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一章心生嫌隙】

【第九百八十一章心生嫌隙】

松赞干布开怀大笑,又叫来亲信,赐给禄东赞一些珍惜的药品用以滋补身体,这才命人将禄东赞送出王宫。

只是禄东赞一走,松赞干布便收敛了脸上笑容,面色阴沉的坐了下来,命人沏了一壶来自于大唐的好茶,一个人坐在窗边自斟自饮,时不时抬头看看远处那矗立在山巅的红色宫殿。

心情有些沉重。

吐蕃并不大,起码比起幅员辽阔的大唐来说小得太多,也贫瘠得太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占据高原地利,相对比较封闭的疆域之内,却存在着太多的部族。每一个部族都是一个派系,有其自身之利益,当数十甚至上百个部族联结在一起,即便是他这个赞普,亦感到束手无策。

每每有政策施行,往往因为触及各个部族之利益而不得不搁浅告吹,这让雄心壮志的松赞干布如何能够忍受?

而最令他不满的,便是噶尔家族。

或许在目前的吐蕃噶尔家族的势力并非最强,但是声望却最高,一个“青稞酒”使得各个部族赚取了太多的利益,自然对噶尔家族马首是瞻。

这已经构成了对于赞普的威胁。

谁知道哪一天禄东赞觊觎赞普之位,干脆骑兵一呼百应,杀入王宫之中?

而他又不能对噶尔家族动手。

且不说禄东赞乃是自己统一吐蕃各部的最大助手,自然断然不能做出自毁长城的举措,万一自己铁了心意欲剪除噶尔家族,却使得其余部族唇亡齿寒,因而结成一派可怎么办?

他不禁有些头疼,如今的禄东赞已经从他的最亲密的助手成为威胁最大的潜在敌人,噶尔家族也会渐渐发展成为一个庞然大物,尾大不掉。

最好的办法不是举起屠刀,而是放逐于外……

禄东赞回到家中,将松赞干布派来送药物补品的官员打发之后,便在书房之中召见自己的几个儿子。

洗漱一番,换上饰有金色联珠对鸟纹窄袖圆领直襟长袍,腰带上佩着一只承露囊,头发随意披散着。

少顷,除去最小的儿子勃论赞刃不在逻些城之外,其余四子尽皆来到禄东赞面前,齐齐见礼。

禄东赞颔首,随意一摆手:“都起来吧,坐。”

“喏。”

几个儿子起身,分别坐在两侧的矮几之后。

长子赞悉若面色苍白、身形单薄,眉眼之间似有病颓之气,此刻问道:“父亲自长安返回,定然劳顿不堪,自当好生歇息。这般召见吾等,可是有事要吩咐?”

禄东赞看着这个长子,心底不仅微微叹息。

论起心性、智谋,长子足以继承家业,甚至传承吐蕃大相之职,假以时日略作磨砺,未必就比他这个父亲差。然而长子自幼多病,身体虚弱,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难题。

若是活不了太久,如何能够带领家族、部族走向兴旺?

顿了顿,他环视诸子,沉声道:“此番为父先后前往吐谷浑、长安,一路辗转,所见所闻,倍感振奋之余,其实亦有更多无奈。大唐举国东征,募集百万军队,所耗钱粮辎重无以计数,此等国力之强盛举世罕有、独步天下。固然眼下吐谷浑之反叛使得大唐仓惶焦虑,却很难使其伤筋动骨。这等战争潜力一经动员,区区吐谷浑何足道哉?吐蕃欲与大唐争锋,实在是难如登天。再者,如今之吐蕃,君臣忌惮、上下离心,想要集中力量对外而不得,此消彼长,希望愈发渺茫。”

长子赞悉若疑惑道:“大唐国力强盛,这自然是预料之中,依靠吐谷浑当然不可能乱起社稷、绝其江山,可是父亲所言吐蕃之状况,又是为何?可是赞普对您说了什么?”

父亲刚刚从大唐返回,若是说一些对于大唐之感触倒是在情理之中,可是忽然提及吐蕃“君臣忌惮、上下离心”这等话语,便明显是意有所指了。

禄东赞叹息一声,枯瘦的手掌拈起一旁的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这才说道:“吩咐下去吧,筹备军械粮秣,集中部族之力,待到河西之战结束,无论吐谷浑是胜是败,即刻出兵青海湖,断其后路、占其巢穴。自今而后,咱们噶尔家族,便固守青海湖,为赞普之羽翼,筑吐蕃之藩篱。”

他料定纵然吐谷浑何以获得河西之战的胜利,但迟早必败。所以噶尔家族一旦进入青海湖,就会直面大唐之兵锋,成为吐蕃与大唐之间的缓冲。

这个缓冲可不是什么好事,区区一个部族之力,如何与强盛的大唐争锋?意料之中很长时间之内,噶尔家族势必要遭受严重的打压,被挤在吐蕃与大唐之间,勉力生存。

能够保持自身已然是难上加难,想要发展壮大,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赞悉若愕然:“这是赞普的意思?”

禄东赞默然点头。

“混账!”

次子论钦陵勃然大怒,破口大骂道:“他疯了不成?若是没有咱们噶尔家族,他坐得稳赞普之位吗?利用咱们威服吐蕃各部,坐稳了这江山,然后就想将咱们噶尔家族抹布一般的丢弃?简直忘恩负义、阴险毒辣!”

脾气更为火爆的幼子勃论赞刃更是一跃而起,抽出腰间弯刀,横眉立目道:“父亲,召集家兵吧,咱们兄弟一同杀入王宫,宰了那个薄情寡义之辈,扶保父亲登上赞普之位!”

兄弟几个气氛激昂,怒气勃发。

“放肆!”

禄东赞气得将手里的茶杯重重顿在矮几上,戟指骂道:“一个两个的,想要气死老夫不成?”

他素来威重,治家极严,此番动怒,吓得几个儿子赶紧乖乖坐好。

次子论钦陵不敢大吵大闹,却依旧不满道:“青海湖虽然是个好地方,可咱们噶尔家族的根脉在吐蕃,迁徙到那里,等于自断筋骨,往后在吐蕃,父亲的话还有谁会听?断然不可。”

禄东赞皱着一张脸,脸上的皱纹犹如高原山脊一般满是褶皱,重重道:“若是不去青海湖,又当如何?起兵杀入王宫,刺王杀驾兵谏造反么?且不说赞普之实力非是吾家所能抵挡,你们就能保证其余那些个部族就痛痛快快的站在吾家身后?简直做梦!”

吐蕃内部权贵当道、部族横行,每一个部族的背后都代表着一股不同的利益,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当真施行兵谏,诸多部族的态度将会暧昧难明,稍有不慎便是孤军奋战之局面,倏忽之间便落得一个身死族亡。

赞普继位之后励精图治,一统吐蕃各地,那是何等的雄才大略,真以为只是一个继承父祖荣耀的二世祖?

手段阴厉着呢!

他面色凝重,提醒几个儿子:“噶尔家族永远忠于赞普,家族之使命便是维系吐蕃民众之利益,为此,噶尔家族上下从不吝啬于牺牲性命!尔等都给吾记住了这一点。”

似噶尔家族这等已经隐隐威胁到赞普之位的庞然大物,政治正确是非常必要的。无论暗地里怎么想,但是明面上必须维护赞普的统治、维护民众的利益,是拥护吐蕃统一最坚定的基石。

勃论赞刃愤愤不平,却也不敢再多说话。

赞悉若稳重、多智,想了想,问道:“以父亲之间,河西之战谁胜谁败?”

噶尔家族迁徙青海湖,吐谷浑之胜败可使得局面完全不同。若吐谷浑兵败河西损兵折将,那么噶尔家族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其占据,从容发展,扫平一切反对者。可若是吐谷浑在河西战而胜之,使得实力暴涨士气大振,那么想要攻略青海湖,就要耗费一番手脚。

禄东赞捋着腮边的胡须凝眉沉思,半晌方才说道:“若是之前,为父料定大唐绝无半分胜算。可如今房俊率军出镇河西……那胜负之间,便殊为难料了。”

几个儿子愕然。

父亲居然对房俊的评价如此之高?

一人可抵十万雄师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