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二章我去地狱找个人】

【第四十二章我去地狱找个人】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很没道理的说法,偏偏曾举就这样问了,而欢喜僧就这样应了。

  通天境大物都能感觉到天地之机,更不要说飞升的仙人,曾举是真正的圣人,自然不会算错。

  再如何荒诞的推论,只要能够被推论出来,那就必然是正确的。

  既然如此,曾举没有问欢喜僧为何要欺师灭祖,要杀自己,欢喜僧却主动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不管是星门大学还是别的什么大学,那些教授们的研究最终抵达的领域,或者说生出的猜想都是正确的。无论质量还是引力推算都可以轻易得出结论,暗物质的世界占据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份额,既然如此,凭什么认为我们生活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很明显,暗物之海才是真正的主世界。”

  曾举听过很多类似的学说与推论,神情平静,没有急着做任何反驳。

  “扭率空洞可能是主世界堤坝里的虫洞,暗物之海可能只是堤那边的河水,不管怎么想,我们以及我们生活的世界都不重要,只是隐藏在幽暗里的一个次元空间罢了,当我们在主世界里挖洞,想要找到捷径的时候,又如何能够阻止那些河水涌过来?”

  欢喜僧继续说道:“当洪水涌过来的时候,我们这些生活在幽暗洞穴里的蚂蚁,可以热情的工作,可以不畏死的挣扎,但怎么能挡住对方?这些年你也看到了,我们所在的宇宙千疮百孔,根本不可能补好,就算调用极其大量的能源拆墙来补,最终也只能延缓一下这个过程,又有什么实质的意义?”

  剑仙恩生躺在医疗舱里,听着远处传来的对话声,剑眉微挑,把那颗青色的丹药扔进嘴里,咔嘣咔嘣像嚼豆子般嚼碎,吞了下去,声音微沉说道:“如果不是亲眼看着你灭了那个处暗者,还真以为你要投降。”

  “投降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的事情。那些母巢太过强大,尤其是处暗者,以景阳的天赋才质都险些死在它面前,我又能挡住对方几次?你们应该很清楚,那些母巢是孢子的集合、怪物的杂作,那些处暗者的根基更是朝天大陆的那些远古神与巨人,那些生命比我们人类修行者更加强大,最终还是臣服在暗物之海的毁灭意志之下,变成了永恒的雕像,只有那只朱鸟最终选择了燃烧自己,与那片暗物之海同归于尽。”

  欢喜僧看着曾举的眼睛问道:“我们自信的道理究竟又来自哪里呢?”

  医疗区域里非常安静,只有天花板上悬挂着的治疗仪发出轻微的嗡鸣声,感觉就像是宇宙的背景噪音。

  剑仙恩生闭着眼睛,感受着那颗青色丹药的药力在身体里的散发,感受着仙气的补满,身体左侧的机械臂安静得就像是没有了能源,右手的指间已经开始积蕴剑意。他对欢喜僧说,如果不是看着他灭了那名处暗者,还以为他要投降——这句话里的以为其实另有深意,不然他为何会抓紧时间吞了那颗丹药?

  低沉的医疗机械噪音忽然消失无踪,那是因为整个医疗区域都被一道阵法隔绝开来,恩生缓缓睁开眼睛,从医疗舱的侧壁里取出一管药剂,折断细颈,凑到鼻端深深地嗅了进去。片刻后他的眼眸深处散发出妖异的绿光,整个人的精神恢复了很多,甚至显得有些兴奋。他缓缓从医疗舱里坐了起来,伸手召回那道如梭般的仙剑,看着欢喜僧的背影说道:“我不想把自己树立成一座雕像,只想如朱鸟一般尽情燃烧一场。”

  欢喜僧没有转身,用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说道:“你这时候吸食的药物是沈云埋让人研发的,除了能让人丧失理智,没有任何好处,更不能帮助你杀死我。”

  从人类社会的道德准则来说,使用这种非法药物当然是非常不好的事情,只不过对于沈云埋、剑仙恩生这种人来说,普通的道德法则本来就不适用。

  欢喜僧不会在意这些,也知道无法说服这名青山祖师的忠实追随者,只是盯着曾举的眼睛。曾举望向医疗舱里的剑仙恩生,轻声说道:“你伤势太重,还是先休息吧,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剑仙恩生重新躺回医疗舱里,说道:“你们师徒自己的事,自己处理,要打的时候喊我。”

  欢喜僧还是没有回头,对曾举继续说道:“千里之堤,外面却不是大河滔滔,而是无尽之海。我们在堤上守着后方的麦田没有任何意义,必须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曾举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两个世界的规则完全不同,无法交流,甚至无法感知彼此,那么便不能谈判,甚至就算你想投降,都做不到。”

  欢喜僧说道:“我们这些过往的飞升者,思想或主动或被动地受到了沈青山的影响,无法跳出固有的想法,所以我最先找的是赵腊月,告诉了她我的想法……我认为女王陛下在暗物之海,我要去找她。”

  曾举神情微异,说道:“我懂了,但雪姬终究是人类创造出来的生命,她难道能与那个世界相通?”

  欢喜僧摇了摇头,说道:“所有人都以为女王陛下是那位神明创造出来的,又或者是朝天大陆的器灵,但我对她了解颇深,隐约感觉她应该能感知甚至控制那些暗能量。”

  剑仙恩生忍不住在医疗舱里说道:“不要总是你在感觉。”

  欢喜僧终于转过身来,看着医疗舱平静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朝天大陆这个实验室是想要催生我们这样的人类强者,也有可能是神明想要培养出像一个能够联通两个宇宙的存在?”

  医疗舱里不再有声音响起,很明显这个推论超出了剑仙恩生的想象,却对他产生了一定的说服力。

  曾举说道:“就算如此,你怎么确认雪姬会愿意帮助人类?她又如何让暗物之海的蔓延之势停下来?”

  欢喜僧说道:“我已经做好了很多预案,针对不同情况会有不同应对,事实上关于这件事情我已经想了很多年,只不过想不到陛下如何能够离开朝天大陆,现在她来了,我自然要试一下。”

  曾举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隐约猜到你那些预案里的几种,但那意味着我们要把整个人类的前途都交到她的手上,你确认这是合理的?”

  欢喜僧说道:“哪里不合理?女王陛下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生命存在,本应统领一切。”

  曾举看着他,眼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说道:“当年你独抗风雪多年,为人类立下伟功,但终究还是被她折服,从这一点来看,你不如曹园。”

  欢喜僧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平静说道:“我想曹园与我的看法,至少在某些方面是一样的。”

  曾举说道:“没有人会同意你的做法。”

  剑仙恩生从医疗舱里举起手来。他不是表示同意欢喜僧的做法,因为那只机械臂竖着中指。

  飞升仙人都是智慧无双的存在,曾举和他通过欢喜僧的几句话猜到了他的计划——找到雪姬,帮助她成为暗物之海的君王,然后向她投降——在他看来这个计划疯狂而荒唐,完全莫名其妙。

  欢喜僧平静说道:“如果井九死了,赵腊月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杀死沈青山,而且这些年轻人不会再在意人类的死活,那台电脑会被新的系统取代,那时候还有谁能阻止我?”

  曾举说道:“我就成了你唯一的阻碍,所以你要提前杀了我。”

  欢喜僧说道:“是的,去年在雾外星系看到李纯阳、西来先后死去,我想到这个方案,你必须先死。”

  剑仙恩生的机械臂依然举着,他用中指敲了敲医疗舱的侧板,发出咚咚的声音,表示你要想推行这个疯狂的计划,还需要先杀死自己。

  欢喜僧平静说道:“如果你没有受伤,要对付你会有些麻烦,但现在你不行。”

  剑仙恩生收回中指,机械手紧握成拳,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老师,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哪怕我现在也受了伤。”欢喜僧望向曾举继续说道。

  曾举屈指一算,再算。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是的,虽然他是一茅斋的第七代圣人,是对方的授业恩师,但也打不过对方。

  欢喜僧学识渊博,深研各宗门道法,甚至连青山剑法都略知一二,神通无数,开宗立派,实在太过强大。

  处暗者能逼得井九险些沉睡不醒,却无法对他造成致命性威胁,由此便知一二。

  “那这就要动手吗?”曾举说道。

  欢喜僧说道:“当然不,我还是希望能够说服你们。”

  曾举说道:“你应该很清楚,像你我这样的可以自省、可以辩理而折回,却很难被别人说服。”

  “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不管元婴能飘多久,不管剑鬼能躲几年,终究只有一次。今天我没有杀你们,便是赋予了你们第二次生命,请以此为念,认真想想我的说法。”

  欢喜僧起身,伸手召过大涅盘,向医疗区外走去,说道:“当然,今天不杀你们还有个原因。这道空间裂缝太麻烦了,我准备投降是为了活着,不会希望人类多死一个。”

  曾举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看着他的背影说道:“你现在要去哪里?”

  既然欢喜僧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想法以及远期规划,又没有杀他们灭口,那他还能在飞升者里、在人类的世界里生活吗?

  “我要去做我计划的前半部分,希望你们想清楚后,能够把后半部分做完。”

  欢喜僧说道:“我要去暗物之海找雪姬,顺便把那边的怪物们引走……如果还有处暗者,也会顺便带走,你们不用担心,在这边安心地融蚀吧,尽快把这条空间裂缝补上。”

  “不错。”医疗舱里响起剑仙恩生的赞叹声,握着的机械手里伸出了大拇指,翘的很高。

  “非常危险。”曾举说道。

  “引兽潮,重布阵法,当年在朝天大陆做过很多次,我熟。”欢喜僧说道。

  曾举说道:“如果你在暗物之海那边找不到回来的路怎么办?”

  欢喜僧说道:“我不会走太远……另外,老师你不知道,我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

  曾举说道:“我必须提醒你,既然那天井九没有醒来,也没有死,那就说明雪姬可能在他身边。”

  既然雪姬在井九身边,自然就不会暗物之海那边。

  “如果女王陛下还在人类社会里,为什么你我始终找不到他?”欢喜僧说道。

  曾举说道:“雪姬这样层阶的生命,如果决意要藏着,本来就很难找到。”

  欢喜僧说道:“我说过我对她很熟悉,我很了解她,她怎么会躲起来?”

  这句话里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

  对雪姬的信心。

  对此曾举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到医疗区的门前,送欢喜僧走了出来。

  姜知星等军官在医疗区个等着,不知道门后曾经险些爆发一场破茧者之间的战争。

  欢喜僧走到廊桥栏前,居高临下看着下方面的画面。

  那艘轻型战舰已经完全打开,与烈阳号战舰融为一体,数千名战舰官兵在各自的位置忙碌着,也有些轮休的军人在远方的生活区里休息,那些来自857基地的研究员围着一台计算终端,对融蚀空间裂缝的数据模型做着不间断的测试计算,不时爆出几声脏话与激烈的争吵声。

  各种饮料的香味与人类自身的味道在空旷的战舰空间里刚刚生出,便被空气自动交换系统变得干净无比,但战舰里的世界依然是有味道的,那是活着的味道。

  看着这些画面,感受着这些味道,欢喜僧满是金色裂痕的脸上流露出欢喜赞叹的神情,眼神深处满是真正的热爱,然后他对曾举微微点头致,便化作一场微风消失不见。

  姜知星等军官知道那个穿着僧衣的年轻和尚是位真正的星空强者,却依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里四处望去,忽然有人在光幕上看到了一道清楚而短的线条,喊道:“在那儿!”

  数百艘战舰组成了完备的监控系统,画面快速拉近,战舰上的数十万名军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俊秀好看的少年和尚赤着双脚,站在一个巨大的金属盘上,正在快速靠近空间裂缝。

  宇宙里没有风,那件破烂的僧衣却在轻轻飘着,自有脱尘之感。

  “这是怎么回事!”

  “他要去做什么!”

  “拦截申请!”

  舰队通讯系统里响起无数道杂乱的声音,指挥系统里瞬间多出了数十条权限申请以及请示。

  曾举作为权限最高的指挥官,没有理会那些声音与请示,只是静静地看着光幕上的画面。

  渐渐的,那些震惊的呼喊声停止了,那些请示命令也没有再重复发生。

  烈阳号战舰里的官兵们震撼至极,纷纷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就连那些857基地的研究人员都停止了争吵。

  那颗行星依然在燃烧,不知道多少年后才会重新变成梦火工业基地,为人类社会继续做出自己的贡献。

  少年僧人踩着金属圆盘,来到行星表面,顺着那道岩浆里的大裂谷,飞到了空间裂缝之前。

  毫不犹豫,没有任何停滞,更没有文艺地回首望向这个宇宙一眼,他便飞了过去。

  烈阳号战舰里一片安静。

  舰长姜智星沉默了很长时间,喃喃说道:“他知道那边是哪里吗?”

  曾举说道:“他当然知道那就是地狱。”

  空间裂缝那边是暗物之海,对人类来说就是地狱,既然知道,为何要去?

  生活区里也很安静,那些857基地的研究人员忽然有些疲惫,不想再继续争吵,回到自己的工作台前,开始沉默地验算自己的数学模型。

  那名穿着灰色格子衬衫、肤色有些微黑的中年研究员,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端着泡着茉莉花茶的杯子,转身向战舰下方的某个地方走去。

  很多人震撼而且不解于先前看到的画面,他却很了解那个少年僧人为何这样做。果成寺的人,从禅子到刀圣曹园再到那些救苦救难的普通医僧,都有一个非常朴素的观念。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3481bq10596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