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逆天邪神 > 【第1734章陨月四】

【第1734章陨月四】

  月神界,东域四王界之一,它的强大,它的层面,绝非寻常的星球和星界可比。

  要在数息之间摧毁一个王界,在常理认知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哪怕当年爆发超出界限之力的邪婴,在和诸神帝的长久恶战中,也才将星神界崩裂……而绝对未能破灭的如此彻底。

  月尘湮灭之中,那浩瀚的轰鸣、空间的崩塌依旧在持续着,伴随着一股波及庞大星域,席卷大量无辜星球的宇宙风暴,久久不息。

  因为,那是王界的陨灭!

  月神界从月芒绮丽,到月尘飞散,再到化作灰暗灰烬……它在夏倾月的视线中如幻梦般暗下,也带走了她眸中原本晶莹深邃的紫芒。

  呼——

  宇宙风暴袭来,带动着三人长发衣袂混乱飞舞,远处,大量的星辰偏离了移动的轨迹,一些脆弱的小星球直接崩碎,随同月神界,一共化作飞散的尘埃。

  要如此毁灭月神界需要多大的力量,这世上,无人比月神帝更清楚……却也绝对无人,相信这样的力量存在于世。

  连月神界都直接摧毁的力量,其中的人……月神之外,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而若是处于力量爆发的中心,纵是月神,亦会灰飞烟灭。

  “好……看……吗?”

  她的耳边,传来云澈的低语。

  当年,沐浴着蓝极星毁灭的残光,她用轻渺的声音,向云澈说着这三个字。

  今日,他还了她一幅更加凄美的毁灭画面,还了她同样的三个字……只是字字阴森如恶鬼低吟,切齿中,带着几乎要勃发的快意。

  轻轻的,夏倾月闭上了眼眸,一抹惨白,从她的脸颊蔓延至雪颈,握着紫阙神剑的玉指在轻微的颤抖,唇间,发出着轻幽如梦的低喃:“命运……竟是如此的……不可抗拒吗……”

  “命运?哈哈哈哈……”虽然只是极轻的自语,但云澈依旧听的清清楚楚,他冷冷的嘲笑着:“不,这是报应!你亲手毁了我最重要的一切……我又怎能……不奉还你一份同样的大礼!”

  看着夏倾月那在极力压抑痛苦的神情,云澈的五官在兴奋中颤抖抽搐,这些年,他做梦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终于到了今日,那深埋魂底,对夏倾月那极端的恨意也终于痛快无比的发泄而出。

  “你可知,为了送你这份大礼,我废了多少的苦心,做了多大的牺牲。”

  云澈咧嘴阴笑着:“那些由上古真魔的尸气所凝化的魔晶,可是永远无法再生的珍宝!何其的珍贵,却被我全部赐给了你的月神界……嘿嘿嘿嘿,待你下了九幽地狱,可千万不要忘了感恩戴德!”

  眸中、身上同时黑光闪耀,劫天魔帝剑现于云澈手中,“阎皇”开启,一股来自北域魔主的决死杀意,死死的锁定于夏倾月之身。

  千叶影儿金眸转幽,腰间金芒掠动,神谕甩出,身上所外释的黑暗气息与云澈那狂暴的黑暗玄气无声连结,亦结合成一股更为沉重的黑暗威压重覆于夏倾月之身。

  葬灭月神界的,正是来自永暗骨海的永暗魔晶。

  永暗魔晶是由上古真魔的尸骨阴气所凝化,蕴藏着层面、密度极其之高的黑暗气息,但亦极为暴烈,外力稍触,便会爆发。

  强如三阎祖,都从不敢靠近,更不敢触碰。

  这世上,也唯有云澈,能将之完美驾驭;亦唯有无尘结界,可以完好转移。

  由于它只能由上古阴气中层面最高的那部分所凝化,因而极其稀少,且不可再生。云澈在永暗骨海中收罗的所有永暗魔晶,一小部分给红儿当了食物,剩余的……全部赐予了月神界!

  这些永暗魔晶若是分散使用,可以创造不知多少倍的收益。

  但!在永暗骨海中第一次碰触到永暗魔晶的那一刻,他的脑中,便无比疯狂的钩织着今日的画面。

  惨白的唇角无声滑下一抹淡淡的血痕,夏倾月睁开眼眸,却是一片平淡的幽寒,紫芒在她的瞳孔之中重新凝聚,她缓缓抬手,紫阙神剑上的神光也停止了颤动,无比的安静浓郁。

  “了结吧。”

  她轻念一声,一剑刺出。

  平平一剑,却是紫芒漫天,霎时间,就连狂乱涌动中的宇宙风暴都为之断裂。

  尤其剑上的紫芒,耀起的刹那,整片星域都忽然暗淡。

  千叶影儿的金眸微微收凝……仅此一剑的月神之威,夏倾月的实力,便完全不下于当年巅峰状态的月无涯。

  紫芒闪耀的刹那,云澈手中的劫天魔帝剑已骤轰而出,不需要任何的黑暗凝聚,剑体轰出的刹那便已黑暗弥天,强横剑威如魔神降世,带着无尽凶戾,直覆夏倾月。

  轰!

  星域空间从中断裂,切开一个莹紫和黑暗的清晰分界。

  但马上,这个乍然一现的界限便被狠狠撕裂,莹紫与黑暗的世界同时崩塌,紫阙神力与黑暗魔光混乱而疯狂的席卷激撞。

  砰砰砰砰砰——

  紫阙神剑和劫天魔帝剑的撞击声几欲崩天裂地,遥远的星界看去,宛若一黑一紫两个星球在灾难中激撞。

  月神帝与北域魔主,这种层面的恶战,每一个瞬间都是天灾。而他们,却又都在第一个瞬间,便释放着毁世的全力。

  轰!

  紫芒弥威,又瞬间被黑暗吞噬,夏倾月长发拂空,远远飘落,唇间一声轻叹:“无愧是邪神的传人,神君境十级,却已有了神帝之力。这般进境和玄道跨越,当世无二。”

  “那就让本魔主,亲手为你送葬!”云澈手臂抬起,剑身之上火焰爆燃,从绯红之炎,快速转为能焚噬一切的永劫魔炎。

  虽然火焰,却非但没有释出明光,却在快速的吞灭着周围所有的光明。

  “需要帮忙吗?”千叶影儿冷不丁的道。

  她很确定,自己若不帮忙,云澈别说杀夏倾月,要胜她都几乎不可能。

  短短四年,云澈身上有邪神、魔帝之力的加持,进境之大的确当世无双。但夏倾月……她的进境,亦是极为惊人。

  从她继承紫阙神力至今,一共不过七年时间,实力竟分明超过了巅峰状态的月无涯!

  月神界历史……诸王界历史,绝无一人能将传承神力的契合达到如此夸张的程度与速度。

  她话刚出口,眉梢一凛,手中神谕拖着汹涌的黑暗猛然甩出。

  叮!

  一道紫芒,仿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从数十里之外一瞬刺到千叶影儿面前,与神谕撞击的刹那,飞溅起无尽的空间碎片。

  紫芒之后,夏倾月的身影也已穿空而现,直攻千叶影儿,随着紫阙神剑的挥出,她的身姿如天阙神女的曼舞,每一次身影的闪现,都会留下一轮熠熠闪耀的紫月。

  云澈猛的回身,视线之中,已是紫月漫天。

  他身影瞬间闪至,劫天魔帝剑带着地狱幽光横扫而出,直摧紫月。

  紫月崩裂,却是忽然爆开遮天蔽日的紫芒,将云澈的视线、以及周围的空间都映成纯粹的深紫色。

  而紫色的空间之中,不仅视线,他的感知竟也忽然扭曲。

  云澈那一剑之下,陷入紫月囚笼的不仅是云澈,连千叶影儿也连累其中,她感知顿失,眼前仿佛有万千剑芒掠动,身形暴退间,一道紫色剑芒却从紫色的世界中斜斜刺出,直穿她的后心。

  这抹剑芒看似幽幽缓缓,但所到之处,空间尽化粉尘。

  千叶影儿察觉之时,已是近在咫尺。

  紫月囚笼,千叶梵天曾和她数度说起过的月无涯神技之一,能以紫阙神力幻目幻心。

  但,这毕竟是她第一次面对紫月囚笼。而且,它在夏倾月手下释放的速度和方式,都和她所了解的大不相同,直接中招!

  轰嚓!

  一声裂响,云澈一记陨落天狼,将紫月囚笼生生摧灭,永劫魔炎也随之熄灭。他身影随之拖出一道长长的冰痕,一瞬瞬身至千叶影儿之侧。

  噗!

  紫阙神剑直中云澈腰肋,紫芒在他半身刹那蔓延,飞溅起漫天血珠,而劫天魔帝剑亦重砸在夏倾月持剑的手臂上。

  虽然永劫魔炎因破开紫月囚笼而熄灭,但云澈的剑威何其恐怖,一声轰鸣,宛若惊雷,夏倾月身姿远远而落,右臂红袖断碎,玉臂之上,斜印着一道触目惊心的深深血痕。

  她没有去看自己的伤势,目光落于云澈肋间的血洞之上,幽幽而语:“云澈,你可还记得当年对我发下的誓言?”

  “嗯?”云澈抬目,他同样丝毫没有理会身上的伤势,瞳眸之中,唯有杀机。

  阎一阎二阎三他随时可以召唤而至,他们联手,有着太多的方法可以杀死夏倾月……但,她必须由他手刃!

  他的故土、至亲都是葬灭于夏倾月之手。他怎能……不亲手杀她,为他们复仇。

  夏倾月握剑的手缓缓收紧,却不是因为伤痛,脑海之中,回响着当年云澈为千叶影儿种下奴印后,她用最为严肃的姿态和言语,对他说过的话:

  “千叶影儿现在是你的奴仆,你可以将她随意驱使、利用、泄恨、淫辱、蹂躏……想对她如何,皆随你愿。但有一点,你必须记牢!”

  “她是我必杀之人!我此番设计她为你之奴,不是不想杀她,而是暂时不能杀她!你与她之间发生什么都与我无关。但……你绝不可对她生出任何感情!更不可以弄出什么儿女!明白么!”

  云澈为千叶影儿挡下的一剑,那是来不及经过任何思索权衡,已近乎本能的反应……

  还有刚才他们自然连结的气息……

  “罢了。”很轻很轻的一声叹息,她紫剑擎空,轻轻一划。

  霎时,如曙光天降,星域忽然褪去了黑暗。

  黑暗消失,星辰消失,风暴皆止。唯有一轮庞大紫月在夏倾月身后映出,将整片星域,化为了一片紫色朦胧的世界。

  紫芒之下,无形的空间竟在荡动着妖异的粼光。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3648bq10596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