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道君 > 【第一一二五章不救!】

【第一一二五章不救!】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昊云图迟疑道:“鬼医弟子?就怕那位不给朕的面子啊!”

有此疑虑不是没原因的,鬼医弟子在齐京这么久,他不是没有过接触的打算,曾命人召见过,奈何人家压根不搭理他,拒不听召。后来为了表明诚意,他亲自微服登门拜见,结果别说见人,连人家大门都进不了,搞的他这个皇帝相当没面子,甚至是有点恼火。

然而又能怎样?他不能把人家给怎样,也不敢轻易把人家给怎样。

宇文烟叹道:“陛下,都已经是这样了,不管行不行都要试一试。”

昊云图:“这是自然。只是,那位的脾气古怪,不能做唯一指望。”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北玄颔首道:“先试试看吧,其他的,我们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昊云图立刻扭头道:“步寻,你亲自登门去请,说明情况,让他知晓利害关系,务必诚恳。”

“是!”步寻领命,不敢耽误,当即离去。

此去也没带多少人,一行十余人,直接在宫中纵马驰骋,一路冲出宫门,直奔京中某地的街头巷尾而去……

十余骑的来到,打破了小巷的宁静。

跳下马背的步寻整顿了一下衣冠,亲自走上台阶,敲开了院门。

门开半扇,郭曼门后探首,见到来客咦了声,“步总管?”

能一眼认出,两人自然不是头回见面,步寻以前就来请过,还陪昊云图来过,加之步寻的身份不一般,算是郭曼有特别印象的人。

步寻立刻陪笑道:“郭姑娘好记性,正是老奴。”

郭曼:“步总管有事?”

步寻脸一苦,“郭姑娘,出大事了,容我见无心先生面禀,劳烦通报一声。”

郭曼目光忽闪,“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我自会转达给先生。”

步寻:“郭姑娘,事情紧急,还是我面见先生告之能表达的更准确。”

郭曼撇了撇嘴道:“步总管的意思是怕我会打折扣瞒报吗?”

“不不不。”步寻连连摆手,“绝无此意,只是事情真的需要当面告之先生。”

见他着急了,郭曼莞尔一笑,“步总管不要急,先生的为人想必你也知道一二,他是不会无缘无故见外人的,你不说出理由硬要相见,只会惹恼了先生,先生越不会见你。所以,有什么事还是先说明来意的好,我也好为您通报。”

见如此,步寻没办法,只好将发生之事告知了郭曼。

郭曼听后亦吃惊不小,位列朝堂的皇族竟全部中了剧毒,这事确实非同小可,当即请步寻稍等,这就去通报。

“郭姑娘!”步寻突然出手推住要闭合的门,可谓是哀求,“还请郭姑娘为老奴美言几句。”一沓金票从袖子里掏了出来,往郭曼手里塞。

郭曼纤手一挡,拒收,“先生不缺钱,步总管不必如此,您大可放心,我一定把您的意思全盘转告给先生。”

“是老奴唐突了。谢谢,谢谢。”步寻连连点头哈腰谢过。

咣!门关了,步寻只好在门外等着,很快便焦虑了起来,台阶上下不停,焦虑徘徊。

庭院内的医堂中,一个脑袋上缠满了纱布的男子站立,颜宝如正在为其解开缠绕在胸口的纱布,无心在旁看着。

进门的郭曼见正在忙,遂等在了一旁。

上身纱布解开后,中立男子赤着的胸膛上有醒目疤痕。

无心凑近了观看对方身上的疤痕,颜宝如在旁啧啧道:“新伤疤做旧的跟旧伤疤一模一样。”

无心微微点头,显然对结果还算满意,又抬手指了指男子脸上缠着的纱布。

颜宝如当即再上手,小心拆除了裹在男子脸上的纱布,当对方露出真容后,颜宝如怔住,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男子赫然就是牛有道,至少长的一模一样,实在是太像了,令颜宝如产生了瞬间错觉。

见到这张脸,颜宝如就会想起那让自己头皮发麻的一幕,幸好知道眼前此人是整容成了牛有道,并非是真的牛有道。

无心凑近了假牛有道的脸细细观察。

回过神后的颜宝如也很好奇,也同样在仔细观察,细瞅过对方面容后,看不出丝毫异样,不由啧啧惊叹,“几乎看不出什么异常,先生技艺真正是巧夺天工!”

确认应该没什么问题后,无心袖子里拿出一只瓷瓶,递给假牛有道,“口子上还没完全恢复,略有瑕疵,这药拿去,每天在脸上涂抹一次,七日之后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假牛有道双手接过,“谢先生相助。”

无心:“走吧,去做你要做的事去吧,出了这个门,你我没见过。”

待颜宝如将对方带走后,郭曼方上前禀报道:“先生,大内总管步寻求见。”

无心扭头便走,“见我作甚。”

“先生,皇宫内出大事了,就在今天早上,所有位列朝堂的皇族全部中了剧毒,据说都中了玉尸之毒……”郭曼跟随其后,将步寻所述情况详细转述了一遍。

无心忽停步,问了句,“英王昊真也是位列朝堂的皇族之一吗?”

郭曼:“是,昊真也是位列朝堂的皇族之一。”

无心慢悠悠转身,屋檐下负手仰望苍天,平平静静一句,“不救!”

“这…”郭曼犹豫道:“先生,咱们毕竟是在齐京立足,出了这么大的事,咱们若是见死不救的话,会不会有点不妥?如此轻易拒绝,那位步总管没办法回去交差,只怕会死磨硬泡不肯轻易离去!”

闻听此言,无心略默,之后迈步下了台阶,直朝大门走去,郭曼赶紧跟上。

到了门口,郭曼赶紧打开了大门。

门外步寻回头一见人,顿时满脸惊喜,毕恭毕敬拱手:“步寻拜见无心先生!”

无心:“你的事,郭曼都跟我说了,你回去吧,我没兴趣,你守在这里也没用。”

“先生,情况紧急……”步寻当场急了,噼里啪啦把恳求的事情再次详述了一遍,再三恳求对方施以援手。

再说一遍也是怕郭曼没把事情说清楚。

然而无心只是静静听着,听完后,说:“说完了?我说了我没兴趣,你再怎么说也没用。回去告诉你家皇帝,不要再来打扰我,就算齐国三大派掌门亲自来求我也没用。不送!”说罢转身而去。

一听这话,外面随行的宫中侍卫顿时怒了,有人怒而冲上台阶,“大总管,不要跟他啰嗦,直接…”

“不得无礼!”步寻紧急伸手一拦,喝斥:“退下!”

之后又面朝庭院内连声哀求,“先生,无心先生,老奴求您了,老奴给您跪下了!”说罢真的噗通跪在了台阶上。

可结果很令人遗憾,郭曼一脸歉意关门。

咣!大门关闭在了跪地的步寻面前,看着紧闭的大门,步寻一脸黯然……

再怎么求也没用,步寻只能紧急返回皇宫上报,让宫里不要耽误时间,另想办法。

听完禀报,听到就算自己亲自登门去求也没用,三大派掌门面面相觑,发现那位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

大丘门掌门三千里冷哼一声,“真当我们怕他不成,杀他不过举手之劳!”

不满意的话也只能是说说,真要为这事乱来不至于。

就算要泄愤也不是现在,眼前还是得商议想办法救人之事。

然而商量来商量去,也的确是没什么好办法,这里还没拿出定意来,结果又出事了。

殿外一名太监紧急找到步寻嘀咕了几句,步寻一听就急了,赶紧折返殿内禀报:“陛下,皇后娘娘心忧玉王安危,听说奴才未能把无心先生请来,急了,招了长公主授命,命长公主务必把无心先生请来!”

三大派掌门相视一眼,玉王昊鸿乃皇后亲生儿子,皇后寄予厚望,更关系到皇后的将来,眼见儿子要丧命,皇后的心情可想而知。只是派出长公主出面,哪是去请人,怎么听都像是去绑人的。

长公主昊青青是什么德性,三大派掌门多少有些耳闻,瞎胡闹的主。

不过三位掌门大概也揣摩出了皇后的心思,别人去瞎胡闹会惹怒昊云图,而昊青青是昊云图最宠爱的女儿,让昊青青去干这种事自然是最合适的。

一听昊青青被皇后派去“请”人了,昊云图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喝道:“瞎胡闹!还磨蹭什么,还不快派人去拦下来!”

“是!”步寻赶紧跑出去布置。

“愚蠢妇人!还嫌不够乱吗?”昊云图气呼呼来回走动,然而因这事降罪皇后也说不过去,皇后爱子心切可以理解。

可他的心情皇后却不理解,他难倒不想救二皇子昊鸿?他想救的可不止皇后那个儿子,而是一群面临死亡威胁的儿子。鬼医弟子不给面子,他也生气,他也想对鬼医弟子来硬的,可是那个鬼医弟子不是一般人,人家身后的背景是鬼医。

鬼医的影响力自然无法对抗一国之力,可在修行界的确有相当影响力,如今晋卫两国战事激烈,齐国亦卷入其中,三国修士的调配使用都很紧张,这个时候惹怒了鬼医,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后果来。

总之为这场战事添加负面影响绝非他愿意看到的!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7015bq1087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