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永恒圣帝 > 【第4493章无敌的天尊之王】

【第4493章无敌的天尊之王】

叶晨肉身不朽,流转着炽盛的混沌光华。

与此同时,更为惊人的是,流转着三十九道永恒天道之力。

不错,是三十九道。

因为三大先天圣皇昔日渡永恒灾劫时,被劫组织的劫尊王所瞒天过海了,因此起源之地并不知晓,但他们出手的刹那,也被天地烙印了,在渡劫中也呈现出来,被叶晨所烙印下来。

如今,他的肉身烙印下了古往今来一切成为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此刻正在流转,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地升华,一股股恐怖绝伦的天尊级伟力在体内沸腾,旋即推动着肉身正在时刻在进化、突破着。

轰隆隆——

与此同时,一股股极致恐怖的永恒天道之力正在汹涌,将混沌大鼎、宇天塔、封印之门进行着改变着。

至高天尊证道功成时,强化肉身神魂的永恒天道之力也会改变着兵器,使之更进一步,达到天尊古兵层次。

自然,混沌大鼎本就是叶晨的证道古兵,属于天尊古兵层次,这一刻,在承受着肉身的永恒天道之力改变时,更是发生了可怕的蜕变,迅速突破。

最终,成为了天尊之王兵器,通灵而无双,蕴含着一股股动辄间可让至高天尊都为之色变的恐怖力量。

这是弑天之力!

宇天塔、封印之门也受到了这股肉身永恒天道之力的灌注,虽然不如混沌大鼎那般提升那么多,但也受到了混沌永恒天道之力与肉身永恒天道之力的两股强大永恒天道之力的灌注,不断地升华着。

轰——

轰——

轰——

终于,这一刻,三件兵器都伴随着叶晨肉身彻底极尽升华,也随之蜕变功成。

叶晨彻底渡劫完毕,并且,肉身成天尊了。

四肢百骸间,无穷无尽的永恒天道之力在汹涌,充斥着肉身,饱含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特性。

虽然不如荒天尊那般不朽,不如元始天尊那般不动,不如盘古大神那般力之极尽。

但却饱含着三者的特性。

这就是叶晨肉身的可怕之处,现在才不过刚渡劫完毕,还没有彻底大圆满。

一旦达到了大圆满,未必不能同时拥有三大肉身天尊的永恒天道特性,彻底无敌。

如今,叶晨可称之为天尊之王。

道法、肉身皆证道永恒天道,形神双天尊,拥有双天尊果位,全方位天尊无敌了!

“这,就是天尊之王的力量么?”

叶晨感悟着如今自身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

仿佛一拳间,可轰爆一切,包括至高天尊在内,都能抬掌镇杀。

或许是幻觉,也或许就是真的。

这一刻,叶晨看向了起源之地,他见到了无穷的灾厄,正在覆盖住了起源之地。

甚至乎,肉眼可见的情况下,起源之地的边荒之地,已经被撕裂开一块块广袤无尽的古老大陆,冲向无尽虚无之地。

起源之地正在崩析!

太可怕了!

当年的终极天战,而且还是数十位天尊级大战,即便起源之地再如何稳固,也不可能承受得住,注定了走向崩析。

这一刻,起源之地早就崩析了超过五成的面积,一块块巨大得不可思议的大陆板块在无尽虚无之地中漂浮着。

每一块超级大陆上,都有着绝顶强者在出手,撑起无尽神纹,守护大陆,不至于进一步崩析。

但更多的大陆碎片湮灭了,生灵涂炭,哪怕上面有着通天境、太虚境的巨头级存在,也不行。

诸天伟力轰击下,强如三太之境的巨头,也弱小如蝼蚁,不堪一击。

叶晨没想到已经发生了那样可怕的灾厄,即便是起源之地,居然都被生生给打崩了。

前所未有。

须知,即便是诸天黄昏,诸天尊大战时,起源之地都不曾是这样崩毁过。

这时候,叶晨从无数超级碎片中,见到了一块熟悉的疆域碎片——南荒之地!

当年,叶晨转世修炼肉身时,第一个出现的地方。

他身影一闪,便是来到了南荒之地。

这块南荒之地如今早就不复昔日那般广袤无尽了,上百座帝域的辽阔疆土,而今只剩下了不足三分之一,其余的在最初崩灭后,都在漫长岁月中逐渐地外界了。

南荒之地被一重朦胧的光幕所覆盖住,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这是保护南荒残余之地不受无尽虚无之地侵蚀的主要原因。

有太虚境级别的力量在守护着。

叶晨微微一怔,没想到南荒之地这等边荒之地,还有太虚境,这等存在放在昔日的三十三天域也称得上是一方雄主。

当然,这等天幕不可能拦得住他,他轻而易举就进入了,甚至乎镇守在天幕附近的三位至尊都不曾发现他的存在。

叶晨落下,一步间已是来到了最核心的南荒古城。

这座南荒第一城,昔日承载着叶晨的一些回忆,他突然神色一动,来到了南荒古城的最高神殿上。

巍峨的神殿上,一道强大的身影端坐其上,气机很是强大,达到了太虚境巅峰,距离太真境也不远矣。

叶晨看见这道身影,笑了,不再是隐藏身影。

“谁?”

神座上,镇狱帝子镇明蓦然睁开双眸,他如今贵为南皇第一人,被尊称为南荒皇尊,为诸皇之尊,可见一斑。

修为,更是达到了太虚境巅峰,距离太真境也不远矣,乃是实打实的南荒第一人。

可竟有人瞒过了他强大的神识,来到了南荒神殿上。

只是这一眼看过去,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嘴角含笑,让他一怔,当即险些虎目落泪。

是叶晨!

也是混沌天帝!

他没死!

叶晨笑了:“怎么,不欢迎我了吗?”

镇狱帝子虎目含泪,直接从神座上走出,来到了叶晨面前,一拳轰击在他肩膀上,铿锵作鸣,感受到真实的感觉,他道:“叶兄,你果然还活着。”

当初,盛传混沌天帝冲击失败,被劫天尊围杀殒落,让他们这些故友都如遭雷击,不敢相信。

但镇狱帝子一直都相信,叶晨是不死的,他可是古往今来最快证道天尊的混沌天帝,岂会就这样被击杀呢。

如今亲眼所见,果真如此。

叶晨哈哈大笑:“是我,我还活着。”

不久后,武神等其他故人也出现了,见到了叶晨归来,全都很高兴。

楚雅也来了,如今的她,可是镇狱帝子的道侣,修为也是太虚境。

镇狱大帝也来了,他同样也是太虚境。

一家三太虚,相当强大。

短暂的叙旧后,得见叶晨归来,他们很高兴,但也有一些闻讯而来的巨头、至尊对于叶晨相当敬畏,因为那可是至高天尊,可望不可及的伟大存在。

期间,叶晨了解到,自从当年他被劫组织围杀,疑似殒落后,起源之地被打崩了长达半个纪元时间,走向大毁灭。

因为只是边荒,最强也只是太虚而已,因此劫组织不曾关注南荒之地,视若蝼蚁。

同样,对于三十三天域,了解并不多,因为这些年来对于三十三天域的了解都被截断,只不过偶尔间捕捉到强大的战斗波动而已。

但,这些漂浮在无尽虚无之地的大陆碎片,生活其上的任何人,都难以跨越无尽虚无之地,前往起源之地。

“叶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混沌天府毕竟也是你当年留下的天尊级势力,而且还有昆墟大尊这位超级大尊守护,天尊级大敌也被诸天尊拦截在三十三天外,不会有事的。”镇狱帝子安慰叶晨,他知道叶晨此人很重感情,肯定担心混沌天府的安危。

叶晨没有回答,短暂的许久后,旋即告别。

镇狱帝子等人知道,叶晨心怀身边人,自然不会阻挡。

是以叶晨如今的修为,很快就跨越了无穷碎片大陆,来到了起源之地。

如今的起源之地,只剩下了昔日的五成左右,当然三十三天域还在。

整片残地都被无尽的黑暗笼罩住,唯有最核心处,有着一轮轮天尊之阳在照耀着。

血染诸天!

叶晨从无尽虚无之地降临在笼罩在黑暗中的起源之地,他不曾掩饰,直接赶往混沌天府的方位,速度快到极致。

突然间,叶晨神识一扫而过,发现了一幕让他为之惊怒的场景。

他见到了长子千寻,正在被追杀着。

一位行劫者大尊追杀他,一杆战戟从穿了他胸口,裂开了神心,鲜血在不断洒落下。

那位行劫者大尊居高临下,以一种猫捉老鼠的态度戏虐着千寻,否则以古之大尊的修为,对付一位太上王,再容易不过了。

千寻感到绝望了,战戟蕴含着可怕的大尊之力,压制住了他体内修为,若非天尊血脉在沸腾,他都要被击杀了。

他站在一片荒原上,不再逃跑,而是直面着这位行劫者大尊,满嘴是血地咬牙道:“黑罪,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会拖着你一起陪葬的。”

“就你?”被称之为黑罪的行劫者大尊讥笑,“虽然你是太上王,但就连太上至尊也不是,就算你燃烧了形神,拥有着媲美大尊级的力量,但想要杀我还是太难了,本尊能够在你自爆的那一刹那直接遁走,你不可能有机会的。”

千寻绝望,事实上的确如此,他自爆不亚于一位古之大尊,但古之大尊想要逃遁,他也没有毫无办法。

就在黑罪大尊大手拍过去,欲要将千寻给打爆、炼杀之时,突兀间,心生征兆,只见到一只遮天蔽日的磅礴大手从天外探下去。

这位在起源之地黑暗时代以来威名赫赫的行劫者大尊直接当场炸开了,血光滔天。

“是谁?”

暗中,还有着其他行劫者大尊,毕竟千寻是混沌天帝的长子,谁知道那位差点成为天尊之王的混沌天帝有没有留下其他手段给这位战神皇呢。

然而,暗中突然出现的可怕大手,居然避开了他们的感知,从天而降,让他们为之悚然。

“是谁?”

这些躲藏在暗中的行劫者大尊惊骇,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除了至高天尊外,还能有谁。

但起源之地的至高天尊,不都是在三十三天外吗?

难道有其他至高天尊重归天位了?

无声无息,天穹上出现了一道黑发如瀑的伟岸青年,周身毫无半点气息,然而正是这道身影,却是将炸开的黑罪大尊的神体与神魂都抓在手心中,无法动弹。

世人悚然,那可是一位古之大尊,被称之为有缺天尊,修为无双,天尊之下盖世无敌,现在却弱小得如同小鸡般,被这个人抓在手心中。

不可思议!

然而,见到这道身影时,千寻黯淡的双眸陡然爆闪起来,露出了璀璨神采:“父亲!”

没错,来者自然便是叶晨。

他见到行劫者居然对他子嗣这般出手,心间无比震怒。

抬手间,就将黑罪大尊给镇压下来了。

黑罪大尊无比惊恐,他拼命挣扎,大尊伟力在沸腾,甚至调动体内的部分永恒天道之力,毕竟他可是有缺天尊。

但下一刻,悚然地发现,一切力量都被无形地压制住,居然无法动用。

哪怕是他凝练出的虚天尊之阳,都无法显化出来。

这不可能,就算是至高天尊能够镇压,但无法彻底压制他们的所有力量。

唯一的可能就是天尊之王出手。

想到这个可能性,黑罪大尊悚然地看着叶晨,道:“混沌天帝你居然——”

轰——

话语未尽,直接炸开了,并且顷刻间炸开了多次,真灵直接崩灭,残余古之大尊的血气精华与大尊之魂碎片在此,就比殒落。

大尊殒落,直接出现了诸般异象,但这一切都被叶晨给压制了,不曾显化。

抬手击杀了一位古之大尊,如此无双手段,实在是让人感到敬畏。

千寻又惊又喜:“父亲你终于功成了!”

他知道,父亲必然是真正成为了天尊之王,否则何以拥有如此盖世伟力,弹指间击杀一位古之大尊。

“晚点再说。”叶晨点了点头,旋即看向了暗中的另外几位行劫者大尊,他们自然不可能隐瞒得过叶晨的感知。

这三位行劫者大尊岂敢停留,第一时间就要冲天而去,还要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告知给劫组织知晓。

混沌天帝不死,如今更是成为了天尊之王,这绝对是惊世骇俗的消息,对于劫组织的影响都是极为巨大的。

然而,他们逃得了吗?

叶晨眸光扫过,那蕴含着极端恐怖的力量,直接封锁了这片疆域。

三位行劫者大尊直接身影僵硬在那里了,无法动弹。

他们无比惊骇。

叶晨抬手打爆,旋即依照此前对付黑罪大尊的手段,将三者都彻底炼杀。

他看向千寻,将四位行劫者大尊的所有神体、神魂都炼化为两枚璀璨如天尊之阳的血肉神丹、神魂神丹。

可以说,别说是古之大尊了,就算是至高天尊也无比心动。

叶晨将这两枚蕴含着四位古之大尊一切精华的绝世神丹直接打入千寻体内,道:“你受伤严重,如果自我痊愈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两枚神丹足以顷刻间让你痊愈,而且这个时代乃是量劫时代,你没有足够时间去提升了,炼化了这两枚神丹,你能够直接达到太上至尊层次,甚至更强大。你要在最短时间内冲击天尊。”

轰轰轰轰轰轰——

千寻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但他没有否认父亲的话,事实上的确如此。

两枚绝世神丹,可是蕴含着四位行劫者大尊的一切血肉精华、神魂精华,尽管被叶晨提炼了,但蕴含着的无穷力量也足以生生撑爆一位古之大尊了。

但在叶晨的出手下,两枚绝世神丹的磅礴力量都被压制下来了,不曾真正爆发,而是对千寻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蜕变。

可以预见,一旦他出事时,必然是太上至尊,而且很有可能将会冲击至高天位。

叶晨带走了陷入沉睡中的长子千寻,一步迈出,便是回到了混沌天域。

混沌天域。

昔日鼎盛而辉煌的天尊级势力,而今已然破坏了,山门被打崩半塌,昔日连绵巍峨的天宫也崩毁不少。

时刻有着大战在爆发。

这些年来,混沌天府受到了最可怕的攻伐,行劫者格外针对。

不仅仅因为天尊级势力的缘故,更因为混沌天府的超级天骄太多了。

几位主母都是太上层次,千寻、叶君临、叶静、叶妃同样也是这一层次,若曦这位混沌天帝妹妹也是太上王层次,因为自身便是天帝女儿,身怀天尊血脉。

另一方面,混沌天帝的几位亲传弟子也达到了太上境层次,甚至有两人踏足了太上王。

更别说斗战圣祖、逆天战主、太圣皇、时空大帝等一批从有缺原界中走出的至强,都是太上王。

毫无疑问,混沌天府人才济济,多人拥有着天尊之姿,需要压制。

正是因此,这些年来,劫组织格外地针对着混沌天府。

混沌天府死伤无数,殒落了不知道多少强者,若非有着昔日混沌天帝留下的天尊阵纹时刻加持,也有古天庭的援助,更有昆墟大尊这位超级大尊,混沌天府自身也强者无数,这些年来早就被行劫者所覆灭了。

然而,即便如此,混沌天府也殒落了不知何几强者,就连混沌天帝的亲传弟子都殒落了两人。

混沌天府,一片压抑。

因为在最核心的混沌天殿外,正有着足足七位行劫者大尊在此,他们持掌着三件天尊古兵,强势轰击着混沌天府的守护天幕,那是昔日叶晨肉身渡劫前所留下的,足以抵挡至高天尊的攻伐。

但如今,七位行劫者大尊持掌三大天尊古兵攻伐,即便是如此混沌天幕,永恒天纹也在不断地黯淡下去,将会破灭开来一般。

一旦彻底被攻破了,混沌天府将受到灭顶之灾。

昆墟大尊,这位超级大尊倒在混沌天府的天宫废墟上,身上有着十根天钉,牢牢地钉住了他的眉心、四肢、五脏,彻底镇压了他无敌大尊的天尊之躯。

此乃一宗天尊级禁忌兵器,乃是损耗性,对于至高天尊都有威胁,可想而知,此刻钉住了昆墟大尊,十处伤口鲜血如泉涌现而出,无法动弹。

昆墟大尊气机萎靡,他绝望地看着这一幕。

虽然他很强,但如今也凄惨如此。

混沌天幕即便是混沌天帝亲自布置下来,而且两个纪元来不断地加持,牢不可破,至高天尊来了都要耗费多年功夫才能攻破开。

但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万年,在七大行劫者大尊持掌三大天尊古兵的时刻攻伐下,更有数座天尊级杀阵辅助下,这座混沌天幕压根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必然会寂灭。

所有人都绝望了,最强的昆墟大尊都沦落到如此地步,何况是他们呢?

混沌天殿上,看着即将寂灭的混沌天木,女神赵静若、晨儿、阿贝奴都生出了坚定之色,叶君临等其他叶晨子嗣与亲传弟子都在此。

在天幕彻底崩灭的那一刻,他们将会燃烧自己,哪怕杀不死对方,也要彻底重创。

轰——

突兀间,正在进攻的一位行劫者大尊炸开了,血光席卷九重霄,惊动整片混沌天域,血光恐怖绝伦,不可想象。

各方震撼,纷纷看向了那个方位。

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其余六位行劫者大尊同样如此,惊骇无比。

一位同伴无声无息就炸开了,难道是有至高天尊在暗中出手不成吗?

“有至高天尊!”

“当心!”

其他六大行劫者大尊岂敢怠慢,

轰——

这时候,第二位行劫者大尊炸开了,同样毫无征兆,让所有行劫者都为之悚然。

到底发生了什么?

剩余的五大行劫者大尊第一时间将正在攻伐混沌天幕的三件天尊古兵唤起,准备抵御。

三件天尊古兵都在第一时间复苏到最极致。

这三件天尊古兵垂临下无量天威,将五位行劫者大尊给守护住了。

轰——

几乎同一时间,五位行劫者大尊惊悚地见到,三件天尊古兵居然被轰开了,直接被轰得冲向了天边。

举世震怖!

那可是三件天尊古兵,还是在五位行劫者大尊动手情况下,彻底复苏的那种。

现在却被突兀间给轰开了。

见鬼了!

自然,他们并不认为是真的见鬼了。

无声无息,一道伟岸的身影,披散着长发,从虚无中走出,看向了五位行劫者大尊。

一股让行劫者大尊从没感受过的恐怖威势,直接淹没这片无尽天地,让强如他们这等行劫者大尊都骇然发现身影陡然僵硬了。

无论是大尊之躯还是大尊之魂都仿佛被冰封了,无法动弹分毫。

怎么可能?

五位行劫者大尊从心里面咆哮着,就算是至高天尊来了,也不可能如此,他们都有着叫板的能耐。

何况他们七位行劫者大尊配合上三件复苏到极致的天尊古兵,自问面对上至高天尊都能巅峰对决一段时间,绝不可能如此无力。

只是,当真正看清楚这道无声无息而至的身影真面目时,五位行劫者大尊都突然僵住了,仿佛见鬼了一般。

没错,是见鬼了!

他们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因为前来的那个人,赫然正是混沌天帝。

可混沌天帝昔日肉身证道永恒,渡劫时,不是已经被击杀了吗?

为何现在却复活归来了。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如今归来,这位混沌天帝却强得可怕,弹指间炸开了两位大尊,轰飞了三件复苏的天尊古兵。

如此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不可想象的。

就算是至高天尊也不可能拥有如此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

五位行劫者大尊为之悚然,混沌天帝成为天尊之王了!

与行劫者一方相反的是,混沌天殿内,女神等人露出了无比惊喜之色。

果然,他还没有死,如今归来了!

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不顾那五位行劫者大尊就在外面,因为他们都知道,他回来了,一切危机都将瓦解。

“既然都来了,那么就永远地留下来吧,这里是你们行劫者的埋葬场。”

叶晨开口,他黑发如瀑披散,身影魁伟,身上分明没有丝毫的天威,却让五位行劫者大尊如被猛虎盯上,毛骨悚然。

五位行劫者大尊都不敢怠慢,直接全力爆发了,强行挣脱开那种压制,并且燃烧气血,战力攀升,因为他们知道不拼命的话,那么就真的会没命的。

只是,当他们施展出的一切手段轰过去时,很快,这些手段被叶晨所无视了,甚至无法落在身上,就被一股无形的壁障给格挡在外,完全无法影响。

他刹那间穿越过长空,落在一位行劫者大尊面前,只是简单的一掌拍过去,这位在黑暗时代让起源之地世人为之闻风丧胆的行劫者大尊炸开。

旋即,故技重施,都是很简单的攻击,却无一位行劫者是一合之将,却都被直接轰爆了。

不多时,七位行劫者大尊都被直接打爆了,抓在手心中,被七团混沌光圈给封印住,无法挣脱开来。

三件天尊古兵都被彻底复苏了,内有天尊级神坻,自然感应到叶晨的大恐怖,欲要冲天而起。

但天尊之王的手段,其实它们三件天尊古兵所能够抵挡,叶晨只是简单的一只手拍下去而已,这件动辄足以崩塌一整片永恒天域的终极杀器,直接被拍得黯然无光,天尊古兵神坻直接炸开。

这还是叶晨留手的缘故,毕竟天尊古兵,重新祭炼也是对于劫组织的大杀器。

很快,另外两件天尊古兵也被镇压了。

“是谁?连吾等的古兵也敢镇压,真的不怕死吗?”

一道宏大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那赫然是一道天音。

众人色变,起源之地中,居然还存在着劫天尊。

劫天尊什么时候来到了起源之地,不是被诸天尊所牵制住了吗?

“劫天尊早就无声无息来到了起源之地,他们的天尊数量远超在起源之地上,只不过这些年来一直在培养着一些足够可怕的超级天骄,成为更强的劫天尊,所在不曾动身而已。现在七位劫天尊和三件天尊古兵被镇压,他们岂会不被惊动呢。”

混沌天府内,不少变色,那可是劫天尊,比之大尊还要更为强大不知何几的存在。

一道遮天蔽日、笼罩了无边云空的身影浮现在天地间,也不知道是多么地巍峨庞然,散发着让天地崩塌的大毁灭气机,简直不可想象。

那是劫天尊,出现了。

更有一股毁灭天威从天而降,轰向了混沌天府,比之七位行劫者大尊持掌天尊古兵攻伐还要恐怖得多。

叶晨抬眸扫过去,露出一抹冷峭之色,道:“劫天尊?不过只是一群旧轮回时代的人而已,也敢再度出来兴风作浪?”

他身影一闪,便是消失了。

旋即,天外之地陡然绽放无穷血光,只见得劫天尊那巍峨无边的天影突兀炸开了,伴随着一声惊怒的大吼:“你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强大,你带上了禁忌兵器?不,就算是天尊级禁忌兵器也不可能如此之强,除非是——”

“你的话太多了!”

另一道熟悉的冷峻声音打断了他的声音,煌煌天威在天外汹涌,轰碎了劫天尊。

举世震怖!

那可是一位劫天尊,乃是与至高天尊同等的伟大存在,尽管因为旧轮回时代,不是这一轮回时代诞生的天尊,有所不如,但也差不了多少,远超在大尊之上。

现在,居然被强势打爆了!

混沌天帝,实在太强了。

这,就是盖世无双的混沌天帝吗?

他逆天归来后,变得更强了,到底走到了何等地步?

难道他真的成为了天尊之王?

世人不敢想象,感觉太过虚幻了,因为这个轮回时代古往今来的天尊之王只有两位,但肉身证道永恒极难,如极魔天尊,当初也曾走过双道证肉身永恒之路,但只能止步在肉身大尊层次而已。

他们一开始也怀疑混沌天帝就算逆天不死,也最多如同极魔天尊那般,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而是更强大。

这才让人为之悚然。

但另一方面,世人也在担忧,混沌天帝哪怕对于劫天尊有着碾压性优势,但如此激烈的天战,必然惊动其他劫天尊,引起其他三十三天外的劫天尊降临,那可不妙了。

天战时间不短,但也不长。

不久后,叶晨身影从天而降,天外再无那位劫天尊的气机。

他如天地间唯一的盖世帝主般,降临凡尘,来到混沌天府。

一股祥和的混沌光淹没了混沌天府,所有受伤的人顿时痊愈了伤势,无论是神体上还是神魂上亦是如此。

混沌天府山呼混沌天帝举世无双。

“月,你终于回来了!”

“父亲!”

“小月亮!”

……

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来到了叶晨身边,有女神、阿贝奴、晨儿、叶君临、荒古魔神、王明、噬尸虫帝这些身边人,又高兴又落泪。

因为他果真不死,逆天归来了,并且强势镇压了一位劫天尊、七大行劫者大尊、三件复苏的天尊古兵,手段恐怖到极致,不可思议。

“我回来了!”

叶晨抱住了众人。

不久后,叶晨出手,钉住了昆墟大尊的十根天钉都被拔出来了,尽管这是让至高天尊都感受到威胁的存在,可对于叶晨而言,威胁不大。

天尊之王的强大,不可想象。

昆墟大尊站起来,体内天血流失太多了,如今尽管强大,但也虚弱,与巅峰时期相比起来,相差太大了。

“陛下,您终于回来了。”

昆墟大尊同样很激动,因为他亲眼见证混沌天帝的强势无敌,始一归来就连续镇压了一位劫天尊、七大行劫者大尊、三件复苏的天尊古兵,这是何等手段,哪怕是至高天尊也难以达到这一步。

唯一的证明就是,混沌天帝已经跨过了那一步,成为了真正古今无敌的天尊之王!

“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叶晨看着虚弱的昆墟大尊,有些愧疚。

这些年来,他在无尽虚无之地中涅槃升华,若非昆墟大尊的一直保护,混沌天府必然更加破碎,甚至身边人都可能死去不少,会让他万分后悔的。

但这一点他没有办法,当时陷入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肉身极尽升华,天魂亦在沉睡中蜕变,毫无办法。

昆墟大尊笑了笑:“当年也是陛下让天父天尊之躯送回属下身边,得以炼化,才走到这一步,一切都是陛下的恩赐,何来辛苦。”

叶晨没有多说,而是动用混沌永恒天道,直接从无尽天地来引来无穷天道之力,直接打昆墟大尊体内,修复这具天尊之躯的伤势。

并且,更是引动天尊之王的修为,那是打破禁忌的最强力量,逆转一切,让昆墟大尊彻底恢复过来。

最终,叶晨以天尊之王的修为为昆墟大尊形神都洗礼了一番,昆墟大尊与昆仑天尊的天尊之躯彻底契合了,再也没有丝毫的排斥。

如此一来,昆墟大尊能够发挥出来的战力更为强大了。

但这一切并不止,叶晨将镇压的那位劫天尊取出来,这位震慑古今的劫天尊,此刻被镇压在一重混沌光圈内,居然无法挣脱开来,唯有着不断地怒吼:“混沌天帝,你最好马上放了本天尊,否则其他劫天尊乃至劫尊王降临,就是你死期之时。”

叶晨冷冷地道:“本天尊期待他们的降临。”

旋即,一巴掌落在混沌光圈内,以天尊之王的禁忌手段,竟然生生地撕裂开这位劫天尊的部分天魂,让劫天尊怒吼,但无何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团团磅礴的天魂之力被强行撕裂开。(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6944bq3705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