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九十八章攻城大战】

【第九百九十八章攻城大战】

然而在这样数万人发起的冲锋之中,任何的胆怯与退缩都不会存在,因为只要你稍稍慢了一步,就会被身后冲上来的袍泽所裹挟、摔倒,继而被无数只脚踩成肉泥。

更何况后方压阵的乃是全副铠甲的“督战队”,有人后退一步,便会上前一刀斩杀。

所以冲锋的路上,只能前进,不能撤退。

即便前方面对的是一头疯狂残暴的怪兽……

十余万阿拉伯军队在广袤的戈壁上彻底散开,由无数的校尉、将军冲在前面,朝着夜幕之中的碎叶城疯狂冲去。

城外的护城河水流湍急,阿拉伯兵卒就地取沙,装在麻袋里一袋一袋的投入河水之中。怎奈阿拉伯人的建造水平实在低劣,即便是麻袋这种寻常的东西也数量有限,仅只是填平一段不足十丈的护城河,且由于河水乃是采自碎叶水的活水,滔滔不绝,眨眼就将沙袋淹没,水面越过刚刚填平的道路。

不过这已经足够。

阿拉伯兵卒在校尉军官的驱策之下,毅然决然的冲上这一段水没过小腿且水流湍急的沙袋,向着城下冲去。

无数兵卒拥挤着冲上这不足十丈的沙袋之路,导致许多人被挤得落水,下饺子一般“噗通噗通”络绎不绝。落水的兵卒奋力挣扎,有一些刚刚挣扎着从水中浮起,便被上面跌落的人砸得头晕眼花,又沉到水里去,活生生溺水而死。

然而这就是阿拉伯军队的风格。

冲锋的路上,他们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又岂能在乎袍泽的性命?

第一阶段的任务自然是冲破护城河,抵达城墙之下展开强攻,只要达成这个目标,死掉再多的兵卒亦无妨。

在大马士革,在君士坦丁堡,甚至整个阿拉伯,整个泰西,兵卒是奴隶一般的存在。他们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为了自己的君主去博取胜利,生命如同牲畜一般低贱。

宽阔的护城河被疯狂的阿拉伯兵卒尸体所填满。

城上的安西军居高临下望着这一幕,禁不住狠狠的咽下唾沫。他们能征惯战,与西域各族打了不知多少仗,再是勇悍的胡人都见过,却从未见过如同阿拉伯军队这般悍不畏死。

很快,疯狂的阿拉伯军队便越过护城河,杀到城下,一根一根的云梯竖了起来,架在城墙之上,兵卒将刀箭兵刃放在口中叼着,挽起袖子便向上攀爬。

阿拉伯人的云梯非常简陋,远不能与大唐的军械相比,但是唯一的优点便是数量多。

云梯多,兵卒更多。

无数阿拉伯兵卒冒着泼天的箭雨、礌石,红着眼睛向着城头攀爬。身前的袍泽被箭矢射中,被礌石砸中,惨叫着跌落地面,后面的兵卒却浑然不顾,一个劲儿的疯狂攀爬。

这就是阿拉伯军队的强攻战术,兵卒的生命在将军的眼中一文不值,只要能够取得最终之胜利,他们从来不在乎到底死了多少人。

蝼蚁、豚犬一般的奴隶到处都是,抓过来稍做训练便是合格的兵卒,死得再多又有何妨?

更何况为了帝国而死,他们的灵魂会飞上天堂,与先知同在。

那可是无与伦比的荣耀与幸福……

碎叶城西北方一处山坳之中,数百骑兵驻扎于此,马匹都戴上嚼子,马蹄之上裹了破布,悄无声息的与夜色融为一体。

元畏站在战马一侧,手挽着马缰,仰起头看着东南方碎叶城的方向。

午夜刚过,一阵一阵闷雷也似的呼喊声便越过山头传来,使得山坳之中的安西军将士心头一震。

少顷,从山头之上瞭望的斥候飞奔而来,到了元畏近前,禀报道:“校尉,敌军已经开始攻城!”

元畏心中一跳,握紧缰绳,一脚踩着马镫翻身跃上马背。

身后数百骑兵都在看着他,见到翻身上马,也都一言不发的跃上马背,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

元畏环视众人,黑夜之中看不清每一张脸,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一个个胸膛之中兴奋激荡。

他压低声音,下令道:“敌军已然开始攻城,吾等身负重任,纵然葬身敌阵之前,亦要完成司马交待的任务!诸位随吾前去,若不慎为国捐躯,活下来的兄弟自当将抚恤钱粮亲手送到阵亡者父母妻儿手上,更会将诸位的名字报于兵部,为阵亡者请功!若违此誓,必受千刀万剐之刑而死!”

数百人寂然无声,但是每一双眼睛,都迸射着必死之信念!

元畏略微颔首,一夹马腹,道:“出发!”

当先策马向前。

数百骑兵紧随其后,悄无声息的从山坳之中驶出,奔出隐秘的山口,向着南方狂奔而去。

长风烈烈,杀气腾腾。

没错,他们就是一支敢死队!担负着烧毁敌军为数不多的辎重之任务。

而元畏则是主动请缨。

戈壁之上,元畏咬着牙,身体伏在马背上,感受着晚风从耳畔掠过的快意。阴差阳错之下使得长孙濬死在他的手上,他不敢有丝毫侥幸,认为长孙淹会放过他这个唯一的活口。

即便不死,可甚为关陇之地,没有了长孙家的庇护,又哪里有前途可言?

所以这一回他赌上了一切。

要么战死在疆场之上,搏一个为国捐躯、马革裹尸的美名,给家中父母妻儿最后的荣光与荫萌。要么一战功成,成为薛仁贵的心腹,得其重用,并且顺利进入到东宫一系当中。

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东北方向,碎叶城上火光冲天,亮如白昼。

碎叶城西,碎叶水奔腾流过,长年累月的滔涮之下,将戈壁砂石硬生生冲出一条低于周围平地的河床。

此刻星光照耀之下,原本奔腾的河水居然低浅了许多,露出大片的沙砾河床,一颗颗鹅卵石在星光下圆润优美。

不远处,碎叶城的西城墙正遭受着狂攻。

霍拉桑在长孙汉的带领之下,绕过大半个碎叶城直抵此地,在全军攻城之后,便即从黑暗之中杀出,猛攻这一片“地基塌陷,墙体开裂”的城墙。为了增强效果,甚至将大军之中为数不多的攻城撞车都给带了过来。

霍拉桑立在马上,浑身上下皆备甲胄武装,头盔的护面放下来,只余下两只眼睛在黑夜之中倒影着城头的篝火,发出幽幽的光芒。

在他眼前,阿拉伯最精锐的军队“阿拉之剑”正好似那些个低贱的兵卒一般冒着漫天箭雨,推着撞车不停的撞击城墙。

箭矢礌石铺天盖地的自城头倾泻而下。

箭矢倒还好说,作为阿拉伯世界最精锐的战力,“阿拉之剑”的兵卒大多人马俱甲,可以抵消绝大部分箭矢的伤害,纵然被射中护甲薄弱之处,却也损伤有限。

但是礌石却非甲胄可以抵挡。

一块礌石从城头落下,巨大的惯力往往使得三五名兵卒便会被砸得血肉模糊,气绝当场。

霍拉桑蹙着眉头,筋骨虬结的大手死死握着刀柄。

看着麾下悍勇的兵卒一个一个被从天而降的礌石砸成一堆肉泥,他心疼犹如滴血。

这都是阿拉伯勇敢无畏的战士,各个以一当十,他们应当死在冲锋的道路上,而不是眼下犹如低贱的奴隶一般卑微的死在敌人的礌石轰击之下。

碎叶城周围数十里之内皆是戈壁荒漠,唯有碎叶水奔腾流过。最近的山亦要在数十里之外,想要收集如此之多的礌石,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世间。很显然,安西军对于固守碎叶城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尤其让他疑惑的是,自己这边已经死了一千余人,撞车都撞坏了十余辆,可是这一段“地基塌陷,墙体崩裂”的城墙却依旧安然不动,稳如山石。

再加上城头守军疯狂的供给,箭矢如雨礌石如雷,一时片刻都未曾停歇过,令他心里隐隐泛起不妙的预感。

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在心头涌起——该不会是中计了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2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