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妙医鸿途 > 【第1879章鹿岛良的私心】

【第1879章鹿岛良的私心】

鹿岛良说是虚心学习,其实是想偷师。    但让他觉得无奈的是,苏韬光明正大地让他去学习,但是他根本学不到,这种痛苦与无奈,实在太糟糕了。    鹿岛良扫了一眼服部麻衣,心中突然多了个想法。    苏韬自然最先发现松浦直见的手指有知觉,但他没有终止医治,还在不停地在他身上落针,因为苏韬不仅是想让松浦直见苏醒,而且还要让他恢复如初。否则的话,即使现在松浦直见睁开眼睛,也仅仅是一个智商不超过三岁婴儿的白痴。    苏韬开始运用天截手,在他的头部施针,之前花费十五套针法,只是为了打通他体内的经脉,松浦直见现在最严重的伤势,不在胸口的那一刀,而是在他的脑部。    杀手将刀刺入心肺的瞬间,造成大量失血,心脏停止跳动之后,相当于抽水机的水泵坏了,血液停止流通,脑部需要靠血液流通补充氧气,否则脑细胞就会死亡。    若脑缺血三十秒,则神经元代谢受损,两分钟后神经细胞代谢停止。五分钟后神经细胞开始死亡,大脑皮层出现永久性损害;十五分钟后小脑出现永久性损害;二十分钟后延脑的呼吸、血管运动中枢出现永久性损害。    松浦直见休克数分钟,这段时间脑部没有氧气供应,因此可能造成了永久性损害。    在中医当中,松浦直见的病情属于,“损伤内证”和“损伤昏厥”范畴。    治疗这种重症疾病,有黄金四十八小时,距离松浦直见被刺杀,到苏韬接受治疗,才不到三十个小时,所以苏韬必须要抓紧每分每秒。    尽管中医理论没有治不好的病症,但面对脑细胞永久性受损,也是无能为力,因为这种死亡是不可逆的,幸运的是,松浦直见被抢救的时间很及时,因此脑部受损的程度并不是特别严重,这使得松浦直见恢复如初,拥有很大的概率。    苏韬心无旁骛,给松浦直见继续用针,主要是围绕头部的穴位。    不知不觉又过了两个小时,松浦直见缓缓睁开眼睛,苏韬终于松了口气,轻声道:“你很坚强,非常了不起。”    松浦直见虽然有了意识,但很虚弱,他试图记得眼前的年轻人模样,但身体原因,很快又闭上了眼睛。    苏韬将银针收入行医箱,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已经不知道多少遍了。    当松浦直见睁开眼睛的瞬间,外面传来欢呼声,尽管治疗病人的是一个华夏大夫,但他们都为这个医学奇迹感到喜悦。    医生最大的荣耀,莫过于从死神手中抢回奄奄一息的生命。    苏韬背起了行医箱,走出治疗室的瞬间,鹿岛良带着一群人站在门口激动地鼓掌。服部麻衣也赫然在列,苏韬竟然真的让松浦直见苏醒,改变了服部麻衣的世界观,这根本不符合自己的医学理论体系,难道是巫术吗?    服部麻衣却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苏韬看到了一直等待的姬湘君,她脸上满是微笑,没有其他人那般兴奋,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姬湘君等苏韬的目光扫到自己,便迈着小步走过来,她知道苏韬需要自己帮忙翻译。    “鹿岛院长,我有个不情之请。虽然病人已经苏醒,但他后期还需要长时间的康复治疗,因为他是我公司的员工,而且接受的是中医疗法,所以我会明天安排几名中医来给他提供康复治疗。还请您能够同意!”苏韬打算从京都国际店抽调人员,来负责松浦直见的后期康复治疗。    其实不仅是因为中医在后期康复中更有效果,还是因为松浦直见此前被人暗杀,苏韬怕有人在幕后图谋不轨,安排自己人会更加可靠。    “这个没问题!”鹿岛良微笑着说道,“麻衣,你后期负责对接苏专家安排的事情。”    “我吗?”服部麻衣惊讶地望着鹿岛良,眼中露出困惑之色。    明明之前抨击过苏韬,副院长为何选择自己?    “是的!”鹿岛良与姬湘君用英语介绍道,“她是我们医院最优秀的年轻医生,相信她能从与中医大夫接触的过程中,受益良多。”    服部麻衣微微一怔,对鹿岛良的用心良苦,感到非常钦佩,虽然她对中医依然保持质疑的态度,但鹿岛院长对自己如此看重,她一定保持良好的心态,看一看中医是否真的那么玄奥。    苏韬听姬湘君解释完毕,心中忍不住感慨,这就是岛国人的优点,他们拥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对不懂的东西,可以放下心中的芥蒂,努力踏实地学习和吸收,这一点是国人需要学习的地方。    国人有一个劣根性,总觉得自己来自泱泱大国,什么都是世界第一。好听一点是拥有大国自信,难听一点是坐进观天,不可一世。    苏韬也理性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将岩田汉药的成功抽丝剥茧的研究出来,成为自己将三味制药推向世界舞台的重要动力。    听说儿子苏醒,松浦直见的父母冲到苏韬的面前,满脸泪痕的感谢。    苏韬连忙安慰他俩,他心中明白,这对父母其实对松浦直见的要求不高,只要活着,至于变得痴傻,并不重要。    越智千秋在得知松浦直见苏醒之后,也赶到了医院,他见到了面色憔悴的苏韬,感慨道:“这次多亏你出手,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    越智千秋在松浦直见遇害之前,跟他一起在居酒屋吃饭,松浦直见出事之后,也是越智千秋帮忙协调住院和手术手续。越智千秋忙碌了一天,才回家休息片刻,所以现在才跟苏韬见面。    苏韬知道越智千秋是一个善良的人,安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尽量让松浦直见康复。另外,也会调查出背后的黑手究竟是谁!”    越智千秋眼中露出愤怒之色,他心里藏着一团火,这帮人实在是胆大包天,罪无可赦。    ……    顾隐早就安排好人在医院门口等候自己。    现在风声鹤唳,松浦直见刚刚遇害,谁能保证凶手不对其他人下手,尤其是苏韬。    顾隐担心苏韬出事,所以不仅安排了车辆,还安排了酒店。    苏韬和姬湘君坐在中间一辆商务轿车,前后有两辆轿车保驾护航,这个架势离开医院的时候,引得很多人为之侧目。    至于服部麻衣自然也看到了苏韬的排场,心中暗自腹诽,不过是一个大夫,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吗?    服部麻衣被鹿岛良喊到办公室,鹿岛良给服部麻衣亲自冲了一杯咖啡,这让她受宠若惊。    鹿岛良见服部麻衣小心翼翼地嘬了口咖啡,面带微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安排你去和三味堂的工作人员对接吗?”    服部麻衣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鹿岛良很认真地说道:“我调查过近期三味堂的业绩情况,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无论客流量还是好评都有非常明显的增加,这充分说明中医在京都有庞大的需求市场,从去年开始,我们医院虽然还在盈利,但客流明显减少,业绩同比下滑严重,因此院长委托我找到原因和改变不好趋势的办法。”    服部麻衣眼睛一亮,试探道:“莫非是想在医院加入中医部门?”    鹿岛良微笑道:“你很聪明,反应非常快,这正是我选中你的原因。我希望你通过此次与三味堂的工作人员接触,对中医的情况进行了解,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安排你前往华夏系统学习中医。在两到三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里,我希望你能够成为医院中医领域的骨干力量。”    服部麻衣虽然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还是觉得压力很大,“医院比我资历更高,经验丰富的前辈那么多,我感觉并非最佳人选,担心会让您失望。”    鹿岛良走到服部麻衣身边,从侧面看着她精致的妆容,然后在服部麻衣肩膀上轻轻地按了按,鼓励道:“请相信我,你绝对是最适合的人选。你是一个新人,即使失败了,那也无所谓。”    服部麻衣颔首道:“好的,我会按照您的意思去办。”    鹿岛良脸上露出微笑,“麻衣,你是我很看重的晚辈,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等服部麻衣离开办公室,鹿岛良将她刚使用过的咖啡杯拿在手中看了看,杯身上留下了一个殷红的唇印,随后将杯子扔到垃圾篓里。    现在服部麻衣算是医院最炙手可热的女孩,不少单身男性都对她非常感兴趣。    鹿岛良暗叹了口气,如果自己在年轻时遇到青春美丽的服部麻衣,绝对会升起追求她的冲动吧?    鹿岛良选择服部麻衣,正是因为她是个女性。这个性别可以起到伪装、迷惑的作用,让服部麻衣去接触和学习中医,说得直白一点,那就是窃取别人的商业机密,若是换做一个男性,肯定会引起别人的警惕。    鹿岛良考虑得很周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6724bq1089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