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心思叵测】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心思叵测】

长孙冲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

自从唐军进入辽东开始,占据一直朝着高句丽不利的方向发展,连连丢城失地,屯驻辽东的数十万军队根本无法延缓唐军的推进速度。即便安市城曾经一度让高句丽人看到了一丝希望,但是旋即在唐军不计损失的猛攻之下亦遭沦陷。如今唐军兵锋直抵鸭绿水,若无意外,不久之后就将渡河南下,直扑平穰城。

可谓战局糜烂。

然而自始至终,高句丽朝野上下固然一片慌乱,但是作为高句丽实际掌舵人的渊盖苏文,却行止有度、调度得法,整个人看似忙碌,实则好整以暇,镇定自若。

看上去似乎“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

需知道,以目前之局势,一旦唐军攻陷平穰城,或许高句丽王室能够侥幸活命,毕竟唐军还需要向高句丽人展示仁德宽厚之一面,更需要高句丽人协助管理高句丽之地,不然总不能当真将高句丽人屠杀干净吧?既无必要,也不能那么做。

毕竟,当初唐军出兵之理由,便是剪除倒行逆施祸乱朝纲的“高句丽之奸贼”,辅助得到大唐承认,并且自认藩属的高句丽王室。

只要唐军攻陷平穰城,渊盖苏文必死无疑。

那么渊盖苏文在这等危机之下,却为何依旧表现得井井有条、镇定自若?

是做给朝野上下看,以此来稳定军心?

亦或是心有定计,有恃无恐?

以长孙冲这些时日以来对于渊盖苏文之了解,他更倾向于后者。毕竟是一代枭雄,若无顶尖的魄力、手段、智谋,如何能够恣意杀戮高句丽国王,攫取高句丽军政大权,成为事实上的“高句丽王”,百官慑服,万民俯首?

这样的一个人杰,断然不会坐以待毙。

……

渊男生坐在一旁,极力掩饰着心底的失望,挤出笑容对长孙冲说道:“父亲执掌高句丽,虽然颇多非议,却只是那些不臣之人诋毁抹黑而已。数百万高句丽人,哪一个不曾深受父亲的恩惠?高句丽横行辽东,繁荣稳定,皆乃父亲之功绩。如今唐军势大,高句丽莫可抵御,父亲不愿高句丽生灵涂炭,故而决定议和,宏伟壮阔之心胸,千古罕见。惟愿大郎能够恳请令尊,为父亲争取大唐皇帝之宽恕,则渊氏一族愿意献上所有财货珍宝,从此之后追随父亲远遁海外,永不返高句丽之土地。”

这话说得很是孝顺,愿意用渊氏一族的所有来换取渊盖苏文的活命。

然则实际上,渊男生心里郁闷得要死……

他之前的谋划,便是借助长孙冲之人脉关系,背着父亲与大唐暗通款曲,待到唐军攻陷平穰城之后,父亲必然死于唐军之手,之后自己便可借助渊氏一族世子之身份收拢家族势力,取代高句丽王族成为大唐统治高句丽的代言人。

然而不知怎地,素来刚愎自用、暴虐无双的父亲,忽然打起了议和投降的主意……

一旦父亲与唐军达成协议,待到平穰城破之后,渊氏一族自然还是由父亲做主,断然不会落在自己手上。

如此以来,渊氏一族实际上的掌控者依旧还是父亲,以父亲对于二弟的宠爱,废黜自己世子之位几乎是板上钉钉。而一个被废黜的世子,是绝对难以得到善终的……

渊男生即不舍得渊氏一族的权势,更舍不得自己的小命,心里如何不急?

面上却丝毫不敢显现,否则以父亲的暴虐性情,说不得当场就能将自己这个“不孝子”一刀宰了……

长孙冲瞥了一眼渊男生,自然知道他口不对心,嘴上说着愿意用整个渊氏一族的所有来换取渊盖苏文的性命,实际上恨不得现在渊盖苏文就暴毙而亡,由他顺利接掌渊氏一族。

心中鄙夷,口中说道:“世子还请放心,大唐乃礼仪之邦,陛下更以仁义治国,心胸如海,气量如虹。以往无论是突厥亦或是薛延陀,战败之后其贵族皆能够得到陛下之赏赐任用,从不曾予以苛待,更何况是大莫离支这样的一代人杰呢?在下定然恳请父亲从中周旋,保留渊氏一族之富贵权势。”

渊盖苏文嗟叹道:“吾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只愿唐军能够许诺不会恣意屠杀高句丽百姓,于愿已足,至于个人之生死荣辱,却是并不放在心上。”

长孙冲道:“大莫离支高风亮节、心怀万民,古之圣贤,莫过于此。”

渊盖苏文摆摆手,道:“行了,你们两个下去商议一番措辞,然后便给令尊去信吧。议和之事,即便两国皆有意向,其中之权衡取舍亦是牵扯到方方面面,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不能耽搁。”

“喏!”

两人急忙起身施礼,而后一起告退而出。

渊盖苏文一个人坐在诺大的厅堂之内,凝眉沉思良久,方才端起面前的盖碗,缓缓呷了一口,阖上双目,凝神思索眼下之困局。

……

渊男生领着长孙冲来到位于府中一角的一座院落,吩咐手下的亲兵把守门口,然后命侍者奉上香茗之后,将所有人都赶到门外,只余下他与长孙冲留在书房之内。

长孙冲跪坐在地板上,腰杆停止,面色凝重的问道:“大莫离支何以忽然之间愿意议和?这实在是出乎预料,不符他的性格。”

渊盖苏文此人霸道蛮横、刚愎暴戾,固然能力、智谋皆是顶尖,但性格却绝对是宁折不弯的那种。投降议和这种事,实在是与渊盖苏文的性格、风格背道而驰,这等想法出自他口,令人难以置信。

渊男生坐在他对面,一脸苦闷,亦是不可思议道:“昨夜三更时分,父亲忽然将我叫到书房,谈及此事……我也很是惊诧啊!父亲什么性格,我作为儿子岂能不知?那必然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宁为玉所、不为瓦全,即便将整个高句丽都拖进刀山火海万劫不复,他自己死于乱刃之下,亦休想让他卑躬屈膝的苟活于世!”

所谓知子莫若父,反之亦如此。

父子两个朝夕相对,渊男生身为嫡长子,协助处置渊氏一族的事务,时常聆听渊盖苏文的教诲,对于其人品性格、行事风格自然熟的不能在熟。

断然想不到渊盖苏文会有主动投降议和的一天,这实在是太出乎预料了。

长孙冲盯着渊男生,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变化,沉声问道:“此举极不符合大莫离支之性情,或许,是大莫离支另有谋算?”

渊男生一愣,旋即醒悟,问道:“你是说,父亲此举乃是缓兵之计?嗯,倒也不乏这种可能。”

唐军势如破竹,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抵达平穰城下,届时一场大战在所难免,高句丽军队失败亦是情理之中。这个时候若是能够以议和为手段,促使唐军放缓脚步,给于高句丽更多的征调兵卒、部署防御之时间,自然未尝不可。

长孙冲没有从渊男生面上看出什么异常,便知道他应当也不知渊盖苏文的谋算到底为何。

毕竟渊男生愚笨肤浅,喜怒形于色,绝无可能在自己面前演戏却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如此,渊盖苏文的用意愈发让他觉得叵测难料。

渊男生没有察觉长孙冲在试探他,他此刻心中满是焦虑,急不可耐的问道:“大郎,你说若是父亲主动议和,大唐皇帝会否绕过父亲一命?”

这是他最为关心的问题。

只要渊盖苏文活着,不仅他所有的谋算都是一场空,再不久的将来,他更会世子之位不保。以二弟渊男建对于世子位置的贪婪,以及对于自己的厌恶痛恨,自己或许唯有落得一个凄惨而死的下场。

他岂能不急?

尤其是两国罢战议和,使得唐军兵不血刃覆亡高句丽更加附和长孙冲的利益,说不得长孙冲也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那可真真是天亡我也……(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