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亡族之危】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亡族之危】

上一个敢于让渊盖苏文“还政”于高句丽的王的,正是上一任过往荣留王。这位颇有几分壮志,不愿被权臣篡夺了社稷国祚的国王经过好一番运作之后,调集禁军意欲在渊盖苏文入宫之时予以擒杀,却不料反被禁军统领窜通渊盖苏文反杀于宫阙之内,子孙断绝,王权旁落,落得一个凄惨之极的下场……

高任武一脸坚毅,忿然道:“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个人之生死荣辱又何足道哉?只要能够缓行朝中权贵,使得他们认识到渊盖苏文覆亡在即,应当全力维系王上之安危,臣死亦无憾!”

他是“宗伯”,是高句丽王室名义上的最高长官,更是王室嫡系,深知此战过后无论胜败,渊盖苏文都必定斩杀宝藏王,更会残忍将王室屠戮殆尽,又岂能坐视不理?

只要能够保得住宝藏王,保得住高句丽王室,他愿意拼却一切代价。

面对王室之中最为忠心的臣子,高任武也并无隐瞒,沉声道:“父王与王兄已然制定完全之计划,就算时局糜烂至不可挽回,亦要确保父王以及王室至安危。届时,王兄会率领禁军据守王宫抵抗强敌,吾则保护父王自密道逃脱。只不过皆是人多眼杂,一旦遁入密道,必然被渊贼安插在宫内的眼线得知,若是衔尾追杀,父王必定不保,故而还需叔祖配合王兄,于王宫内外奋力抗敌,给父王逃离之时间。”

高氏王族统治高句丽数百年,这平穰城更是当年长寿王一手重建,王宫之内留下两条仅有王族嫡系知晓的密道不足为奇。

只不过不到关键时刻,宝藏王亦不敢轻言遁逃,否则一旦被渊盖苏文察觉,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渊盖苏文的疯狂报复?定会将王族斩杀一空。

所以眼下宝藏王虽然每日里心惊胆战瑟瑟发抖?唯恐下一刻渊盖苏文便引兵冲进王宫将他杀害,却也不敢轻言逃遁?从而牵累整个王族遭受屠戮残杀……

高健卫颔首?道:“正该如此!二王子放心,臣下拼却一条命?也定要扭转局势,将吾高氏王族自炼狱之中解脱而出!”

此前于衙堂之中那般挑战渊盖苏文至权威?他便已经抱定必死之心?此刻听闻宝藏王也有了危急关头的谋算,可见胜算又大了一分。只要能够保得住高句丽王室,保得住宝藏王,就算渊盖苏文与平穰城玉石俱焚又如何?

到头来?唐人依旧要指望高句丽人来治理高句丽?故而纵然没有了高句丽王位,但只要依旧能够掌管高句丽,终有一日能够重新将王位夺回。

毕竟中原王朝尽管再是盛极一时、涤荡寰宇,却也难逃“生旺死绝”的自然规律,待到大唐气数将尽?中原必定烽烟处处、江山板荡,届时自然便是高句丽重铸辉煌之时……

两人正低声交谈着如何护卫王宫、如何挑唆权贵共同抵抗渊盖苏文?忽然听到带头一阵人声吵杂,脚步杂乱。

两人在此相见?虽然算不上十万机密之事,却也不能任由旁人碰见?否则一旦传扬出去?必然被渊盖苏文知晓王室之中另有谋算?若是由此加大对王室之监视、管控,说不定就要横生枝节……

高健卫沉声道:“二王子在此稍坐,待臣下出去看看……”

话音未落,便听得房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一队精壮兵卒如狼似虎的冲进来,见到高健卫,便大喝一声:“拿下!”

高健卫登时面色大变,他知道这必然是渊盖苏文派人的人,怕是要取他之命……

他奋力挣扎,力气却不敌精壮兵卒,被摁在地上,反剪双手死死摁住,奋力嘶吼道:“放肆!尔等可知吾是谁?这般无礼,都想找死不成!”

一个兵卒哼了一声,大声道:“大莫离支有令,‘宗伯’高健卫里通敌国、出卖军机,当即缉捕归案,严加审讯!”

高健卫亡魂大冒,固然算到或许有今日,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渊盖苏文简直一手遮天。

一旁的高任武起先冷眼旁观,不是他不在乎高健卫之生死,眼下宝藏王几乎成了孤家寡人,有人能够在宫外配合行事自然事半功倍,所以怎能眼瞅着高健卫出事?

只不过他心有忌惮,唯恐被人查知自己的身份,被渊盖苏文得知自己与高健卫私底下密谋,固然不敢对自己这个王子怎样,却难保不会立即对高健卫下毒手。

然而听了兵卒的话语,他登时明白,今日之事必定不能善了,也顾不得许多了,赶紧上前,大声道:“吾乃二王子,尔等简直狂妄至极、目无王法,眼里还有王上么?速速给本王子退下,吾亲自去大莫离支府,跟渊盖苏文说道说道!”

一众兵卒有些忌惮,毕竟这可是王子殿下,虽然这些年渊盖苏文权倾朝野,隐隐有废立之相,但毕竟高句丽王依旧是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对于底层兵卒、百姓来说,依旧高高在上,不敢轻侮。

几个兵卒气势一滞,想了想,其中一人道:“眼下皂衣先人就在门外,二王子不妨前去说说……”

高任武一听,道:“本王子不难为诸位,还请看在王室的颜面之上,略作等候,若是吾劝说不得那长孙冲,到时候任由诸位将人带走便是!”

几个兵卒一起点头:“如此甚好,但吾等军令在身不敢过多耽搁,还请快一些。”

高任武怒哼一声,看了一眼被死死摁在地上的高健卫,转身大步走出花厅,前往正门处。

……

门口,长孙冲指使兵卒将一众“宗府”官员尽皆挡在一旁,自己则负手站在门内的台阶下,面如冠玉、眉目清秀,配上一身甲胄,颇有几分“羽扇纶巾”的儒将风范。

未几,便见到一人自衙门里大步流星而来,行至面前站定,高大健硕的身材予人极大之压迫。

来人双目喷火,死死盯着长孙冲,怒声道:“汝等擅自闯入宗府也就罢了,居然口口声声说宗伯里通外国,简直欺人太甚!吾且问你,可有确凿之证据?”

长孙冲自然仁德高任武,抱拳失礼,浑然不将高任武的愤怒放在眼内,好整以暇道:“末将见过二王子……此番前来宗府,确有不当之处,不过末将身负大莫离支之军令,未敢有丝毫懈怠。二王子若是质疑宗伯之罪名,不妨亲自前去大莫离支府上请教,请恕末将不便告知。”

“呵呵!”

高任武生生给气笑了,戟指怒骂道:“狗贼!汝等擅自抓捕宗伯,连证据都没有便胡乱攀扯,谁给汝这等胆量?”

周围宗府官吏见到高任武几乎指着长孙冲的鼻子喝骂,登时士气振奋,纷纷在一旁鼓噪。

长孙冲冷眼看着高任武,淡然道:“末将不得不提醒二王子一句,末将军令在身,此前大莫离支曾叮嘱末将,无论何人敢于阻拦,都可格杀勿论……识相的,二王子还是让开吧。”

此言一出,他身边亲兵纷纷抽刀出鞘,一时间刀光闪闪,杀气腾腾,吓得一众宗府官吏纷纷倒退一步,面色大变。

真不愧是渊贼的鹰犬走狗,就连这份暴虐蛮横的行事作风都一模一样……

孰料长孙冲心中更是感慨。

当年他甚为帝王之婿,被誉为年轻一辈当中的领军人物,处处行事谨慎,小心维护自身形象,朝野上下皆要赞叹一声“公子如玉”“盖世无双”,简直就是正人君子循规蹈矩的代名词。

那个时候他万分看不上行事率诞、恣意妄为的房俊,觉得那厮简直就是地痞青皮,不入流得很。

然而现在身在平穰城,依靠渊盖苏文的权势行横无忌,方才明白自己当初嘲笑房俊是有多么可笑。

别的且不说,这种看谁不顺眼就肆意打压,甚至可以抡起拳头狠砸一顿的生活,实在是太过舒爽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2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