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道君 > 【第九八六章是非之间】

【第九八六章是非之间】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三坛早已准备好的酒从茅庐别院内拿出之时,宫临策还出声阻止了一下,“慢着!”

他抬手示意了一下,示意严立亲自去检查酒有没有问题。

亲自勘验的严立没发现问题,这才把三坛酒分发给了管青崖三人。

早就做了手脚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没问题,三粒苦神丹早已碾碎附着在了酒坛内壁,检查时没问题,之后法力稍加弄破就是问题。

没有倒酒慢慢喝,让三人抱着坛子喝本来就是问题。

有宫临策的配合,下面一些人的命运早已注定了。

“牛长老,是我等莽撞无礼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等尽饮此酒向您赔罪!”

管青崖三人先行陪礼后,端着酒坛子嘴对口,在夕阳余晖下站成一排猛灌酒水入腹。

酒后,三人肚子也鼓了起来,拱手退开到了一旁,情绪低落。

再次面对三人,牛有道从头到尾没再说什么,至于管青崖眼神中闪过的怨毒神色,亦不屑一顾。

当然,这赔礼道歉的一幕,也没让紫金洞太多人看到,也不好看,宫临策事先把围在这里的大量弟子给驱散了。

这事算是过去了,旁观了过程的巨安悄悄离去。

牛有道注意到了,走到了众长老身边,“择日不如撞日,巨安和闻墨儿的婚事就放在今天解决掉吧!”

宫临策:“未免太草率了吧?”

牛有道:“听说闻墨儿的追求者不少,冒出个管青崖闹事还不够吗?我不想多事,还是早决断吧!”

宫临策:“太匆忙了,巨安毕竟是钟老身边的人,起码得征得钟老的同意。”

牛有道:“师傅那边我去说服。”

宫临策掐指算了算日子,说道:“三天后吧!三天后的日子不错,钟老若同意,就放在三天后,不能太委屈了姑娘,总得稍作准备。”

牛有道:“好,那就依掌门!”

旁听到的管青崖心中凄凉,落得这般下场不说,还加快促成了闻墨儿的婚事,念想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要成为别的男人的女人,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是又能如何?他只恨自己的身份地位太低,还没有足够的权力,只能暗暗决心要发愤图强,来日有了机会定要找牛有道雪这奇耻大辱!

其他长老对此也没什么意见,对他们来说,一个闻墨儿不算什么,再好看也轮不到他们来吃。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诸事敲定,宫临策等人离去。

夕阳渐隐,倦鸟归林,牛有道杵剑屹立在别院外。

管芳仪亲自检查了一下三只空置的酒坛子,确认附着在里面的药破溶于了酒水里面,已经被三人喝下去了,走到牛有道身边低声道:“看来宫临策真的下了毒手。”

药是这边设置的,但酒水交接后,这边没机会击破坛壁内的东西,倒是过了一下宫临策那边人的手。

牛有道:“毕竟是这么大的利益,他很容易做出应该做的抉择。”

管芳仪:“一肚子的酒,短时间内怕是不能及时消化,三人回头会不会吐出来。”

牛有道:“宫临策出手了,你觉得他们三个还有机会把肚子里的东西给吐出来吗?”

管芳仪暗暗唏嘘,事发前就准备好了这三坛酒,看来这位一开始就料准了宫临策会妥协。

一旁的袁罡皱眉,他虽恨不得宰了管青崖三人,可下毒这种卑鄙事他是不屑为之的,更何况他和冯官儿的事就是着了类似的手段,商朝宗和凤若男亦如此。

道爷的为人,亦正亦邪,经常会使用些不光彩的手段,他不是没说过,可是没用。

同样的,他袁罡那宁折不弯的性子,牛有道怎么说也没用。

牛有道转身了,面对一身绷带的袁罡,叹道:“那些围攻打伤你的人不便再株连,牵涉到的人太多的话,宫临策是不可能答应的。我们的实力有限,该低头时还得低头,没办法,只能到此为止!也算是杀鸡儆猴吧,今后紫金洞下面的人应该不敢再对茅庐别院轻举妄动了。”

袁罡:“他们也只是尽自己的职责,此事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你先回去养伤,我去趟龟眠阁。”牛有道交代了一句便走了,刚从圣境回来,于情于理都要去拜见钟谷子。

管芳仪挥手招了许老六过来,示意其将三只空酒坛毁尸灭迹,自己跟了牛有道一起去。

牛有道一到龟眠阁,不需要多说,巨安行礼后主动进入了阁内通报,稍候请了牛有道进去。

待牛有道入内跪坐行礼后,稳如雕塑的钟谷子竟主动睁开了眼,“冲突化解了?”

过程和情况巨安已经跟他说了,但他怕巨安看到的只是表面,故而有此一问。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巨安看到的的确是表面,幕后的妥协过程并不知晓。

牛有道也没说背后那些肮脏的人命交易,轻描淡写道:“应该是化解了。这次也实在是某些人欺人太甚有点太过分了,弟子才不得不如此强硬,绝非有意和紫金洞过不去,希望师尊谅解。”

钟谷子只是问问,无心插手这事,从一开始就是置身事外的态度,他即是紫金洞太上长老,又是牛有道挂名的师傅,偏向茅庐别院或偏向紫金洞都不合适,私心和公心之间到了他这个地步已无需明显站队,不吭声的态度什么时候都是个态度,谁也怨不得他。

他只是关心一下事情过去没有,既然已经没事了,也就不再多说,改口另问其他事,“圣境内的情况如何,你怎会没去几天就回来了?”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问题,也是他主动开眼的原因。

“这事我也莫名其妙……”牛有道没瞒他,把事发经过详细讲来。

钟谷子目光闪烁着琢磨了一阵,也想不通,最终缓缓闭眼了,“你自己小心点吧。”

“是!”牛有道应下,又禀报道:“有件事需征得师尊同意,我之前和掌门商议了,觉得巨安和闻墨儿的婚事宜早不宜晚,决定在三天后给他们完婚,不知师尊意下如何?”

钟谷子闭目徐徐道:“你是巨安的师叔,这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不需要问我。”

“好的,明白了。不打扰师尊清修,弟子告退。”牛有道躬了躬身,起身告退了。

他也知道老家伙不宜打扰,没事找事的话没必要说,老家伙惜字如金,不愿多费口舌的,跟个木头疙瘩聊天也没意思,来了尽到了礼数就足够了……

获悉玉苍见了牛有道,宋国三大派掌门找到玉苍打听怎么回事,玉苍不肯说,只说没什么事。加之牛有道回来了,一些和紫金洞磋商的事已经没了再谈的必要,又加上不知紫金洞发生了什么事,偏偏自己还给了苦神丹给牛有道,还不知会惹出什么事来,玉苍为了避嫌,告辞了,赶紧溜了。

宋国三大派掌门又要见牛有道,被宫临策代为拒绝了,说是阻拦了也不为过。

不仅仅是玉苍,宫临策也一样,不希望圣境的事大肆宣扬,祸从口出,怕惹麻烦。

没了办法,牛有道回来了,有些事情他们也同样没了和紫金洞再磋商的必要,宋国三大派掌门只能告辞离去。

茅庐山庄内在大摆宴席,因为大家高兴,庆贺道爷回来了。

圆方一张笑脸站牛有道后面,抱着个酒坛子,殷勤的专门给牛有道一人斟酒。

陪坐在旁的管芳仪笑靥如花,挨打的事似乎消融在了她的灿烂笑容中,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能不放在心上,也许是习惯了。

袁罡没有露面,独自在自己房间内,解掉了绷带,近乎赤身,马步收拳于腰,腹部半球状上下滚动,口鼻吞吐着红雾,身上的道道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着。

诸事交接完毕,拿到了宗门新的任命法旨的管青崖三人要走了。

严立亲自给三人送行,并动用了自己的权限,为三人调来了大型飞禽。

严立担心三人离了这里后会遭牛有道的毒手,只因牛有道势力庞大,加之与某杀手组织关系密切,又和海外的妖魔鬼怪称兄道弟,同时又手握巨大利益,想调集些杀手杀这三人不是什么难事,当初牛有道去了天都秘境,尚能派出刺客把逍遥宫与商朝宗联系的长老郭青空给做掉,而且是空中截杀。

那事谁都知道是牛有道干的,可至今仍是无头公案,逍遥宫至今找不到证据,又找不到机会把牛有道给怎样。

有前车之鉴,严立对三人评价牛有道,说牛有道是个能明着不要脸也能暗中不要脸的人,是个只在乎结果不太在乎过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是能干出也有能力干出这种事的人。

为此,严立不得不防,亲自安排三人秘密离去,免得被牛有道给发现。

并再三叮嘱三人,让到了无边阁后尽量不要离开无边阁,否则有可能被牛有道派去的杀手钻空子,一旦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牛有道干的,宗门不会轻易指责一个长老,到时候死也是白死,让三人务必小心。

听严长老的意思,牛有道很可能不会就此轻易放过他们,一番交代倒是搞得三人心惊肉跳。

郭妙胜和安太华肠子都悔青了,悔不改掺管青崖的事做伪证,然而他们也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就算事情再来一次也是同样的选择,许多事情身不由己,不帮管青崖的话,他们的下场依旧会很惨,管青崖那一系的人不会放过他们。

就在三人秘密离开后没多久,酒宴过后的牛有道离开了茅庐别院,又找到了宫临策,将钟谷子的态度转达,方便宫临策尽快安排婚事。

而就在牛有道前脚刚从宫临策这边离开没一会儿,夜空中数只大型飞禽已是直扑紫金洞而来。

PS:打个滚,求月票!

Ps:书友们,我是跃千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7015bq10856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