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大明闲人 > 【第869章:报复】

【第869章:报复】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小胖子眼中闪烁着羞怯而又期寄的光芒,磕磕绊绊的,总算勉强讲了一个笑话,全场不时响起笑声。不是他的笑话真好笑,而是他那神态,还有被苏默鼓动着用荆南方言的腔调逗笑的。

自己这算不算又毒害了一个朱氏子孙?苏默看着小胖子因兴奋而带着潮红的脸庞,心中暗暗想道。那分明是一种期待着报复快感的眼神啊,罪过罪过,自己可是一个好人来着,怎么会去害人呢?

这应该是为朱氏培养了一个小品演员,放在后世指不定哪天就成了一个天皇巨星了。对的,就是这样!

“你……你答应我的……”小胖子弱弱的说道,眼巴巴的望着他。

“啊……嘎嘎,没问题。”苏默仰天打个哈哈,回身把小公主叫到身边,一大两小三颗脑袋凑在一起,低声密谋了起来。

游戏继续。

众人围成一大圈的外面,一大一小、一胖一瘦两个小人对着跑动起来。歌声唱响的某一刻,小公主手上的手绢不知何时已经转移到了小胖墩的手里。然后,悄没声息的落到了鲁王世子朱阳铸的身后……

“那家伙刚才笑的最大声了,真是过分!”想着刚才某人在自己耳边“随意”说起的话,小胖子果断选定了目标。

“哈,十王兄,来一个。”

“咦,竟是鲁王世子殿下呢……”

“呃,这算不算自相残杀啊?”

“噤声!只看戏,别多话!”

“就是就是,管他去死……”

歌声停下,终于发现了身后手绢的朱阳铸,脸色发青的站了起来,对着四周围点点戳戳的议论声,脑门上一头的冷汗。

狠狠瞪了始作俑者的小胖子一眼,求助似的看向宁王。宁王眼观鼻、鼻观心,巍然不动,大佛底座也似。

朱阳铸绝望了。什么才艺之类的,他可是半分都不通啊。你若说提笼架鸟、遛狗斗鸡啥的,那绝逼是个中名宿,可这能不能算的才艺且不说,即便是能算也没有那道具不是。

可是除此之外,咱鲁王世子着实没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来啊。这可真愁煞个人了。

“咳咳,这位养猪兄……”苏默开口了,只是听着他那明显声调诡异的腔调,朱阳铸两只手就下意识的攥了起来。

“尔敢辱我皇家子弟?!”他咬牙愤怒的道。

苏默诧异的看看他,随即恍然,拍额道:“哦,明白明白,你是王公世子,我一个屁民不配和你称兄道弟对吧。好吧,那就……这位养猪的殿下,这样总成了吧。”

朱阳铸脸儿都绿了,小心的偷眼去看小太子,果然小太子一脸的阴沉。

特么的,这王八蛋又害我!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来着,当朝太子和小公主都跟你称兄道弟的,谁还敢说你不配?那岂不是说自己比太子和公主都要高贵了?

我的意思分明是说你叫我的名字那什么……等等!你大爷的,那什么……养猪的殿下……这是什么鬼?

朱阳铸有种要抓狂的感觉。

“唔,养猪的殿下啊…….呃,这名儿好长,真麻烦。要不,咱直接称呼您猪殿下好吧。”苏默苦恼的叹口气,认真的商量。

朱阳铸脸涨的通红,指着他说不出话来。这特么让他怎么回答?同意吧,那岂不是真要被叫成猪了?可不同意吧,又说不出理由来。他绝对相信,真要自己指责他称呼上的猫腻,那混蛋百分百不会承认的。

不但不承认,一个不好,怕还会倒打一耙,说自己仗势欺人什么的。妈蛋,不见那边太子的脸都臭成啥样了?还有那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哎哟喂,那瞪着自己的小眼神儿,简直跟刀子似的。这种情形下,信谁不信谁,那还用问吗?

朱阳铸这憋屈的哇,嘴唇哆嗦着,愣是半天没迸出半个屁来。

“哎呀,看来猪殿下对这个称呼还是比较满意的,那就如此好了。呐,猪殿下啊,你看是不是抓紧点,把才艺表演奉上?咱们后面可还有不少的项目呢。”苏默一副欣慰的模样,似乎对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称呼,感到灰常不容易,总算过关了的那种表情。

朱阳铸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去。特么的咋就这么定了……呃,才艺表演,我特么要是会什么狗屁的才艺表演,至于的站这儿让你活活的给叫成猪吗?

“本殿……咳咳,我不知该表演什么。”他闷闷的回答道。原本习惯性的想自称本殿下,可忽然想到“猪殿下”这个头衔,心里就是猛的一闷,果断改口换成了我。

特么的太隔痒了这也,猪殿下决定,在摆脱这个恶心的叫法前,再也不用“本殿下”这个自称了,哪怕宁可降一格,跟普通人一样称我。

“嗯?不知表演什么?琴棋书画,相声小品……呃,就是说笑话,跟方才荆王世子那样的……”苏默耐心的谆谆诱导。

“不会不会,统统不会!”朱阳铸烦躁的猛一摆手,没好气的打断道。

“什么都不会?真废……”苏默低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你……”朱阳铸大怒,指着他喝道。特么的你那声儿敢再大点不?

“啊?哦哦,没啥没啥……唉,要不……让他扮猪扮狗啥的,哎呀,貌似不太好啊……”苏默继续自言自语的嘟囔,偏那声儿还是那么“低”,低到大多数人都能听到。

场中众人忍不住的憋笑,憋得脸红脖子粗的,俩肩膀抖的跟抽了风似的。

朱阳铸简直快要昏倒了,脸孔如要泌出血来似的。

“啊,有了!”正待豁出去跟这混蛋拼了,猛不丁忽见那混蛋啪的一拍手,满面喜色的叫道。

朱阳铸一哆嗦,下意识的道:“什么?”

苏默笑眯眯的道:“在下终于想到了,这一样猪殿下你一定是会的。”

特么的又是猪殿下,朱阳铸咬牙切齿了,只不过站在这儿给人围观都快一刻钟了,那压力实在是山大啊。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旁的且先顾不上了。

“你说!”他咬着牙,从牙缝里崩道。

“跳舞!”苏默拍手笑道,“随便跳个舞吧,以猪殿下的身份,想必素日里肯定是风流倜傥、百花缠绕的,如歌舞这样的场合,当是司空见惯的吧。”

朱阳铸听到“风流倜傥、百花缠绕”八个字,不由的下意识挺起了胸膛,也便不去计较那称呼上的毛病了。

“如此,即便猪殿下就算不太精通,但就算照猫画虎也是应当能描摹出些神韵来的对吧?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殿下您说是不是?”苏默言笑晏晏的说道。

朱阳铸就张了张嘴,又噎住了。

这个时代,男人跳舞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不见昔日唐太祖都曾亲身下场舞之,还创出了什么《秦王破阵乐》吗?

所以,苏默说让他模仿舞姬跳个舞啥的,真心不算事儿。而朱阳铸想想,自己也觉得可以有。

只是,尼玛,说跳舞就说跳舞,你最后缀上那句是几个意思?特么的,猪究竟跟你有多大仇?你这张口闭口不依不饶的,太特么欺负猪了吧。

“那便……跳舞吧。”朱阳铸终于算是明白了,继续跟这个混蛋纠缠下去,怕是怎么也缠夹不清了。索性干脆的应下了,糊弄完事儿下场才是。

“哈哈,果然。来人啊,上道具,请猪殿下更衣。”苏默大喜拍手,转头向旁边招呼。

道具?更衣?

朱阳铸有那么一霎的迷茫,跳个舞而已,何须那么麻烦?道具什么的又是什么鬼?而且还要更衣……

朱阳铸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迷迷瞪瞪的被人领了下去,场中众人也纷纷低声议论起来。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不由的心中却愈发期待起来。

亭子里,泌姐姐也是蹙着好看的眉毛,暗暗猜度着里面的蹊跷。一时却怎么也想不通,忍不住低声跟程妹妹讨教起来。

程妹妹撇撇嘴,乜了外面正满脸笑容的某人一眼,低声道:“小妹也不知究竟如何,但却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那位猪殿下怕是要倒霉了,要倒大霉了!”

泌姐姐啊了一声,挑眉道:“妹妹何以得知?”

程妹妹就用下巴往外面扬了扬,低笑道:“这有何难?姐姐看那家伙。”

泌姐姐便顺势看去。

“……他每次露出这种貌似忠厚的模样,便铁定有人要倒霉了。这人坏透了,姐姐日后可千万要小心些。”程妹妹貌似随意的说道。

泌姐姐一鄂,随即若有所思起来,深深看了程妹妹一眼,微微笑了笑不再多言。

两人都是京中名媛,曾号称“京畿双娇”,一时瑜亮。这不但是从才学上说的,也是从样貌、身世等各方面而论的。然则这种赞誉背后,又何尝不是二女之间的争锋?

只不过一来双方家中长辈都属于同一个阵营,总不好将这种暗争摆到明面上来;这二来呢,两人也确实是各方面并肩轩轾,很难分出个高低上下来。

所以,到最后,谁能嫁得好,所嫁的夫君对比,便也无形中成了对比的筹码。

可是谁成想,造化弄人,最终两人却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同时要嫁给一个人为妻,而且还是以平妻对等的身份,这就让之前的暗争变得没有意义了。

但是女人之间的斗争,又岂是那么容易平复的?天下又有哪个女子,真心愿意自己的夫君与他人分享?更不要说还是她们两个这般同为天之骄女的存在了。

程妹妹方才那番话,看似在为泌姐姐释疑,但细细品味之下,又何尝不是一种宣战?看,对他的了解,我可是比你要深的多了。

所以,泌姐姐秒懂。接下来的战斗,便应是在“他”的身上了吗?那便,战吧。

场中苏默哪里知道自己的处境,他此刻简直要开心坏了。那个狗屁的猪头二屡次招惹他,这要不给他个深刻的教训,心中这念头实在不通达啊。

“不行,这不行,这万万使不得……”一个愤怒中带着惊慌的叫声遥遥传了过来。

角儿,要登场了!

苏默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渐渐绽开。场中众人也循声看去,目光所及之下,忽然俱皆一静,全场诡异的寂寂下来。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6907bq10865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