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狠下杀手】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狠下杀手】

高任武怒发冲冠、暴跳如雷:“放肆!吾乃高句丽之王子,千余万扶余人之主,汝居然敢这般与吾说话?渊贼心无忠义、狼子野心,便是汝等鹰犬亦嚣张跋扈,全无忠孝,尽皆该杀!”

此言一出,身边宗府官员各个面色大变,急忙上前拉住高任武苦苦相劝,恨不能堵住他的嘴……

这等话语那是能随便说的?

自渊盖苏文弑杀荣留王,朝野内外、举国上下谁人不知其野心?然则这话却始终无人敢说,一来惧怕渊盖苏文之暴虐,唯恐惹祸上身甚至祸延家族,再来亦是不敢去刺激渊盖苏文,生怕他心一横干脆不顾身后名血洗王室,自己坐上高句丽王的宝座。

这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王室不敢指责渊盖苏文弑杀君主、有谋逆之心,渊盖苏文也不愿屠杀王室,背负一个篡位之名。

王室在等着合适的时机一举将这个奸贼擒杀,拨乱反正以正朝纲,渊盖苏文则努力经营自己的势力,希冀于有朝一日可以强大至顺利接掌王位,使得高句丽之政权平稳过渡,而非是“暴虐篡逆”这样的千古骂名。

然而一点渊盖苏文被激怒,或者认定王室不甘现状,那么他定然不会坐视王室搅风搅雨背地里搞事,而是一怒而起,不顾身后之骂名将王室屠戮殆尽,自己坐上高句丽王的宝座。

朝野上下咒骂渊盖苏文奸佞暴虐的不计其数,渊盖苏文或许不爱搭理那些上蹿下跳的家伙,因为他们再怎么骂也不可能威胁到渊盖苏文的权势地位,可高任武乃是王子,他这般辱骂,渊盖苏文如何能忍?

那家伙就是一个魔王啊,杀人不眨眼,一旦被激怒,整个王族都得遭殃。

而宗府作为高句丽王族的管理衙门,上上下下可都是王族中人……

……

高任武却不认为渊盖苏文敢将他如何。

高健卫乃是王族宗伯,权力很大,在王族之中威望甚高,有他在宫外拥护父王会使得王室之声势大涨,实力更是增强不止一筹,无论届时是在平穰城中起兵弑杀渊盖苏文,亦或是遁入密道逃生,都将会胜算大增。

眼下唐军狂飙突进?势不可挡?不日就将抵达平穰城下,高句丽之存亡危在旦夕。这等时候?正该举国一心、上下协力?外御强敌。若是渊盖苏文敢在这个时候对他这个王子施以暴虐之惩戒,必然使得平穰城内人心惶惶?导致士气大跌。

所以只要他不是公然率军反抗渊盖苏文的统治,一些口角之争渊盖苏文必定予以隐忍。

当然?高任武看似?实则粗中有细。

他这般指责喝骂长孙冲,并非是展现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是希望能够震慑长孙冲,使其投鼠忌器心有顾忌?不敢抓捕高健卫。

他必须保住高健卫?否则这样一个敢于公然反抗渊盖苏文的王族宿老一转眼就被渊盖苏文下狱,谁还敢支持宝藏王?

面对高健武的喝骂指责,长孙冲却一丝一毫的怒气都未升起。

他只觉得这般恣无忌惮的行事作风实在是太过爽快,与他往昔谨小慎微的风格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心底甚至升起几分对于房俊的艳羡……

男儿志在四方?加官进爵、大权在握,为的不就是一展心中抱负?能够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使得自己之意志加诸于四海之内?号令所致,莫敢不从?

若是时时刻刻都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行事皆要顾忌后果、看人眼色?那就算身为宰辅?又有何意义?

这一刻,长孙冲有些放飞自我,他笑吟吟的看着暴跳如雷的高任武,待到其厉声斥责、唾沫横飞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悠悠说道:“高健卫里通外国、出卖国家军机,已被大莫离支下令缉捕。二王子对其这般维护,必然是与其同谋,试图暗杀大莫离支,开城迎接唐军入城,卑躬屈膝将高句丽之国祚拱手奉上,以换取高氏王族继续荣华富贵……来人呐,将二王子绑缚缉拿,与高健卫一起打入大狱,等候大莫离支审讯。”

宗府管理都惊呆了,还可以这样?

这可是王子殿下啊!就算是渊盖苏文亦要保持起码的体面,公开场合依旧要对宝藏王以及诸位王子保持恭谨,你不过区区大莫离支一个皂衣先人,居然敢这般信口雌黄、指鹿为马,公然陷害王子?

高任武更是又惊又怒,厉声喝道:“吾乃王子,谁敢动吾一下?”

不得不说,固然渊盖苏文眼下权倾朝野、鹰犬无数,可毕竟高句丽传国数百年,高氏王族之积威依旧很盛,高任武这般横眉立目厉声斥责,一众高句丽兵卒面面相觑,当真不敢上前。

他们不敢,但是长孙冲身边从长孙家带出来的亲兵却毫无顾忌。

大唐威服四海,所有唐人都自觉高人一等,似高句丽这等偏居一隅之蛮族,在唐人看来与突厥、薛延陀、吐谷浑等胡族并无异常之处。

天军所至,平穰城必将化为焦土,高句丽倾覆灭亡只在旦夕之间,哪里还会有什么恭谨之意?

十几名亲兵一拥而上,捉手捉脚搂腰扳胯,瞬间将高任武放翻在地。

高任武身高体壮膀大腰圆,岂能甘心束手就擒?而且他深知渊盖苏文的暴虐,一旦自己当真被捉拿下狱,很可能十死无生。

渊盖苏文轻易不敢对王族狠下杀手,王族又岂能不忌惮渊盖苏文之残暴,唯恐他铤而走险?

他没料到长孙冲居然当真敢动他,一个疏忽的功夫已经被放翻在地,却猛地扭腰翻身站起,一拳将一个逼上来意欲捆缚他手脚的亲兵打倒在地,鼻血长流。

旁边宗府管理吓得心惊胆战,纷纷出言劝阻,这可是渊盖苏文的亲信,这般闹下去岂能了得?

高任武也是个暴脾气,平素被渊盖苏文压制得不敢妄动,这会儿满腔怒火都发泄出来,状若疯虎,十几名亲兵一时间居然近不得身。

长孙冲负手立于一旁,淡然道:“大莫离支有令,胆敢反抗者,视如与高健卫同罪,恪杀勿论!”

“喏!”

十几名亲兵得令,一阵“呛啷啷”声响,纷纷抽刀出鞘,相互结成阵列,同时欺步上前将高任武围在当中,其中四人同时出刀,上下左右将高任武身上各个角度封死。

锋锐的钢刀狠狠捅进高任武身体。

“啊——”剧痛使得高任武发出一声疯狂的吼叫,他不敢相信这个汉人奸贼居然当真敢杀自己,两手抓住刺入身体的钢刀,浑然不顾瞬间被刀锋割破手掌鲜血长流,圆瞪双目,意欲反抗。

亲兵们训练有素,握刀的手猛地一搅,然后抽离,四股血箭自高任武身上飙出,然后另外四人从不同的角度再次出刀,又一次刺入高任武的身体,然后迅速抽刀。

“砰!”

高任武高大的身躯狠狠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仰面向天睚眦欲裂,临死亦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般死在奸贼之手。

他以为渊盖苏文为了维系大敌当前平穰城之内的稳定不敢杀他,却根本不知道长孙冲想的是就算他杀了高任武,渊盖苏文也不能将他如何……

宗府大门之内,数十人木然立在一旁,看着地上抽搐断气的高任武,鸦雀无声。

这可是当朝王子啊!

居然犹若豚犬一般,被人就这般给杀了?

长孙冲拍了拍手,环视呆若木鸡的众人一眼,朗声道:“高任武与高健卫合谋里通外国,如今罪行败露,意欲铤而走险谋害大莫离支,末将缉捕过程之中将其刺杀,诸位可都看见了?”

无人应答。

长孙冲无所谓,续道:“事后若是末将知晓有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恣意构陷、栽赃嫁祸,休怪末将不讲情面。诸位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贵族,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想必心中有数。行啦,来人将高健卫绑缚大狱,再将高任武的尸体收敛,末将亲自报于大莫离支知晓。”

高健卫被人绑缚着从衙门里花厅押出来,见到高任武的尸体,登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却旋即被人在嘴里塞了一块破布,半点声音发不出来。

宗府官员就眼睁睁的看着长孙冲将高健卫押走,再将高任武的尸体盖上一块白布抬走,出了大门扬长而去。

一阵微风吹过,浓重的血腥味在宗府衙门里飘荡。

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知道局势已经变了,搞不好下一刻便彻底失控,而渊盖苏文说不得就会残暴的下令将所有王族屠戮干净,在大敌当前之际登上王位。

如此,不管此战最后之胜负,渊盖苏文也算是了却平生夙愿,实实在在的成为高句丽之王……(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72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