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六章建设堡垒】

【第九百七十六章建设堡垒】

实地考察一番,房俊等人便返回山口之外,就地商议如何构筑防御设施。

裴行俭倒是先行提议道:“大斗拔谷内多处峭壁悬崖、地势狭窄,若是能够在彼处山坡之上埋设火药,留下兵卒藏匿起来看守,待到敌军通过之时点燃火药,引发山体崩裂,可大规模杀伤敌军,更可重创其士气。”

大军通行,事先必定有斥候前出数十里探听敌踪,不过唐军大可以事先挖掘地洞,使得兵卒藏身其中躲避敌军斥候之探索,待到紧要之时再引爆火药。

程务挺却皱眉道:“若是山体崩裂的规模太大,使得谷道阻塞,无法通行,吐谷浑人岂不是要半途而废,不得不原路返回?如此一来,他们就不得不放弃大斗拔谷,转而寻求其余山口,甚至化整为零,从一些小的山口翻越祁连山,那吾等在此构建要塞堡垒,岂非毫无用处?”

裴行俭愣了一下,觉得有道理,是自己有些想当然了。

不过他脑子转得快,旋即道:“那可以加大火药埋设数量,让兵卒埋伏不动,待到敌军尽数通过,一举炸毁两侧山体,使得碎石将谷道彻底堵死,让敌人有进无退,只能一直向前,硬撼咱们的要塞堡垒。”

这法子倒是可行,然而问题还是那个——右屯卫到底能不能挡得住吐谷浑铁骑的决死冲锋?

不过眼下诸人都对右屯卫的战斗力有着充足的信心,认为这并不是问题。

即便不能完全将吐谷浑堵住,跑出去一些漏网之鱼也成不了气候,河西诸郡的守军也不是白给的。

房俊颔首道:“就依此计施行,动作要快,隐藏要好,不能被敌军发现藏匿兵卒,否则全无用处。”

“喏!”

程务挺领命,当即离开,召集几位校尉开始商议如何埋设炸药,又该如何设置兵卒藏匿之处。

房俊负手看着眼前巍峨雄壮的山口,问道:“辎重部队到了何处?”

裴行俭道:“算算路程,应当已经过了琵琶山,明日最迟抵达凉州,两日之后可抵达此处。”

大军出镇河西,辎重部队运了一批水泥,原本是留待增固河西诸郡城防,毕竟诸郡设置多年,年久失修,各种防御设施以及城墙难免破损。不过眼下战略改变,这批水泥正好拿来修建堡垒。

两日之后水泥运至,就地开采石料倒也便宜,堡垒也毋须太过结实,毕竟主要是阻挡敌军骑兵之用,再加上水泥干涸凝固,起码需要半月时间。

房俊吩咐道:“加紧联系埋设在吐谷浑的细作,定要摸清诺曷钵出兵的时间,提前将消息传回。然后大斗拔谷以及祁连山各处山口倒要派遣斥候全天候探听消息,万万不可使得敌军骤然出现在谷口,吾等却茫然不知!”

骑兵机动性强,固然在山谷之中通行不便,但是行军速度亦非徒步可比,稍有疏忽,便可导致错过敌情,导致敌军陡然出现却懵然不知。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不能有丝毫大意,时时刻刻都要最坏之准备,尽最大之努力。

一场大战,主导胜负的因素往往只是一些并不起眼的细节……

裴行俭肃然领命:“诺!”

他亦是知兵之人,且不说“骄兵必败”的道理明白得很,眼下敌强我弱,哪里来的骄纵之心?定要将处处细节做到最好,尽可能的发挥右屯卫的每一分战力,方有以弱胜强、以寡敌众之可能。

……

当日,整个右屯卫便忙碌起来。

虽然辎重部队尚未抵达,但是裴行俭先行从诸郡之中征集了一批农具,头、铁锹、镐头等等分发到军中,兵卒光着膀子在大斗拔谷口出的沙砾土地上挖出地基。

另外一部则在程务挺率领之下,在谷口深处择选一处悬崖陡壁之地,埋设火药、引线,又挖掘可供兵卒藏匿的洞穴,以便埋伏兵卒等到吐谷浑军队路过之后引爆火药,截断退路。

军中斥候更是尽数放出,方圆百里之内一寸一寸的布下岗哨,搜索可能出现的吐谷浑斥候。

两日之后,辎重部队抵达,运来了水泥。

山口处的堡垒很是简易,未免未及完工吐谷浑骑兵便来攻,所以只是修筑了一座不足一丈高的平台,使得敌军战马无论如何不能冲上来,然后正对山口的地方砌了一道矮墙,上有箭垛。

矮墙前方挖掘陷马坑,内中埋设尖刺,缓解敌军的冲锋强度。

矮墙直接延伸到两侧谷口,只不过由于左侧弱水汹涌澎拜,河岸尽是松软的泥沙,无法砌墙,有可能使得吐谷浑骑兵突破。不过那也只是不足丈余宽的一道缺口,纵然吐谷浑骑兵全力冲锋,在唐军的火器、弓弩封锁之下,也过不去几个人,对大局无甚影响。

整个工事将山口严严实实的堵起来,等到吐谷浑骑兵来袭,面对就是这样一道铜墙铁壁。

在冷兵器年代,这样看似简易的工事,却完全可以抵消掉骑兵的冲击力。一旦丧失了冲击力,吐谷浑骑兵就只能下马步战,方有可能冲上堡垒。

但是下了马的吐谷浑军队,又凭什么同“天下步战第一”的唐军交锋?

不过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而已。

整个大斗拔谷山口都变成了一个忙碌喧嚣的大工地,数千兵卒赤膊上阵,挥动头,推着小车,搅拌水泥,运输石料,一座堡垒飞速拔地而起,将山口堵得严严实实。

无论是右屯卫的兵卒,亦或是从附近募集而来的农夫,这一刻浑然不知疲累,充满干劲儿。

古往今来,农耕民族在对战草原蛮族的时候往往吃亏,唯有身处于城池之中,才能有充足的安全感。

草原蛮族生存环境艰苦,磨练了他们剽悍野蛮的性格以及强健的体魄,他们自幼生长在马背上弓马娴熟、骁勇善战。但是农耕民族却凭借着骨子里蕴藏的建设天赋,建筑一座一座城池来抵御草原蛮族的侵略杀戮。

野战,草原蛮族横行无忌。

但是只要有城池在,农耕民族便是无敌的。

西域,交河城。

李孝恭一身常服,坐在衙署的值房之中处置公务。

正值盛夏,西域酷热难耐,敞开的窗子可见院子里翠绿的葡萄藤,一串串尚未成熟的葡萄挂在藤条上。空气仿佛凝滞一般没有一丝流动,天上炙热的太阳烘烤着大地,似乎要将所有的水分蒸发掉。

值房内更是闷热难耐,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李孝恭肥胖的脸上便挂满汗珠。酷热使得心情烦躁,他丢下毛笔,起身在一旁的架子上拿起帕子在水盆中沾了水,使劲儿擦了擦脸颊脖颈。

然后起身打开在一旁的铜匮,从一堆冰块之中取出一直银质的小酒壶,仰头将酒壶中冰镇得冰凉的葡萄酿倒入口中。

酸甜的葡萄酿顺着喉咙流入腹中,李孝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终于觉得舒服一些,暑气顿消。

旁的不说,房二那厮对于这种奇技淫巧当真是有天赋得很,若是没有他鼓捣出以硝石制冰之法,天知道自己如何熬得过这西域的鬼天气。

前两日安西都护府的官员还曾向自己进言,说是测量今年夏季的气候,较之以往二十几年的平均气温要高上一大截,且降雨减少,多处河流水量锐减,而且往后甚有可能越来越热。

这该死的西域,以后该不会变成一个大火炉吧……

感觉凉快了一些,他又重新回到书案前,拈起毛笔,蹙眉琢磨着面前的公文。

门外脚步响动,书吏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恭声道:“启禀大都护,司马薛仁贵求见。”

“嗯?”

李孝恭一愣,算算时日,薛仁贵不是应当在碎叶镇一带巡视么,怎地这个时候回来?

“让他进来。”

“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