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出乎预料】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出乎预料】

长孙津少年气盛,当即怒道:“放肆!他韦挺疯了不成,长孙氏不过是咱们家一个偏支远方之女,吾等心怀恭谨才称她一声姑姑,莫不是他韦挺还真当是咱们的姑丈了?”

一众兄弟各个炸了毛儿。

长孙湛也道:“韦挺太过放肆,将吾长孙家置于何地?”

长孙淹尚在失神之中,对于兄弟们的愤怒充耳不闻、视如不见。

他此刻脑子里嗡嗡响,只有一个声音反复回荡:长孙氏怎地就死了?

他所谋划的不过是一个框架,实质行动半点没有,他又没有吃了熊心豹子胆,岂敢在西域之战的时候插手其中横加干预?若是不小心坏了父亲的大事,自己这张皮怕是都得被剥掉!

只是利用长孙氏那个蠢货能够入宫拜见韦妃,从中煽动一下,使得太子得知之后恼怒异常,针对韦家展开一场严厉的惩罚……

京兆韦氏看似不显山不露水,但是根基雄厚实力强劲,一旦被太子针对,所引发的反应足以使得朝纲振荡,将大多数世家门阀席卷进去,从而达到他火中取黍的目的。

至于长孙家……他断定太子那个怂货没有魄力敢于将长孙家牵扯进去,即便牵扯进去,以长孙家过往之功绩以及文德皇后之余荫,谁还敢将长孙家、将他长孙淹如何?

只是没想到,长孙氏居然就这么死了。

她必然是将话带到了宫里,然后事发,被逼自尽……

如此说来,接下来就应当是太子针对京兆韦氏展开雷霆霹雳一般的报复,以此来告知各方,太子要维护他身边的人马,同时更要捍卫储君之威严!

可是朝中各家门阀,又有谁将这位软弱的太子放在眼中?

他们只害怕刀子,永远不会感激仁德……

当然,韦挺的反应,也说明此事必定引发了极为严重之后果,否则不会近乎于撕破脸一般让自己前去韦家“跪灵”,自己不仅仅是长孙无忌的儿子,更是下任家主的继承者身份,岂能这般去给一个偏支远方的妇人下跪磕头?

他也不怕京兆韦氏找他麻烦,世家门阀之间即相互联姻结成联盟,又相互拆台背后捅刀?实在是没什么稀奇。

更何况如今无论关中大姓亦或是关陇门阀之间本就各怀心思?谁也那谁没法儿,韦挺又能将他怎么样?

磕头是肯定不能去磕头的?哪怕今日韦挺前来烧了长孙家的房子?那也绝对不能去磕头。

等过了今日,太子之打击报复手段必定旋踵而至?希望那个时候韦挺还能有精力找他算账……

长孙淹伸出手,在虚空处作势按了按?几个兄弟的争吵声戛然而止。

很是欣慰这种威望?长孙淹面色淡然,对家仆道:“去回复韦挺,长孙家自然会前去吊唁,但除此之外?让他别多想了。”

“就该这样!”

长孙温击节叫好?堂堂长孙家,岂能被韦家呼来喝去,还给他们家的妇人磕头?就算那妇人是长孙家的女儿也不行!

长孙津也傲然道:“那韦挺大抵是昏了头,真以为他家韦正矩那个窝囊废娶了晋阳公主,成为陛下乘龙快婿了?就算当真韦家尚了晋阳公主?他也是个屁!被人家房二给打了一顿好生羞辱,阖家上下居然连个屁都不敢放?也敢称什么关中大姓、高门大阀?我呸!”

长孙溆性子有些闷,反应有些慢?一直毫无存在感的坐在一旁,此刻见到一众兄弟都很亢奋?气势很盛?也受到感染?冷不丁插了一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区区韦家,何足道哉?若是日后大兄回归,更会领着吾等打上门去,以偿今日之辱!”

长孙津:“……”

长孙温:“……”

长孙湛:“……”

你若是不会说话就待在一旁,没人非得让你说。可你若是非得说,拜托能不能长点脑子,说什么话语之前琢磨一下?

好兄弟,眼下是四哥话事,长孙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四哥说了算,即便将来父亲回京、大兄回归,四哥依旧是长孙家的家主继承人……你这般说话,岂不是认为吾等跟着四哥就只能含羞忍辱,唯有跟着大兄才能吐气扬眉?

何其蠢也……

长孙淹也嘴角抽搐一下,目光幽幽的盯着长孙溆看了一会儿。

长孙溆觉察到气氛不大对头,也明白自己说错话,见到长孙淹看过来,赶紧缩缩脖子,躲在长孙湛身后。

长孙淹:“……”

这等蠢人,说话办事原本就不过脑子,跟他置什么气呢?

心头再是不满,也只能自己憋着吧……

长身而起,吩咐道:“固然韦挺桀骜失礼,但是说到底,长孙氏亦是吾家之女,如今暴卒,岂能没有娘家人前去扶灵?吾入内换一套衣衫,稍后七郎、八郎……还是九郎吧,与吾一同前去韦家吊唁。”

“喏。”

长孙净与长孙湛一齐应下。

待到长孙淹入内,长孙净瞅了一眼一脸懵然的长孙溆,心底叹息一声,宽慰道:“毋须颓丧,兄弟之间说错话又打什么紧?不过往后还是应当谨言慎行,说话做事都要想明白。”

眼下四郎几乎铁板钉钉会成为下一任家主,可这位素来不是个心胸宽阔的……

叮嘱了一句,长孙净与长孙湛也一同各自回到院子换了一套玄色衣衫,到了大门口处等了没一会儿,便见到长孙淹从内院出来,三人汇合一处,让人牵来马匹,翻身上马,长孙淹在前,长孙净、长孙湛一左一右稍微落后一个马头,在家兵簇拥之下,赶往韦家吊唁。

到了韦家所在的坊门外,便见到一辆一辆的马车已经从长安城内各处赶来,因为车辆太多,房内道路堵塞,便都在坊门外下车。

长孙淹看着络绎不绝的宾客赶至,心里也有些惊诧于京兆韦氏的人脉之深,这是平素低调谦虚的京兆韦氏所没有表现出来的。

京兆韦氏,不愧为关中大姓,与房陵杜氏一起传承数百年,根深蒂固。

与他们相比,叱诧风云的关陇门阀倒好像是外来户……

三兄弟行至房门前,各自甩蹬离鞍下马,将缰绳将给一旁的家兵,进了坊门,步行来到韦家正门前。

高大雄阔的门庭,已然布满白幡黑纱,院内隐隐有哭声传出,门庭中宾客络绎不绝,尽皆面色凝肃。

早有韦家的仆从见到长孙家的三兄弟,不敢怠慢,小跑着走上前,将三人请到门内,于一处门房外站定,取来三条白色孝带递给三人。

韦家与长孙家乃是姻亲,故而长孙家治丧,长孙家的子弟皆要服孝。

三兄弟结果孝带,仔细绑在腰间。

“三位郎君,里边请。”

韦家仆从躬着身,欲将三人请入灵堂。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一阵马蹄杂乱,门前的宾客纷纷躲避,有人大声道:“太子殿下有旨,韦家公忠体国、克己复礼,簪缨传家、代代仁厚。今日举家治丧,特赐下白绫三丈,以为哀荣。”

得到消息的韦挺一身白色孝衣,早已从灵堂内赶来,躬身谢恩:“多谢太子殿下体恤,韦氏一门,铭感五内!”

有内侍捧着白绫进了大门,直去灵堂之前,将白绫悬挂在门外。

这本是应有之意,韦家不仅是关中大姓,家中更是出了一个贵妃,韦家治丧,皇家自当有所表示。

只是门前悬挂起来的三丈白绫落在长孙淹眼里,却令他有些失魂落魄。

长孙氏之死,必然是其在宫内面见韦妃之时,将那些话语道出,被太子得知之后予以追查,韦挺唯恐牵累家族,故而逼迫长孙氏自尽。

这已经出乎长孙淹的预料,他当初不认为韦挺能够这般有魄力,将长孙氏之死将祸患尽皆消除。

而太子既然得知那些话,又岂能不雷霆震怒?即便只是为了捍卫储君之威严,也势必要对韦家穷追不舍……可为何又赐下三丈白绫以示哀荣,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事情超出了预计,就意味着其后之发展也完全脱离了他当初的构想,之后究竟会引向何处,发生一些什么,很难掌握在自己手中。

韦挺逼迫长孙氏自尽,在此事尚未形成轩然大波之前一举将源头掐灭,这手段当真是又狠又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2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