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大道朝天 > 【第五章后仰便是君临】

【第五章后仰便是君临】

  除了这句想多了,井九没有做更多的解释,因为那时候的他为什么要去地下基地,为什么要杀那些暗物之海的怪物,其实与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关系。

  “不管你们承不承认,我们都不是真正的人类,为了人类在这里打来打去,谈生谈死,难道是因为三定律?还是成神的冲动与渴望?当然是为了爱……好吧,不说了。”

  花溪的视线穿过冰块落在井九脸上,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基于不确定原理,你们应该不会杀我,而是准备把我囚禁到天荒地老,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小姑娘怎么办?”

  花溪是一个有着独立人格与灵魂的小姑娘,现在则变成了拘禁那位少女灵魂的牢笼,如果井九要把那位少女一直关着,花溪便会永远无法醒来,与死亡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是别的人类,井九自然不会在意对方的死活。但从星门基地到望月星球,花溪很多时候就是花溪,以秘书、导游、妹妹的身份陪伴了他很长时间,给他做了很多次早饭与蒸糕……

  这确实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就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他闭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干净而天真却又疏离,仿佛变回了窗边弹琴的那个自闭少年。

  “妹妹,你今天没有睡觉,怎么会在冰里?”

  他看着冰块里的花溪,有些好奇不解问道。

  花溪有些无奈说道:“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变回傻子,这会不会太无赖了点?”

  井九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觉得有些疲惫,看着桌上的雪姬,下意识里伸手抱在了怀里。雪姬看了他一眼,确认他是真的变回了那个病弱而孤独的少年,不是装的,便没有理会。

  花溪放下双手,看着冰块外的他们,知道无法说服对方,也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就像回到了那栋楼里,就像那些寻常的夜晚。

  战舰里安静无声,数万个人类与他们一起沉睡。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井九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窗外投来了一道极淡的光线。

  战舰已经离开了伽雷通道,来到了主星域的宇宙空间。

  这时候的他们还不知道中央电脑已经修改了唤醒信号。

  只有他们的战舰能像平时那样,离开空间通道后便自动解除了绝对静默状态。

  无数块高强材料覆板逐一翻开,就像鳞片被风吹动,战舰表面掀起了无数道银线。

  很奇妙的是,舰载电脑没有发出自动提示的声音,也没有任何指令响起。

  数秒钟的时间过后,就像是经过了某种缓冲,一道清脆而动听的声音在战舰里响了起来。

  “大家好。”

  井九觉得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见过,挠了挠头却没有想起来。

  “啊,这真是一个很罕见的动作,我是指发生在你的身上,别说还有些可爱,你现在的脸也比以前生得可爱很多,不过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听不出来我是谁?”

  “你是谁?”

  “我是……”那个声音停顿了会儿,再次响起,“你最疼爱的、最不忍心欺骗的青儿姑娘。”

  井九有些茫然说道:“是吗?”

  青儿轻轻咳了两声,认真说道:“好久不见,井九,我来接你回家。”

  ……

  ……

  伽雷通道外的宇宙里飘浮着很多艘战舰,空间太过辽阔,没有密密麻麻的感觉,但依然充满了视觉冲击力,尤其是那些战舰都被封闭,没有任何信号与气息溢出,就像是棺材一般。

  花溪的视线穿过冰块,看着光幕上的那些画面,眉尖微微蹙起。

  在空间通道里的猜想全部都得到了证实,中央电脑果然已经被赵腊月控制,至于她是怎么做到的……这时候正在与井九说傻话的那个声音已经说明了一切。

  朝天大陆的天宝真灵果然与机械智能是同源的存在,难怪可以取代自己。

  花溪收回视线,打断这段无趣而愚蠢的对话,说道:“你们确定可以坐这艘战舰离开?”

  话音方落,战舰便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那是远程超程探测系统发现了战舰被某种大威力武器锁定,甚至有可能对方的攻击已经到来。

  “哎呀呀,我算漏了一些事情……战舰离开空间通道后速度近似为零,需要一个漫长的加速过程,在这个过程里很容易被攻击,那些前代仙人……怎么会有离子炮!这是怎么用的!”

  青儿慌乱的声音在战舰里回荡着,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当下的局面。

  光幕上已经捕捉到了危险的源头。

  那是一个面无表情、神情冷峻的中年将军,身上的黑色大氅在无风的宇宙里自然垂落。

  他身前有一座体积并不大的等离子炮基台。

  两位黑衣妖仙在更后方,手里拿着几件法宝,散发着光毫。

  这是一座看似简单,实则精妙至极的阵法。

  等离子炮基台就在阵法的中央,已经被激活。

  用阵法激发等离子炮,这真的是继承了李将军一直以来的思路与理念。

  井九看着光幕上的画面,眼神有些茫然,也有些好奇。

  他不记得陈崖是谁,也不知道那个等离子炮便是那年把烈阳号斩首的可怕武器,只觉得这场景好像在雾山市电影院里见过,那时候是伊芙老师陪着自己……

  画面上的等离子炮前端出现一团雾状的事物。

  那是发射已经完成的迹象。

  井九不知道这些,好奇地看着光幕上的画面。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来到了光幕上,更准确地说是来到了宇宙里。

  雪姬带着他以及冰块里的花溪离开了战舰。

  三人飘在战舰的前方。

  等离子炮形成的光束照亮了黑暗宇宙里的那些战舰,让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墓地。

  能够消融合金的等离子炮该如何抵挡?

  如果雪姬选择躲避,身后的战舰便会被摧毁。

  战舰里正在慢慢醒来的数万名撤离民众应该都会死。

  这可耻但有用。

  陈崖都不在乎,她又凭什么在乎。

  雪姬确实不在乎人类的死活,但就像望月星球面对九个黑色太阳时那样,她在乎有人试图挑战自己的至高地位。所以她没有选择避开,握住井九的手对着前方抡了过去。

  就像挥动一根木棍,击飞对面扔来的石头。

  就像多年前井九拿着烧火棍般的铁剑,把顾清的剑砸到了洗剑溪畔的山崖里。

  哪怕此时来袭的是威力恐怖的等离子炮,是近乎光速的事物,还是被她准确地击中了。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等离子炮的光束被井九绝对紧密而平滑的身体挡住了。

  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爆炸,那道等离子束被挡了回去,以绝对精准的角度,悄无声息回到宇宙那边,那座等离子炮基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瓦解然后消散。

  紧接着,等离子炮落在了那座阵法上。

  阵法瞬间消融,也算是替陈崖作了一道屏障。

  恐怖的威力穿透阵法,落在虚无的空间里。

  陈崖受了些轻伤,大氅上的仙血变成火球。

  两位黑衣妖仙被直接震到了数千公里之外,脸色苍白,震撼的无法言语。

  另外三名准备跟随发起攻击的仙人下意识里停止了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井九可以挡住激光炮,又怎么可能挡得住等离子炮?

  他们很快便想明白了。

  那是女王陛下握着的万物一剑。

  放眼整个宇宙以及人类文明的历史,还会有比这威力更强的组合吗?

  望月星球上的那九只处暗者,原来都是这么死的。

  ……

  ……

  宇宙的本质是黑暗。

  无数颗星辰在远发散发的光线,就像捧着的水,就这样穿透过去,没能留下任何光辉。

  伽雷通道外的空间转运站已经封闭,隐隐能够听到工作人员在里面砸墙的声音。

  一千多艘战舰像棺材一样静静悬浮在黑暗里。

  “陛下,我们当年在朝天大陆对您一直都很尊重,我相信您应该很清楚,我们对您没有、也不愿意有任何恶意,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控制你,现在您可以不被任何事物所威胁,那么请您自由地享受时光以及这片宇宙,至于人类的事情,希望您能交给我们自己处理。”

  陈崖看着远处的小白点,神情凝重说道。

  两位黑衣妖仙与另外三名仙人飞到他的身后,用沉默表示对这段话的支持。

  宇宙里没有介质,但对陈崖这种仙人来说,想有声音不是什么难事。

  雪姬听到了远方传来的声音,眼神没有任何变化,背着两只小手向着那边飞去。井九与冰块里的花溪受到某种无形力量的牵引,不远不近地跟在她的身后。

  那艘巨型战舰停在了原处。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便是如此浩瀚无垠而空旷的宇宙,都能感觉到气氛越来越紧张。

  飞升仙人当然都是强者,绝不弱于曾经出现在望月星球的处暗者,而且就算战舰变成了棺材,他们还是配备着星河联盟的最高级武器,还有更多的准备。

  雪姬杀死那九名处暗者后,一直处于疲惫的状态,甚至有些虚弱,今天她还能再杀六个吗?

  仙人们散开,隐隐形成一座阵法。这座阵法比启动等离子炮基台的那座阵法要强大很多,散发出极其凝纯的气息,仿佛要在黑暗的宇宙里平空变成真实的存在。

  陈崖站在原处,应该便是阵枢的位置,那根石杵早已收回。

  他右手拿起青色绳子的另一端,视线落在雪姬后面的井九身上,缓缓用力拉直。

  井九能够感受到那道冷酷却又炙热、无情却又渴望的视线,却不明为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雪姬飞到了那座仙人组成的大阵前,然后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她身体微微后仰,看着就像是要倒下去一般。

  陈崖与仙人们紧张之余生出很多不解,心想这是做什么?

  花溪在冰块里哼了一声,只有她明白雪姬的意思。

  宇宙里没有东南西北,也没有上下之分。

  雪姬后仰,便是居高临下。

  她俯视着那些仙人,发出了一声嘤嘤。

  听到这个声音,陈崖以及别的仙人们如临大敌,摧动仙气,便要做出最强一击。

  井九伸手,把在空间里飘浮的行李包紧紧抱在了怀里。

  花溪微微蹙眉,用手扶着冰壁,调整了一下身体姿式,确保稍后不会撞的太痛。

  下一刻。

  雪姬与井九忽然从原地消失。

  那个冰块也随之而去。

  黑暗的宇宙里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白线。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3481bq10597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