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三章局势危急】

【第一千零三章局势危急】

薛仁贵略作沉吟。

按理说,元畏此前与长孙家暗中来往,长孙汉又被证实通敌叛国,且元畏又匪夷所思的从敌军重重围剿之中突围而出,一桩桩一件件,都说明元畏非常可疑。

然而再是不合常理,也只是怀疑而已,并未有真凭实据指认元畏通敌叛国。

古往今来,朝代更迭,律法换了一部又一部,却也从未闻听“疑罪从有”之说法。

少顷,薛仁贵亲手给元畏斟了一杯茶,和颜悦色说道:“吾非是不信任袍泽之人,只不过眼下大敌当前,西域危在旦夕,不得不处处小心谨慎,容不得一丝半点的疏漏,还望元校尉能够谅解吾为难之处。故而,吾任命你为随军书记官,留在吾之身侧效力,协助处置公务,但不得擅自接见外人。待此战中介之后,自会亲自为你请功,不知意下如何?”

将元畏打发回到关中,这是最为稳妥的做法,可谓一劳永逸,无论元畏是否通敌叛国,只要不将其留在军中,那便没有消息可以泄露。

可薛仁贵不想那么做。

如果元畏当真通敌叛国,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其一脚提出安西军自然稳妥,可若是元畏并未通敌叛国,当真只是运气逆天这才从阿拉伯重重追杀之中侥幸生还,那么元畏便是一个英雄。

以猜忌之心对待一位舍生忘死的英雄,薛仁贵做不到。

如此,他宁愿将元畏留在身边亲自监督,亦不愿使得英雄受辱、志士寒心。

元畏登时起身,单膝跪地,大声道:“末将愿为司马冲锋陷阵、死而无悔!”

他是真的感激涕零。

自己的遭遇放在谁身上都难免怀疑,运气太好,很多时候就不仅仅是运气的问题了,薛仁贵怀疑他虽然令他难受,却绝对可以接受,因为这是人之常情。

薛仁贵身负指挥安西军作战之重任,更是安息都护李孝恭麾下第一人,谨慎处之实在是再也正确不过。哪怕是易地而处,元畏觉得自己若是能够做到将一个自己这样值得怀疑的将校打发回到关中,已经是莫大的宽容。

遇上一个心胸狭隘没有担当的,干脆寻个由头一刀将他杀了,岂不更是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别说什么冤屈不冤屈的话语,战场之上可不仅仅是冲锋陷阵。

更何况他乃是关陇子弟,而薛仁贵的立场可是东宫一党……

回到关中固然可以活命,但是军中关中子弟众多,他的事情不可能不传回关中,届时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必定甚嚣尘上。寻常人才不会去琢磨这其中的道理,他们也琢磨不明白,只知道他元畏必定是通敌叛国,只因为没有证据才被驱逐出安西军,狼狈滚回老家。

关中男儿多血性,你若是马革裹尸、战死疆场,那么父母妻儿会以你为荣,父老乡亲更会竖起一根大拇指,赞一句“好娃子”,对你的亲族多有帮衬,即便何时有了争执,都会主动低下一头,避让三分,以示尊敬。

相反,谁若是在军中犯了错,便会成为所有父老乡亲鄙视的对象。

更别说“通敌叛国”这等辱没祖宗的罪行了,不给你编一个猪笼将你装起来丢尽河里都算是宽容大度了……

薛仁贵冒着风险将他留在军中,可不仅仅是挽救了他的仕途生涯,更是令他名声保存,不为家族蒙羞。

此等恩情,纵以死相报又如何?

薛仁贵摆摆手,正色道:“此等时候,正值用人之际,吾等甚为大唐军人,自当戮力杀敌、以死报效!吾虽然将你留在军中,却不代表这件事到此为止,只是不愿冤枉了一个拼死力战的英雄!往后该当如何,你要好自为之。”

元畏重重颔首,指天立誓道:“末将之前从未有半分叛国之处,既无此心,更无此迹,往后亦是如此。若违此誓,甘受万箭穿心而死,子孙后代,不得安宁!”

薛仁贵摆摆手,道:“毋须如此,神明若有眼,世间岂有悲苦?是非对错皆在你自己心中,只是做什么之前,要衡量那等后果。行了,一身是伤,赶紧下去让随军郎中医治一番,莫要留下病根,吾还有很多依仗之处。”

“喏!末将先行告退。”

元畏心中阴霾尽散,行礼告辞,一瘸一拐的走出正堂。

薛仁贵看着元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拈起茶杯呷了一口,发现茶水已经温凉,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留着元畏,固然是不忍见到英雄受冤,可何尝不是因为安西军中缺乏敢于任事、雷厉风行的中层将校?

在他看来,安西军中大多是那些个跑来挂职混子里的世家子弟,似元畏这等人,已经算是能力出众了。那帮家伙混吃混喝抢功劳是一把好手,但是说起行军布阵、沙场争雄,却是差了一口气。

不过他对眼下这等局面亦是无能为力,只能耐心等待书院讲武堂里那些个接受正规军事教育的学子们学成毕业,充斥到军中,才能够使得大唐军队的战力突飞猛进,上升至一个更高的台阶。

大斗拔谷外,军营之中。

房俊将手中来自于安西都护府的战报递给裴行俭,起身走到窗前负手而立,心情沉重。

窗外,大斗拔谷谷口的堡垒已经几本竣工,斥候传回来的消息,诺曷钵已经率领七八万精锐战士进入祁连山,向着大斗拔谷进发,再有个三两天,想必就能抵达谷口之处。

一场恶战,蓄势待发。

原本房俊对于守住大斗拔谷,击溃吐谷浑军队有着七八分的信心,然而西域传来的消息却让他的心情陡然沉重起来,对于战局的发展亦感到担忧。

二十万阿拉伯军队入寇西域,安西军不足五万兵力要稳守各处要隘,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狂攻却得不到半点支援,局面极其被动,前景极不乐观。

纵然李孝恭乃是大唐“宗室第一名将”,可是久疏战阵,此番坐镇西域担任安息都护,与其说是李二陛下信重这位堂弟,还不如说是以此来安抚躁动的李唐皇族。

薛仁贵天纵将才,历史上更是名垂青史,然而现在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后生晚辈,尚不是那个“三箭定天山”“脱帽退万敌”的“白袍将军”完全体,能够做到背水一战、以少胜多那样的神迹么?

一旦西域失守,阿拉伯人长驱直入攻陷玉门关,将会直面河西。

届时,就算他击溃了吐谷浑铁骑,又将如何迎战携大胜而来、士气正旺、兵力达到二十万的阿拉伯军队?

左算右算,毫无半点胜算啊……

窗外,煌煌烈日不知何时已经被乌云遮挡,戈壁大漠之上洒下一片阴凉,凉风乍起,许是有一场秋雨即将降临。

西域的天气很是极端,夏日热得好似蒸笼,冬日又冷得如同冰窖。一场秋雨过后,炎热的盛夏即将不再,草木纷纷枯黄,用不了多久,便是北风卷地寒气凛凛,天降大雪酷寒来临。

道路会被大雪封堵,更会使得阿拉伯人的后勤辎重难以为继,想要继续发动战争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而这或许是眼下对于安西军唯一的好消息。

当然,由此刻秋风瑟瑟直至大雪漫天,尚需一个多月的时间,而这一个多月时间安西军必将面临阿拉伯人的疯狂进攻,能否且战且退稳住阵脚,达成最初设定的战略目标,尚是未知之数。

而河西之战的局面,或许比西域更加恶劣。

薛仁贵虽然是右屯卫出身,对于右屯卫之战力了若指掌,认为大量装备火器的右屯卫早已成为大唐十六卫当中最强的那一个,但是区区半支右屯卫,如何抵挡七八万吐谷浑铁骑的突袭?

一旦河西丢失,西域与关中之间的联系尽被阻断,整个西域便成为一块飞地,安西军届时退无可退,或许唯有全军覆没一个结局……

局势危若累卵。(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