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逆天邪神 > 【第1737章陨月七】

【第1737章陨月七】

  浩瀚星域,诸星陨灭。

  一眼望去,满目都是陨石尘埃,散落的紫阙神力,和来自云澈的元素之力依旧在无数个角落闪耀肆虐,噬灭着一切临近的事物。

  陨石群中,云澈傲然而立,胸前的伤痕狰狞可怖,但他仿佛毫无所觉,目光幽淡的盯视着远处那一抹气息孱弱的红影,嘴角的笑意冰冷残忍。

  千叶影儿受创颇重,但未伤根本,她身影一晃,来到云澈身侧,眸光与他投向同一个方向,淡淡冷言:“这个紫阙神域,居然是你以燃烧命元为代价张开。你对云澈和我的杀念,还真是强烈到了有些莫名其妙。如今,我都不知该赞你足够狠绝,还是足够愚蠢!”

  遥远的空间,夏倾月缓缓起身。

  滴……

  滴……

  鲜红的血珠从她苍白的唇间缓缓滴落。缓慢,而无法停止,一点一点,将红衣更加的染红。

  身为月神之帝,这个世上,几乎不可能存在将她真正逼入绝境的力量。

  云澈誓要将她手刃,但他亦无比清楚,凭他和千叶影儿两个人,想要杀实力超越当年月无涯的夏倾月无疑是痴人说梦,无论如何,都必须献祭一张底牌。

  但现在,却已根本不需要。

  紫阙神域无比强大,在未能强破时,可以说强大到让人绝望。

  它的强大,的确是超越了界限。但即使身负九玄玲珑,她亦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以焚命为代价,在性质上,颇有些近似于最惨烈的邪神神力——彼岸修罗。

  而若是这个连接命元,献祭生命的神之领域被强破,其反噬,亦将远远大出当世任何一个残酷领域。

  她的生命和躯体遭受重创,玄气在快速崩散,已几乎无法凝聚。这场本该旷日持久的恶战,因她张开紫阙神域而快速的结束……如今状态的她,在云澈和千叶影儿面前,已孱弱如待宰羔羊。

  有云澈在,她想到这个结果很可能发生。但,她依旧毫不犹豫……因为,这是她最后,和唯一的赌注。

  紫发散落,瞬间漆黑如墨,映衬着她愈加惨白的脸颊。她看着云澈,看着千叶影儿,唇间轻轻呢喃:“我终究……还是什么……都无法做到……”

  “不,你做得很好,做的非常好!”

  云澈缓步向前,相比于夏倾月梦呓般的呢喃,他的声音却冰寒如刺:“你非常……非常成功的把我逼成了魔鬼!”

  劫天诛魔剑缓缓抬起,闪动着幽芒的剑尖遥遥指向夏倾月:“现在,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滴……

  又是一滴血珠,从她的唇瓣间轻轻滴落。

  不知为何,面对她凄迷朦胧的目光,云澈的心脏忽然一阵抽痛,像是有无数根针在深深的扎刺。

  但马上,蓝极星在紫芒下陨灭的画面残忍的闪现,让他心魂骤陷另一种剧痛。他牙齿咬起,杀意、恨意在剑身暴躁的凝集……只是他紧咬的齿间,却许久再未溢出言语。

  以夏倾月如今那孱弱且混乱不堪的气息,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将她轻易葬灭。

  父母、无心、月婵、泠汐、彩衣、雪児、元霸……

  一张张面孔在他眼前浮现。他的手在微微发抖。甚至,直到现在,他都依然有些无法接受,为何夏倾月竟真的能狠下心下如此毒手。

  哪怕诸帝环绕,蓝极星的命运已是注定。至少,她不该亲手……

  她怎能做到亲手……

  月神帝位对她而言,真的就如此重要吗!

  千叶影儿脚步向前,淡淡道:“你若不忍心的话,我来吧。”

  话音落下,她忽然神色一变。

  一道光幕毫无预兆的在眼前铺开,光幕之中现出一座小巧而华丽的宫殿,周围释放着月白色的异芒……又在下一瞬间带起一股汹涌之极的风暴。

  连同夏倾月的身影,转瞬消失于遥远的星域。

  “遁月仙宫!”千叶影儿一声低吟。

  而她的身侧,云澈的身影已如裂空残星,直追而去。

  遁月仙宫,东神域速度最快的玄舟之一。它速度的极致,连当年巅峰状态的千叶影儿与古烛都无法追及。

  嘭!

  云澈伸手带起千叶影儿,阎皇再开,身上黑暗嘶鸣,速度在瞬息之间提升到极致,目光和气息死死的锁定遁月仙宫。

  那流溢其上的月芒,让它在无尽星域中显得格外灼目。

  只是,面对这东神域速度最快的玄舟,他纵将速度提升到极致,亦无法拉近半分。

  云澈暗暗咬牙,恨不能狠狠打自己一个耳光。方才明明可以轻易葬杀夏倾月,但他刹那的犹疑和恍惚,竟白白送给了她逃遁的机会。

  切齿之中,他身上的黑气越来越狂暴,忽然目光一阴,手臂前伸,前方的浩瀚星域顿时响起恐怖的轰鸣,数千里空间在黑暗中剧烈震荡,席卷起摧星断月的宇宙飓风。

  强破紫阙神域,直接将夏倾月逼入死境。若被她就此遁离,完整恢复,便再无可能有今天的机会!

  轰隆隆隆……

  星域的毁灭与震荡之中,遁月仙宫如被卷入暴风的枯叶,剧烈的摇摆颤荡,并发出尖锐的嘶鸣,却又在下一瞬间脱离风暴,保持着极限速度向西方而去。

  出手之下,云澈的速度出现了短暂的后滞,非但没有将遁月仙宫摧下,反而更为拉远了距离。

  眉头微沉,但他瞳眸中反而少了几分焦躁,速度重新达到极致,神识死死的锁定着遁月仙宫,没有哪怕一瞬间的偏移。

  夏倾月,纵然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将你亲手葬灭!

  而他们先前所在的毁灭星域,一个玲珑彩影缓步走来,一双无波的瞳眸安安静静的看向三人所去的方向。

  彩脂。

  在紫阙神域张开之时,她便已经到来。

  但,无论是云澈和千叶影儿陷落紫阙神域,还是紫阙神域忽然崩灭,她都没有现身或出手,而是一直在遥远的空间静静的看着。

  直到云澈和遁月仙宫的气息都完全消失在感知之中,她才身影转过,向南方而去。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无尽星域在极速的倒退,不知不觉间,遁月仙宫已脱离东神域,依旧如流星般向西方飞去。

  云澈的目光忽然出现了刹那的恍惚。

  八年前,他和夏倾月在神界的初逢的那一天,他们两人在遁月仙宫之上,全力摆脱着千叶影儿的追杀。

  同样的人,同样的遁月仙宫……不知是有意无意,竟也几乎是完全相同的方向与轨迹。

  只是,后方追杀的人变成了他和千叶影儿,遁月仙宫之中,唯有夏倾月。

  “她去的这个方向……”千叶影儿一声轻念:“看来,她是想遁入太初神境之中。”

  “哼,就和当年,她带你摆脱我的追杀时一样。”

  千叶影儿声音刚落,前方的星域之中,缓缓映现出一抹白色的影子,稍近一些,便可看清那是一个白色的涡旋。

  那是四神域的正中心,太初神境的入口。

  遁月仙宫向白色的空间涡流直飞而去,碰触的刹那,连同气息完完全全的消失,彻底就像是被从世上完全抹去了一般。

  一切,都熟悉的近乎诡异。云澈速度不减,带着千叶影儿紧随其中,撞入白色涡旋之中。

  眼前白芒一闪,空间切换,沉重古老的气息铺面而至,灰白色的天空和大地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铺陈着一片难以言喻的萧索与苍莽。

  而云澈和千叶影儿竟是在进入太初神境的一刹那,便直接重新锁定了遁月仙宫的所在。

  她没有如当年一般在进入太初神境后立刻收起遁月仙宫并隐匿气息,而是继续驾驭遁月仙宫,以最极限速度,继续向深处而去。

  ————

  月神界在黑暗中毁灭的消息,如惊天动地的风暴席卷向东神域全境,随之又深深震荡着南神域和西神域。

  北域魔人天降东域,灾厄四起。而短短一日之间,身为东域王界的宙天神界和月神界便一个遭到血屠,一个在黑暗中直接崩灭,永远消逝。

  消息传开的同时,亦蔓延着一种无声的恐惧。

  东神域本就因宙天遭屠而受挫的战意,再一次在战栗中遭到重创。

  西神域,六王界之麒麟界。

  青龙帝一身蓝裳,移步之间,周身水雾涟漪。她双眉微蹙,显然心情颇为沉重。

  麒麟帝起身相迎,道:“青龙帝来此,是因东域月神界之事吧?”

  青龙帝颔首,一双蓝眸透着沉重之色:“宙天遭厄,已是让人心惊。浩大月神界竟瞬息湮灭……这何止骇人听闻。”

  身为王界之帝,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第一反应便是全然不信。确信之时,泛动全身的,是身为水与冰的至尊神帝本不可能感受到的彻骨寒意。

  这个世上,若真的存在能数息葬灭月神界的力量……那同样,可以毁掉她青龙界,她岂能不惊。

  麒麟帝一声长长叹息,道:“蜷缩了这么多年的黑暗北域,竟是如此的可怕……一夕摧灭两王界,呵,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荒谬绝伦的笑话。”

  青龙帝道:“北神域与东神域的恶战,是以宙天神帝毁灭北神域三个小星界而引起。但事至如今,北神域无论魔人的规模、战局,还是所展露的黑暗獠牙,都根本不像是被摧毁三星界后才发动的报复,反倒像是……”

  “早有筹备。”麒麟帝沉声说道。

  北神域最初攻击东域北境的那几天,他们根本未将其当一回事。谁都认为,这场因报复而生的魔患,东神域很快便可镇压。

  但剧变却来得如此之快!

  “我现在担心,”青龙帝继续道:“他们不但是早有谋划。而且目标并不止于东神域。毕竟……他们的魔主,是云澈。”

  她清晰的记得……东神域,蓝极星外,那个抱着沐玄音,在黑暗中释放出绝望龙吟的男子。

  还有那一双无比幽暗,无比空洞,却清晰倒影着在场所有人面容的眼睛。

  “你的担心,并非多余。”麒麟帝也沉声道:“关于此事,我已向龙神界传去拜帖,应该很快便有回应。”

  事关西神域,无论动还是不动,都当由龙皇首先定夺。

  话音刚落,一个女子便已来到殿外,躬身道:“禀麒麟帝,龙神域拒收拜帖,并言龙皇近有大事,不愿被外界所扰。”

  麒麟帝和青龙帝对视一眼,麒麟帝低声道:“看来,龙皇早已心有计较。”

  “龙神界不动,我们自然没有理由动。”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3648bq10596985/