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零章恩断情绝-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道君 > 【第八五零章恩断情绝】

【第八五零章恩断情绝】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关键是大家现在都搞不清牛有道和晓月阁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直接撇开燕国三大派出兵,证明了自己对燕军的影响力,这是很重要的关键。

一封信发给宋国,让宋国明白了自己之前找错了对象,找燕国朝廷、燕国三大派甚至是找商朝宗都没用,起码他牛有道完全有能力阻止燕国对韩国出兵,试问宋国现在怎么可能找牛有道的麻烦。

一封信发给韩国,勒令韩国停止攻打宋国,不听就让北州发兵进攻韩国,一出天都秘境就威胁上了韩国。韩国不信对方敢双线作战,可也不敢逼得牛有道狗急跳墙,你要弄死人家,兔子急了还咬人,韩国三大派只要没吃错药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找牛有道的麻烦。

至于晋、卫、齐,晓月阁起兵是重要的关键。

还是那句话,兔子急了还咬人,在没弄清情况前,卫、齐这个时候不敢把牛有道往死里逼。

晋国则是被牛有道一封信给勾的心神荡漾,这个时候找牛有道的麻烦是不可能的。

局势的变化,燕国则是见猎心喜,现在不希望牛有道的出事。

至于赵国,如今见谁都当做是大爷,求缥缈阁干涉,求卫、齐出兵,求燕国和谈,求牛有道停战等等,谁都不敢得罪,只有到处求人的份,不管相关人员能不能帮上忙,但凡有发挥作用的可能,美人、钱财到处送。

这种情况下,四海居然想邀诸国对付处于漩涡中心的牛有道,自然不能成功。

经由此遭,芙花、浪惊空、红盖天、断无常多少有些惊讶,发现自己远远小看了自己那个结拜兄弟,以前听说过牛有道的一些事情,但没想到牛有道在诸国当中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碰头的四人皆若有所思,都不得不重新衡量起和牛有道之间的关系,因为似乎看到了新的利用价值。

殊不知,如今的牛有道已不是当初那个躲在南州幕后的牛有道,而是直接跳到了台前大展拳脚,搅动着七国风云。

其实也属无奈,也是被局势逼到了这个地步,没了退路,一退就是万劫不复,多少人不会放过他牛有道,天下皆敌,他也只能是继续往前走。

既然已经在燕国,四人统一意见后,联袂赶往了茅庐山庄。

然而等他们抵达后才发现,茅庐山庄已是人去山空,倒是一畦畦菜地里绿秧秧一片随风摇曳。

……

“哟,名不虚传,果然是倾国倾城之姿!”

燕京皇宫内,赵国太后商幼兰端庄雍容,审视着眼前款款走来的貌美女子,不待对方见礼,已经先起身笑着说话了。

前来拜见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燕皇商建雄新的宠妃,也是宋国皇帝牧卓真的宠妃,后者赠送给前者的那个阿雀。

“阿雀拜见太后!”亭亭玉立的阿雀半蹲行礼。

“免礼,免礼。”商幼兰上前亲手将阿雀扶起,笑吟吟上下审视着,啧啧赞叹道:“真好看,难怪建雄会这般喜欢……”

嘴上那是一堆恭维的话,心里却嘀咕了一声,也不就长这样,居然能让一国之君一个接一个的捧在手心里,真不知这些男人都是些什么眼光。

她有自负的资本,从她现在的样貌就能看出年轻时候的样貌,她年轻时也是极为美丽的,也是极得赵国上一任皇帝喜欢的,否则也成不了今天的赵国皇太后。

事实上可能是因为血统原因,商氏后裔的女子几乎个个长的貌美,不时还会冒出个把倾国倾城之姿,像商淑清长的那般难看的极为罕见。武朝崩盘后,各方诸侯皆以能娶商氏女儿为荣。当然,其中也有因为商氏是皇族后裔的原因,娶了商氏女儿也能彰显身份。

不过随着武朝烟消云散的太久,后者原因渐渐已经不重要。

商幼兰心里虽嘀咕,可表面上还是恭维连连,没办法,形势比人强。

她跑来,燕皇商建雄也头疼。

这里是商幼兰的娘家,而商幼兰又是商建雄的长辈,是他的亲姑姑,这层名分是没办法抹去的。平民百姓可以乱来,皇帝作为表率,有些事情表面上起码不能有失。

更何况,当年的商幼兰是哭着嫁出去的,差点上吊自尽,是为了大燕做出牺牲而嫁出去和亲的,为大燕受了不少的委屈,后来也的确是心念故国为燕国做出了不少的贡献。只是后来,地位渐渐不一样了,在赵国母仪天下,立场自然也渐渐不一样了,如今更是连赵国皇帝都要早晚前去请安,赵国已经是她的家了。

商建雄也干过让女儿和亲的事,这要是让商幼兰难堪了,让其他嫁出去和亲的女子怎么看?岂不让人心寒,他多少有点顾忌。

可商建雄又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是来为赵国做说客的,这事燕国三大派已经有了决议,他已经无法做主,不可能给商幼兰面子,因而找理由躲着不见,让人好吃好喝招待着。

见不到燕国皇帝,商幼兰不会罢休,童陌等相关大臣她逐一拜访了,后宫的皇后她也拜访了,都在那含糊其辞。

虽都推脱,可商幼兰身兼两国的身份地位在那,无论是童陌等人还是皇后见了她都得恭恭敬敬的,不敢怠慢。

后来在赵国驻燕京使臣的指点下,说后宫中在商建雄面前讲话最有用的是谁谁谁。

于是商幼兰又找到了商建雄的宠妃阿雀,这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阿雀矜持着陪笑,“蒲柳之姿,是太后谬赞了。”

“好看就是好看。”商幼兰拉着她的手不放,并招手让人搬来一堆东西,一只只匣子打开了,珠光宝气的,都是送给阿雀的礼物,拉着阿雀的手一件件鉴赏。

送完了礼之后,则是趁机诉苦,讲起了自己当年被和亲时的故事,说什么女人可怜之类的,如今回个娘家不招人待见,连见燕皇的面都见不到,说到最后哭了,把阿雀给说的难受的不行,拉着她手安抚。

不得不说,商幼兰找准了对象。

阿雀向来不干预朝政之类的,见到商建雄后,还是忍不住提了一下,说商幼兰回趟娘家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是不是太过薄情了?说商幼兰见不到皇帝是不会走的。

尽管商建雄说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次日终于还是与商幼兰见面了。

见面客气免不了,有些话题也免不了,商幼兰不可能不提和谈的事,可商建雄推脱,就是不想和赵国谈,说白了就是燕军要继续打下去。

商幼兰不依不饶,商建雄被逼无奈,总不能将这位赶出去,不得不说出了实话,“姑姑,不瞒您说,这事我已经做不了主了,燕国三大派已经有了定论,您一来,燕国三大派就已经向我发出了警告,不许我妥协,否则这皇位就要换人了!”

商幼兰:“建雄,商朝宗对你的威胁我不是不知道!赵国灭亡了对我没有好处,对你也同样没有好处,你难道就愿意看到商朝宗继续坐大不成?建雄,你难道不想遏制住商朝宗的扩大之势?你毕竟是燕国皇帝,手上还控制着燕国大多数的州府,谁也不敢把你给逼急了,只要你坚持,燕国三大派也不想看到燕国内乱!”

商建雄摇头:“姑姑,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燕国外部没有外患,各方势力都受到了掣肘,三大派根本不怕内乱,内乱一起,随便抽调一支大军过来就能轻易扑灭。这个时候,谁掌握住了兵权,谁就掌握住了话语权!我若敢乱来,那才真是给了商朝宗那逆贼机会,到时我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姑姑,这事您就不要再提了,我并非推脱,而是真的帮不了您!”

商幼兰眼眶红了,泪眼婆娑道:“为什么呀,为什么非要这样不可!当年我不想嫁,你们非要把我给嫁过去,如今我在那边有了家,有了满堂的儿孙,你们却又容不下了我那个家,非要刀兵相见,非要活生生把我那个家给毁了。建雄,你小时候我可是待你不薄啊,有什么事我都护着你,如今你就这样见死不救,这是要逼死我吗?”

无法以理说服,开始以情动人了。

商建雄叹道:“姑姑,您放心,赵国再有什么不测,燕国逼死谁也不可能逼死您,不说我,哪怕是商朝宗,也不敢对您轻举妄动,也得敬着您。姑姑,不管赵国在不在,不管您是在赵国还是在燕国,我都敢保证,您这辈子都能衣食无忧、荣华富贵终老!”

商幼兰大声道:“那你们能放过我儿子吗?能放过我孙子他们吗?”

商建雄沉默了,这个事情他无法给出保证,因为他清楚,斩草必然除根,岂能留下后患,换了他也必然会这样做。

商幼兰泪珠儿在脸颊流淌,懂了,明白了,这边不会放过她的儿孙。

她还想尽力争取一下,若赵国真的保不住了,能保住自己儿孙也行,可对方连这个也不答应。

最终惨笑道:“我为何要生在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家?从今往后我与商氏互不相欠、恩断情绝!”说罢转身而去。(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7015bq1083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