茶,开始商议对敌之策。

亲兵将舆图挂在墙壁上,又搬来昨夜连夜制作的沙盘,大斗拔谷附近的祁连山麓之地形如在眼前,了若指掌。

大斗拔谷在历史上是南上青海河湟、北达河西走廊的重要通道,扼甘青咽喉、丝路要冲。秦汉以来,此地便是交通要冲、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的许多朝代都曾在其附近修筑营盘,设置关卡,派兵防守,如俄博营盘、大墩营盘、东双营盘、西双营盘、台子坡营盘、土牛城营盘等,部分遗迹至今犹存。

裴行俭起身,指着大斗拔谷谷口一处地方,此地紧扼谷口,一侧有滔滔河水,道:“若是大帅意欲建筑堡垒,以火器阻击吐谷浑骑兵,此处乃是最为合适之地。”

大斗拔谷险峻异常,一旦被吐谷浑突袭而出,便是河西诸郡相对平坦的土地,骑兵的高机动性可在旬月之间踏平诸郡,难以抵挡。

他亦赞同房俊在此设立堡垒阻击吐谷浑骑兵的战略,但问题在于,右屯卫两万兵马唯有不足一万的骑兵,余者皆是步卒,能否抵挡得住吐谷浑骑兵?

大斗拔谷狭窄,吐谷浑穿越数十里的山谷横穿祁连山至此,可谓有进无退,一旦遭受阻击,必然亡命冲锋,那等威势足可使得山崩地裂,挡在面前的两万右屯卫将要遭受的冲击可想而知。

几乎可以断定,所谓的河西之战,很大可能一场定胜负。

要么吐谷浑骑兵突破右屯卫之封锁,进而横扫河西诸郡,要么右屯卫阻击成功,使得吐谷浑骑兵命丧此处,全军覆灭。

看起来赌性有些重,实则却是最好的办法。

河西诸郡加上右屯卫一共不到五万兵马,却要分兵固守凉、甘、肃诸郡以及十余处城池,兵力分散,面对吐谷浑骑兵击中冲击,结果必然是被一一蚕食,难以幸免。

这也是朝野上下皆对河西之战持悲观态度的原因,打不赢、守不住,这仗如何能打?

所以柴哲威宁愿背负“怯敌畏战”之骂名,也要装病躲避出镇河西……

但若是在大斗拔谷建筑堡垒,将吐谷浑骑兵堵在谷中不能突袭而出,那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毋须歼灭吐谷浑骑兵,只要战事胶着,对于大唐就是有利的,可以从容调度国内的军队前来增援。固然各处镇守之兵力不足,但是陇右、京畿、北庭、甚至安西军都可抽调少数军队前来,源源不绝,终究会是胜利者一方。

若吐谷浑舍弃大斗拔谷,转而选择其余山口横穿祁连山,倒也不怕。祁连山中除却大斗拔谷之外,余者皆是羊肠小径,地势狭窄无法通行大军不说,地形陡峭千难万阻,即便有数千兵马突袭而出,也不能对河西之战局造成威胁。

所以问题归于一点——右屯卫到底能否将吐谷浑骑兵阻截在大斗拔谷,使其不得突入河西?

房俊上前仔细观察舆图,良久方才说道:“守约以为如何?”

裴行俭道:“舆图再是详尽,亦有难以描述之处,还需实地考察一番为好。”

房俊奇道:“难道就一点不担心右屯卫堵不住谷口,被吐谷浑骑兵冲垮,一败涂地?”

自始至终,裴行俭都未曾劝说他放弃死守大斗拔谷,转而分兵驻守河西诸郡。以裴行俭之谨慎、能力,自然不会因为惧怕房俊之威势,故而不敢犯言直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