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不断试探】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不断试探】

每一个家族,世子都是仅次于族长的存在,即便是家中元老,亦要倍加尊敬,且需要发动整个家族的力量予以栽培,毕竟一个合格的族长可以兴旺一族,而一个败类族长,却可以灭亡一族。

身为世子的长孙濬跑去西域干什么、见什么人,家中岂能不知?

若是当真不知,那么就唯有两种可能,要么族中之人撒谎,要么长孙濬私自行动。

长孙濬已经死了,就算犯下天大的过错,可不会牵连活人。

可若是族中之人撒谎,故意隐瞒长孙濬前往大马士革的消息……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长孙濬自然可以前往大马士革,但是族中为何隐瞒?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目的?

尤为重要的是,长孙濬前往大马士革,回程途中遭遇杀害,然后大马士革便调集兵马,悍然入寇西域。

这其中到底有没有关联?

若有,这种关联又是什么?

长孙无忌面上尤显镇定,面对李二陛下不断的试探逼问,心里怦怦乱跳,后背凉飕飕一片,已被冷汗浸湿。

他知道,陛下定然是知晓了什么。

少年之时情投意合、志趣相同,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砥砺奋进,没有人能够比长孙无忌更加了解李二陛下的性格。他深知李二陛下那掩藏在宽厚之下的刚愎,以及那种深入骨髓的骄傲。

他可以宽恕背叛他的人,却绝对不会宽恕欺骗他的人。

……

李二陛下一双虎目灼灼的盯着长孙无忌,直将长孙无忌看得心里怦怦乱跳,面上勉强维系着悲戚之色,没有露出慌乱。

好半晌,李二陛下才缓缓颔首,拈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这才淡然说道:“辅机放心,这件事朕会叮嘱‘百骑司’派出人手严查,只要确认凶手是谁,定会为辅机讨还一个公道。朕的皇亲国戚,各个身份高贵,焉能任由腥膻蛮胡恣意杀戮,甚至还逍遥法外?决不饶恕!”

“多谢陛下。”

长孙无忌感激涕零。

李二陛下摆了摆手,露出一丝疲倦之色,道:“咱们君臣之间,何需客气?行了,朕有些乏了,辅机暂且回去吧。”

“喏。劳师远征,不仅精力体力耗损极大,更有水土不服之症,陛下乃万乘之君,身系帝国安危,该当好生保养才是。老臣告退。”

见到李二陛下颔首,长孙无忌起身施礼,后退三步,这才转身走出大帐。

李二陛下双眼微微眯着,看着长孙无忌略显佝偻的背影,握着茶杯的手掌下意识的用力,手背青筋暴凸。

一张方正的脸庞上,满是阴霾。

……

长孙无忌从大帐出来,回到自己的营帐,将亲卫们尽皆赶出去守在门口,唤来跟随自己出征的忠仆,令其取来纸笔,又研好墨,提起毛笔饱蘸墨汁,略作思索之后,开始书写。

这封信是给长孙冲的。

信中言及陛下之要求吩咐,以及河西大捷的消息,并且叮嘱长孙冲勿要放弃促成双方议和,以此麻痹渊盖苏文的警觉性,为大军攻伐平穰城争取更好的局势,又提及陛下再次允诺长孙冲可以戴罪立功,重返长安。

写完之后,长孙无忌将墨渍吹干,却并非折起塞进信封,而是将信纸翻转放在案几上,冲着自家忠仆摆摆手。

那忠仆便走到长孙无忌的床铺之处,趴在地上,从床铺之下取出一个样式普通的木盒,捧着放到长孙无忌面前的案几上,又取过来盛着水的脸盆。

长孙无忌打开木盒,里面是一面光可鉴人、花纹繁复精美的玻璃镜子。大军出征在外,一般不准携带此物,毕竟易碎,保存麻烦,破碎之后还容易将人弄受伤。

不过长孙无忌地位不同,自然可以破除许多禁忌,诸多军法也必去逐条逐例的完全遵守。

忠仆从案几上拿起一张纸,放在水中浸湿,然后贴在光滑的镜面上,再拿起一张纸小心翼翼的覆盖其上,两张纸紧紧贴着。

长孙无忌取过毛笔,在纸张上书写真正想要送给长孙冲的信笺。

待到写完之后,将上面这张纸揭下,撕成碎片丢掉,将贴在镜面上的那张纸小心翼翼取下,将其晾干。

做完这些,长孙无忌才松了口气,放下毛笔,起身到一旁的榻上半躺着,眯着眼,琢磨着心事。

河西大捷,使得长孙冲促成议和的可能几乎断绝,如此之大的一个功勋在手边错过,任谁都难免郁闷,连带着对房俊生出几分怨气亦是在所难免,更别说素来与房俊不对付的长孙无忌。

然而事已至此,便是将他闷出病来亦不可更改,眼下最重要之事便是叮嘱长孙冲稳住阵脚,与渊男生结成同盟,在唐军兵临城下之时起兵造饭,里应外合,一举攻陷平穰城。

若是能够顺手将高句丽王室救出,那也是大功一件。

虽然比不得一手促成两国议和那等首攻,却也足够将功折罪,获得李二陛下之特赦令。

然而其中之重点,依旧是神秘莫测、不知所踪的“王幢军”。

开战至今,唐军狂飙突进连战连捷,高句丽数十万大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然而事实上,高句丽所谓的数十万大军,大多都是临时征调的牧民、农夫、刑徒,真正的正规军不足半数。

而其中之精锐,战力并不低,安市城之战就可见一斑,唐军拥有数倍于敌的兵力将安市城团团围困,又动用火药等攻城利器,依旧付出极大之代价才攻陷安市城。

安市城中,便有十万高句丽军精锐。

所以,高句丽军真正的精锐军队,战斗力非但不差,反而很强。而素来被认为是高句丽军队精锐之中的精锐之“王幢军”,战斗力显而易见。否则高句丽王室、渊盖苏文又岂能将其视为统治之根基?

高句丽王室之所以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不得不任由渊盖苏文攫取军政大权,便是由于素来终于王室的“王幢军”被渊盖苏文策反,之后又被渊盖苏文清洗了一遍,军中充斥着渊盖苏文的心腹亲信。

显然,“王幢军”强横之战力,已经可以左右高句丽王权之归属……

这样一支强军一直隐藏在暗处,乃是极大之隐患。万一平穰城之战如火如荼之时,这支军队陡然从暗地里杀出,可轻易颠覆当时之局势,甚至起到意想不到之战略作用。

所以他叮嘱长孙冲务必摸清楚“王幢军”之虚实,最起码也要搞明白“王幢军”所处之地,以及战略目的。

否则千算万算,最终却因为漏算了“王幢军”而导致唐军承受巨大损失,即便最终唐军攻陷了平穰城,覆亡高句丽,长孙冲的功劳也难免要大打折扣。

甚至于如若“王幢军”来一个“斩首战术”,乱军之中重创唐军指挥中枢,有可能导致唐军功亏一篑,面临一场大败。

到那个时候,就不只是功勋打不打折扣的问题了,搞不好所有的罪责都得由一直潜伏在平穰城的长孙冲来背负,连长孙家都得遭受牵连……

“家主,纸已经干了。”

“哦。”

长孙无忌忍着酸疼的腰背,从床榻上坐起,抬脚来到案几之前,将那张干透的纸张折了几下,成为一个信封,再将之前写好的那封信塞进去,以火漆封口,又在火漆上加盖自己的印鉴。

等到火漆冷却凝固,长孙无忌将信封递给忠仆,吩咐道:“带上几个精干的家将,赶赴平穰城将这封信送到大郎手中,让他听命行事,万万不可大意。”

“喏。”

忠仆结果信封,将其贴身收好,施礼之后大步走出营帐,点了十余个精悍强干的家将,策骑离了军营,向着上游奔去。

鸭绿水沿岸大的渡口很少,但是小的渡口却多得是,这些渡口不利于大军通行,但是常年有船只在此摆渡来往旅客,往来两岸。

忠仆刚刚赶到上游的渡口,下游泊汋城方向已经传来轰隆隆的震响,攻城之战开始。(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2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