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三章枭雄手段】

【第九百八十三章枭雄手段】

桑布扎面露惊愕,惊奇道:“赞普此言,从何而起?”

松赞干布闷声不语,好半晌,方才闷声说道:“如今噶尔家族声威渐盛,拥趸无数,虽然大相忠心耿耿,然则其势已成,普天皆知。所谓‘国无二日、民无二主’,噶尔家族与吾之家族并驾齐驱,岂非大祸?”

他深深的感受到了噶尔家族带来的威胁。

诚然,当初正是因为有噶尔家族的鼎力相助,他才能够一统吐蕃,使得赞普之谕令畅行无阻,然而时至今日,噶尔家族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然大物,在吐蕃国内之威望水长船高,时时刻刻都对他造成威胁。

谁知道不会那么一天,噶尔家族干脆揭竿而起杀入王宫改朝换代?

且不论谁胜谁败,单只是这件事发生,都会使得吐蕃再一次陷入内乱当中,剧烈的震荡使得原本接受约束的各个部族纷纷自立,高原上陷入战火荼毒,民不聊生,导致庞大的吐蕃一蹶不振。

所以,他才提出让噶尔家族出镇青海湖,即是戒备,更是放逐。

唯有使其远离吐蕃中枢,才能逐渐化解其威望势力……

桑布扎愈发不解,蹙眉道:“大相对赞普竭诚效忠,从未有过一丝半点的僭越之嫌,赞普莫非是对大相有什么误会?大相之志向,并非窃据王位一统吐蕃,仅只是希望能够多多为吐蕃人民谋福祉而已。”

禄东赞的声誉,在吐蕃一时无两,尤其是“不恋权位、一心为民”之精神,深受吐蕃人民爱戴,上至朝堂、下至乡野,谁人不赞一句“贤相”?

若说禄东赞有悖逆之心,桑布扎无论如何不敢相信……

松赞干布从一旁的书架之上取过一瓶青稞酒,在茶碗中斟了两杯,推给桑布扎一杯,桑布扎赶紧谢过。

将青稞酒放在桌上,松赞干布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啧啧嘴巴,指了指酒瓶子,说道:“一个青稞酒,便使得吐蕃陷入缺粮之虞,无力征伐天下,捆住了吾之手脚,使吾对吐蕃之内政疲于应对、威望大损,这其中若说大相纯粹只是无疑为之,你信么?”

桑布扎默然不语。

他与禄东赞、塞汝贡敦、墀桑扬敦等人被吐蕃民众称为“四贤臣”,四人之中,他固然最受松赞干布信任,却并不是实力最强、威望最高、能力最大的那一个,但是智慧谋略却绝不在其余四人之下。

智商不够,又岂能创建吐蕃文字,使得吐蕃万民沐浴于教化之恩,开启民智?

松赞干布又喝了一口青稞酒,道:“大相往来奔波于长安、逻些之间,不仅操心吐蕃内政,还要为吐蕃之外交呕心沥血、劳苦奔波,吾于吐蕃上下,尽皆感念其恩。然则,如此也造就了一个不可避免之现象,那便是如今的长安君臣,尽皆以大相为吐蕃之代表,凡是出自于大相之口,皆为吐蕃之国策。”

一直以来,他这个吐蕃赞普并不受大唐君臣待见,相反,禄东赞在长安却威望颇高。

大唐上下皆知禄东赞乃是吐蕃大相,无论禄东赞说什么、做什么,天然的便认为乃是吐蕃举国认可之事。

桑布扎自然明白松赞干布言语之中未尽之意,登时悚然而惊。

这若是放在平常倒也无事,可一旦禄东赞存有私心,身在大唐却首鼠两端……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终于感受到松赞干布的头痛了,好不容易统一了吐蕃内部,正想着开疆拓土建立一番丰功伟业,孰料却遭遇种种掣肘,致使受到内政羁绊,不敢放手施为。如今禄东赞又有些尾大不掉,危及吐蕃内部之和平,换了谁也得焦躁恼火吧?

桑布扎在松赞干布面前倒也不受约束,随意的喝着酒,良久才轻叹一声,道:“这些事情,亦不过是赞普凭空揣测而已,大相威望绝伦,若是轻易问责,甚至稍有不公之对待,都会引起朝野上下的不满,赞普当谨慎处置。”

有些事情虽然尚未发生,但是根据蛛丝马迹亦能推断。可是说到底,只要尚未发生之事,都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万万不能做出什么,否则极易失于信义,陷入被动。

哪怕是君王也不行。

牵扯太大,更应当慎之又慎……

松赞干布默然,而后才说道:“吾已经下令,命噶尔家族伺机夺取吐谷浑之故地,出镇青海湖。”

桑布扎先是楞了一下,继而高声道:“赞普怎能如此?大相与国有功,威望绝伦,朝野上下尽皆爱戴。无论其家族是否尾大不掉,赞普岂能在其反迹未露之时行出此等近乎于放逐之手段?此举一出,必将引起朝野反弹,使得那些贵族兔死狐悲,同仇敌忾!”

简直是愚蠢,打压噶尔家族的方法可以有无数种,然而赞普却选择了最不应当、后患最大的一种。

如此一来,哪怕噶尔家族本无反心,如今亦要心存怨怼、生出不满了……

松赞干布倒也并未恼火桑布扎的职责,吐蕃的政治结构虽然亦分君臣,但是君臣之间的关系更似一个联盟,赞普将各方势力统合在一起,而非是中原王朝的“家天下”。

也正是因此,他才愈发忌惮噶尔家族的壮大。

一旦噶尔家族当真竖起反旗与他分庭抗礼,甚至都不能说人家是“造反”,更会有无数望风使舵之部族投靠过去。

没有道义、伦理上的理由去谴责……

松赞干布面容狠厉,忿然道:“时至今日,吾猜测当初向大唐求娶公主之所以遭拒,并非就是所谓的被唐朝大臣从中作梗,更非是大唐皇帝看不起吐蕃山高水远、土地贫瘠,而是大相从中布局,坏了好事。”

桑布扎面露惊容,无言以对。

娶了大唐公主的赞普,与娶不到大唐公主的赞普,完成就是两种境界。前者可以得到大唐的承认与支持,毕竟大唐乃是天下第一大国,国力、军力都远超吐蕃,有了大唐的支持,不仅赞普之位稳如泰山,国内所有反对势力都得偃旗息鼓,否则赞普可以毫无顾忌的肆意征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所以禄东赞若是憋了坏搅合了赞普求娶大唐公主的好事,道理上是说得通的……

而长安远在万里之外,大唐君臣之反应全凭禄东赞一个人述说,何处是假,何处为真,旁人谁又能知晓?

想要从中作梗坏了赞普的好事,简直不要太容易……

桑布扎头痛起来,眼下赞普已经向禄东赞表达了忌惮之意与猜忌之心,迫使噶尔家族南迁,出镇吐谷浑故地。此举更是将噶尔家族推到吐蕃与大唐之间的第一线,成为两国之间的缓冲,稍有风吹草动,噶尔家族就有可能湮灭于大唐的兵锋之下。

如此一来,即便以往禄东赞心存忠义,如今亦要生出恨意,再难恢复以往之局面。

他叹气道:“事已至此,还望赞普与国家为重,摒弃私心,对大相多加赏赐,稳其心志。不然若是压迫太甚,致使大相生出危机之感,说不得干脆投降大唐,将吐谷浑故地拱手相送……”

何止是将青海湖拱手送给大唐?

若是禄东赞发了狠,干脆给唐军当“带路党”,协助唐军一举攻入高原,他再从中联络各方部族,搞不好吐蕃将会称为大唐的下一个都护府……

这绝不是不可能发生之事。

松赞干布摆摆手,道:“吾岂能想不到这样一步?”

说着,他从一旁的书案上取来一份文牍,递给桑布扎手中,叮嘱道:“此乃绝密,看过之后,切莫外传。”

“喏。”

桑布扎见他神情凝重,心中亦是一沉,连忙应下,将文牍接过,细细翻看。

孰料一看之下,登时大吃一惊,失声道:“赞普已然与大食国协商好,助其攻略西域?”(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